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青蛇》從李碧華到徐克自成一部極端作者化的電影 王祖賢超越想像生生地創造了一個絕色白蛇

dean5 发布于:

香港电影《青蛇》(1993)韩国版海报

 

自从冯梦龙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收进《警世通言》以后,白蛇、小青和许仙的神话传说便有了一个正式的文学的文本,普通老百姓用它表达“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愿望;近世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又为它镀上反封建的色彩。


中国最早出现在银幕上的《义妖白蛇传》(第一和第二部)(1926)是由胡蝶和吴素馨主演的,后来胡蝶还接着演过续集《仕林祭塔》(第三部)(1927),紧接着陈燕燕和童月娟主演的《白蛇传》(1939),而后有些老观众比较熟知的就是李香兰和八千草薰主演的由日本东宝和邵氏公司共同制作《白夫人の妖恋/白蛇传》(1956)以及由林黛和杜娟主演的《白蛇传》(1962)基本属于同一个版本,而林青霞和秦之敏主演的《真白蛇传》(1978)估计知道的就不多了。

 

20世纪50年代田汉整理的戏曲、80年代据此拍摄的由李炳淑和方小亚主演的戏曲电影《白蛇传》(1980),承袭了鲁迅的观点。鲁迅的见解有他时代的烙印。在20世纪90年代,人类主要面临世纪末日的恐惧和新世纪新生的希望与挑战,这种思想背景下,以“白蛇传”说为题材拍电影,会表达一种什么概念呢?开古装“灵异片”之先河,以擅用特技著称的香港导演徐克,本着李碧华的小说《青蛇》(1993),为我们拍出了一部挑战传统思维的影片,对古神话做出了新诠释。

 

 


南宋是一个人妖难分的时期,法海和尚(赵文卓饰)到处收服妖精,也扰乱了在西湖底修炼的白青二蛇。小青(张曼玉饰)曾获白娘子(王祖贤饰)相救,二者便以姐妹相称。姐妹俩受惑佯装成人生活在民间,白娘子更嫁于老实书生许仙(吴兴国饰),小青也同时看上了许仙,便常常以媚态勾引许仙,无奈许仙只深爱白娘子一个。


白娘子开设了药店,以为可以自此过上安定的生活,可许仙却受不了小青的百般挑逗,更发现了青白二蛇的真实身份,可他却不舍得离开家中的天姿国色。法海得知了青白二蛇的下落,更抓走了许仙。原来白娘子为了爱情放弃修成正果,更怀有了身孕。为了救回丈夫,二蛇与法海展开了搏斗…

 

电影《青蛇》与传统的讲述不同,有意从青蛇角度,去探讨青蛇、白蛇,法海及许仙之间的感情问题,对人间是否有情及情为何物提出质疑。拍《青蛇》是徐克多年的一个心愿。藉《白蛇传》这个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徐克希望道出现代女性爱情的爱恨缠绵和有情有义。


《白蛇传》是以白素贞为主角,但在李碧华的小说《青蛇》中,青蛇反客为主,由白素贞的丫环变成了不惜主动追求白素贞心仪男人许仙的另一种“小青”。到了徐克的电影中,青蛇更变本加厉:除了主动追求许仙外,她还混合了善妒、活泼、调皮、不甘寂寞、打抱不平、反叛、独立等个性。最后,白素贞死了,小青杀了懦弱无能、出家避世的许仙后带着白素贞的儿子独自上路。


香港电影《青蛇》(1993)美国DVD版封套


徐克表示,故事概念与李碧华原著分别不大,只是加强了戏剧性,突出了白蛇与青蛇在情义取舍上的矛盾冲突。他希望给《白蛇传》注入新元素,以表现现代女性对爱情、友情的看法。所以故事虽以南宋为背景,但情节以爱情发展下去,因而背景根本不重要。


《青蛇》这个老掉牙的故事被徐克用现代元素搅和了一番,却别有一种风情。如梦似幻的媚情妖女、不甘寂寞的“第三者”、情义双重的铮铮侠女,加上他的强项——眼花缭乱的特技,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群魔乱舞的寓意】

 

《青蛇》有一个富于象征性的开头,为整部影片奠定了基调:法海在分不清是人是鬼的群魔乱舞中登场,俯视着众生颠倒,悲悯地轻声低呼:“人。”那狂乱的舞蹈、妖红的烟瘴,象征着现实中妖氛的猖獗。


