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没事瞎掰掰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裂缝》 - 高傲的背后,其实是一颗脆弱得不能脆弱的心。

lafee 发布于:

 

                 

                    (背景音乐为影片插曲Green Sleeves)

 

   非常喜欢这部英式风格的文艺片,伊娃扮演的跳水女教师,优雅迷人,谈吐不俗,华丽的衣着,吸引我的眼球。

 

            

 

 

 

 

 

 

 

 

 

电影看了两遍,第一遍看后许多地方没明白,譬如G老师面对奄奄一息的菲雅玛见死不救,难道仅仅是因为菲雅玛扬言要毁了G老师的名声吗? 影片中出现的模模糊糊的同性恋情节,雷德菲尔德带领的跳水团队是学校中的精英,她是如此的崇拜和迷信G老师,处处维护G老师,甚至不允许别人说G老师的坏话,雷德菲尔德到底只是单纯的崇拜G老师还是有点喜欢她,这不得而知,我想影片不是只想表达师生间的同性之爱这样简单吧,导演想要表达的是更深刻的层面,所以我选择再看一遍,在看了一些关于此片的影评后,我选取了一个对于此片更加全面的影评,看了此影评,心中的诸多疑问一扫全无,同时也对拍这部片子的导演刮目相看。

            

 

 

 

 

 

 

 

 

 

 

 

 

 

     相信大家如果看了下面的影评,也会对此片有着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

 

(以下内容转自百度文库,作者:云起君(103885)   云起君)

 

 

《裂缝》之一:关于G小姐

 

《裂缝》是大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女儿乔丹·斯科特的作品。她在这部处女作里所展示出来的自信与气度令人刮目相看。面对着这么一个复杂的、令人纠结也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乔丹·斯科特用流畅的、表情达意的视听语言将其完整地、也是到位地表达了出来。很难以相信,这么一部游刃有余、自信满满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让人目不转睛的影片竟然只是这个女导演的处女作。

 

《裂缝》的故事发生在英国的一间既保守又传统、既刻板又封闭的学校中。G小姐是一个极有个人风格的老师,她跳水队的教练,在她的周围永远围着一群骄傲、自豪但是却夜郎自大的女生——她们是这所女生寄宿学校里的跳水队成员。这些女孩子把G小姐当成是神一样供奉着,而G小姐也非常喜欢这种众星拱月的感觉。

 

可以说,G小姐在影片的前半段里是一个正面的形象,她照顾自己的学生,不像其他的老师那么传统、保守甚至是古板。她能半夜里带上自己的学生去游泳,也能和学生一起玩闹。看不出来她是一个老师,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在这种“优越感”中,G小姐成为了首领,也在观众心中变成了一个美丽的、道德感优越的、令人艳羡的女性。不过,她的这种优越感却随着一个新学生的到来而荡然无存,这个学生就是有着皇家血统的菲雅玛。

 

在这部影片中,菲雅玛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女生,有阅历,但是不愿意显露出来;有经验,但是很不张扬——和G小姐是一对南辕北辙的“姐妹”。G小姐喜欢在女孩面前大谈特谈自己“周游世界”的经历,那些奇妙的、魔幻的、甚至是文学化的情节似乎都是她的亲身经历——跳水队的女孩也甘愿于相信这些。但是。随着菲雅玛的到来,G小姐的种种谎言也渐渐被揭露。因为菲雅玛是真正体验过人生的女人,所以G小姐费尽了心思讨好她,但是菲雅玛并不领情。

 

可以这么说,在影片的前半段,G小姐尚还保留着“为人师表”的面目,而菲雅玛也能和她以及跳水队的那些女孩们和谐相处。但是G小姐独自一个人来到小镇上买面包的那个情节却让观众看到了她的真实面目。这是一个胆小怕事,没有任何人生阅历,恐惧外界,没有能力和陌生人交流沟通的女人——可以说,这个情节是影片的第一个转折点。如果要把这部电影当作“G小姐外传”的故事来看的话,影片的前半段,G小姐让人心生钦佩,到了这里,G小姐让人心生抵牾。

 

