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烏鴉與麻雀》出色的諷喻跨越兩個時代 演技派群星薈萃精彩紛呈

dean5 发布于:

电影《乌鸦与麻雀》(1949)民国版海报

 

《乌鸦与麻雀》(1949)是一部出色的讽喻作品,全片从主题到细节都运用了隐喻和象征的手法,矛盾的中心——房子,意味着江山,虽然一度被反动派霸占,最终还是回到了人民手中;乌鸦则象征着贪官污吏;麻雀则象征着小市民。导演郑君里的镜头处理也充满象征意味;用仰拍镜头拍摄住在楼上的“乌鸦”,显出它的权势;用俯拍镜头拍摄住在楼下的“麻雀”,显示他们的地位低下。

 

郑君里导演对几位主演充分地“信赖”,往往没有经过排练,试几遍就开拍,这样,演员的表演就带有较多的即兴表演因素;尤其是赵丹扮演“小广播”一角,挥洒自如,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乌鸦与麻雀》的制作跨越了两个时代。影片投拍后,上海警备司令部曾于1949年4月下旬下令禁拍,直到上海解放后,才于同年9月继续拍摄,于1950年初完成上映,并荣获当时文化部颁发的优秀影片一等奖。

 

导演郑君里第一次独立执导此片,无论从剧作结构、人物塑造、场面调度、镜头运用,都充分显示了他的艺术才华,尤其对人物的把握,以诙谐的喜剧笔调,刻化的小广播形象最为成功,赵丹把小市民的性格和情趣,表现得淋漓尽致,极为生动而自然。影片演员阵容强大,每个演员的表演艺术都取得了较高成就,影片公映后,受到广大观众的好评,它的强烈的战斗性与卓越的艺术成就影响至今,成为中国电影史上难得的经典名片。

 

 

《乌鸦与麻雀》思想意义深刻,艺术手法完美,编导演俱佳,它不但引起广大观众的共鸣,许多外国影评家也认为这是一部“值得和世界优秀影片一起展出的影片”,是“中国电影史上的里程碑”。

 

以现在的眼光再来看这部电影,也许体会会更深刻,虽然我们没有那时候的社会环境了,但受剥削的“知情权”以及日渐无趣的“身体”依然是时代的主旋律,何况就目前合法合理的管制,估计现在的导演们再也不会拍出这样具有现实意义的电影来了

 

影片的故事发生在1948年冬天上海一幢老式的里弄房子里:小官僚侯义伯(李天济饰)和他的姘妇余小瑛(黄宗英饰)非法霸占了这幢房子,把房主、报馆职员孔有文(魏鹤龄饰)赶到后客堂里住;然后又把亭子间租给中学教员华洁之(孙道临饰)一家,把客堂间租给摊贩、绰号“小广播”的肖老板(赵丹饰)及肖太太(吴茵饰)一家。

 

侯义伯在反动政权即将垮台之际,想把房子顶出去,捞几个钱逃跑,引起了房客们的恐慌。大家忙着想办法对付,但是与世无争的孔有文不敢挺出来收回房子;华先生也自命清高,不肯领头;“小广播”自愿打头阵,却又碰了钉子;于是大家只好各找出路。

 

 

孔有文想在报馆找个铺位,没能如愿;“小广播”两口子将首饰押给侯义伯,借钱去轧黄金,想赚一笔钱顶房子,结果黄金没“轧”成,反被打伤了,抵押品也被侯义伯侵吞;华先生想搬到学校去住,这时学生正在闹罢课,校方想用房子作诱饵,要他去监视学生,他拒绝了,结果被加上“鼓动学潮”的罪名,逮捕入狱。

 

华太太(上官云珠饰)向侯义伯求援,又遭到侯的调戏……经过种种事实的教训,大家终于和侯义伯展开了面对面的斗争。侯义伯想打电话叫警察抓人,南京却打来了长途电话:国民党已经分崩离析,于是侯义伯赶紧带着姘妇逃走。与此同时,华先生被释放,孔有文也收回了房子。大年三十晚上,大家欢聚一堂,共同迎接新年的到来。

