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邑人电影院

自己看的东西,看了就看了,随手丢到这里而已

http://i.mtime.com/69113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过春天,这个春天该怎么过?

邑人 发布于:

 

一。档期

 

三月份是文艺档的黄金时间。

 

因为,商业大片瞧不起这个档期。娱乐大片更喜欢暑假档及寒假档,这两个档期往前赶一点或者往后拖一点,会把战线拉的很长。而三、四月份,是典型的商业片档期洼地,寒假档(包含春节档)的狂飙尚有尾声,暑假档会在四月份中下旬就开始热身,很少有大制作的影片选择在此期间上映。看看形势就知道,寒假档的《流浪地球》尚在上映中,而《复仇者联盟4》美国已定档4.26,中国想来也不会偏差太大,整个三月份,只有《阿丽塔》《小飞象》几部中等好莱坞制作,没有绝对大片。于是,在爆米花炸不到的地方,反倒成全了文艺片,把一个别人看不上的机会当成自己的机会,于是一股脑扎进来。

 

 

中国如此,西方也是如此。西方的文艺档还有年底一个档期,夹在大片的缝隙里上映,那是因为要冲击奖项。原本不属于他们的档期,为了获奖而硬上,有些真有实力的影片,也能收获不菲,而另外一些不具实力的则头破血流。如果不为了获奖,小一点野心,还是留在春季档,更保险一点。

 

中国没有好的电影节,不存在为了冲奖而存在的档期。于是,文艺片就只有三四月的春节档一个档期。当然,还有一个国产保护月,这是一个政策托起来的档期,但对于文艺片来说并不友好,是留给国产大片专用的。

 

近期,一批文艺片涌入院线,包括《波西米亚狂想曲》《绿皮书》《地久天长》《老师·好》《阳台上》《过春天》,乃至《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都一窝蜂扎了进来。其中,早上映了一点的《绿皮书》算是大赚,票房已经4.6亿,大有冲破5亿的可能。《老师·好》表现也不错,票房过亿完全不在话下。而《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则输了口碑,赢了票房,至今票房已远超8亿,看起来还将更进一步。至于其他几部,则基本上就悲剧了。

 

毕竟,春季档只是一个伪档期。说是文艺档的黄金档,也是无奈的选择。而更加悲剧的是,同质类型片过多,相互抵充,会导致其中的一些片过早掉队。

 

 

档期内影片的相互搭配,是一个学问,但没有谁能够未卜先知。相互搭配,相互映衬,做的最好的是2015年的暑假档。当时,《捉妖记》《煎饼侠》《大圣归来》三部片类型各不相等,奇幻+喜剧+动画,三片相互帮衬,相互带动,合力把电影市场拉了起来,盘子做大,三片共赢,皆大欢喜。

 

至于反面例证,刚过去的春节档就是一个典型。按说,《流浪地球》属于科幻片,《神探蒲松龄》属于奇幻片,《廉政风云》属于警匪片,《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属于喜剧片,另有《熊出没》《小猪佩奇》属于动画片,类型不谓不丰富。但最终的胜出者,却只有《流浪地球》与《熊出没》两部胜出者,其余都不尽人意。《疯狂的外星人》票房虽然达到了22亿,但要知道本片的保底发行是28亿,也就是说离赚钱还有6亿差距。《飞驰人生》票房达到了17.2亿,成为韩寒电影票房最高的影片,但是也仅仅是保本而已。究其根源,就是《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外加《神探蒲松龄》几部片的喜剧属性,同质化竞争激烈,相互对冲,大大降低了大家的观影欲望。如果把这几部片的票房归到一部上去,最终结果,明显会大赚。但市场没有假设,看似热闹的春节档,最后就是只胜出了《流浪地球》与《熊出没》两部片,就是这么残酷。

 

 

现在,春季文艺档里,撞片问题再一次发生。《老师·好》《阳台上》《过春天》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全是青春类型的影片,撞题严重。结果,最后只有《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一步商业片胜出。其余几部纯文艺片,都不幸沉船。

 

更加不幸的是,品质最好的《过春天》输的最惨,票房至今不满1000万。这才是真正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二。其他影片

 

先来说说其他几部青春片。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商业包装最好的一部影片,而且改编自2009年同题韩片,胜出不算偶然。但是,口碑却不怎么样,引起大批嘲讽,很多观众都更关心片中的男二号,说他的遭遇才是真正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至于男女主角之间的塑料花一样的爱情,并不能引发更多的同情。

 

扯远一点。青春纯爱片有很强的时代属性。30年前,日本的青春纯爱题材的影视剧风靡一时,至今《东京爱情故事》都让人津津乐道。《同一屋檐下》《悠长假期》等一大批影视剧都引发观影狂潮。10年前,韩国的纯爱片同样大火,《我的野蛮女友》《蓝色生死恋》等都看的人泪如雨下,《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就是那个时期的优秀作品之一。而近10年之内的青春纯爱的风潮,则属于台湾。从《那一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到《我的少女时代》,掀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风潮。

 

究其原因,在于台湾电影受限于宝岛地域狭窄,市场容量有限,大制作压根无法回本,只好退而求其次,在小清新题材里另觅他途,涌现除了一批佳作。相比于其他原创故事,台版《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其实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套现行为。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观众不买账就是明证。

 

