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戀戀風塵》隱而不彰的結構成就傑作 “散落的美感”和“表徵型事物”

dean5 发布于:

台湾电影《恋恋风尘》(1987)台湾VCD版封套

 

《恋恋风尘》(1987)相比较于侯孝贤后期的《千禧曼波》(2001)等影片压抑灰暗的风格,《恋恋风尘》带有一种清新淡雅,超然脱俗的气质。侯孝贤通过阿远(王晶文饰)和阿云(辛树芬饰)未了的爱情,老阿伯絮絮叨叨的话语,尖酸刻薄的老板娘,勤劳质朴的父母,军营里的官兵,还有阿远的很多各种命运的朋友们种种人物角色,构建出了一个台湾平民阶层的生活图谱。这幅图中有写意,有勾勒,有泼墨,悲悯之中彰显荡气回肠的时代情怀。 

 

片中的人物命运固然是主题,但侯孝贤镜头下的自然景色是最值得称赞的。小小山村依靠着青山绿树,几处人家和一条小路,俨然一幅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的人间版。

 

1986年对台湾电影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年头,至少在美学和“外交”的意义上是如此。毕竟,这一年杨德昌的《恐怖分子》(1986)和侯孝贤的《恋恋风尘》发行,这两部电影可说是台湾新电影的巅峰成就。那时候新电影中侯孝贤的每一部作品都曾在电影节获奖:西德曼海姆电影节——《儿子大玩偶》(1983);南特三大洲电影节——《风柜来的人》(1983)和《冬冬的假期》(1984);鹿特丹电影节、夏威夷电影节和柏林电影节——《童年往事》(1985)。

 

《恋恋风尘》继续取得非凡成绩,在南特三大洲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音乐奖。到了1986,侯孝贤和杨德昌都因为对台湾的文化贡献,而获得了“新闻局”的表彰,表明当局现在看到了这些电影成功的宣传价值。

 

 

侯孝贤起初并不确定这部电影要拍些什么,这是因为受到有关他此前作品的论战的干扰。最终,根据詹宏志的建议,他决定改编吴念真的人生经验。《恋恋风尘》是侯孝贤在“中影”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中影”的领导层试图扣除三场台风耽搁的九天薪水,这表明他们仍然冥顽不化地遵循低成本心态。

 

尽管如此,侯孝贤认为这部电影最终克服了此前作品曾面对的所有困难,主要是技术性的困难。一个重大的技术突破是启用了Arri III摄影机,取代了之前的Arri II,Arri III提供了一切,包括更敏感的感光性能,更强大的聚焦能力,更宽广的色阶,更不用提拥有一个大得多的胶片盒。然而使用这台机器也有挑战性。这是侯孝贤第一次和李天禄合作拍摄电影,李天禄是著名的布袋戏大师,他在片中饰演阿公。

 

配音是台湾和香港电影通用的做法,但侯孝贤发现,以李天禄的年纪这是不可行的,但是Arri III摄影机有噪音,他们不得不临时制作了一个隔音罩,把摄影机包裹在黑毯子里。如此一来,李天禄的台词都在现场收音,这是侯孝贤和他的搭档们取得的又一个重大的技术进步,后来在拍摄《悲情城市》时完全采用了。

 

台湾有人这样描述《恋恋风尘》:“台湾终于有了一部可与‘经济奇迹’相媲美的电影。”这个故事貌似老套,侯孝贤的处理却产生了一部非常深刻的电影。作为一个稳扎稳打的新电影导演,他现在不但强化了此前采用的所有举措,而且呈现了台湾经验的另一个面向,还呈现了更加普遍、近乎原始的东西。《恋恋风尘》足以证明有时讲什么故事不是最重要的,如何讲故事才是最重要的。

 