人在欲海中浮沉,在本能力量前毫无办法,以种种方式自甘毁弃,既可鄙,复可悯,又无可理喻,只好以牛头马面的鬼怪面目出现。喻示:人的堕落,导致自己末日的降临。法海一上场便显露出执法者的身份,以大慈大悲为情怀,以维护秩序为己任,俨然神佛化身;但他自己何尝没有欲望的困惑呢?在他身上有神性,也有妖性的一面。越往后我们越能看到法海的秉性与他角色的矛盾。

 

 

这是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这场面的狂乱沉迷,放纵恣肆,无力自遏,给人以世界末日的不可操纵感,是徐克心中危机感的投射。非理性的、舞蹈般的张扬,是全片表演、美术、摄影、剪辑的基调,也是节奏感的来源。

 

【人妖莫辨的警诫】

 

法海擒获蜘蛛精,是又一场深具寓意的序幕:人妖莫辨,坏人伪装隐蔽。人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神,是妖。每一个普通的人或“神”,在他身上恒久都有人性、妖性两种秉性光明与阴影的搏斗。从妖升华到人极难,由人蜕化为妖,却往往尚不自知。当法海见色心动时,他离妖不远了;当许仙恋色忘返时,他已经蜕化为妖了。

 

执法的严酷性,亦由此场景可见。法海对一个“无辜”——没有显著过恶的妖精坚持下手,宁枉勿纵,除恶务尽,看似嫉恶如仇,实则苟刻。是执法者必须泯灭感情的反映。但我们也感到他似乎多少有点抱歉——这是第一次隐约表现法海是个具有正常情感的人,这个严厉的和尚其实是仁慈的;只是因为执法者的角色、地位,他不得不压抑着真情的流露。


矛盾就在这里。作为人与作为僧,在法海身上始终是难于统一的。仁慈与普渡众生的佛性--教义与使命并行不悖,法海的悲剧在于他将佛性与人性对立了起来,把怜悯、喜悦、欢爱等正常情感视为凡心俗念的渣滓余烬,视为自己修为不够、道行不纯的表现,而强自压抑。

 

香港电影《青蛇》(1993)的拍摄现场,导演徐克给张曼玉和吴兴国讲戏

 

由于感到自己达不到自己的要求,自己也不是完人圣僧,法海对一些“作恶”不是很深的妖物常怀一种不可告人的歉意,从而手下容情。为下文释放蜘蛛精、不追究小青,收养白素贞和许仙的儿子埋下伏笔。

 

【莺歌燕舞的启示】

 

青蛇和白蛇进入红尘,遇到的第一个场面便是一幅绮艳绚丽的行乐图:河边楼上,公子王孙在宴饮笙歌,纵情享乐。这既是南宋“西湖歌舞”的真实写照,也预示着歌舞升平中的危机。

 

当代物质文明极度发达,与之伴随的,是精神的沦落、文化的低俗,珠光宝气,人欲横流。巴比伦、罗马的荒淫复现于今日,各种夜总会、大亨会馆、俱乐部,形形色色的吸毒窝、群奸群宿的淫窟,充塞于途。在靡靡之乐、衣香肉光和毒品的烟雾之间,人类素质下降,走向物质繁荣下的灭亡。

 

同一场面青蛇、白蛇的不同反应,很能说明她们的不同追求:相对而言,白蛇白素贞对单纯的人类情感更有兴趣,尚贞节、尚专一,重信义,故注目点在书斋领学生摇头晃脑的年轻俊雅的许仙;青蛇追求肉体快乐,对道德法则不感冒,不惜负义以逞,世俗的宴乐对她有无比的吸引力。故而她化身为比谁都风骚的艳舞女郎,跑到宴会上去戏耍一番。这无疑为正文两姐妹分裂张本。

 

香港电影《青蛇》(1993)的拍摄现场,导演徐克给王祖贤讲戏

 

其实学园并非净土,你看那学子们不是受隔壁的诱惑,一个个心旌摇曳、情难自遏,而在那暗地传情吗?就是许仙自己又何尝是什么古板的学究,不也感到了来自内心的欲潮汹涌、“切莫辜负青春好韶光”的召唤吗?

