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创造潜能:每个人天生都具有的一种能力,你发掘了吗?

赤子 发布于:

      人类的生活就是创造,就是努力去战胜僵死的物质的抵抗力,希望能掌握物质的一切秘密,并且迫使它的力量服从人的意志,为人的幸福服务。

                                                                  ——高尔基

 人,从平庸中走出,精神抖擞地在世界上占定一席之地,一定会使很多人侧目相看。尽管现实生活中,太多的人只专注于人的外表,好像外表是决定一切似的,可是,当一个真正与众不同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哪怕他们衣衫不整,其貌不扬,我们也会聚集起我们经常涣散的精神。

 我们大家都是凡人,自诩为是天才的人,肯定凤毛麟角,谁要是把“蠢才”的“桂冠”硬套到自已头上,也会令人发笑。作为属于两者之间的“中介物”,我们是不是都想摆脱平庸呢?我们是不是也想来一点“创造的愉悦”呢?

 我常常在大街上行走,行走的过程中,我常常会突发奇想。有一天,我面对来去匆匆的人流,我想,这么多的人,居然来源于一个叫普罗米修斯的人,要是他不是照神的形象,用泥和水创造了人类,并赋予其生命,我们不知在哪里。

 普罗米修斯创造人类的初衷,我不想多说,但人类创造一切,却肯定是为了人类自已。

 我们常人、俗人,都十分渺小,我们被创造出来以后,大都被默默地掩没了。要是我们甘于沉默,并以渺小作为我们无所作为的遁词,那也罢了,可偏偏我们中的许多人,并不甘心;偏偏我们中的许多人,竟然也在“创造”的领域,驰骋遨游。

 要想有所创造的念头,是令人高兴的事,但如果说,因为有这个念头,所以人就朝天才跨进了一步,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尽管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天才是平凡的人,但他也说过,天才是很少的。我想在这里援引他的原话:

 假如你愿意的话,这的确是这样的:天才——他是个平凡的人,他说话和行动,正像每个有常识的人在他的位置上所应当说、应当做的样子;天才——是完全按照正常方式发展的智慧……

 假使你愿意这样说,美和天才的确是无庸奇怪的;值得奇怪的只是,在人群之中,完全的美和天才是这样少见……

 什么是天才呢?我想,用这样的定义一定不会错:

 “天才是指具有优异的非凡创造能力的人。”

 我记得歌德说过这样的话:“……创造一切非凡事物的那种神圣的爽朗精神总是同青年时代和创造力联系在一起的……天才和创造力很接近……天才这种创造力是产生结果的,长久起作用……”

 我们大多数人,不敢奢望成为天才,我们想有所创造,也许只是为了愉悦。马斯洛正是这样区分了两种创造性,他认为像莎士比亚、爱因斯坦等天才的创造性是“特殊才能的创造性”,而我们常人呢?是一种“自我实现的创造性”,它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具有的。

 说起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具有创造性,这一定使我们欣慰。常人虽然很难成为天才,但常人中有才能的人一定不少。有才的人较之于无才能的人或缺乏才能的人,他的创造力一定很强健。

 有才能的人和天才的距离是显而易见的,可是你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差别吗?我曾读过美国阿瑞提的《创造的秘密》,他在书中提到一个叫纳撒尼尔·赫什写的一本书《天才与创造智能》,其中的比较是非常有趣的。他写道:

 天才是创造,有才能的人是改造;天才是凭直觉,有才能者靠分析和探索;天才进行追求,他的生活目标是创造;有才能者靠野心来驱使,他们的生活目标是权力;天才永远是一个在陌生领地上的陌生人,永远是一位在陌生的插曲当中短暂的逗留者;而有才能的人呢,地球对他们来说一个乐园,是一个天然的、没有冲突的社会调节器。不过天才也具有才能。他的才能可以发展到实现自已的创造力,使它永久存在下来。

 我们很难成为天才,但成为一个有才能者,也是不容易的呀。

 我们常人和天才的创造力不同,这就说明我们的创造力不是得之于遗传的天赋,而是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自我当中的。阿瑞提很明确地说:普通人的创造力是“在变动和改造旧事物时稍稍放弃一些通常方式所表现出来的创造力。”

 如此一来,岂非我们大有可为?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确实能发现好多人,心灵手巧。他们在使自已的创造能力显现出来的时候,确实也使他们自已愉快、满足。他们往往搞一些小创造小发明,和牛顿发现万有引力、爱因斯坦发现相对论不能相提并论,可谁能说他们不是“自我实现的人”呢?