台湾电影《恋恋风尘》(1987)的拍摄现场,饰演阿云的辛树芬正在等待开机指令


侯孝贤如今同时拥有了天赋和技术,他把每一个曾试验的美学手段都发挥到极致。首先,就镜头持续的时间来说,平均镜头长度现在跃升至三十三秒,这个数字超过让·雷诺阿Jean Renoir的大多数电影,可以和沟口健二的很作著名作品相提并论。其次,这部电影的摄影机比从前摆放得更远。

 

据统计,这部电影共有一百九十六个镜头,然而有三十五个镜头根本没有人出现。这三十五个镜头中,几乎一半是特定地点的定场镜头,或者大特写镜头——主要是拍摄往返信件,这是这部电影的一个重要母题。另外七个镜头要么是钟要么是火车信号灯——这是影片另外一个关键母题火车的标志,火车连接着城市和乡村。另外十二个镜头可以说是“纯粹的”空镜头,这意味着其中看不见人,而自然风光,要么是海、天空,要么是山峦,成为主要的焦点。

 

剩下一百六十一个有人物出场的镜头,据统计,几乎四分之一(准确地说是三十八个镜头)是大远景,很多是风景镜头,人物不过是小点。大多数是拍摄矿山小镇,比如说爷爷送阿远入伍的三个长镜头。即便是拍摄拥挤的城市台北,角色也被环境衬托得渺小,比如阿云在阿远住处的露台上。

 

加上另外的三十一个远景镜头,有人出场的镜头中约百分之四十五是远景镜头或更远的镜头。此外,考虑到固定镜头的平均持续长度,它们的数目令人非常震惊。这部电影少于五分之一(百分之十八点四)的镜头有摄影机运动,而摄影机运动,正如我们看到的,都经过深思熟虑。这些镜头中差不多一半充其量只是非常轻微的重新取景,在构图上不代表发生了有意义的改变。

 

台湾电影《恋恋风尘》(1987)日本DVD版封套

 

大多数明显的摄影机运动只是轻微的横移竖摇,总是只持续几秒钟。构图通常设计复杂,需要更长的镜头持续时间来吸纳所有的细节。(比如阿远打第一份工的印刷厂。)有些镜头的现场调度现在变得异常大胆。没有什么杂乱无章;一切各得其所。

 

故事的主角,是阿云与阿远这一对来自山乡的小情侣。他们俩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几乎身边所有人都认定他们将会连理相伴一生。

 

两人初中毕业后,先后离乡背井,作伙在台北市谋生。之后阿远入伍服了兵役,而阿云却在日复一日的守候中逐渐将这份感情疏远。

 

部队里发生“兵变”,家乡里的亲人都在恐慌里祈望着他的音讯,然而阿云却不堪寂寞,最终移情别恋嫁给了每日帮他们俩送信的邮差。

 

而电影的结束,男主角阿远退伍返乡之日,孤零零地寻望着眼中这逐渐陌生起来的一切,他走到田里去探望正在照料蕃薯的阿公(李天禄饰),一边听着阿公唠唠叨叨这些年里发生的一切周遭,一边看着云影在山头移过,那一瞬,随着成长的来临、时光的转变,记忆里一切的美好与忧伤,都似乎化为了如浮云一般的泡影。

 

 

尽管故事情节极其简单,《恋恋风尘》却无疑是侯孝贤截止那时最富挑战性的电影。然而,与其说它需要理解力,不如说需要开放性和不同的心境来欣赏和体验。人们或会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单恋故事,但实际上它是一部要深刻得多和更有收获意义的电影。

 

从根本上说,这种深度不在于更长、更远、更静止和更复杂的镜头,而在于它们如何以一种精妙独特,甚至可说是前所未有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因其隐而不彰的结构,《恋恋风尘》可能是侯孝贤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而且,《恋恋风尘》起初看上去不过是对日常生活细节场景的随意选择。但是许多细节成为精雕细刻的母题,它们扮演了起粘合作用的谐振胶。第一个镜头和最后一个镜头介绍和强调了两个核心母题:火车和绿色的风景,它们本身也是角色。

