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少年時代》十二年雕刻出來的時光史詩 理查德·林克萊特的大師之作

dean5 发布于:

电影《少年时代Boyhood》(2014)英国蓝光版封套

 

《少年时代Boyhood》(2014)是一部极其独特的电影:男主角埃拉·科尔特兰Ellar Coltrane从6岁一直演到了18岁,时间跨度达12年。它仔细描画了孩子的成长过程,及其父母亲各个方面的变化,可以让观众细致入微地体会岁月流逝的痕迹。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Richard Linklater带领固定的班底每年在埃拉·科尔特兰的暑假进行拍摄:这是一个男孩持续参演了12年的电影,这部电影讲的故事就是他的成长。

 

《好莱坞报道者》称,电影的情节和生活里所发生的故事几乎一模一样,而从来也没有什么影片能对生活做出如此的表述,《少年时代》是部“微言大义”的电影。《纽约时报》称,电影里的人物一定会让观众觉得似曾相识,有的人物你会觉得就是你自己。《纽约时报》和《卫报》分别称赞该片是“本世纪的非凡杰作之一”以及“过去十年最佳影片之一”,这部2014年出品的电影俨然已被捧上神坛。

 

俄罗斯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曾说,导演的作用就是“雕刻时光”,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不但雕刻了12年的时光,这部看似流水账的史诗电影还用一种温和但残酷的方式告诉观众,从来没有什么能把握时间,一直都是时间把握了我们。

 

 

新浪潮大师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çois Truffaut曾以安托万为主角,连续拍摄了《四百击Les quatre cents coups》(1959)、《偷吻Baisers volés》(1968)等五部电影,饰演安托万的让-皮埃尔·利奥德Jean-Pierre Léaud,在千万观众前面,从小孩长成男人。但安托万系列电影是一系列生活的断片,《少年时代》则是一部连续的、完整的电影。

 

理查德·林克莱特过去跟奥斯卡的交集只是两获最佳改编剧本提名。他大学休学,当过石油工人,后来开始自学拍电影。在过去,虽然理查德·林克莱特的作品曾经获过柏林和威尼斯的青睐,但相比起那些奥斯卡大导演却实在不算有名气。不过,很多文艺青年或许都看过他的《爱在黎明破晓前/日出之前Before Sunrise》(1995)、《爱在日落黄昏时/日落之前Before Sunset》(2004)、《爱在午夜降临前/午夜之前Before Midnight》(2013),这三部曲从1995年拍到2013年,用的是同一对男女主角,其中男主角便是后来也主演了《少年时代》的伊桑·霍克Ethan Hawk。

 

有了“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日落黄昏时”和“爱在午夜降临前”的先例,理查德·林克莱特花12年拍《少年时代》听起来就没那么疯狂了。小主角埃拉·科尔特兰刚进组的时候才6岁,之后,理查德·林克莱特跟踪拍摄他整整12年。

 

 

马赛尔·马尔丹曾经在《电影语言》里提出过电影的三种时间,其中一种便是“自然时间”。大多数电影拍少年成长史,用的是“剧情时间”,为了体现角色的年龄差通常不得不找几组演员。《少年时代》运用的却是不折不扣的“自然时间”,角色从6岁长到18岁,演员一样,这使得《少年时代》这部影片本身就是一场行为艺术,而且具有纪录片式的震撼质感。

 

必须一提的是,这12年拍摄并不是人们理解中的“无剧本乱拍”,事实上,理查德·林克莱特开拍《少年时代》的第二年就已经想好了最后一个镜头怎么拍了。理查德·林克莱特每年都会花费三四天时间,把同一群演员聚集在一起,讨论剧本中角色的生活和命运,并且围绕其中名叫曼森(埃拉·科尔特兰饰)的德克萨斯小男孩展开创作。

 

这是一部难得一遇的佳作,其形式无与伦比,又美得风华绝代。理查德·林克莱特将日程按编年体式地切割,每隔特定一段时间,就独自一人煞费苦心地制作自己的“《凯尔经》”(形容其华丽庄重)。快速扫过这被照亮的页面,就是一次检视孩童蜕变成人的过程——曼森的迅速长高,身子变得修长,开始经历沙哑的变声期,也同样遭遇心碎。

 

 

而围绕在曼森身边,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也在同他一道成长。他心力交瘁的母亲(帕特丽夏·阿奎特Patricia Arquette饰)承受住了她的失败婚姻,在当地大学一个心理学讲师岗位上找到了自己的心灵港湾。他游手好闲的父亲(伊桑·霍克饰),那个曾经在甚至在某个路边卖掉自己GTO,只为换取一辆小货车的这么一个人,也改掉自己臭毛病,重新投入一段平静、安宁的家庭生活。