          

                    我们都可以成为“自我实现的人”

 

 我绝不是天才,也不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我对人们的发明创造怀有极大的尊敬。当然,我从小耳濡目染的是文学艺术,我相对于科学家来说,更崇拜的是作家艺术家。我一直这么觉得,科学家好像是行走在天上、宇宙的人,他们严肃而充满智慧的头脑是那么令人肃然起敬。而艺术家呢?艺术家就好像是住在心灵隔壁的人,他很敏感多情,常常要来敲我们心灵的房门,我们一旦请他进来,他坐下以后会和我们促膝谈心,他了解我们的想法。艺术家常常是用他的创造品——作品来取得我们对他的信任、尊敬和崇拜。

 我长期学文,对作家用文字创造一个世界大为感佩。我熟读古诗,对诗里会流淌出的声音、色彩、光线极为惊叹。有一个阶段,我十分崇拜文字,我把文字拆来拆去,颠来倒去,排列组合,组合排列,想从操练文字的活动中,领悟前人的创造世界的奥秘,同时,也使自已有一种创造的愉快。

 我并不知道其他人在创造某一项活动时的心理感受,可对我来说,用文字创造一个未曾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文字世界”——而通过这个世界,却又十分清晰地看到了一个或许存在或已经存在的现实世界,是我平淡生活中最愉快的时刻。我创造的人物,有的真的成了我梦中的朋友,成了永久依附我的影子,成了我自已的另一半。我创造的场景,多年以后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春天的树,还站立在那里;夏天的河流,还流着阳光;秋天的稻禾,还飘着香气;冬天的废墟,依然回荡着青春的风铃的响声……

 我除了有作家朋友,还有画家朋友,画家创造的图景,是一种直观显示。无论是油画还是国画,无论是巨型彩画,还是尺幅小轴,我在画家的“创造物”前,静止的是我的身躯,而流动的是我的心灵、情绪,它们无形地在“创造物”前凝冻、回旋,甚至是进入,最后,我的身躯离开了“创造物”,可心灵、情绪等等,已远离我的身体,和“创造物”相伴。“创造物”的诱惑大大地高于其他。

 呵,创造,创造!我多想时时刻刻地创造。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中说:“创造,创造才是唯一的救星,把生命的残渣剩滓都丢在波涛里吧!乘风破浪,逃到艺术的梦里去吧!……越是创造,越是有所爱……”

 在平常的日子,当我创造力陷入最低点时,我才思枯竭,灵气泄尽,躯体麻木,动作呆滞。无所作为,无能为力是我这一阶段的标志,我常常要痛恨自已,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然而,一旦我创造力旺盛的时候,忽然之间激情勃发,全神贯注,神气飞扬,精力充沛。有时,我自已也感到惊讶:何以至此?

 我没有做过什么调查,但我从接触过的一些人身上,我也得到相同的结论:人的创造潜能就好像埋藏在人躯体的最深处,当它燃烧的时候,能冲出躯壳;它发光发亮,人本身也将在它的照耀下,融化燃尽。

           

                     我们可以燃烧我们体内的“创造之火”

 

 创造的冲动,如果不仅仅是源自生命内在的需要,那么,它肯定是得之于对日常平庸的超越反拨的渴望。平庸,可以指称一个人的能力,但这里我主要指没有生气的平淡琐碎的生活,平庸在我们这个社会,是人人都想逃离的东西。但在人们试图与它拉开距离的时候,却偏偏发现,它总是靠近我们,和我们擦身而过,并近距离地凝神我们。平庸的特质在于平常、琐碎、没有新鲜感,虽然它不怎么讨人喜欢,便平庸最大的诱惑是它的不起眼,它的不大起大落。人们渴望和它分离的时候,无意识中是不是也想和它多呆一会儿呢?平庸好像就是找准我们身上的惰性,以甜蜜的舒适来迫使我们躺在它的怀抱里,我们并不能酣睡,我们好像被迷醉药麻木了神经,我们失却了感觉,失却了冲动,失却了种种敏感和好奇……

 甘于平庸使我们反而受到平庸的报复。

 其实,平庸最大的敌人就是创造的力量。创造和平庸风马牛不相及。如果说平庸是死水一潭,那么创造就是生机勃勃;如果说平庸是一种既定,那么创造就是一种创新;如果说平庸是一种陈旧,那么创造就是一种新鲜。创造弃平庸于不顾,背对着平庸走自已闪闪光光、独特的道路,它以琐碎为登高的台阶,它以创造的成果使猥琐的平庸相形见绌。创造已经使日常生活变得面目全非,创造已经使我们好像脱胎换骨一样。

 我们有了创造的冲动,我们也有了创造的体验,我们更有了创造的欣喜。我们可以这样说:创造是对日常凡俗的反动,是对仿效的轻视,是对模仿的蔑视,是对死板的仇视,也是对新领域的拓展,更是对自我的一种重新唤醒和归属的落实。

 阿瑞提正是这样说的,创造力“能使人获得一种满足感,消除受挫感,因此给一个人提供了一种对于自已以及对于生活的积极态度。”

 他又说:“创造活动可以被看成具有着双重的作用:它增添和开拓出新领域而使世界更广阔,同时又由于使人的内在心灵能体验到这种新领域而丰富发展了人本身。”

 我对于我拥有了创造力时的情形记忆犹新,但我同样不能忘怀我了无生气时的疲软。我相信,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一直处于创造的巅峰。从巅峰下降以致跌入谷底,这是极其自然的事情。然而,假如永远让创造力于处于谷底,永远让创造潜能沉睡在躯体的深处而不予主动地唤醒,那么,创造力有可能死寂并一去不返。

