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荒城纪》:乡亲们,能不能放过寡妇,尤其是长得好看的

蓝骨和尚 发布于:

 

 

这部电影看完差不多过去一周了,其实一直想写点什么,因为片子本身拍的很有味道,算是这几年出类拔萃的描写农村的作品了。但想来想去,并不是所有人对农村都有足够的了解,抛出的观点如果是围绕着农村的愚昧无知、男权禁锢、唯利是图等劣根性展开,仿佛得不到共鸣,所以最终决定还是聊聊村里的寡妇吧。

 

村里有两个寡妇,一个是林满真,一个是李忆莲。林满真是真的贞洁烈女,村里知道但没有立牌坊,李忆莲不想做贞洁烈女,村里也知道却要立牌坊。没有立牌坊的故事自然什么也没有,也就没有讲述的价值,而给不需要牌坊的人立牌坊本身就带着巨大的戏剧性和荒诞感,这也正是《荒城纪》选择把李忆莲的故事作为主线的根本所在。

 

李忆莲是谁呢,是个外乡人,从她被叫做弟弟却是儿子的口中得知,她打小是个童养媳,在十几个男人手中交易过,最终流落到这个村子。她以为隐瞒着自己的过往,来到新的环境,找个新的男人,可以开启新生活,事实证明她想多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山西农村,饥饿和偏僻已经夺走了所有女人的魅力,只剩下原始的传宗接代,像她这种肤白妖娆又干净的女人直接打破了村里的平衡,成了村里所有女人的嫉妒对象和所有男人的性幻想。一把年纪的老族长兴奋且沉醉的提到过李寡妇的皮肤比馍馍还白,多么贴切的比喻,又是多么的露骨,食物与女人在这个老家伙眼里竟是一种东西。

 

为什么是东西,而不是人呢?一方面,李忆莲被来回交易本身就带着商品属性,直到遇到林硭才多少有了人的样子,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可以做个完整的女人。当然这里边可以揣摩出的是,李忆莲和林硭在村民眼里都是异类,一个是外来寡妇,一个是不务农靠打猎的外姓人,很难说两人有多爱对方,但起码这是没得选后的唯一选择。另一方面,因为要建“李忆莲祠堂”,李忆莲被伺候了起来,村里派来了专门给祭祀的猪刷毛的姐妹俩,于是李忆莲一会儿是祭品一会儿是神。李忆莲想不明白,姐妹俩也想不明白,反正稀里糊涂做事情在村里是常态。

 

最后李忆莲被烧死的悲惨结局,不得不让你反思起故事的开端——“礼义廉耻堂”被听成“李忆莲祠堂”根本不是误会,而是一种落后社会状态下导致的必然结果。李忆莲不被如此大张旗鼓的迫害,也会被村里的口水淹没,反正她跟林硭期望的平淡正常生活不会属于她。那些麻木的村民看着李忆莲被焚烧,难道人性就释放不出一丁点光辉来阻止吗,毕竟是个鲜活的生命啊。我想这些在当事人看来并不重要,道德在欲望面前可以被完全忽视,为了救济粮为了三十万现大洋,甚至想到烧死的不过是一个没有社会关系的外来寡妇,不会有人来复仇,王法也不会惩治这么多人,出了篓子还有族长和保长担着,在这样的认知逻辑里集体谋杀就成了理所当然、无可厚非,想想是多么可怕!

 

虽然最后族长被钉在了千年柏木的棺材里,代表着几千年的封建思想将随之入土,可真的是封建思想操纵着人心毒害着寡妇们吗?不然李铁算不去救族长而是心疼起棺材,不然保长明知错杀了人却仍要“淡定微笑”,不然管家替县长送来救济款又收回,不然外国记者敲骨吸髓后说了声“sorry”,不然林硭最后只能是朝天开枪……看来只能怪李忆莲起错了名字,真是一个可笑的解释。

荒城纪 The Lost Land(2018)

7 .2 / 8 .0

荒城纪(2018)

影评(57)

收藏(45)

回复 (0) | 收藏 (0) | 65 次阅读 |

蓝骨和尚 (北京)

男 27岁 金牛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