 

作为成长电影,少不了表现曼森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诸如校园暴力,爱情,性,酒精,大麻。梅森一概接受,我们看不到他有挣扎,看不到道德规诫在他身上的作用。他张开双臂,迎接一切到来的新鲜事物,全身心地投入到各种“体验“中。他遇到了一些好人,像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那样,打工时的那位餐馆老板,在暗房教导他的老师。

 

他经历着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挫折,高中毕业前夕和女友分手,像每个少年那样,被占有欲、自尊、不甘心所折磨。好的成长电影,总能唤起我们在回忆中酸甜苦辣的共鸣。——吊诡的是,我们很难把埃拉·科尔特兰和小曼森的成长分开,我们到底在分析一个电影角色,还是在试图认识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少年?

 

 

如果将视线抽离得更远一点,我们将会发现,他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也在发生着改变。四季的不断更迭,上色的小马忽上忽下,笨重的有机玻璃Mac开始被Iphone取代。再没有人在饭店吸烟,政治摇摆不定的州县也从共和转为民主。历史不断地在林克莱特帆布的每个角落爬行。

 

在高中将尽时,曼森决定自己想成为一名照相师,他的导师告诫他“拍照是个人都会,但要让他升华为艺术,却相当困难”。但有时正是照相这个行业——需要你付出时间与精力,长时间停滞却也不屈不挠——能诠释深意,触及崇高。事实也说明,过程和艺术二者相辅相成,他们塑造彼此,定义彼此,出现其一,另一个必将随行。

 

为了达到“去戏剧化”,拍摄中,理查德·林克莱特尽力屏蔽掉所有具有标志性或深远意义的事件。比如,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女儿罗蕾莱·林克莱特Lorelei Linklater在片中扮演曼森的姐姐萨曼莎,当她成长到叛逆得不想再演这部电影时,希望父亲把她的角色“写死”,理查德·林克莱特拒绝了女儿的请求,原因就是这样做太过戏剧化。全片所有的戏剧矛盾就在于曼森与父母之间的纠结,没有令人惊愕的变故,没有意外的死亡。片中小配角的出现和消失,像我们真实世界中一样自然,没有过多的解释和交代。在现实中,那些多年不见的朋友,不也是等同于莫名消失于我们的世界中了吗?

 

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Richard Linklater和伊桑·霍克Ethan Hawk在《少年时代Boyhood》(2014)的外景地

 

就在一件件看似无关紧要的日常琐事之中,电影不动声色进入关键的戏剧节点。尽管观众常常错觉这是一部纪录片,但这毕竟还是一部剧情片。实际上,在这些看似闲散的情节背后,它有台词、有剧本、有结构设计,12年的制作周期是有意而为之。事实上,开拍后的第二年,理查德·林克莱特就已经想好了最后一个镜头怎么拍。

 

《少年时代》让观众跟小男孩曼森与他的家人一起感受长大、变老的奇妙旅程。在这三个小时中,主演们从身高、外形到性情都在发生改变,周遭的美国社会也在变化。

 

由于实时拍摄的原因,影片就像一枚压缩的时间胶囊,生动记载了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美国重大的文化和政治事件,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历史、艺术品位和流行风向:从布什到奥巴马,从9·11到经济危机,从电玩到社交网络到更新换代的iPhone,从《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到《蝙蝠侠Batman》系列和《暮光之城The Twilight Saga》系列……曼森父子甚至谈到了《星球大战Star Wars》要不要拍续集的问题,影片中的音乐,也从“小甜甜”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和威瑟乐团Weezer变成了西罗·格林Cee Lo Green和傻瓜朋克乐队Daft Punk。

 

 

因为美国文化的辐射之广,《少年时代》不仅是美国人,也是我们许多人活在其中的世界,是一代人的内心写照———事实上,片头酷玩乐队的名曲“Yellow”一响起,有些人就无法自控情绪了。

 

在理查德·林克莱特这里,电影已经不是在表现时间,而是成为时间的化身。那些不需要通过化妆、特效表现的青春痘和鱼尾纹,展现着时间的真正魔力,它们让生命在电影中变得真实、温暖和残酷。看着演员在镜头里一点点长大、老去,我们似乎正在和他们一起,体验着生命的恩赐与无情。

 