 对创造力施以阻碍的敌人,一定是那个被称作“习惯”的东西。“习惯”是人在固定的生活轨迹上不求改变的一种重复,是一种既定的、不思的、自动的行为方式。它和意识作着对抗,它和无意识交着朋友。

 詹姆士这样说:“每天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我们大部分的活动纯粹是机械化和习惯性的,穿和脱,吃和饮,迎和别,甚至一般讲话的格调,都是一再地重复,而成为一种几乎可称为反射动作的形态。”

 我对这样的一种习惯,对这样的一种状况,早已习以为常。我对日益平淡的生活也是如此。我们所有变更生活企图,所有再造生活的企图,都被习惯所战胜,所扼杀。习惯是吱吱嘎嘎的老牛破车,它执拗地却并不是强迫地让我们乘坐在上面,它不会将我们引向新奇,但它却也永远不会停驶。

 我们能不能以非习惯性的方式去理解事物呢?也许,创造由此产生。

 懒惰,或许是影响创造力的第二大因素。我们都有变更生活状貌的企图,我们本质上并不想让事物总处于停顿的状态,我们并不想永远牢记由社会提供的陈词滥调。但发自内心的懒惰,却终于使我们失却了动力。我们所有的希望终于在无所作为的延搁中化为泡影。躯体的懒惰,使我们缺乏行动,可思想的懒惰呢、徒剩一具躯壳!

 影响我们创造的因素,或许还能提出许多,比如胆怯、恐惧失败,等等,但我想说,排除障碍的唯一先决条件,是我们要把自已作为人来看待,并把创造的成果作为我们人的本质的显现来看待。

          

            这个懒猫 :平庸、习惯、懒惰是创造力的三大敌人

 

 当我们渴望创造的时候,我首先想到我是否具有想象力。因为想象力是创造力的主要特征。康德这样说:“想象力是一个创造性的认识功能,它有本领,能从真正的自然界所呈供的素材里创造出一个相像的自然界。”

 我崇拜科学家,我从小就知道,牛顿能从苹果落地发现万有引力,爱因斯坦创立相对论,除了他们的知识力、理解力、直觉洞察力,少不了他们的联想力和想象力。

 我崇拜艺术家,因为我从他们的创作中,我从他们的论述中,知道想象是使他们以及作品成为不朽的主要动因之一。

 我读到波德莱尔论爱伦·坡时的一段话:

 在他看来,想象力是各种才能的王后;但是,他在这个词看到了某种比一般读者所看到的更为高深的东西。想象不是幻想,想象力也不是感受力,尽管难以设想一个富有想象力的人不是一个富有感受力的人。想象力是一种近乎神的能力,它不用思辨的方法而首先觉察出事物之间内在的、隐秘的关系,应和的关系,相似的关系……

 我是多么渴望拥有无穷的想象力啊!我自已是一个想象力不丰富的人,我每一次构造我的文学作品,总是觉得力不从心,在和伟大作家形成的无限距离中,我感到了自己的不足。但我总希望能拥有这种能力,能使我在全身心投入创造的时刻,这种能力像火种将我的潜藏质能点燃、烧旺、焚化,然后蜕变成一个崭新的辉煌的创造物。

 我对作家想象力之丰富总感到望尘莫及。你能想到雨果在诗里把星星比作什么吗?我们渴望创造的凡人,我们渴望成为作家的常人,都应该来看一看,所以,我不厌其烦地抄录于下:

 星星是:钻石、宝石、金色的云彩、金色的水晶、小羔羊、发光的神殿、永恒的夏天之花、银色的百合,夜空的眼睛、薄暮中朦胧的眼睛、空中的残火、巨大天花板上的洞、空中飞舞的蜜蜂、亚当流出的血滴、孔雀尾巴上的粉色斑点……

 这种种比喻,若非天才的想象,很难集合成如此绚丽多彩的画面。

 遐想,也许是想象的一个组成部分。

 同样是雨果,他在《悲惨世界》里,这样写道:

 人类的遐想是没有止境的。人常在遐想中,不避艰难,分析研究并深入追求他自己所想见了的妙境。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由于一种奇妙的反应作用,人类的遐想可以使宇宙惊奇;围绕着我们这个神秘世界能够吐其所纳,瞻望的人们也就很有被瞻望的可能。无论怎样,在这个世界上确有一些人(如果他们仅仅是人)能在梦想的视野深处,清清楚楚地望见绝对真理的高度和无极山峰的惊心怵目景象。

 我们所要创造的一个个世界,已在我们不断地遐想中得以一个个实现。无论是站在平原,还是站在山巅,哪怕站在沟谷,我们目力所及,是一个个可以与太阳相媲美的金色的创造物,它们是从无到有的过程中的一个个圆满的结果,是现实世界新增的一个个成果,是人类心灵的一次次满足。

 由于创造,我们有了力量;

 由于创造,我们有了一次次实现自我的机会;

 由于创造,才有了历史,才有了昨天、今天、明天……

                  

                  想象力是创造力的主要特征

 

回复 (1) | 收藏 (1) | 3347 次阅读 |
标签:

赤子 (上海)

男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