 

事实上,本片的四位主人公:小青、白素贞、许仙、法海,都是纠缠于情欲的自苦者。法海清苦的修行,希冀护法灭心、乾纲重振。其实法又何从护,心又何能灭?以人力手段消灭无时无处不在的常存的矛盾,即使从佛教的哲学上来说,也是一定不可能的事。因此他们一两遭受诱惑、与之挣扎,不过徒然自苦罢了。其他三位也作如是观。--必须把握这一点,这是整部影片的哲学基点。

 

反映末世危机,有很多入手处:我们眼前,无政府主义、分离主义、性泛滥、毒品犯罪、暴力横行,恐怖扩散。徐克正是从性入手,抓住人在理智与欲望之间的挣扎,借来古典神话的戏剧框架,以处理多角性恋结构切入,表达其电影作品中一两表达的对人类命运的关注、对人类前途的忧虑。

 

【四角性恋与四元斗争】

 

之所以说,徐克对白蛇传说作了有特色的和具有经典意义的改编,原因主要在于:他选择了四角的性恋的架构,展现了四元斗争。

 

香港电影《青蛇》(1993)中国内地DVD版封套

 

这种结构和争斗与传说、小说(包括冯梦龙的和李碧华的)、以往的戏曲和电影都不同。传说中,害人的妖精白蛇、青蛇,与被害的许仙、除妖拯溺的法海成善恶对立的简单二元结构;冯梦龙的小说中,向往人间幸福的青白蛇与许仙是同一阵营,跟破坏人家幸福的法海成二元对立结构,后世的戏曲和戏曲电影进一步强化了这种结构;李碧华的小说中,青白蛇、许仙、法海各有各的个性和追求,彼此矛盾,但并无末世危机的意念。是徐克赋予了李碧华作品四角性恋与四元斗争以哲学的原因,使这种四元结构具有了确定性。由种种结构的变迁,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人自我意识、个性意识、创作者主体意识等认识上的进步。

 

由于站在不同的思维角度和认识基础上,我们不能说,徐克对以前的作品有什么超越;但是无疑,他为我们从古代神话传说中发掘出了新的内涵和现代感觉,对我国的文化遗产和艺术创作是一种丰富。

 

多角性恋与多元斗争,体现为下列几组矛盾关系的交错:1.白蛇、青蛇与许仙的爱恨纠葛,2.青蛇与白蛇的姐妹与情敌关系,3.法海与青蛇的互动关系,4.法海与白蛇的恩怨,5.法海与许仙的师徒恩仇。在白蛇、青蛇、许仙的性恋单元中,许仙是关键;而从整部影片来看,法海居于一个牵动各方的枢纽地位。

 

 

(一)白蛇、青蛇与许仙。白蛇、青蛇来到人间走一回的目的,是要享受作为人类最大幸福的异性情爱。带着这一目的,她们一上来便对许仙施以有预谋的诱惑;而许仙受到经济地位的限制,无法满足内心最迫切的性需要,因此,对异性倒贴钱的条件优厚的诱惑,他的反应是一拍即合。


而且,他一上来,便在貌似忠厚老实之下,占白蛇之陇望青蛇之蜀。这一点,青、白二女心照不宣,为下方三角性角逐的伏笔。断桥边的一幕,风光骀荡。长期被生活的穷困遏制的对异性的占有欲,一旦得到释放,便死都挡不住,一切阻碍他行欢的热力,他都厌恶。有一首《忆江南》词摹许仙心态最是极恰:

西湖好,

红雨断桥边。

只凭佳人同我伞,

谁倩老僧到客船?

“何日桥上见?”

 

当他毫不费力的做了白蛇倒插门的女婿,郊野别墅里的三人乐园,就成了人世的一个缩影;三人的性恋结构,实际就是以男性为轴心的人类社会结构。许仙一踏入这个结构,便在性权力的享受中迷失了自我。这是现实社会男性——人自我的迷失的写照。

 

香港电影《青蛇》(1993)的拍摄现场,王祖贤、张曼玉和马精武

 

盲道士(马精武饰)是第一个从末世繁华极乐中听出了衰亡之音的预言者,但他的清醒言辞换来的却是无情捉弄与嘲笑。并且,他和他的弟子越是一丝不苟的卖力,越是显得可笑。徐克设置这个角色不是为了让观众看一个笑话。在法海掀起诛妖灭欲的滔天巨浪之前,盲道士是一个小序曲,给白蛇竭力营造的三人乐园的虚假平静增添了狂乱,为山雨欲来制造了几许紧张空气。

 

