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砂の器》被喚起的弑父情結和歷史記憶 日本影壇上的“金字塔之作”

dean5 发布于:

日本电影《砂の器/砂器》(1974)日本原版海报蓝光版封套

 

跟《愛と死/生死恋》(1971)相比,1980年曾在中国公映的《砂の器/砂器》(1974)其内容和人物形象远比前者要复杂得多。它对于人性、宿命、精神创伤等哲学命题的深度挖掘,带给中国观众极大的心灵震撼,即使在现在,网络和报刊上还偶尔可以看到他们观影后写下的文字:《人間の証明/人证》(1977)和《砂器》在过去的中国都是热门影片,而且主题和故事情节颇为相似。但过了这么多年,看过《人证》之后的感动逐渐淡化,而《砂器》给人留下的印象却鲜明如初。

 

电影《砂器》改编自松本清张的同名畅销推理小说,除了电影以外,这部小说还多次被改编成电视剧。近年来,SMAP的中居正广、人气偶像玉木宏都分别主演过不同版本的《砂器》。故事从国营铁路蒲田调车场内发现一具他杀尸体开始,结果发现其为前警官三木谦一(绪形拳饰)。警视厅刑警今西荣太郎(丹波哲郎饰)和西蒲田警署的吉村正(森田健作饰)在案情调查的过程中,从20年前三木警官收留过一对流浪父子这一线索中,发现著名钢琴家和贺英良(加藤刚饰)——原名叫本浦秀夫,有重大作案嫌疑。最后证实和贺英良正是那个当年随身患麻风病的父亲一起流浪的男孩。多年后功成名就的他杀害了知道自己出身秘密的三木谦一。

 

担任编剧的桥本忍(黑泽明的老搭档)和山田洋次讲松本清张原作中轻描淡写的亲子关系的情节加以浓墨重彩地渲染,再加上导演野村芳太郎成功的电影化处理、摄影师川又昂卓越超群的摄影技巧,打造了一部日本电影史上的杰作。同时被认为是众多改编自松本清张小说的电影中最成功的范本。

 

 

当时日本的故事片平均拍摄周期只有一个多月,但是本片整整拍了近八个月。特别是回忆镜头中,追随流浪父子的足迹拍下的日本各地四季不同的景观令人过目难忘,作为影像美的经典到今天还常常被日本的影评家们引据。

 

野村芳太郎的《砂器》之所以为世人所接受——一是没有残忍的凶杀场面和恐怖紧张的气氛。本来是一部推理的侦探片子,但整部影片中不见一丝血迹,只是片头有人报告:一老者被人杀害并且伪造了现场。围绕此事,展开情节,引入各种人物,向前发展故事。如果是国产片,那就会警笛大作,拿枪的,牵狗的,举照相机的,穿白大褂的,抽烟的刑警,背手沉思的领导,号啕大哭的家属等等。

 

其次是演员演得好。一号男主角和贺英良是年轻的钢琴家,有个议员做他的靠山,在上流社会混得很滋润。但他有个患麻风病的父亲,从小就与父亲流浪,受尽屈辱和苦难,很是自卑。流浪中幸遇好心人收留,送他父亲治病,让他读书成人,靠自己的天才和能力成为音乐家走入上层社会。为了隐瞒自己的历史,和贺英良抛弃情人,杀死恩人,变成犯人。

 

这样的感情变化十分不好把握,他从不与人交流思想,只跟自己的猫说实话,在最后演奏自己的钢琴交响曲《宿命》后被捕。在他演奏时影片多次闪回父子二人流浪的镜头,与现实产生极强的反差,再加上音乐的烘托,让观众感到震撼。在全片中,男主角几乎没笑过,紧锁的眉头也从来就没舒展过。巨大的心理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为了发泄,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音乐创作中和演奏中。

 

日本电影《砂の器/砂器》(1974)的拍摄现场:捜査会議のシーンキャメラ左・川又昻キャメラマンキャメラ,图片最右为野村芳太郎監督(1974年・昭和49年7月)

 

承认有过屈辱的童年,承认有个患麻风病的爸爸,就会被所谓的上流社会所不齿,这就是那个阶层的游戏规则,讲出身,讲血统,讲靠山。这样复杂的心理变化,极少用语言表达,多是用面部表情和眼神表达,真是难为了演员。演奏还没结束,抓还是不抓,刑警说了一句话:他在音乐中和父亲交流。道出了和贺英良心中的大山,“父亲”,他在感情和现实的巨大反差中,无法寻求平衡,只能走向极端。

 

