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征文】第二期 配音:“为别人的面孔,创造声音的灵魂”

赤子 发布于:

     参加第一期征文,居然获得了一个奖,这在事前是没有想到的。其实,我对“感谢那部电影,使我成为一个影迷”的题目,觉得有点不够精确,不会一部电影就能使人成为影迷,所以,写了《成为影迷是一个渐变过程》。不过,我对第二期的“配音”,倒是有些想法想说,不料后来题目改成了“配乐”,既然有了思路,还是写出来,也算是表达参与的意思。

     其实,就我个人来说,我的电影启蒙,在很大程度上,是外国译制片,这就少不了配音。“文革”期间,国产新电影停止摄制,老电影停止放映,撑市面的就是朝鲜、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罗马尼亚、越南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电影了。在我的印象里,朝鲜电影大多由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阿尔巴尼亚由上海电影译制厂译制。对银幕上出现的外国人面孔中国人声音,我小时候一直很好奇。那时上海译制厂在上海万航渡路,我有好几次偷偷跑去看了,当然,对那时的配音演员不熟悉,知道邱岳峰、毕克、童自荣、刘广宁等,那还是以后的事。后来上译厂搬到永嘉路上,我倒是去“追星”了,不过,心仪的明星一个也没有见到。上海电影译制厂,“文革”中改过名,阿尔巴尼亚《海岸风雷》就是由“上海工农兵电影译制厂”译制。改名在“文革”中是一大奇观,上海大光明电影院改成“东方红”,和平则改成“战斗”,现在想来,真觉得好笑。

上译厂在万航渡路时,条件很艰苦,赵慎之说:“那时下起雨来,我们的休息室,水都到大腿根,痰盂罐晃啊晃,在屋子里头都漂着。”曹雷说:“放映间叫奶奶庙,一般放映时要用窗帘遮起来,没有好窗帘,用的是像《白毛女》奶奶庙里的破窗帘。”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为我们供奉了精神食粮

对于一部配音的译制片,从外行来看,觉得有些理所当然,电影里的主角就应该这么说话,其实,外语无论音节、语调、节奏,和汉语不尽相同,所以,对口型是一门很重要的技术活,这就要求外语的音节和汉语要一致,在翻译时,就要预先考虑好。曹雷曾说起上译厂老厂长陈叙一这样一段故事:“他在翻译的时候,还不断拿手在桌子上敲,这一句话里头,按照英文音节可以说几个中国字。他常常在吃饭时,吃着吃着,就想起哪句词了,手就开始在桌子上动。去世之前,弥留状态,人已昏迷,他女儿看见他的手还在那儿敲。”老译制人的精神可见一斑。

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的电影是《列宁在十月》和《列宁在1918》,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电影里配列宁那个浑厚苍劲、饱满有力的声音竟来自当时还只有23岁的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白景晟。他把列宁的喉音都表现出来了,连苏联的专家,都称赞他的声音很像列宁。他的成功,完全归功于他的努力,他儿子说:“父亲把列宁演讲的胶木唱片带回家,总是在听,模仿。”

在上译厂,有许多著名的配音演员。我最喜欢的是邱岳峰,虽然别人都认为他的嗓音瓮声瓮气,锐利且带点沙哑,先天条件不算好,但他硬是用自己的特点,创造了配音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先例。他的带有磁性的嗓音,很多年来一直迷醉着我,《简爱》的罗切斯特,《警察与小偷》的小偷,他的声音与角色是那么相契相合,仿佛那些个洋人,就该这样说话。邱岳峰自杀的时候,我已在大学读中文系,寝室里的同学都是他的“粉丝”,听说此事,顿时沉寂不语,悲痛和吃惊,以及遗憾、不解,紧紧缠绕着我们。我也喜欢童自荣,他的清亮,以《佐罗》为代表;还有刘广宁,华丽清纯的嗓音,让《冷酷的心》中的莫妮卡令人爱怜;毕克的配音深沉(《追捕》中的杜丘)、尚华的则厚实(《虎口脱险》中的指挥家)……现在,我每一次重看这些老译制片,电影里形形色色的外国演员,和老一辈配音表演艺术家的声音,就融合在一起。有的电影,配音超过了内容,成为经典。

    译制片在上世纪80年代达到了高峰,在中期,仅上译厂,就译制了来自40多个国家的600多部电影,其中许多脍炙人口,比如《卡桑德拉大桥》《老枪》《茜茜公主》《英俊少年》《孤星血泪》《砂器》《远山的呼唤》等等。后来就渐渐走了下坡路。究其原因,从观众角度来说,由于全球化大潮来临,懂外语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希望听到原汁原味的声音,所以,原声加配中文字幕,就成了主流;从制片方来说,老牌配音演员去世的去世,退休的退休,想学配音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加上待遇低、工作辛苦,后继乏人就很自然了。尽管如此,配音电影,是中国电影史的丰碑,怎么高的评价都不为过。

      我欣赏这样一句话:配音是“为别人的面孔,创造声音的灵魂”。而这样的灵魂,在时光中永远流淌,在时光中永远凝固。对我来说,就像小时候上海黄昏的台硌路、石库门门口的马桶、亭子间落魄的文人、马路上丁当开着的有轨电车,那些经典的声音,融注在我的血脉里,成为我永久的珍藏。

                           

                             邱岳峰

 

回复 (18) | 收藏 (6) | 5604 次阅读 |
标签:

赤子 (上海)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