在和睦的外表下,三人的斗争纠缠一刻也没有停止。白蛇对许仙只有爱,到了明知被骗被叛亦无怨无悔、之死靡他的地步。她这种痴情体现了女性将自身幸福过多寄托在与男性的爱情上的误区。在白素贞身上,对爱的追求与对性的餍足很难分清。


与既往作品相比,本片中,白蛇同样是个引人同情的角色。与她为幸福所作的牺牲比,许仙的背叛更显得不可饶恕。最后,青蛇的确没有饶恕他。

 

许仙为什么背叛?他对白素贞从最初起就没有付出多少真情,或者毋宁说,他这个人身上压根就不存在多少真情;对女人,他有男性的占有癖和优越感;对蛇精,他有作为人类的优越感。在爱

 

 

与性之间,青白蛇之间,在人妖之间,他并没有站稳一个立场。这是他小市民与读书人双重的孱弱造成的。对他来说,女人越多越好,是青是白无所谓,是人是妖更无所谓,只要能满足他对性不知餍足的追求、男人的占有癖;同时,最好自己什么都不用做。由于孱弱,他在一切重要行为上都处于被动状态。后来他所以当了半天和尚,宣布与白蛇脱离关系,仅仅是这种关系给他带来了一点儿麻烦,而且是在法海的逼迫下。许仙是一个不知自省的俗人典型。

 

青蛇没有为爱所惑,以批判的眼光一眼看透许仙的男性本质;她在白许之间纠缠,不过受了欲望的驱动而已。最后,还是白素贞的牺牲与苦难激起她的同情,毅然向法海挑战,并手刃了三人世界的叛徒、不配做父亲的人。

 

(二)青蛇与白蛇。青白蛇不是简单意义的情敌。白素贞、小青对爱与欲的追求,具有毁灭性的烈度,出自“妖”的迷情本性,印证了妖到人蜕变的困难;但也出自一种纯洁美好的追求,一种天真坦率的情感,不是以蛊害人为目的。与她们相比,正气凛然的法海在爱欲前的表现显得猥琐,丰神俊雅的许仙显得卑鄙和低俗。


这使人相信,青白蛇是一种人类社会之外的原始力量,带有质朴的风味;二人为许仙一度反目,争夺的残酷,折射的却是人类占有行为的狭隘。试看,白蛇以生命为赌注折来千年灵芝,许仙一回过气,马上向青蛇示欢。这种不义,连妖精亦羞为之啊!这世界因纵欲而趋毁灭,与其说是青蛇白蛇造成的,不如说是法海许仙一类人造成的。

 

香港电影《青蛇》(1993)法国DVD版封套

 

白素贞与小青成为情敌,因为她们的追求和责任感不同。白蛇所追求的幸福是一种可以带来安全感的幸福,一旦获得爱情便试图以家庭的形式稳定下来;在自己、小青、许仙三人之间,她希望各人遵守契约,使三角关系能作为一种符合伦理的可靠关系,给各人带来安全感。小青就没有这种追求,她保持着较多的妖性,不受人伦法则的束缚。没有安全感,至亲好友之间也没有安全感,是白蛇小青反目的现实性悲剧意义。

 

(三)法海与青蛇。年轻精壮的法海对青蛇很有吸引力,娇艳妖媚的青蛇对法海也是一个诱惑。他们之间关系,很像一部警匪片里的俗套:在抓捕过程中,警察和女贼产生了爱情。

 

遇上青蛇前,法海在一次参禅时,又受到妖物的性诱惑:那秃头长尾丑恶的形象,实际上是法海心中欲望丑恶程度和膨胀到毁灭边缘的外现。这已经很危险了,但青蛇的爱抚更叫他颜面扫地:水潭中,他命已成其掌中物的青蛇考验他的定力。


青蛇像鲤鱼一样抚爱他的性器,结果,法海道行差点溃于一旦。这是法海事实上的破戒。说明任何约束力也超不过人类本性的力量,这是一种可喜现象——人毕竟无须以矫揉“胜天”;也是一种辛辣的讽刺,对执法者、当权派的嘲弄,对权威主义的蔑视。

 

 

 

(四)法海与白蛇。他们的关系在四元结构中最为单纯,是一对执法者与犯法者的关系。两者的分歧在于生活的选择:白蛇认同自由原则,认为谁都有权利自由结合;法海坚持合法性,即必须遵循一定的法则和本分,维系社会成分与结构的稳定,这样的生活才能为主流社会所认可。