在影片中最让人在意的,就是电影通篇在贯彻的两个字:“宿命”。宿命,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让一个人的身心异化得面目全非?就个人而言,世上是没有所谓宿命的,有的只是这个社会认为设置的障碍。在当前的社会中,人们注重的,只有门第和等级,社会各个阶层之间壁垒森严,不得越雷池半步。

 

低阶层的人想要跻身上层社会纯属妄想,没人会帮你,没人会认你,没人瞧得起你,贱民的孩子永远是贱民,许多人的命运在他出身的时候就已经被其所属阶层决定了,终其一生都无法改变。就算通过各种手段能一时得逞,也终究难以长久,更无法改变你的阶层属性。就像影片开头,秀夫在海边用沙子做了一个又一个砂碗,看上去样子不错,但砂子终归是砂子,是永远装不了水的,而等到砂子里的水干了以后,那砂碗最终会崩裂并被海风吹散,这就是本浦秀夫悲剧性的一生。

 

日本电影《砂の器/砂器》(1974)宣传册内页的人物关系照片

 

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两个魔鬼,只是大多数人都有控制那个魔鬼的约束力,而本浦秀夫由于这个唯利是图的社会给他带来的重压和心理扭曲,使得他在名望和地位面前,最终没有战胜自己的心魔,从而酿成了那样的人伦惨剧,这是他的可悲和无奈,也是这个吃人社会所必然会带来的东西。而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是个头,这样的社会现状什么时候可以改变,什么时候可以不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可以不再有人被这样的社会制度所吞噬,我想,这就是影片要留给观众去深思的东西。

 

影片通过和贺英良作曲并演奏的钢琴协奏曲《宿命》那激动人心的旋律,以及配合乐曲内容出现的画面,别具一格地向观众展示了和贺英良的身世。乐曲有时激越,有时哀伤,有时充满沉痛的悼念和愤怒的控诉,和贺英良用他的作品倾诉着他的矛盾和痛苦,他的不幸和绝望……

 

当和贺英良坐在钢琴前指挥乐队奏出《宿命》主旋律时,银幕上出现了和贺英良苦难的童年生活:由于父亲患了麻风病,母亲弃他们父子而去,他们父子也被赶出家乡,四处流浪。风雪中,他们搀扶着艰难前行,蜷缩在别人的廊檐下分食讨来的残羹。童年的他羡慕地望着山坡下操场上正在上课的孩子们。他们父子到处被警察追打。

 

 

当他写作钢琴协奏曲《宿命》的时候,田所佐知子(山口果林饰)小姐问他“什么是宿命”,他回答说:“它是非常非常强大的。”因为他在生活中无法反抗那强大的命运的摆布。他必须找一个有钱有势的后台,才能开成演奏会,才能去美国演出,才有机会施展他作为音乐家的才能,实现他的生命价值。他不得不狠心抛弃真心相爱并且已经怀了他的孩子的酒吧女招待高木理惠子(岛田阳子饰),使高木理惠子感情上受尽折磨,终因流产而死。

 

其实,他一点也不爱前大藏大臣田所的女儿,又不得不跟她订婚,最后竟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的恩人…电影中展现的不是把他作为一个恶棍来谴责的,而是对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青年音乐家在命运的摆布下所作的无望的挣扎和犯罪充满了同情和惋惜。当银幕上出现三木夫妇为幼年的秀夫理发,洗澡,往他碗里夹菜的画面时,协奏曲的旋律变得沉痛、哀伤,这是秀夫对三木谦一的悼念。

 

当三木谦一声嘶力竭地喊着秀夫的名字寻找他时,开始的画面是幼年的秀夫躲在树丛中含泪望着远处三木谦一焦急的身影,而三木谦一的最后一声呼喊,却落在正在音乐会演奏的和贺英良的画面上。导演在告诉我们,和贺英良的耳边至今仍然回荡着三木谦一当年呼唤他的喊声。当钢琴协奏曲《宿命》仍然在大厅中演奏着,东京警视厅的警官今西荣太郎和便衣警察吉村正手里拿着逮捕证,站在舞台帷幕旁等待着和贺英良演出结束。

 

日本电影《砂の器/砂器》(1974)香港VCD版封套

 

电影编导者这时还惟恐观众不能完全理解和贺英良的矛盾和痛苦,让年轻的警官吉村正问道:“他想见他父亲吗?”今西荣太郎则沉重地回答:“他们正在音乐里相见。”这正好彷佛要验证这宿命的悲剧,影片中不断反复强调着这样的旋律——压抑,杀戮、抗争,悲悯,屡次出现的黄昏的大海,一次又一次冲击着陆地上的残物,用逆光展现出那种倔强,最后,流沙终于回归大海,无奈,宿命,是最终回归的乐章。

