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脱俗之人的一花一世界

赤子 发布于:

                         

    日本电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把我们带到一个庭院,那里长满花草,还有虫鸣鸟飞。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庭院主人熊谷守一,30年不出院门。他是日本著名画家,时年94岁,早期被称为野兽派画家,晚年绘画以简约、朴拙为特色。电影开场,镜头扫过熊谷守一的画室,除去杂乱的绘画工具,悬挂在墙上的画——几片树叶,几只蚂蚁,或者栖息在树枝的小鸟,宛如小孩所画,透出自然之气。

    这不是一部传记片,不是对熊谷守一漫长艺术生涯的回溯、追记,在片中,甚至看不到他拿起画笔作画的过程(因为他都在晚上画画),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他日常生活状态:穿着木屐,拄着双拐,在庭院里行走;或者坐在树丛、池水边听虫鸣,看鱼游;或者铺席躺在花木中,望天空,看飞鸟。蜜蜂、蝴蝶、蜥蜴、蚱蜢、知了、蚂蚁……都是他问候的对象:“你们一直都在这里吗?”一块石头,也会引起他好奇:“你从哪里飞来?”庭院里所有的植物和虫子,似乎都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熊谷守一30年如一日,足不出户,被人称为仙人。他不知道新干线,对外界的变化也很少关心。电影中有一个镜头,他试图走出院门,可一看到门外张贴的标语,还有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吓得快步走回庭院,只有坐在熟悉的一草一木中,吸口烟,他的心才安定下来。电影里,有一段熊谷守一看电视中介绍自己的纪录片片段。纪录片中说:“熊谷守一不在意金钱和名声,在这个郁郁葱葱的庭院里,一心一意作画。”事实上,熊谷守一对宣传自己的纪录片不以为然,他起身离座;对国家授予他文化勋章,也拒绝接受;有人要给他拍照,他说:“拍照就像狗一样,被人在面前盯着看,还要抬头啥的,太奇怪了。”他不喜做作,率性而为。他和老妻有一段对话。他说:“如果人生能重来一遍,你觉得如何?”老妻:“这样啊,我不要。因为太累了。”他说:“我不管重来几次都愿意,想多活一些时日,我喜欢活着。”这是他最高的人生境界。

    按理说,熊谷守一归隐庭院,应该是远离尘嚣、寂静安宁,但很有意思,电影呈现的却是忙碌景象,这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对比。熊谷守一忙于观树听虫声,而他的家,却每天来客不断,有些甚至素不相识。有采访拍照的,有索要字画的,有请求题写店招的。电影在表现熊谷守一应对时,充满了禅趣。温泉旅馆老板请求熊谷守一题写店招“云水馆”,希望仗着名人,带来生意兴隆,“多少钱一个字,由老师定”。因为客人来自熊谷守一故乡,他答应了。电影画面迟迟没有给出画家题写的字,只是给出了围观者的反应镜头,当“无一物”三字最终出现时,老板尴尬,我们却会心一笑。摄影师给熊谷守一拍照半年,弄清楚熊谷守一喜欢坐在14个地方,比如树桩、木桶、翻倒的花盆,等等。但此刻,没有什么比这个画面,更打动摄影师:熊谷守一伸出手臂,凝神观看手掌一块石头,此时,四周的树叶被风吹得哗哗响。风动,人不动。禅意十足。还有,熊谷守一卧在地上观察蚂蚁:“蚂蚁是先迈开左边第二条腿爬行的。”摄影师和他的助手,却怎么也看不到:“好像看到了,又好像没看到。”熊谷守一是用心看到的,还是真看到了?

    扮演熊谷守一的是山崎努,老妻由已故的树木希林饰演。两位老演员,让一部电影充满了生气和色彩。庭院四周,将要盖建高楼公寓,这会使庭院失去阳光的照耀。当公寓所有者和监工前来洽谈,熊谷守一像老小孩,躲进厕所。他对此无能为力,可在片尾,我们还是看到他在坚守。俯拍镜头下,建成的高楼包围着庭院,庭院虽然狭窄,可绿意依然绵延。有人曾问他:“你不想走出狭小的院子,去宽广的宇宙吗?”他说:“我要待在这里,这个庭院对我来说很宽广,待在这里就足够了。”这里是熊谷守一艺术之源,也是他灵魂安放之所在,他又怎么会放弃?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 Mori no iru basho(2018)

7 .8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2018)

影评(6)

收藏(22)

回复 (1) | 收藏 (0) | 780 次阅读 |

赤子 (上海)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