这种理论的实质是:凡不被认可的,都是不道德、不合法的,必须坚决取缔。这一对关系的处理基本沿袭了传统的观点。

 

(五)法海与许仙。许仙的左右逢源,充分体现了人类的勾搭本性,色情,对异性的无限占有欲,简直是这个男人(也是很多男人)的生命--他至死不悟。无论法海还是盲道士的“盛世危言”,对他一概毫无意义,快感是他唯一的意义。法海试图从精神上启发他,结果对牛谈琴;名义上法海是他的导师,实际上许仙把法海看做仇人——妨碍他行欢的都是他的仇人。这再次证明了自然力之不可知,人脱离理性便离妖不远;也说明了人类自我毁灭的根源--甘当自己欲望的俘虏。

 

四角纠缠充分表达了作者意旨,通过人在性问题上的沉迷和堕落,对人类境遇、人类本性作以观照;通过“现在时”的表现,大致可以想见人类的未来走向。

 


【新生命在大洪水中诞生】

 

由于几个欲望俘虏,尤其是许仙的执迷不悟,导致对抗一步步上升,终于以水漫金山的武装活剧浩然终结。双蛇与法海斗法中,山崩河溢,洪水猛妖下的苍生,逐逝波而去,痛快淋漓地宣泄了观众在欣赏过程中积郁的罪恶感和忧闷。

 

这是对法海的进一步鞭挞:拯救反成就了浩劫。虽然没有看出,法海对自己的行为有何悔意,但他加深了内心素有的歉意:自己的德行不足,自己的行为且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正是这种歉意使他接受抚孤的使命,将大洪水中诞生的人妖之子抱在怀中,全片也就在新生命带来的希望中结束。

 

可以认为,这一结尾是徐克对他佩服的导演黑泽明的《羅生門/罗生门》(1950)结尾的模仿再造,即:都用大雨大水来洗涤影片中表现的罪恶在观众心上造成的感受,都让一个有罪的角色收养一个孤儿(《罗生门》是一个樵夫),来透露人性黑暗中的光明,人世邪恶中的希望。不过,因《青蛇》是世纪末人类处境的折光,作者的情绪远比黑泽明忧郁,新生儿所代表的希望也远为渺茫。

 

【王祖贤与张曼玉在《青蛇》中难分伯仲】

 

《青蛇》并非一部以王祖贤一个人为核心的电影,在李碧华的原著小说当中,第一人称的叙述者是白蛇的妹妹青蛇。而在电影当中,张曼玉饰演的小青同样是叙事的主要人物。

 

香港电影《青蛇》(1993)香港版海报

 

王祖贤在《青蛇》中将妖精应该的直接全部展现的淋漓尽致, 温柔的一面,直接的一面,果断的一面,加起来绘制成了一个完美的白素贞形象。


王祖贤演出了这样的白素贞虽然和赵雅芝饰演的传统型白素质气质决然不同,但是在不同的层面都是无人能超越的。

 

可以看到王祖贤在《青蛇》中已经能熟知她的美丽长短:一直喜欢王祖贤,喜欢她妩媚的眼神,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逃脱。而她不过是全片的配角而已。

 

但是她的表现却不再女主角张曼玉之下。把那个抗争命运与世俗的白素贞演绎地淋漓尽致,不带一丝表演的痕迹。


其中的光彩却都是遮掩不住的,这个女子无论在《青蛇》之前,还是之后,都再也没有这样似妖非妖、似仙非仙的极致表现了,只有在这里,她仿佛真的化身为千年前的白素贞,眉目如画,娇靥如玉,煮酒熨衣理药打伞之类的寻常琐碎事到了她手中,却又偏偏生出许多妩媚和淡雅,或衣袂飘举于白露蒹葭之间,或丰肌玉骨于苏衣重幕之后,或青衣窄袖于酒炉暖桌之前,浅笑间美目顾盼,柔语中轻挽秀丝,然后新月清晕,花树堆雪,天下为之叹绝。

 

当年香港《电影双周刊》的封面例行宣传上,是以电影《青蛇》(1993)中的王祖贤为主

 

演青蛇的张曼玉也算是一代佳人,那时又正值妙龄,正是娇媚俏丽的好时光,可在剧中与王祖贤相较,虽也自有一番活泼娇俏的好,但不免失之轻佻稚拙,而青蛇于几处的缠绵魅惑,更是透出俗世的甜腻味,哪里及得上白蛇雍容不迫、柔媚中却又带着清静空灵的绝代风华:一个姿态,一把扇子,一个扭腰,一眼妩媚,一张期盼,一面等待,一行眼泪,一挥衣袖,一展姿态。