 

然而《砂器》之所以对中国观众产生如此之大的震撼,除了它的催泪效果和复杂的人物形象以外,可能还由于和贺英良的“宿命”唤起了一部分人对“文革”时代的回忆。这一点,可以从1980年《砂器》的影评中看出:青年音乐家和贺英良在成名之后,为了怕暴露个人“不光彩”的身世(麻风病人的儿子),竟惨无人道地杀害了自己的恩人三木谦一。

 

应当说,影评批判或揭露的矛头主要是对着血统论的。而在人类历史上,最完备、最成熟、最彻底的等级制度,乃是封建社会,而不是资本主义制度。......日本这个国家在历史上封建制度就根深蒂固,加之资产阶级革命走的是“维新”道路,它的反封建斗争是不可能彻底的,但不能有此断定,凡资本主义社会发生的犯罪,就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产物。

 

 

这篇影评所指出的“血统论”,其实也是“文革”时代意识形态的核心之一,既有一个人的家庭成分决定其本人的阶级属性,进而决定对他的社会评价。在“文革”期间,要想出人头地,出身于劳动人民家庭是必要条件。

 

如果是出身于非无产阶级家庭,或者是“文革”中被打倒的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等问题人物家庭的子女,则会遭遇坎坷。特别是在“文革”初期,他们常常跟自己的父母一起受到运动冲击。随后一部分非无产阶级的子女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得到了宽大处理。

 

但是这反而造成了“子”与“父”划清界限、脱离关系,或者主动揭发等各种新的矛盾和人间悲剧。电影人也不例外。例如父亲是原国民党军官的张艺谋,因父亲的历史问题在“文革”受到歧视和不公正的待遇。

 

陈凯歌也曾在自传中写到:父亲被群众揪斗时,自己也跟着冲上台推了父亲一把。所以电影学专家戴锦华在其论文《子一代的艺术》中,将第五代电影导演称作是“有着弑父情节的‘文革’之子”。

 

另外第五代电影人大都有着被下放农村的经历。我们不难想象,在远离故土的蹉跎岁月中,弑父情结像梦魇一样拷问着他们。也可以推测,多年后当这一代人在银幕上看到《砂器》中和贺英良的“宿命”时,唤起了他们对“文革”中“弑父”和“下放”的记忆。

 

日本电影《砂の器/砂器》(1974)日本DVD版原盘

 

这或许就是第五代导演作品中“父与子”的情感主题常常跟“文革”纠结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吧。比如早期张泽鸣的《绝响》(1985),或者近期张艺谋的《归来》(2014)。

 

此外描写一位父亲含辛茹苦将儿子培养成小提琴演奏家故事的陈凯歌的《和你在一起》(2002),虽然是以当代中国为背景,但被多位中日电影评论家认为是一部向《砂器》致敬的影片。特别是在影片高潮的演奏会一场戏中,主人公回忆过去的闪回镜头确实让人想起电影《砂器》中的同一场景。

 

《砂器》是一部在日本电影界享有崇高地位的作品,被影评家赞誉为日本影坛上的“金字塔之作”。电影中的主人公是一名音乐家,同时又是一名杀人犯。

 

他来自社会底层,所以能够创作出饱含生命激情的作品《宿命》,却又正因他想要掩饰自己来自底层的不堪身世,他选择了谋杀可能说出自己身世的养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也可以说是他的必然宿命。

 

影片还有一个明显的特色就是音乐在片中不再是伴奏和衬托的地位,而是主角。影片曾获1974年《电影旬报》十佳奖第二名,每日电影竞赛日本电影作品奖、导演奖、编剧奖、音乐奖,并入选日本名片200部。

 

日本电影《砂の器/砂器》(1974)日本蓝光版封套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06183/《人間の証明》苦逼時代的苦逼故事 催人淚下的悲傷草帽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550048/小津安二郎和山田洋次:日本庶民喜剧电影的“主体性”重构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13580/《サンダカン八番娼館·望郷》當祖國不再愛你 熊井啟探究反戰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67250/《砂之女》人类与现代社会制约的斗争 敕使河原宏全盛时期代表作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04567/《幸福の黄色いハンカチ》悲喜交集的回家之路 山田洋次探讨爱的意义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95425/野村芳太郎 把懸疑驚悚從浮世繪中拉到現實 推理作家松本清張作品的最佳詮釋者

回复 (3) | 收藏 (0) | 5103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