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最佳的生活方式:以出世的精神去做入世的事

赤子 发布于:

      我一直以为,我的生活很平淡,每天起床、上班、烧饭、睡觉、天天轮回,日日相似,但我的生命却好似波克说的“在闪光中见绚烂,在平凡中见真实”。塞涅卡所指的“如果你善用人生,生命就是长的”,就好像是说我。

我实在是一个凡人,我想使我的人生丰富多彩,我甚至为此去向哲人讨教秘方,但哲人说:“认识你自己。”于是,我在使我能让人生更加和谐的路途上,依我自己的意愿采花撷果。

我不认为一个人可以和生存环境相脱离,“入世”,是人对世界的一次主动投人。尽管我在血气方刚的年代,是那么的无知、肤浅,以为读了几本政治读物,就可以有干涉世事的资本,于是,在讲坛,在公众场合,自以为是、激情横溢地发表所谓政治见解。但我在很长的时间里,十分推崇儒家“居尘怀优”的精神态度,非常钦佩中国知识分子“与民优乐”的人文情怀。我在我以后的生命历程中,依然不会忘却我赖以存在的社会现实。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孔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一种博大的精神、顽强的信念所赋予的勇气;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苟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屈原),这是一种对现实人生的极大关注;

为写“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记》,“虽万被戮,岂有悔哉”(司马迁),这是一种用生命凝聚而成的生存景观。

“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草木之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风荡之鸣。其跃也,或激之;其趋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无声,或击之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韩愈),这是一种不可抑制的强烈的内心呼唤。

每一次我沉浸在用古老文字组合的图景中,每一次我闻到沾染历史墨香的时光季风,我的眼前,总会出现“忧国忧民”的时代骄子。他们或仰脸长啸,或低头不语;或开怀畅笑,或欲哭无泪……他们匆匆的步履,总会一代接一代,延伸到我们的心里……

             

 

我并不否认,我也非常喜欢老庄,鲲鹏“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任意遨游,抒写了逍遥于尘世之外的一种“无所依傍”的自由精神(《逍遥游》)。《史记》说它“其言洸洋自恣”,确实行文飘洒舒展。我也喜欢禅宗的守心观净,在除却妄念的同时,返回真心真性。我不知它们算不算“出世”,但对我来说,我推崇这样一种人生情怀,是因为它绝对不是和现实的疏离,绝对不是对人生的逃避。而是“独与天地精神抑往来”(庄子),注重生命的本体快乐,追求自我的圆满呈现,不为外物所役,不为外物所累,在物欲泛滥的今天,超越俗世,明心见性。

我一直渴望能像庄子那样超然物外,但我生于尘世,无法像鲲鹏那样展翅而去,我只得借助想象,目力在想象中渐去渐远,以致和宇宙融合为一。我没有叹息,因为我的精神真的在这一时刻飞升高扬。我不见我是谁,我不见我在哪里,但我却真的在俗世,在俗世的一角;我“出世”了,我却“在世”。

我也想如禅佛一样,面壁静观,在静观中使自己飘然无我,“无自无他,凡圣等一”,“无染无著,无此无彼”(《菩提达摩略辨大乘入道四行》。但在“无我”中,却有“真我”,这是一个进入“崭新阶段”以后的“新我”,“旧我”“出世”了,“新我”却“在世”。

我确确实实是一个世俗之人,要想完全摆脱功利关系,确实是一件难事。我有一位熟人,他几次三番想离开俗世出家当和尚,但最后总经不住尘世的诱惑,依然穿行在忙碌的街市。让我们凡俗之人,在现世中“出世”吧,就在平日的洒扫、穿衣中,就在平日的居住、行走中……

                 

 

我知道,有许多人一定和我一样,喜欢陶渊明,除了陶渊明返归自然这一点外,其实,在他身上还存在着一种儒道互补的中庸——而这,似乎在我们身上都能找到。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中说:“在我看来,陶渊明代表一种中国文化的奇怪特质,即一种耽于肉欲和灵的妄尊的奇怪混合,是一种不流于制欲的精神生活和耽于肉欲的物质生活的奇怪的混合;在这种奇怪混合中,七情和心灵始终是和谐的。所谓理想的哲学家即是一个能理会女人的妩媚而不流于粗鄙,能爱好人生而不过度,能够察觉到尘世间成功和失败的空虚,能够生活于超越人生和脱离人生的境地,而不仇视人生的人。”陶渊明似乎是“入世和出世”的一个凝聚体,他身上所体现出的“人类天性固有的东西”,即“我们大家都是天生一半道教主义者和一半儒家主义者”(林语堂),使我们的内心冲突得以缓解,使我们的内心和谐得以实现,使我们在人生漫步中既可以观赏风景又有所得。

当然,何以“入世出世”,在反映人生姿态上,各人肯定有各人的取法。你完全可以用你的全部“拼搏人生”;在“风雨人生”中,或享受风雨的吹淋,或暂找躲雨的屋檐;你也完全可以沉浸在“悠闲人生”里,在使心灵圆融的过程中,让生命爆出清新,让清新去荡涤尘世的污垢。

朱光潜却这样对我们说:“人要有出世的精神才可以做入世的事业。”我们的时代处于一个利害网中,密密无缝,一般人难以挣脱这张网。美感的世界是超乎利害关系而独立存在的意象世界。人们在创作或欣赏艺术时,就必须从功利世界中撤身而去。朱光潜说:“我以为无论是讲学问或是做事业的人都要抱着一副‘无所为而为’的精神,把自己所做的学问世界当作一件艺术品看待,只求满足理想和情趣,不斤斤于利害得失,才可以有一番真正的成就。”

“以出世的精神去做入世的事,”也许,可以成为我们生活的一条行之有效的方法。

           

我现在知道我应该如何生活了,我也知道我自我感觉生命活力如此的高涨,是因为我顺着内心找到了适合我的生活方式,但无论是何种方法,无论是怎样出世入世,关键还是周作人的那句话“……人生各种活动大抵是生的意志之一种表现,所以世间没有真的出世法。”活在世上的人们,就好好地活吧。

回复 (8) | 收藏 (1) | 5571 次阅读 |

赤子 (上海)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