 

郑君里的儿子郑大里回忆道:《乌鸦与麻雀》的剧本是一夜之间完成的,当时赵丹、陈鲤庭、陈白尘、沈浮、父亲等几个人一起吃饭开始聊一些事情,结果就说出了一个剧本,主要由陈白尘执笔,父亲来导演。

 

这部影片的创作也最终跨越了两个时代。当时剧本写出后搞了一个比较晦涩的本子交上去送审,一边立即开拍,结果还是被审查当局发觉,下令要将拍过的胶片全部销毁。他们暂时停拍,但布景没有拆除,利用停拍的时间修改剧本。

 

 

公司用一些报废的底片及删改的剧本送当局敷衍,而真正的手稿则藏在摄影棚上的旧麻袋包里。这是现在根本无法想象的创作环境,但是这些勇敢的人们创造了奇迹。

 

从肖老板这个小商贩身上,我们能看出那个时侯经济崩塌的种种迹象,肖老板屯了许多紧俏稀罕的货品,如菊花牌牛奶、玻璃丝袜、盘尼西林、香水等等。当金圆券急速贬值,肖老板总能抓住经济信息,美元汇率有上涨态势,他便要收起货品屯起来,甚至冲买了东西的顾客喊:“不卖了,不卖了!”

 

他们去轧金子,在买卖大厅门口,彻夜人山人海,那状态实在癫狂,肖老板夫妇途中遇见一个瞎子,便嘲笑:“瞎子也来轧金子!”瞎子无眼可瞪,狠命顿拐杖:“瞎子就不能轧金子!”这情景,可比如今忽升猛降的股市,只是今天都坐电脑前买进卖出,“文明”许多了。

 

经济以外,政治生态则是一片白色恐怖。电影里描绘不多但入骨,主要以华先生的学校为线索。学校里热血的老师们都不满现状,纷纷写抗议书,闹罢课。华先生及同事被特务逮捕,羁押黑狱,华太太托人寻找。

 

 

这暗面的事情,明里人都顾不得,不愿管。华太太找律师,律师面露难色:“这种事情我们不敢过问。”找到教育局秘书,摆摆脑袋:“这事儿我们管不着。”最后找到警备司令部,干脆向军官下跪,军官不耐烦:“我跟你说了,我们根本没有抓过人啊!”

 

就这样三处场景,活脱勾勒出一种无处声讨的恐惧与荒诞。最后华太太去求侯伯义,猴子趁机揩油被拒,于是也罢手不管。最后是“蒋公引退”,不得不做些和平的样子,华先生才被放出来,然而还有特务尾随,怕他继续闹事。

 

民国时期的腐败环境、军队内部,电影竟也有鲜活的描绘。侯伯义打理的公司专门倒卖紧俏货品,并靠军队的力量来保驾护航。比如一个场景中,猴子指示下属:“部里有一条黑船到广州,你把公司的花洒、颜料、五金立刻提出,贴上‘国防部’封条,用公家汽车送上船。”并拿出部里的一份给水上警察署的指令,好一路放行。影片后来到情势紧张,便卖出囤积的大米给百姓,换金子做逃亡资金。这种种龌龊事,生生解剖、展览世道的朽烂内脏。

 

电影《乌鸦与麻雀》(1949)美国录影带版封套

 

这影片营造的时代感,真实透彻。其中和盘端出的细节,叫人确信这便是当时摇摇欲坠的社会状态,并叫人不得不期盼一种抗争、一种新希望。艺术来源于生活,《乌鸦与麻雀》的创作团体,是真懂得这句话的人,他们时刻目光敏锐,种种事态刻于骨铭于心,创作起来,立即能将生活直接搬进影戏,这融汇艺术与生活的卓越技艺,如今电影界,实在该回头相望,仔细学过去。

 

《乌鸦与麻雀》室内戏居多,拍摄技法电影化,但剧情、表演都呈现话剧态势,其中缘由,第一是影片拍摄当时国民党对电影拍摄审查严格,《乌鸦与麻雀》报假剧本,才得以偷偷拍摄,于是《乌鸦与麻雀》大多场景在摄影棚拍摄,有极少量外景。编剧也只能充分调动话剧的情景调度手法,在有限的片场空间置布景情节发展。

