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音乐——逝去的天堂

rskyraider 发布于:

 

 

 

    卡带、双座录音机、打口碟……尽管不愿意,但说起音乐,怀旧仍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若就此展开,恐怕又是一篇纯粹自high的酸腐八股。还能记得这些上世纪的古董,甚至家里还留着这些古董,说明我本人正处于一个尴尬的人生阶段,既没有老到能潇洒地抛开这一切,也并非年轻到能无视这一切。人们常说胸无大志的废柴才没事喜欢从怀旧中刷存在感,对我这种坚持数十年如一日的穷逼来说,好吧,我承认,这话不假。

    七块九毛和两块九毛,这就是当初音像店里的正版卡带和夜市地摊上盗版卡带的区别,在今天看来几乎微不足道的五块钱,在那个年代却泾渭分明地划出了土豪和屌丝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作为一个对流行音乐仍然懵懂无知的无脑正太,姐姐买回来的《青苹果乐园》让我头一回见识到了正版卡带那高大上的豪华身姿。精致的包装,漂亮的大海报上同样帅气逼人的三个大男孩,也正是从那首歌里我第一次见到并明白了让我脸红心跳了很长时间的“I Love You”。随后姐姐就成了我在流行音乐上的导师,王杰、童安格、姜育恒……到“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从街头响到街尾时,随年龄渐长自己在音乐上才有了点自主意识,但可悲的是重点中学毕业后远赴上海就读的姐姐仍然在流行乐的资讯品味新鲜度上对我这内地土鳖进行着无情的碾压,虽心有不甘,却无能为力,至少《同桌的你》我已在假期听烂后很久学校广播室的好歌推荐中才传出了老狼的歌声。而随着“四大天王”“谭张争霸”“忘情森巴舞”等对大陆的扫荡,身边的土豪同学也开始挥舞着一张张“七块九”同样对学校里的妹子们展开了扫荡,而我等草根便只能靠用过期英语磁带翻录的二手音符聊以自慰,即便如此也还得排队,因为当时的双卡录音机也是那么的冷艳不可方物……因此对于一名正处于心智发展关键期的花样少男来说,那苦乐参半的音乐体验实在谈不上美好,直到——“天堂”的到来。

    初识《音乐天堂》是靠班里一位同样喜欢音乐和外语且歌喉不错的基友,某天下午那厮上学时用日语唱着学友的《每天爱你多一些》,然后我才知道那些粤语歌里曲作者的“洋名”并非作者笔名,而是一个个如假包换的真实老外……从此音乐对我的影响才真正有了鲜活的生命力并彻底定型至今,在资讯品味上,我也终于勉强跟上了时代不至于被姐姐继续吊打。而一张卡带里收录多名歌手的歌曲并附赠手册的“豪气”简直堪称“义卖”。而“天堂”对自己最大的影响,则是在那个没有电脑没有网络偏偏自己又多愁善感的时期,在没来由的悲伤寂寞苦闷以及对未来的迷茫袭来时,为我提供了一个能逃避现实的完美空间,因为当时的录像厅录像带甚至VCD中,你根本不知道等待你的是VHS画面还是“头影重重”。而《音乐天堂》现在看来虽说也是种山寨,但一帮真正爱音乐的人捣鼓出的山寨绝对甩曾经的“二块九”几条街,戴上耳机,音符之外的一切俗世凡尘再与我无关……此时我也终于明白了中学时一位学音乐的同学在作文中写下的那些略显癫狂的文字:“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在音乐中我颤抖,我发烧,我嘶吼……”那个时期的《音乐天堂》就是对我灵魂的救赎。随着见识的增长,我也开始了主动出击,“黎明音像”想必不少乐迷都不陌生,不到二十块尽享同步更新的大碟和格莱美颁奖礼的DVD,虽说后来被逼“从良”,但那短暂的幸福时光却和《音乐天堂》一起,组成了我那并不完美的音乐之旅中无可替代的、不可复制的、最甜蜜的回忆。

    随后则是众所周知的信息洪流将《音乐天堂》连同对我进行动漫扫盲的《动漫时代》一起淹没。但事后想想将某些事物的消失都归咎于网络未免太不负责,毕竟在有了电脑之后,是我自己先选择抛弃了音乐。在声光色效俱全的游戏面前我已不再需要纯粹的音符来填补心灵的空虚,浮躁的时代则让我与音乐渐行渐远,以前习以为常的一小时除了静静聆听外什么都不干不知何时已变得不可思议的艰难。直到因工作需要化身长途通勤一族,坐上首班地铁时的惺忪睡眼实在不适合阅读与游戏,于是打开尘封的IPod,戴上耳机的那一瞬间,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竟恍如隔世……随后我便发现格莱美的强势与排场虽然仍是世界第一,自己却已在不知不觉间从一名曾经咬牙苦听英文歌歌词的执着“粪青”堕落成了轻易就会被各种口水歌洗脑的懒汉。除了时不时给手机更新下铃声满足装逼的虚荣心之外,我已很难再理直气壮地将自己称作一名“乐迷”。看《银河护卫队》时才想起当年省吃俭用购入的爱华卡带机和松下CD机仍被细心的母亲很好的收藏着,在各种娱乐形式和娱乐设备都唾手可得的今天,除了“卖肾”等极端个例外,省下饭钱去买数码产品早已从当年小伙伴们的日常沦为了笑柄。音乐则更不必说,除去各种下载资源,度娘也会贴心地告诉你各个乐手的经历成名金曲等等,你再不必为了一棵树买下一片森林。虽说很多怀旧分子都想念那种淘碟的感觉,但说实话,我个人还是喜欢网络的便捷,毕竟要想把淘碟变为享受得满足两个先决条件,一是能淘到自己需要的碟的几率不能太低,这在遍布各种审查与隔离的天朝难度不小;二是要有懂行的店家,这在众多小二们皆为糊口奔忙的大环境下同样可遇不可求。曾经只有一回在一位影迷基友的带领下去淘碟,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区背后一条僻静的小巷里,尽头一间小饭馆,馆外挑着一块“江南小吃”的布幔,进入后堂,一位长得极像洪金宝的“胖哥”在等着顾客上门,在这极富古龙style的背景下,“胖哥”对国外大片从演员导演投资票房到排行榜上榜几周的如数家珍连我这自诩记忆力超群的“上级”影迷都自叹弗如……

    写下这些文字时,耳边回响的是Ariana Grande的歌声,不管我觉得相比邦乔飞、AC/DC这些扎实热血的前辈,这些新人的旋律是多么浮华喧嚣不入耳,音乐都在那里,发展、蜕变,毫不留情地碾过我们这些落伍的老人,魔力红、火星哥、水果姐、斯威夫特、Ladygaga……回想自己最近一次对某位歌手神魂颠倒还是被gaga姐视为偶像与标榜的布兰妮,如今当年的“小甜甜”已为人母,青春逼人的活力与性感已被几经沉浮后的成熟所取代。虽说周董曾说“只要还有人听我的歌,我的时代就不会过去”,但对我而言,音乐还在,但属于音乐的那个自己却早已被定格,再也无法逃脱那个时代,因为——

    《天堂》已逝,天堂已逝……

回复 (2) | 收藏 (0) | 107 次阅读 |

rskyraider (成都)

男 狮子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