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钢的琴》:喜剧与卑微

梁赞师傅 发布于:

 

 

 

 

 

 

《钢的琴》很不错。除了没有明星,它还真的是一部很商业的电影,有一个简单但有趣的故事,起转承合里满缀着创作者的巧思,和不少看似粗陋,但有真气儿撑着的,能让人拍着手嗨起来的段子。而且,它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式,让那些还没等见到影儿,只需听到贾樟柯之流的名字,想象到那种干枯的影像和灰扑扑的调子就跑了一多半的观众,在将来,能重新怀着兴趣走进电影院。

 

 

《钢的琴》和贾樟柯们的电影真的很象(唉,跑就跑了吧,反正这一拨是指望不上了),都是拍城镇,拍处在变革的时代背景下,那些边缘的、非主流的人们的卑微而又真实的生存状态。但贾樟柯们是在90年代拍90年代,其时尘埃尚未落定,自个儿又身在此山中,各种新奇与各种阵痛,杂糅出来的,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的感情。惟其如此,他们的镜头里才刻意地采用一种“记录”的姿势。冷静、客观,多少却也不大自然。《钢的琴》则是站在此时此刻回顾90年代,就算要拍的东西差不多,但时间被拉远了,留存在过去里、记忆里的,有一些被沙汰掉,有一些会变异成珠子,还有一些,可能还是过去那样子,但时间总会让它们有一些不一样,虽然没谁真说得出那是什么不一样……但镜头却真的因此而变得干净了。各种脏、乱……都在,但干净了。就象一大帮子只会扯开嗓子乱喊,谁跟谁的音都不挨着的大老爷们突然开了窍,各个声部能唱到一块了。这种干净是自然而然的,不矫饰的。这是时间的魔力。

所以有人批评《钢的琴》,说把工厂拍虚了,成了一个仅供角色们活动的舞台。这不对。这是太拿贾樟柯们的那一套当标准了。贾樟柯们想记录的是一个时代,工厂也好,街道也好,人也好,在他们的镜头里其实是很平等的一部分,没有明显的高下之分。《钢的琴》则是拍人的。时间会孕育情怀,挡也挡不住。十多年前,在影像里承担着记录时代变迁角色的废弃的、被甩卖的旧工厂,在这里,成了王千源们的精神的寄居地。

不同,这里算是一个分水岭。

对普通观众来说,贾樟柯们拍的东西太大了,除去干枯的影像以外,不容易抓住重点也是一个问题。共鸣需要很用力地深入进去才能得到。我看片算杂的,什么片都能看,可即使这样也常常心里要嘀咕一句:“凭什么?”或者:“值不值得?”但《钢的琴》走的是另一个路子——这里不存在好或者不好,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的改变——无论怎么讲,比起所谓“感受一个时代的脉搏”这样近似大而无当的话来,在大银幕上去体会如你我般普通人的坚持和情怀,要来得简单实在得多了。

何况又确乎拍得很好。

 

 

 

 

 

很真实。

电影拍得很有趣。看着那一伙很二的人,开着车偷钢琴,又或是给被欺负了的某家的女孩子出头……是明着的、让整个影厅爆笑的段落;暗里的,则是不容易逐一分说明白,但确又渗入电影的角色、台词、情节、场景变换……每一个部分里的饱满的幽默感。这让《钢的琴》始终都处在一种类似于阿基·考利斯马基那样有些古怪,但又很丰腴的喜剧节奏里。这种很气质化的喜剧,内地电影里,真的很久没见到了。——但又很有分寸。不因词害意。不是说因为幽默了,就真的都可以化为一笑。这是导演坚持的地方,和电影里那些不合时宜的王千源们是一样的。

电影里拍了很多的破碎。厂的破碎,家庭的破碎……包括音乐。音乐在使用上的过滥是值得商榷的,但混乱不是,它和那些破碎一样,隐含的是处于转型期的城镇的一种畸形的文化状态,杂乱的,没有目标的。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钢的琴》拍出了一种令人动容的精神的孤立——它让电影的幽默变得一点也不轻佻,相反地,非常厚实。

王千源和秦海璐之间,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两个孤独的人依偎着互相取暖:只有在对方眼睛里,他(她)才是不“二”的那个人。王千源的那帮好兄弟也是。他们是为了什么才聚集到他身边来,为他完成铸造一架钢琴的心愿?哥们义气?当然。但正如电影里王千源的二姐讲的那样:现在流行的是南方的木工的款式,他二姐夫的手艺,如今只能沦为做小工了。——钢厂已经破败很多年了。他们最熟悉、最怀念的生活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如果没有这架钢的琴,他们也再不会有别的机会重操曾经令他们得意的手艺,重温过去的那些日子了。

这架钢的琴,不止是为王千源造的,也是为他们自己。

 

 

但导演没有让王千源们赢,即使是喜剧,他也没有让他们赢——这是我非常喜欢《钢的琴》的一点——这就跟电影里,即使那么多人签名、那么多人想办法也没有能保住那两根象征着钢厂曾经辉煌的大烟囱,是一样的。这是深深烙印在电影深处的无奈感。再怎样坚持,再怎样精神胜利,现实依然是现实,婚还是要离的,女儿还是要走的,钢厂还是要拆的,那个时代还是要过去的……

人多渺小。

 

 

《钢的琴》的结尾很无力。这个结尾会让人联想起张艺谋的《幸福时光》。其实不一样。《幸福时光》,导演是不知道怎么结尾;但在《钢的琴》,这却是导演不妥协的结果。无力,本来就是深藏在幽默下面悲伤的底色。导演毕竟不是神,他改变不了王千源们的命运。再说,其实很多人都不明白,给电影一个光明的尾巴并没有用。只有这个世界改变了,王千源们的命运才能改变。

那就先不改变好了。

 

 

推荐《钢的琴》。

钢的琴 The Piano in a Factory(2011)

8 .0

钢的琴(2011)

影评(1917)

收藏(1619)

回复 (2) | 收藏 (0) | 967 次阅读 |
标签:

梁赞师傅 (北京)

男 3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