 

此外,编剧六人组里,执笔陈白尘自1928年进田汉创办的南国艺术学院,一直活跃在戏剧界,编过许多讽刺喜剧,专门戳刺国统区沆瀣一气的丑恶人物。导演沈浮亦是本片编剧,他一直于电影界做事,但抗战期间亦组织剧团、写剧本。

 

 

导演郑君里更不用说,初中二年级跪求父亲,辍学而入南国艺术学院,此后参加左翼戏剧家联盟,加入摩登剧社、大道剧社,进入电影界,一身戏剧本领带入光影世界。因有这些精通戏剧规律的大师支撑,就算《乌鸦与麻雀》迫于形势只有片场单调的石库门老房子布景,也仍靠类似话剧情节中一种咄咄逼人的强大剧力,靠每个主要角色身上安置的迅速、大量的戏剧转逆点,而能使剧情明显层层递进、毫不松懈。

 

这是一部十分优秀的影片,剧本构思巧妙,情节流畅,风格活泼,讽刺辛辣,具有陈白尘剧作艺术一贯的特点。作者通过房客们受到的压迫,由忍气吞声到起而斗争的过程,生动地刻画了肖老板、肖太太、华先生、华太太、孔有文、小阿妹等一群不同类型的小市民形象。其中对肖老板的把握尤为生动,反映了在国民党反动统治下,这个阶层人物的可悲命运。这个人物独特的形象创造,是影片的一个突出的成就。 

 

片中许多精心创作的画面,出色地再现了国民党统治区都市社会的景象:一方面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垂死挣扎和疯狂掠夺;一方面是广大市民的痛苦呻吟和学生的罢课斗争,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解放前夕国民党统治区的混乱、黑暗以及光明就要来到的社会面貌,丰富了影片的时代感。

 

 

影片《乌鸦与麻雀》的拍摄经历了极其尖锐的斗争,当时国民党虽已临近末日,但仍在疯狂地挣扎。“昆仑影业公司”的创作人员知道剧本审查难以通过,就采取送审本删掉一些场景和对话,而实际拍摄仍然按原本的办法,但后来仍然被下了禁拍令。

 

然而编导人员并没有放弃,继续进行顽强的斗争:一方面保存已经搭好的景,一方面由陈白尘进一步修改剧本,以便把当时的统治者日暮途穷、垂死挣扎的景况暴露得更为深刻。为了防止当时的统治者追索到这个剧本,他们还把剧本藏在摄影棚顶破麻袋包着的稻草里,直到上海解放才继续拍摄。

 

故事固然讲得好,但编剧们的胸怀与希望,却并非单是要给后人存下一卷“末世景象”的胶片。影片拍摄接近尾声,时间进入1949年,电影人所期望的,一个簇新的中国能立在面前。这番眼前的希望,导演、编剧们直接在影片最后的团圆结局中说出来。

 

末尾,“猴子”逃跑,除夕来临,孔老夫子收回自己的房子,华先生安全到家,孩子们点起花灯,大门上贴最传统、然而最具新意的对联: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

 

 

华先生监狱中精神受教育,变了一个人,这回是真诚而正式地说:“新年要来了,新的社会也要来了。我们也得换一副脑筋才成。我们这些旧社会里的人呐,都有很多旧的毛病,除旧更新从头开始,好好的去学学做一个新人了。”

 

这一段情景与前面的生动不搭调,明显已经脱了戏。这当是创作者们的刻意和故意,他们就要以这宣言式的话,将心声寄托在这黑白色胶片上。

 

《乌鸦与麻雀》的演员阵容,可以算演技派群星荟萃。赵丹、孙道临、魏鹤龄、上官云珠、吴茵、黄宗英……各个如雷贯耳。导演在促狭的空间内给各个角色安排下匀称、足够的表演施展时间,而各位演员都贡献十成的演技。每个人物的细枝末节,统统到位透彻。如今大银幕,实在难寻到这般精彩的交锋与对手。