人的一生就像是在一列永不停歇的火车上前行,恋爱、结婚、生子、送孩子离家,并不清楚做这些的原因是什么。正如片中的母亲所说:“然后呢?然后就是我的葬礼了么?”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影片最后,曼森从相片中领悟到了时间的真理:照相机让一瞬间成为永恒,并不是我们抓住了时间,而是时间在那一刻抓住了我们。《少年时代》中所有成分被友好地凝结在一起,演员们优雅从容的表演丝毫看不出是在演戏。

 

对于时代的记录,理查德·林克莱特一直有特殊的偏好,1993年他曾拍过一部《年少轻狂Dazed and Confused》,他以戏谑的手法描述了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高中生活,有趣之外,也被看成是活脱脱的历史群像,《少年时代》则被理查德·林克莱特看成是“《年少轻狂》精神上的续集》”。

 

 

但在拍摄上,《少年时代》肯定比《年少轻狂》难度要大得多。2002年理查德·林克莱特突发其想,拉来伊森·霍克和帕特丽夏·阿奎特扮演父母,选中6岁的埃拉·科尔特兰做影片男主角,即使他对影片架构早就有成熟预案,但12年的拍摄当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仍然无法预料。

 

12年的拍摄在影史上并不是时长之最,著名纪录片《人生七年49 Up》曾用49年跟拍14个英国普通人,拍摄时间更久,但在剧情片领域里这仍然是一个疯狂的尝试,理查德·林克莱特把一个偏社会学、人类学的项目纳入文艺创作的范围,并且有机融合,也是《少年时代》的过人之处。

 

幸运的是,12年拍摄期并未偏离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创作轨道。片中曼森经历了父母离异,而就在拍摄过程中,现实生活中的演员埃拉·科尔特兰的父母也离了婚。他一度不敢看自己出演的影片,不想自己和影片中那些破碎家庭的伤痛故事联系起来,而真实的生活经历无疑也有助于他对片中角色的理解。

 

《少年时代》使用了35毫米胶片拍摄而成,片中没有任何特效镜头,在低光度下,画质充满噪点,甚至有很多虚焦镜头。但就是这样一部看似不起眼的作品,当它在艺术圣地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放映后,“史诗”、“大师作品”、“终极伟大”这样的形容词络绎不绝地出现在美国知名媒体对它的评价中——

 

 

《纽约时报》:创意颠覆,但又聚焦于日常细节,《少年时代》游离于经典电影和当代艺术电影之间,又不落入任何传统窠臼。它是当代电影现实主义的典范,它给人带来的愉悦显而易见又神秘。有很多理由爱上这部电影,从故事到漂亮的角色,他们是为我们而生,为我们而死。它制作朴素,普通的房间,安静的时刻,平常的生活。这一切都淡化了理查德·林克莱特的野心和

他成就的伟大。

 

《时代》: 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是平凡生活的动人史诗。我们都会记得什么是或者曾经是对我们最重要的,并且在了解到他人也有这种想法时感到惊讶。其实,我们忽略的往往是我们所爱的。这就是生活,我们大多数人都在体验它,很少有像《少年时代》这样的影片来记录平淡中的汹涌。拥抱每一个瞬间,林克莱特告诉我们,因为它不会重现——除非他把它们记录下来,雕琢并呈现在一部不可磨灭的电影中。

 

《滚石》:这是一部独一无二的电影。理查德·林克莱特从未有过放催泪弹或者戏剧化过度的失手行为。他了解曼森的心,也了解如何抓住我们的心。《少年时代》在影院里创造了一幅成长风景画。它让我们体会电影带来的欣欢、神秘和力量。它让我们哭了又笑了。这是一部谦虚的大师之作!

 

《综艺》:具有手工制造、有机品质的《少年时代》,让人联想起那些欧洲电影大师的作品,而他们正是理查德·林克莱特特非常崇拜的电影人: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Rainer Werner Fassbinder、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罗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少年时代》的构思不是要塑造,而是要发现曼森这个角色的命运。

 

电影《少年时代Boyhood》(2014)美国版海报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43818/斯派克·瓊斯和《她》的一切 孤獨男人情感錯位的“恐懼”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549634/《愛在黎明破曉前》城裡的愛情始終矯情 簡單的偶遇轉瞬即逝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551156/《美國麗人》“長眠不覺曉”的美國夢 中產階級“多麼痛的領悟”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297920/《帮助》 精致和用心包裹着“狡猾”电影 隐性的政治导向无处不在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44898/大衛·O·拉塞爾“亂燉”下的《美國騙局》 浮躁年代的一場不擇手段的“生存之戰”

回复 (3) | 收藏 (0) | 6313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