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黄鑫亮

鄙视什么也别鄙视烂片

http://i.mtime.com/593838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中国面孔》:“大长脸”李咏这回长脸了

黄鑫亮 发布于:

文/黄鑫亮

 

近一年来,荧幕上的综艺节目的显著特征是娱乐节目真人秀化,文化节目娱乐化,前者自然不用我多说了,后者从类似比拼成语、诗歌和生僻字的节目就最大程度的把不爱好唱歌跳舞、不追星的观众拉回到了荧幕前,而且这一系列节目对于家庭的遥控器有着强大的号召力,比如这个时候学生们可以正大光明的说自己要看这档节目补充语文知识,家长之前不让孩子看电视的态度必然会有些改变。文化泛娱乐化似乎是让每个人接受知识显得不那么教条和生硬。《中国面孔》此时的出现又加快了文化类节目的转型升级。

 

从节目的内容编排来看,《中国面孔》更像是一个能大能小的气球,这档节目从小处着眼,利用自己和他人的脸来延伸,节目里主持人和嘉宾以及题目的设置都牢固围绕着“脸”,往大了看,研究一张脸可以牵扯到史学、美学、人类学、解剖学等,从脸以点带面,往外拓展能力能让其他的综艺节目望其项背。这也使得节目里出现的题目能抓住不同观众的聚焦点,比如怎么做不会瘦脸反而会锻炼了咬肌使脸变胖,答案是嚼口香糖,这就让不少寄希望嚼口香糖来瘦脸的朋友迷途知返,这个题目也是属于美容的范畴;四位古代的美男子哪一位是由于自己长得太美了导致压力过大而死去,此问题就涉及历史与当时的风俗习惯,答案是卫阶,“看死卫阶”的故事不少人都听说过。

 

这档“以脸识人”的综艺脱口秀太需要一个脸部有特征的主持人来“以身作则”,我们都要恭喜李咏竟然找到了一档如此与自己匹配的节目,当然不仅仅是指他的大长脸,也不仅仅是专家说他的脸与朱元璋的脸长得惊人的相似,更在于李咏最适合发挥自己的嘴皮子功力的终究还是益智类节目,我们最早认识李咏就是《幸运52》,能把一档答题类节目主持得如此栩栩如生,十多年后的今天的同类节目也没有超越。离开央视的李咏当了演说家们的导师,也陆续主持过其他一些节目,但说实话辨析度比起他的脸来说真是弱多了,直到主持《中国面孔》。

 

答题类的节目其实是需要主持人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当然这一点可以事先做好功课,其他一项的素质是要有随机应变的能力,能在粗糙的知识叙述里找到观众和嘉宾的兴奋点,这就不是一朝一夕能速成的。李咏的最强能力可谓就是这项,而且李咏控制节目的节奏以及掌控观察团成员、比赛队员和学术嘉宾之间的话语分配都相当精妙,这也是使得第一期的节目观看的时候毫无拖沓之感。

 

从播出的各类文化答题类节目可以归纳出此类节目的三块短板,我们也可以把每块都拿出来与《中国面孔》比照:第一,答题类节目过分注重竞技,显然把一位或几位的选手塑造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外星人和犹如安装了芯片的机器人一般在各种题目面前无往而不利,这并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这会让电视机前的观众质疑自己的智商,进而产生挫败感,《中国面孔》分两队,男才队和女貌队,皆是由明星组成,这就不会生产出答题机器,且让观众一窥明星们的智商和文化;第二,解说嘉宾过于学术,既然是答题类节目,自然是要有权威的嘉宾来将有代表性的题目加以解释,相关领域的专家自然是数不胜数,但能将知识解释的寓教于乐、轻松诙谐就是凤毛麟角,然而《中国面孔》每一道题目都会请出相关领域的专家来解释,然而每个专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正襟危坐的专家,如长得青春靓丽的考古学女博士,调侃又恭维李咏长相的专家;第三,节目氛围不够娱乐不够尽兴,答题类节目的选手大多把注意力都集中到题目上,加之被聚光灯围绕更会使自己紧张得不行,更别说与主持人互动,《中国面孔》衔接主持人和选手之间的是观察团,尤其是请到了蒋方舟,不时的卖一下萌,又不时的摆出自己的博学,深谙传播学的蒋方舟最大程度的吸引了爱刨根问底的宅男们的眼球,而男才队也经常拿自己来开涮,只是女貌队的三位成员都没有怎么开口,气氛稍显沉闷。

 

如此一档文化类节目自然也要担负起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责任,除了吃的美食没有什么比我们的脸更能延伸了。从平时常说的词汇就可以看出,脸不仅是人体的一个器官一个部分,更是融汇到了生活中的人情世故中。比如长脸、给脸不要脸、赏脸、面子、脸面等等,而我们的古老文化又有着相面术,能够从一个人的面相看出他未来的成就,四大名著里更是善于描绘人物的脸谱,就拿《三国演义》来说,每一位主要人物的出场都会辅之以对其的脸部特征叙述,而从这其中的叙述就可以猜出他是什么性格,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相由心生。诚然如今有不少外貌协会的成员,也唯有将脸说透说够才会使“人不可貌相”更为深入人心,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每一个人的脸是自己不能选择也不能改变的(整容除外),因此不同的脸并没有好坏的衡量,只有真诚与虚伪的区别。

回复 (0) | 收藏 (0) | 25 次阅读 |

黄鑫亮 (杭州)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