其实,这从性情的角度来说,这很容易理解。G小姐从少女时代就呆在这间封闭的学校里,长大后自然也没有离开过这里。这里,是她的天地,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做主——尤其是面对着一群懵懂、无知还盲目的少女的时候,她的从书上“剽窃”来的夸夸其谈,添油加醋“烹饪”的人生经历,都让她受尽了拥戴、享尽了权威。可是,她的谎言却被菲雅玛轻轻松松地戳破了。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G小姐并没有为此恼羞成怒,也没有暴跳如雷,而是用一种近似于“情人”的姿态接近菲雅玛。

 

对于G小姐封闭的生活圈子而言,体验过人生的菲雅玛无疑是一眼清泉,无疑是她眼中最好的情人——于是,爱情——或者说单相思就在G小姐的心中蔓延开。讨好、恭维、笑脸相迎便成为了她生活的主题。不过,她的这些弄巧成拙也令人恶心而且难以接受的行为,只换来了菲雅玛的嫌弃——求爱不能,那就杀死对方。

 

当一种极端的情感在心中滋生,当痛苦、幻灭都归于怨念的时候,毁灭菲雅玛,毁灭自己心里的那个“希冀的模样”就成为了生活的第一要旨。所以,在影片的最后三分之一,G小姐变成了一个不顾一切要搞臭、甚至要搞死菲雅玛的巫婆。可以说,这是一种爱情,因为菲雅玛的人生体验恰巧是G小姐最想要也是最不敢要的;但是,这种情感又是不折不扣的虚幻而飘渺的。

 

因为G小姐爱着的并不是菲雅玛这个人,而是她的经历,她的能力——菲雅玛在跳水上水平超群,但是作为跳水队教练的G小姐却从来没有做过什么示范。当一个人要带着他的经历、他的才华和他的能量离开的时候,另一个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人自然要疯狂,只是这种疯狂带来的是极端的后果。

 

亲手杀死自己爱人的G小姐最后幡然醒悟,走上了那条她已经诉说了无数次的“环球旅游”的道路。当然,在他离开学校前,乔丹·斯科特已经让跳水队的女孩离开了G小姐——这个女导演已经在道德的层面上批判了G小姐。这个光明结尾只能说是乔丹·斯科特为影片加上的一个光明的尾巴,因为如果要深刻地揭示G小姐的心理,让她继续疯狂才是最深刻的,才是最令人无法接受的——可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什么叫做“爱的疯狂”。

 

 

  《裂缝》之二:觉醒的雷德菲尔德

 

 

在《裂缝》这部电影里,有一个起着关键作用的女生,她就是跳水队队长雷德菲尔德。在影片和小说中,这个队长叫做Di Redfield,无论从姓氏还是名字来看,她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美人。而且在俚语中,redfield这个词还有“处处惹麻烦的人”的含义。从电影中的塑造来看,雷德菲尔德的确是这样一个人。

 

在影片的表现里和乔丹·斯科特的讲述中,雷德菲尔德这个人物的性格很明显地经过了三个变化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菲雅玛刚刚来到这所学校的时候,因为菲雅玛抢走了她的风头和G小姐的目光,而且菲雅玛简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雷德菲尔德的强势和自卑,让她处在进退维谷的两难中。一方面,菲雅玛并没有骄横跋扈,反而和周围的同学示好,她很大度很慷慨地和这群看上去并不友好的同学分享自己的事物、饰品甚至是G小姐的“加餐”。

 

在这种情况下,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菲雅玛敌对面的雷德菲尔德自然如坐针毡。实际上,我并不觉得这是因为雷德菲尔德在吃醋或者是嫉妒菲雅玛和G小姐的亲昵,而是出于恐惧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她们之间年龄的差距没有到尊老和爱幼的地步,所以争权和夺势便自然地成为了这两个女孩之间的主题。为了要赶走菲雅玛,雷德菲尔德可谓是绞尽脑汁,甚至是动用了整个跳水队的能量——她给菲雅玛“募集”盘缠、绘制地图的一幕是她的自私心和强势的权威体现的最完整的一个情节。

 