如地在戏中运用长发、眼神、转身、回眸、摆手、念白去触及角色的魅力极限。如果说小倩是符合了观众心中的美丽印象,那么白蛇则是超越想象而生生地创造了一个绝色,就和徐克以这部电影创造了一个虚拟却又令人叹为观止的世界一样。

 

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都具有反传统的后现代风格。这使得王祖贤饰演的白素贞极难有深度拓展的空间。但影片《青蛇》最终呈献的结果却是王祖贤塑造的“白蛇”与张曼玉塑造的“青蛇”并驾齐驱,难分伯仲。


这对姐妹花在这样一部口味浓烈、妖娆出位、古怪非凡的影片当中为香港电影留下了永恒的经典女性形象。以往的《白蛇传》对于白娘子的定位往往是一个典型的良家妇女,尽管她为蛇精所变化,但却比绝大多数凡间女子更加懂得男尊女卑、相夫教子、从一而终的伦理道德。

 

电影《青蛇転生/青蛇》(1993)日本录影带版封套——很明显王祖贤作为主打明星呈现在封面上,而张曼玉基本被无视(反观国际DVD版的封套则直接以张曼玉在电影中的整张脸为主)

 

《青蛇》却不大相同,在对于白娘子的人物定位上首先突出的则是她首先作为一个蛇妖的特性。一条蛇修炼了一千年来到人世之间,所为只有四个字:人之大欲。在情感方面,她老练、通透、豁达,既已超出生死,驾驭情爱自是游刃有余。


许仙,这个住在西湖边上的年轻人,论年龄做白素贞的重孙都嫌太小,他之所以被选中完全是因为本分老实、容易相处。这里面的潜台词是男人都一样,找个可靠一些的最好,这是典型的熟女特征,对待情感可以做到从容不迫,帷幔之中的热情似火有了极强的自娱成分。女性并非是在奉献自身,而是在贪婪地攫取天赐的欢愉。

 

当年拍摄《青蛇》时,26岁的王祖贤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恰好处于与角色极为契合的时候,演员这个职业往往如此,演技好坏有时候是最不关键的事情,在特定的时候遇到特定的角色,天时地利人和就可以成就艺术的最高峰,而通常这个高峰又是绝对无法复制的,因为时间一往无前,昔日永远无法重来。


也许是长期出演此类以“鬼神奇闻”为表现内容的影片的原因,王祖贤的个人思想情怀也发生了微妙但却直逼本质的变化。在一些访谈当中,我们发现她更多的在注重人内在的气场、生命的变化无常、命运因果的玄妙等等极具宗教色彩的话题。



而她本人,也成为了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在冰原雪山之中寻觅生命的真谛,是这个暗自而迅速地经历了人生大喜大悲的女人做出的抉择。《青蛇》的国语版主题歌是由黄沾词曲、辛晓琪演唱的《人生如此》。

 

飘渺简洁的曲调,含义深远的歌词似乎都在为王祖贤的人生作一背景。实际上,《青蛇》之后,王祖贤大大减少了接拍影片的数量,尤其是鬼片,自从1993年以后就再也没有接拍过。王祖贤身上的那种虚无缥缈的气质已经内化,融入了她的灵魂之中,她不需要再将它拿出来与人分享,她已经在心中构建了一座秘密的花园,将之深深隐藏。

 

【改编与重拍的得失】

 

《青蛇》纵然不是对以往各种文本的超越,至少是徐克对他本人创作的超越,对灵异片和特技运用的超越。

 

高度风格化、隐喻化、写意化是本片是显著的风格。群魔乱舞、酒色争逐的疯狂,许仙与青白蛇摊牌时周围景物的变异,大块红色、黑色的渲染,“你们都是蛇变的”掌臂扭曲的夸张手势,水漫金山、众老僧敲断木鱼锤的过火,乃至青蛇、媚眼柔腰的惺松做态,都是在整体营造一种妖异的气氛,营造一个鬼蜮的世界,强调末日将临的危机感。使人强烈感受到人类非理性作乐的自我毁灭,妖性逼迫下人性的沦丧、人的自我的迷失。