 

这部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云和海,以及山峦,然而在远处,银幕之外,我们可以听见火车的鸣笛。火车站的钟的镜头,呼应着爸爸给阿远的那块意义非凡的手表。信件连接远方,就像火车;但是在影片结尾,信件也是分离的标志,比如阿远写给阿云的信都莫名其妙地被退了回来,直到收到弟弟来信才明白了个中蹊跷。(更往阿远伤口上撒盐的是,阿云偏偏嫁给了那个邮差!)这场分手联系着另一个母题:电影。乡村和城市由火车连接,但它们也分别通过露天电影和室内电影形成对照。

 

 

在阿远服役期间,阿云给他写信,信中提及她和他们共同的朋友(恒春仔)以及某个邮差——那时是一个意义不明的细节——看了场电影,她还随信把票根寄给了阿远。最随处可见的母题,是食物,我们甚至可以在片中看到食物撒在火车铁轨上,阿远信中提到一家大陆渔民渔船搁浅,那个段落也涉及食物。

 

夏尔·戴松Charles Tesson探讨这部电影的论文完美地描述了《恋恋风尘》中食物的象征意义,这一意义浓缩在最后一场,阿远听他爷爷讲失败的收成和变化无常的天气。“这个回家的男孩,也已回到了食物之源,再次融入了自然。”对侯孝贤来说,这些是无可逃避的现实——食物、风景、自然——比我们的故事更重要,构成了人类经验的基础,无论在台湾还是其他地方。侯孝贤抓住了食物,也就抓住了核心要点。

 

侯孝贤在镜头组接上更加突出的是情感化和人格化的表达方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炫技,更多的是对于生命本体的一种尊重和热爱。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散落的美感”,不是“快感”和“高峰体验”式的,而是一种真正透露的“美”。

 

在侯孝贤的电影中,“生命和美”是一体的,没有隔阂和疏离,生命回到了最初的原点。侯孝贤的电影中抛弃了对于美以外事物的摹写,很大程度上将“悲伤美”作为其电影的整体基调,于是在审美意象上更多的突出了一些“表征型事物”。

 

台湾电影《恋恋风尘》(1987)台湾DVD版封套

 

另外,侯孝贤在镜头组合方面,也充满浓郁的个人风格,用“闪回”的方式,造成积累蒙太奇和情绪蒙太奇。以《恋恋风尘》为例,阿远得知阿云已经结婚的消息,紧接的是仰拍电线杆,家乡中的人,包括阿公、弟弟妹妹,阿远的母亲和阿云的母亲,以及站在一起的阿云和邮差,闪回的是想象,抑或是真实场景,都在瞬间给观众达到了情绪的积累:时间是最好的东西,留恋的是梦境还是现实都不重要。

 

在信手拈来的长镜头和空镜头之间,侯孝贤用更娴熟的场面调度和固定机位,营造画面的美感。正如侯导自己所说,场面调度要注意一些原则,其中最重要的亮点,是要使片子看上去真实,没有造作的痕迹,不能让人觉得这是事前安排好的。而固定机位更是将传统电影的间接叙事表达到极致,保持了时空的完整性,浓烈的镜头美感油然而生。

 

禅宗美学讲究一字“空”,即无形胜有形,“五蕴俱空”,所有参悟全念“空”字中,表现出了中国古典美学思想中最为精髓的一点,而侯孝贤在电影中就将“空”字进行了完美的诠释和运用。空镜头的作用主要是抒情以及结构的转换,是表现“留白”的感受。这点在侯孝贤电影中,更多的是情绪和心理张力的体现。

 

《恋恋风尘》的结尾中,阿远复员回到家乡,同样的站台,不变的家,正在睡觉的母亲,仍在热衷讲述种植的阿公,这些画面的积累过后,全景平拍台湾山和云的景色的空镜头,慢慢的将阿远心中的释然体味出来。

