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记住:他追杀他自己

赤子 发布于:

                          

    加拿大影片《记住》,首先让我们看到的是“忘记”:年近90的泽夫·古德曼,叫着妻子露丝的名字,忘记了她刚刚去世;不认得妻子的女护理;赤着脚忘记了穿鞋。原来他患有老年痴呆症,尤其是配偶去世后,出现了更多神经认知障碍的症状。

    这是一部悬念很强的电影,泽夫住在美国一个养老院里,早餐时,一个叫麦克斯的坐轮椅中风老人,鼻子里插着氧气软管,询问泽夫还记不记得露丝去世后应该做什么,泽夫说:“不记得了。”于是,麦克斯给了他一封信:“我都给你写下来了,能记起来。”我们看到泽夫避开人,独自在卧室看信,然后拿钱,拿包,乘着夜色,坐出租车,来到火车站,随列车轰隆轰隆,离家出走了。信里写着什么?他要去干吗?这个疑问一直伴随着我们。当然,导演也透露一点信的内容,麦克斯这样写:“我已经为你计划好一切,你必须精确地遵循这些步骤,尽可能按照它们完成每一项任务。”什么任务?一个有点失忆的老人,在一封神秘的信指引下,要走向何处?真是太有意思了。我们继续跟踪泽夫,看他去枪械店买枪,又坐车,终于他来到一栋屋子前,按响了门铃。

    这部电影很吸引人,前三分之一,根本不知道泽夫要去做什么,所有的秘密,一定在那封信里。确实,那封信,是关键,对电影来说,它是线索,推动剧情发展;也有破解悬疑的功效。对泽夫来说,这封信,是他的行动指南,也是他糊涂、失忆当口的清醒剂——电影中,他无数次迷糊,叫唤妻子露丝的名字,忘记所处的现实环境,但只要一读信,就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担负的使命。信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他把“读信”两字写在手臂上,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忘记。

    扮演泽夫的是克里斯托弗·普卢默,《音乐之声》里的上校,1929年生的老戏骨,正和电影里泽夫的年龄相当。他演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痴呆症患者,行动缓慢、不动声色、迷惘、困惑、出神、风趣,甚至还会弹钢琴。他是不是看上去很和蔼?当他按响小屋门铃,拔枪对准另一个88岁老头,你还能看到凶狠。他问老头是不是德国人,二战时,是不是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呆过。在他得知老头只在北非服过役,知道找错人了。电影在这个时候,才让我们看到信的部分内容,也让我们明白了泽夫行动目标。“一个奥斯维辛集中营看守,在20世纪40年代从德国移居美国,最有可能用鲁迪·库兰德的名字活下来。现在,已找到四个鲁迪·库兰德,他的真名是奥托·瓦莱什。”在以后的场景里,我们还读到:“我们都是集中营最后活着的幸存者,除了我,你是唯一还能认出谋杀我们家人的纳粹。奥托·瓦莱什必须死,你一定要杀了他。”

    泽夫找到的第一个鲁迪·库兰德,没有在奥斯维辛呆过,第二个尽管呆过,却是一个被迫害的同性恋犹太人,第三个当时还只有十岁,以后在德国军队任厨师,已死亡。现在,仅剩下第四个了。这最后一场戏,是电影的高潮,气氛紧张,结局反转,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泽夫用枪指着老头,在众人面前,步步紧逼,要老头说出真实姓名,说出真相。老头步步后退,不得已,无奈之中,道出实情。原来,那个老头叫克莱伯特·斯特姆,真正的奥托·瓦莱什却是泽夫自己。他们过去都是集中营看守,战后,为了逃脱罪责,两人互相为对方在手臂刺上囚犯的编号,改名换姓,移居美国。

    这是一部高明的电影,全片设定在泽夫失忆的基础上。他迷糊时,忘了自己是谁;清醒时,不把自己当成奥托·瓦莱什,他要去追杀的人,是他自己。其实,整部电影,唯有克莱伯特·斯特姆说出真相那一刻,才是泽夫最清醒的时候。“我记得。”他想起了过去的全部。他打死对方,然后自杀。片尾,我们看到麦克斯胸有成竹,为了复仇,他策划并掌控了一切。

 

记住 Remember(2015)

7 .6

记住(2015)

影评(13)

收藏(100)

回复 (1) | 收藏 (0) | 1093 次阅读 |
标签:

赤子 (上海)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