当然,在那样一所严苛的学校,学生妄图赶走学生,是不可能的,所以菲雅玛回来了。在菲雅玛游荡在码头附近的时候,她给家里打了电话,在这通电话中,我们了解到菲雅玛没有办法回家。既然没有办法久居这所学校,那么回去之后,和雷德菲尔德搞好关系才是正途。影片在这里出现了一个剧情上的瑕疵,那就是赶走或者说打走菲雅玛的雷德菲尔德并没有受到老师惩罚,令人意想不到。

 

菲雅玛回来之后,雷德菲尔德性格的第二个转变阶段就开始了。她开始尝试着和菲雅玛搞好关系,并且不再像以前那样处处维护着G小姐的颜面。这个转变来自于菲雅玛赠送的一瓶香水,还来自于菲雅玛当面拆穿G小姐的“环球旅行”的谎言。起先,雷德菲尔德并不相信G小姐会骗自己,她自然认为这是菲雅玛的谣言和中伤。可是,这是事实,由不得雷德菲尔德不信。在菲雅玛经历了一次“成人洗礼”之后,雷德菲尔德开始觉悟。

 

不过,雷德菲尔德的觉悟来的并不顺畅,因为只有眼见到事实,她才会死心。她的性格的第三个转变,来自于她亲眼看见G小姐害死了菲雅玛,来自于她对自身的不认同,来自于她自己的判断。从影片的叙述中,我们可以了解到,G小姐在这群女生中间一直是权威,别人只有依附和陪衬的份。在这种幽闭的环境之中,产生依赖、不去判断是极为正常的事情——所以这也就使雷德菲尔德最后的倒戈一击显得庄毅凛然。

 

重新回到电影中看,这部电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部关于成长的影片,虽然影片中的故事是那么“不堪入目”,但是,它依然讲述了一个关于一个女生成长的故事,像是《蝇王》、像是《青年特勒尔斯》、甚至是《白丝带》都是类似的。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事,造就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雷德菲尔德的最后觉醒是最自然的,也是我最期待的。因为G小姐从少女时代就在这个学校,她最终会离开;菲雅玛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这里,她最终也会离开,只不过,她的离开是死亡;雷德菲尔德也会离开,我最希望看到的是她能不再盲从、带着判断力离开。

 

其实,我更愿意把这部电影当作一部“残酷青春”的影片来对待——虽然这个电影里没有爱情,也几乎没有男人——而这两个却是青春片必备的元素,但我依旧认为这是一部残酷青春片,因为它不仅仅展示了青春,还展示了青春最不可或缺的:成长。

 
《裂缝》之三:杀死我的镜像

 

 

对于真正的无神论者而言,不是父亲死了,而是父亲是潜意识的。

                                            ——拉康

 

 

一、

 

拉康对佛洛依德的改写,是把佛洛依德说的“杀死父亲”抽象成了“杀死潜意识”。而潜意识在拉康的表述中,是没有办法湮灭的,所以,文章题头里有一句拉康的名言,叫做“对于真正的无神论者而言,不是父亲死了,而是父亲是潜意识的”。在拉康的话语体系中,“父亲”是一个伴随一生的符号。

 

拉康用了一个三分结构取代了一个二项对立的表达——拉康也因此成为了一个跨越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的大师,拉康的三分结构建立在镜像理论上的表达是:想象—象征—真实。在生命最初的6-18个月,是母亲抱着孩子到母亲离开孩子的过程。对于孩子来说,他经历的是“母亲的离开”和“自我的剥离”。

 

 

二、

 

从影片的叙述和表征来看,G小姐和菲雅玛完全符合一个想象—象征—真实的结构主义叙事学的表象元素,所以说,这两个人互为镜像关系。

 

从影片自己的话语体系中老考察,G小姐原本就是一个没有离开过学校和学校周边的女人,说不定她还是个处女。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游记文学,然后把这些文学家写的故事当作自己的故事表述出来。在这里,那种有着丰富生活阅历的人就成为了G小姐的想象。

 