 

台湾电影《恋恋风尘》(1987)台湾中影修复蓝光版封套

 

在阿远心中,正如陈明章的钢琴曲,阿云为什么离开不重要,重要的是阿云幸福。这种深远的台湾山色,只有用空镜头才能表现出这种深远之美。在侯孝贤电影中,空镜头拍摄对象从不受束缚和拘泥,一座山、一辆火车、高架的电线杆甚至台湾乡村悠闲的小狗,这些空镜头在与长镜头协调中,形成缓缓的影片基调。

 

在《恋恋风尘》中,生活细节、日常生活情景填充了电影的绝大部分时空。侯孝贤的电影从来不是为了好莱坞式的起承转合,没有逻辑分明因果环扣的戏剧化故事情节,他的叙事诚如安德烈·巴赞André Bazin在评点《温贝尔托.D/Umberto D》时所说的“这部电影的叙事单元不是插曲、事件、戏剧性转折和人物性格,它是生活中各个具体时刻无主次轻重之分的串联:本体论的平等从根本上打破了戏剧性范畴。”

 

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优秀编剧柴伐梯尼则更进一步地说“一天中的任何一个小时,任何地点,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情节的题材”,“生活中的每一片刻都确有它的任务,所以决不能说是平凡的,每一时刻都是无限丰富的”。人们轻易的认为电影必然是省略的艺术,与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电影是将平淡无奇的片断切除后的生活”的观点相较,侯孝贤的电影要述说的是——“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这些东西在那里太久了,变成像是我欠的,必须偿还,于是我只有把它们拍出来。我称它们是,最好的时光。”

 

台湾电影《恋恋风尘》(1987)法国版海报

 

侯孝贤的长镜头仿佛是沈从文的眼睛,用冷冷的旁观者的态度包容下人世百态,内心深处其实是对普普通通的人们的爱,博爱的情怀。只不过沈从文写的是湘西,侯孝贤拍的是台湾,但台湾的根在闽南,侯孝贤的根在广东。所以侯孝贤的很多东西都是大陆南方农村的影子。这不是简简单单讲述一段青梅竹马恋情的故事。

 

很多人觉得影片当中的许多细节显得很零散,但侯孝贤倾诉的不是故事,而是人世。不论是阿公喂孙子一段,还是老妈追着偷吃药的儿子打的一段,或是祭拜神明的一段,这都不是无关紧要的。是的,如果这是一部爱情电影或是青春片的话,这些可能偏离主线了。但是透过这,侯孝贤想表现的是“风尘”中的芸芸众生的生活画卷,想传达的是对生命的感慨及平凡世人的爱。这让人想到沈从文笔下的《边城》。

 

《恋恋风尘》不仅是美学家的游乐场。它是对人类最基本的生活质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台湾经验中它特别突出——的根本性回归。尽管此时侯孝贤还比较年轻,却已经发展了一种伴随密集分层叙事的复杂风格。

 

然而,当你考虑到他来自哪里,他经历了什么,这是不足为奇的。有如此丰富的个人和共同的经验库作为创作源泉,当侯孝贤在1983年加入新电影时,他已经是一个老灵魂了。而新电影时期只不过是一趟迂回曲折的冒险旅程的开篇。

 

台湾电影《恋恋风尘》(1987)台湾预告版海报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515234/《海上花》視覺上的傑作 冷眼看待生死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06157/侯孝賢的“悲情三部曲” 重构和反思台湾的历史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71540/《青少年哪吒》都會少年的困頓迷茫 蔡明亮低成本處女作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73018/古今獨步的《玉卿嫂》——洞悉人性的深情與女性欲情受制于社會道德規範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915808/《兒子的大玩偶》臺灣“新電影運動”的代表作 侯孝賢“躲過”國民黨的責難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71361/《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驚喜——男性間的友誼、愛情及同志一廂情願的情感

回复 (13) | 收藏 (0) | 5123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