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黑豹》:回眸瓦坎达 第一眼未见的风景

为了忘却的纪念 发布于:


人对一件事物的认知,往往不是第一眼能够决定的。第二眼可能会有不同的风景吧。当我第一次看《黑豹》的时候,关注点在故事上,而二刷的时候,则更多注重在细节和人物的出发点。两次观感可以说是一个递进,如果没有二刷,可能我的思索不会这么多。所以现在就来谈谈回眸瓦坎达我究竟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思索一:善良能做一个好皇帝吗?

《黑豹》是一个继位的故事,或许所有王子在登机之前都面临这样的思索:如何统治国家。特查拉在第一次喝下石心草的时候,去见到父亲便询问这样的问题。他想做一个好的国王。还记得老国王是如何回答他的吗?


King T’Chaka: You are a good man, with a good heart. And it’s hard for a good man to be a king.

特查卡国王:你是一个好人,拥有善良的心。但是一个好人做国王很难。


我们都知道王权和政治不仅仅是靠一颗向善的心,也不仅仅是手握正义就可以的。政治手段、取舍以及很多时候可能都存在着牺牲一部分的利益,才能去保持一个国家的运作。而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如何面对这些?这本就是一个难题。好人容易当,因为他只需要对自己的良心负责就可以了,但作为一个统治者,重任在肩很多时候需要斩钉截铁的抉择就难免双手沾满鲜血。


当特查拉得知父亲曾谋杀叔叔的时候,他一下子变得非常低落,因为他曾经以为的完美的父亲和国王的形象崩塌了。我不得不说,王子被父亲保护的很好。那我们回头看看老国王自己是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呢?


影片开篇从1992年讲起,老国王微服私访弟弟卧底的美国,其实是捉拿归案。将自己的亲兄弟放在世界上或许对黑人歧视最严重的地方,是信任多一些还是怀疑多一些?如果信任多,那么为什么还要在他身边放一个卧底?可见老国王的心机还是蛮深的。其次,关于失手杀死兄弟,其实是所谓的激情犯罪。即本来是没有计划如此的,可兄弟在紧要关头因为自己被双重背叛(哥哥和兄弟),所以举枪要杀死祖历,老国王一来生气劲儿还没有下去,二来长期的战斗思维出手过重,造成了弟弟的死亡。死亡既成事实,让我感到有趣的是他是如何善后的。


如果老国王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大可将弟弟的孩子带回瓦坎达,再伪造犯罪现场,然后给孩子编一个好故事。说洗脑教育也好,说向善教育也罢,就算孩子今后知道了真相,把敌人养在身边难道不是最好的方式吗?当然,如果剧情如此走向,那可能会出现黑人版洛基,或者黑人版杨过。但老国王却遗弃了这个孩子,甚至之后也并没有派人去照拂一二,这就说明他让这孩子自生自灭,这无疑在培养隐患。当然,他当时如果更狠辣一点直接斩草除根或许也更没有今天的电影了。所以对于老国王的选择,真的是迷。那么他放任这个孩子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呢?他有没有预想到多年之后,他会成为一个最大的威胁或者说最好的助力,来帮自己的儿子重新认识王位,重新认识自己?


说过了老国王,我们继续来看看新国王特查拉。他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继承人,善良和单纯在影片中体现的淋淋尽致。他是善良的,所以在追捕克劳德时候没有痛下杀手;没有在审问克劳的时候为了不让他泄露瓦坎达的秘密而用阴招让他无法开口;甚至冒着CIA探员可能怀疑到自己和瓦坎达秘密的危险;面对自己其实毫无把握的被挑战依然应战,似乎只是为了还给对方一个发泄的渠道。我只能说:特查拉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思索二:成长环境和个人经历造就了一个人


纵观影片所有的矛盾其实背后都有一种很悲伤的感觉。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反派,特查拉和弟弟埃里克也不过是政见不同。而这和他们的成长环境有很大关系。如果追本溯源,其实从他们的父亲开始这样的不同便显现出来。


老国王是国家的守护者,他本人没有处在弟弟所在的环境之中。弟弟的所谓背叛其实也不过是目睹了太多悲剧作出的另一种选择。卧底本就是一个危险性极高的事。卧底本人的安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很容易受到身边环境的影响。在看到这么多兄弟姐妹被欺侮,在挨饿受穷甚至被白人歧视,他的世界观在慢慢发生变化。这是老国王所完全不能感同身受的,自然没有他的体会那么深重。这或许也是卧底的附带损伤吧,环境会重新塑造一个人。


我们接下来看第二代的王子们。一个是生下来什么都有,有父母、妹妹、被一个国家的人民所爱戴和尊敬,那么他想到的只能是如何保护好目前拥有的。另一个,贫穷、饥饿、白眼下长大,从小没有母亲,父亲又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被杀害,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去争取更多的资源让自己活下去。所以长大后的埃里克并没有走上极端的类似报复的道路,而仅仅要求翻身农奴把歌唱其实已经是万幸。甚至包括跟着夺权的山地部落的首领,也同样是因为克劳曾经造成的爆炸夺取了自己双亲的性命,以一个孤儿的身份成长起来的他,对自己的无能为力耿耿于怀。所以也不难看出他选择的源头。

还有一个细节可以看出兄弟的不同:如何面对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