香港电影《青蛇》(1993)中”昆仑巅“青蛇勾引挑逗法海一节摄于香港郊野公园新娘潭,此处虽占地不大但溪水三叠而下汇聚成池别有风情,亦是学生旅游热点。谁知当日气象局挂起一号风球,徐克坚持抢拍张曼玉怀抱数丈假蟒在浪中翻腾的镜头,雨后积水太深Maggie滑倒没头呛水被吓哭,原来她畏水却不说


这种整体造境手法,可说是一种电影的狂草,一堂视觉的交响乐,是电影诗学中的赋,有力张扬了气势。至于构成种种隐喻的比兴手法,更比比皆是,如宴饮、孕妇、三角恋,都在借一物引起所欲咏之物。本文即是发本片之覆的“索隐”之作。尽管本片极有新意,却与传统的单线思维相悖。人们的思维早已被定形,只接受:法海与自由恋爱者的二元对立;而本片的实际主题是:理性的艺术家对人类疯狂纵欲的非理性行为的寓言式批判。

 

忽略人们看电影的最普遍、最基本要求:欣赏一部有情趣的情节剧,使思想载荷过于复杂和沉重,是本片的第一个缺陷。公众(即使李碧华)对人类命运,或资本主义文明的末日很少有什么兴趣,与电影作者很难沟通。这是影片不能被广泛接受的第二个弱点。徐克是个自信有时到了刚愎地步的作家,在这部片子里简直根本没想过与观众沟通。

 

因而,本片的思想和主题是非常晦涩的。观众希望看电影获得娱乐,受到某种开朗的、乐观的、明确的精神启发或教益;而本片由于世界观的问题,作者没有给观众一个明确的、乐观的答复,反而在末日危机前表现了无力感,这是影片不能与观众共鸣的第三个原因。表现手法上,本片过于超前,特别是妖气弥漫,手舞足蹈,在生理上使人极度不快,这也是难以为人接受的因素。最后,要补充说明,此片1993年大陆公映版本是在关键处作了删节的,如竹林孕妇和洞穴长尾人形母兽,在影院中看时,身边老师和同学大呼不懂,这也难怪。审查当局的胶片剪就有如此妙用。

 

 


多亏李碧华的故事新编,让一个已经落俗的传说有了新的意味。许多年一直充当主角的白蛇依然是主角,而压抑了多年的青蛇却亦吐气扬眉,与白蛇并驾齐驱,甚至于,这部电影是从青蛇的角度进行叙述的。尽管,在这电影中,他们依然重复着那些我们都了然于心的情节,但在骨子里,她们已然回不到从前了。

 

从严格意义上说,徐克的电影《青蛇》与古代传说、与李碧华的小说《青蛇》关系都不大,自成一部极端作者化的电影;其中蕴涵的丰富思想,是此前任何以《白蛇传》为题材的作家作品都不具备的,达到了香港电影罕有的哲学深度。

 

作为一部重拍片,如果只从“重拍”这个角度衡量是否成功,那么,它应该利用时代所赋予的新的历史条件,像成功的前作(1980年大陆戏曲片《白蛇传》、1959年日本动画片《白蛇传》)一样,设法与随时代共同进步了的观众取得新的、更大的共鸣。用这个标准看《青蛇》,它显然是不成功的,英国的肯尼思·布拉纳 Kenneth Branagh“旧瓶装新酒”要比徐克圆滑老练得多。

 

但成功的重拍片拍得再多,与观众作了很好的沟通,像《玛丽·雪莱的弗朗肯斯坦/科学怪人Mary Shelley's Frankenstein》(1994)等等,也无法摆脱它前作成就的阴影;而徐克的贡献,正是为我们提供了与任何前人不同的、新的只属于他个人的青白蛇传说的文本,使我们看待文化遗产有了新的、不同的眼光。

 

香港电影《青蛇》(1993)电影原声碟的封套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864075/王祖贤和大牌明星们合影的昔日风采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731049/张国荣王祖贤版《倩女幽魂》:开创鬼怪片新潮流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395806/背叛不信任被离弃——李碧华小说如何变身为电影?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65731/《笑傲江湖Ⅱ東方不敗》:同志情感面對異性戀霸權社會的反撲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835247/《一步之遙》和《智取威虎山》:過於自信的“鬼才”和革命的“零零七”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784951/“古典女鬼”借《倩女幽魂》重回人間 再看“似妖更勝仙”的王祖賢紅透日本

回复 (13) | 收藏 (7) | 6957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