这个时候,影片给出了一个象征符号——菲雅玛。可以说,菲雅玛这个人物形象是虚幻而飘渺的,年龄不大,但却圆滑老练;涉世未深,但却阅历满满,饱读诗书。对于这么一个算得上是完美的女孩,我们只能从“象征”的角度去考虑她——当然,她实际上就是G小姐心中的那个女神。她的样子,就是G小姐所希冀自己成为的样子。

 

在影片中成为符号的菲雅玛显得虚幻,如果要让她成为真实,也就是说真正成为镜像,那么要她有缺点,要她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情感就成为了正途。很显然,菲雅玛想回家、害怕G小姐的骚扰和雷德菲尔德的纠缠。最致命的是,她有哮喘。

 

 

三、

 

拉康的镜像理论描述的是人类6-18个月的生命体验,对于拉康,这12个月时间是个体生命史和主题形成的最重要阶段——孩子被抱到镜前,从无法辨识自己镜中的形象,到狂喜地“认出”自己,并迷恋自己镜像的过程。同时,6-18个月,也是从没有语言到开始学习语言的过程。当然,对于个体生命的认识,并不是只发生在6-18个月,这是一个究其一生的过程。

 

影片中的G小姐最终正视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雷德菲尔德最终认清了G小姐的面目并且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些都是他们对个体生命的认识。到了这个时候,在镜像的对立关系中,镜像的作用已经不需要了——就好像能分辨出镜子中的投射自己的孩子,不再会和镜子中的“自己”玩耍一样。所以在她们正视和看清之前,就要消除镜像,而消除镜像的最好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雷德菲尔德做的,赶走菲雅玛;另一个是G小姐做的,杀死菲雅玛——这种极端的做法,恰巧就是佛洛依德说的“杀死父亲”。

 

 

四、

 

整部影片都处在一种暧昧的和不信任的氛围中,没办法真正说明G小姐和菲雅玛,雷德菲尔德和G小姐之间的情欲、崇拜关系。

 

影片里的那些暴虐的和porn的场面是一种对于自我身份的不认同感的臆想和猜测——严格遵守学校规定、对老师无比崇拜的雷德菲尔德是G小姐的过去,而菲雅玛的生活和阅历是G小姐的想象——这种既虚幻又现实的人物设置巧妙而又高超。她们都在凝视着对方,也都在凝视着自己。

 

凝视,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观看,凝视的同时我们携带并投射着自己的欲望。凝视,使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逃离了象征秩序而进入想象体系之中。拉康创造了“观视驱动”这个概念,即欲望是包含在观看行为之中的。(scopic drive)。如果没有菲雅玛,那么可以猜想雷德菲尔德将来会变成G小姐一样的老师,她对G小姐的仰慕就是对未来自我的凝视;与此同时。G小姐的对菲雅玛的屈尊和迁就正好也就是自己对于偶像的崇拜,是一种对于幻想生活的凝视。

 

 

五、

 

即使离开、也无法逃遁。

 

在影片的结尾,G小姐和雷德菲尔德都离开了这所承载了太多的学校,但是菲雅玛终究会伴随着G小姐走完余生;G小姐也会陪着雷德菲尔德慢慢成长。

 

所以说:“对于真正的无神论者而言,不是父亲死了,而是父亲是潜意识的”。

 

 

《裂缝》之四:关于小说和电影

 

 

《裂缝》的故事并不是子虚乌有的、凭空捏造的东西。这个关于青春期女孩的暴虐的故事曾经确确实实地发生过。1975年,《裂缝》作者谢拉·科勒尔的妹妹死在了南非的一所寄宿学校里。关于那次颇为离奇的死亡事件,没有太多的解释。可是就是在妹妹死去之后,谢拉·科勒尔开始了自己的作者生涯。

 

小说的故事发生在二战结束之后的南非,写的是一种纯粹的发生在学校女孩之间的故事。在小说中,一帮女孩被另一帮成年人严加看管。最后,由于过于强烈的管教,在这一帮学生中间发生了暴力,死了人,有人离开,有人留下——但是她们都把信留在了不忍回头的学校。可以说,在《裂缝》的小说中,谢拉·科勒尔写的是一种纯粹意义上的暴力,她讨论了这种暴力产生的根源,讨论了人与人的关系,讨论了是什么能让本来温文尔雅、学识过人的老师和著名学校的学生变得如此的不能理喻。