 

赵丹饰演的肖老板,典型小市民,怕老婆,日日来回算计,做投机的发财梦。市井气十足,有些许正义感,能与流氓称弟兄,帮孔老夫子解围。他喜欢拉人嚼舌头,散布小道消息,人称“小广播”。要演出这个人物身上诸多丑态、优点的并存,且给出一种整体的小市民卑下感,赵丹下足了力气。

 

 

赵丹之前演的都是小生角色,比如《马路天使》(1937)里穷苦,但帅气阳光的陈少平。此番转型,成功之后是许多辛苦,据赵丹女儿的回忆,他时常晚上回家,闷头喝酒,预想第二天的表演。

 

孙道临饰演的华先生,纯正小知识分子,“洁身自好”,平生最怕找麻烦。这人物自命清高,不像赵丹的角色那样有小市民大大咧咧的动作,孙道临演起来,时常用几个表情,几个微小的动作,就能将华先生正义而稍显猥琐的感觉演出来。

 

比如影片开始,众人合计找侯义伯理论,孔夫子当年房子被霸占,觉得侯伯义这种官僚既狠且不讲道理,没希望,不愿意。孙道临便板起脸讲道理:“孔先生你也太悲观!这天下是有是非的,这笔帐总是要清算的,恶势力总有一天要铲除的。”

 

一说到重点,凌然正气的脸畏缩起来,双手拢进袖子:“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然后趁水推舟,一定不要事情堆在自己身上,但良心又过不去,便用一种有气无力的语气对待孔夫子:“我只是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当然,假使你今天要是挺身出来,把这房子要回来,那是最好了。”

 

 

国军军官侯义伯由李天济出演,他方脸扁嘴,影片中时时绷着,便已经虐气横生。但他仍然能靠或狠毒、或低微、或淫贱的说话方式,表现不同的坏处。叫人感觉他坏在骨子里头,且坏得好极了。最值得一提的,这位李天济其实是编剧,1948年写了剧本《苦恋》,拿给导演费穆,拍成电影,便是大名鼎鼎的《小城之春》。你看他影片里凶狠的样貌,真难料到本人竟是此般情感细腻的大才子。

 

此外的几位,演技也都叫人赞叹。上官云珠的华太太陷于柴米油盐但不失优雅风度。黄宗英演的姘妇余小瑛,举手投足都透露角色妩媚的狡猾与傲慢,黄宗英自己说,坏人演起来最是“过瘾”的。魏鹤龄老先生演老好人孔有文,看透世事险恶,一味委屈,他的表演中,时时看出一种硬朗扎实的骨架支撑他的表演艺术。吴茵饰演的萧太太,患得患失,指桑骂槐,投机取巧,喝斥丈夫,中年妇女的样子活灵活现,这样去尽脂粉,懂得底层生活真状态的女演员,如今实在不晓得哪里找。

 

好在很快进入新社会,影片当年顺利完成。时光流转,1956年新中国文化部决定给建国以来的电影评奖。《乌鸦与麻雀》得二等奖,周总理得知这结果,颇不满意:“这些人冒生命危险的戏,何以只有二等奖?”话传到毛泽东主席那儿,他也同意周总理意见,觉得该给这影片一个应得的地位,于是改评,终得一等奖。

 

电影《乌鸦与麻雀》(1949)民国版海报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689148/在世传奇之黄宗英:“甜姐儿”的华丽转身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97524/赵丹悲喜交叠的电影人生 中国“诗意”派表演大咖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94769/《马路天使》中国城市生活的巅峰之作 周璇电影和歌唱达到顶峰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655680/《萬家燈火》民國“靈魂的寫實主義”力作 再現社會底層人物的悲歡離合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80637/《大团圆》与《小城之春》齐名的国宝级电影 孙道临蓝马韦伟等合演珍贵的群戏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25383/《十字街頭》華語影壇最經典的青春愛情喜劇片 沈西苓最獨具匠心的現實主義作品

回复 (3) | 收藏 (1) | 906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