 

可是在电影里,南非的地点背景被改编到了英国,二战之后百废待兴的时间背景被移植到了1930年代——那是在二战开始前的年代。可以说,这种改编是有目的的、也是恰当的——但是它未必有原作高明。在原作的叙述中,我们可以得知,人的暴力倾向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没有什么社会上,或者是大环境上的力量去胁迫人们作出改变——人们之所以变得暴力,是因为内心中暴力的倾向。这种剥离时间背景的做法,在著名的萨德和著名的《索多玛的120天》中也有过体现——当然,说《120天》没有时间背景,并不准确,但是毫无疑问,作者在努力淡化时间背景。

 

可是,在电影里,故事发生在英国。除了英国本身就有寄宿学校和学生团体的传统之外,它是一个欧洲国家的身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这要联系影片设置的时间背景来看:影片的故事发生在二战之前,整个欧洲都笼罩在法西斯和极端思潮的阴影下。莱尼·斯塔黎芬德尔在这段时间里拍摄了《意志的胜利》,把影片的时间安排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在乱世的语境条件下,表达“乱世欧洲”的主题。所以,影片中的英国就成为了整个欧洲的缩影,姑娘和老师的暴力倾向,就有了大环境的着眼点和立足点。而且,把这种惨不忍睹的故事放在田园风情的英伦,加上表情达意的原声,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如果故事发生在贫民窟里,不足为奇,因为那里本来就是一个滋生罪恶和肮脏的地方;但是,故事发生在一个修身养性的环境里,这就值得深思了。

 

不过,说这种改编不高明的原因在于,电影为这种“不合理”找到了出口。因为一向标榜自由、平等、博爱的欧洲人一样能发动二战,一向理性、刻板、教条的德国人一样会对犹太人施行宗族灭绝。在这种大环境之下,在一个学校里发生一点学生暴力事件,实在是不足为奇。也就是说,把影片的时间挪到二战前未必合适。倒是让影片发生在二战后相对高明一些。因为经历过二战的洗礼,如果人们还是要自相残杀的话,人类的罪恶就在无形中被表现得更加充分了。

 

不得不说一部和《裂缝》非常相似的小说——威廉·戈丁尔的《蝇王》。《蝇王》的故事发生在一次核战争后,一堆孩子生活在没有大人照料的孤岛上。在远离文明社会和文明世界的情况下,野蛮和暴力渐渐取代了文明和理解,小孩们开始摧毁一切。血液里残酷、欲望和兽性渐次爆发。可以这么说,《裂缝》的主题和《蝇王》极为相似,而《裂缝》也被称作为“女性版的《蝇王》”。两部小说都是预言,只不过架空了世界、架空了社会、架空了时间的《蝇王》更直接、更难受、也更深刻。这样的小说,并不会被读者喜欢,所以威廉·戈丁尔即使拿到了奥斯卡,他一辈子过得也并不快乐,他也不招读者的待见。

 

还有一部电影和电影《裂缝》是类似的,那就是施隆多夫的成名作《青年特尔勒斯》。同样是寄宿学校,同样是战前的欧洲背景、同样是一大堆学生和暴力的事件。在那部黑白电影中,施隆多夫用了最为对立也是最为纯净的黑白影像讲了一个势不两立的暴力故事。不过,它没有《裂缝》这么有情感,也不如《裂缝》这般复杂。

 

 
这篇影评写的太棒了,原本我还打算看了自己写一篇的,可发现自己看一两遍后还是不知道咋下手,索性就看看别人写的,时光里有很多人写,看了一些,始终觉得不如这篇概括的全面,可以说这是我目前看过的最专业最好的一篇影评。感谢作者,给我们提供了这么精彩的影评,我很喜欢。

 

 

 

 

裂缝 Cracks(2009)

8 .1 / 8 .9

裂缝(2009)

影评(734)

收藏(1927)

回复 (23) | 收藏 (0) | 4598 次阅读 |

lafee (布里斯班)

女 狮子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