大陆电影不行,但观众的观影水平其实并不差。十年前,大家可以被韩版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感动的流泪;现在台版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就难以满足大家的观影感受了。那种塑料花一样的爱情,蒙着感动了上一波人之后,想要一直都感动人,实在是太难了,毕竟大家都有成熟的时候。同样由车太贤主演的《我的新野蛮女友》在2016年上映,演员还是同一个演员,套路还是同样的套路,结果却同样没能再一次感动人,这就是时代变了,观众变了,不好被糊弄了。

 

 

《老师·好》,这部由德云社于谦主演的影片,明显下了一番苦功夫,在道具及场景的还原上,极见功力,简直如上世纪1980年代再现。电影很写实,看起来一切都是真的,除了演技。当然,于谦的演技很赞,这也是至今为止于谦表演最棒的一部作品,完全摒弃了相声中常见的那个于谦,朴实的像极了一名地方学校的中学老师。但是,除了于谦之外,其他小演员的表现就不过尔尔了。脸谱化过于明显,角色缺乏变化,也缺乏层次,流于表面。乃至于整个剧本,也是如此,对1980年代的勾勒,并不深刻,流于浅层化,无法真正让人感同身受。与同期的《地久天长》比起来,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于谦饰演的苗宛秋老师,也有些如此,辜负了于谦的演技。不过,这不怪于谦,而是剧本缺乏应有的力度。整个故事,完全可以变成一个中国版的《放牛班的春天》,但故事的叙事主线,却在老师与学生之中不断游弋,一会老师居于故事的中心,一会又是学生为主,跳来跳去把故事给跳散了,把一个原本可以更简洁的故事讲述乱了,这一点严重拖累了故事的走向。

 

 

《阳台上》,这是这个档期卡司最大的一部影片,主演是周冬雨,金马影后,而且本片是周冬雨出品;导演是张猛,一般人对这个名字不太熟悉,但文艺片内他可是一个腕,至今几乎没有出过烂片,处女作《耳朵大有福》出手就不凡,让大家见识了范伟的演技,第二部作品《钢的琴》更是捧红了王千源,立助其捧得了东京电影节影帝。《阳台上》取得张猛与周冬雨强强联合,原本带给人很高的期望。但是,可惜最终成片并不给力,张猛意外遭遇滑铁卢。

 

看《阳台上》的过程中,一直忍不住吐槽的一点,就是实在是给了太多周冬雨的特写了。导演啊,你不能因为周冬雨是老板,是最大的卡司就这么卖命的跪舔吧?镜头要服务于故事啊!天呢,好几次都无法忍受。周冬雨饰演的是一位痴呆的姑娘,但她明显没有演好,尤其是特写镜头中的周冬雨更是看不到一点痴呆的表情,尤其是她的眼神,哪里有一点木然,给这么多特写是故意露怯么?真不明白张猛怎么想的。

 

其实,《阳台上》的故事完全可以打造出一部经典作品来。它有一个深邃的主题,故事框架非常好,还有一个格外有故事的男主角。这是一个有关“自我救赎”的故事,一个张扣扣似的男孩,亲眼目睹父亲死在了自己面前,于是认定了“凶手”,决意要去复仇。然后他在“仇人”家庭的对面的一个小餐馆里应聘做了服务员,一直在寻找机会下手。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了“仇人”家庭生活不堪的一面,对方哪里是什么恶霸,不过是同样的斗升小民,而且家里也是一本烂账。为了报复,他在餐厅员工的怂恿与带领下,去学着做小偷,甚至打算奸污了对方的女儿,即周冬雨饰演的傻子。但是,一次又一次,把将最好的复仇机会错过,最终选择了放弃。内心完成了转换,完成了自我救赎。

 

《阳台上》真的是特别棒的一个故事,但是张猛显然没有把握好。大概,是他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吧。身为东北人,张猛执导的东北题材的影片,都很不错。而《阳台上》讲的是一个上海故事,尽管也是社会底层,但那种感觉明显与东北下岗工人的感觉不太一样。走出了张猛执掌故事的舒适区,结果发挥很糟。类似的还有贾樟柯,一旦离开了山西题材的故事,贵为贾科长,也会很纠结,《二十四城记》《海上传奇》两部没有山西啥元素的影片,在他的履历上明显缺乏影响力。而一旦回到了山西故事,《山河故人》与《江湖女儿》明显又回到了轨道之上,影片很给力。

 

三。过春天

 

如果说《老师·好》与《阳台上》被《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在票房上碾压还可以理解,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两部片都存在问题,输了也就输了吧,算不上特别可惜。而最最可惜的就是《过春天》了,这部缺少卡司的影片,是撞题的几部青春题材的故事中,完成度最好的,也最佳艺术价值,可惜在票房上输的太惨了。唉!

 

 

说是青春片,《过春天》却丝毫没有常见的青春片的清纯感,而是残酷与真实。这是一个非常写实的故事,只是恰好主角是年轻人而已。

 

“过春天”,这个看起来很古怪的词汇,意思上有些难懂,其实这是一句江湖黑话。不是混江湖的人不懂也没什么,大家都懂了也就不叫黑话了。过春天,也叫走水,流行于走私届,一般只用于从香港带货过海关入境的情景。把香港的便宜货顺利通过海关带入内地,就可以加价卖出去,拥有春天一样的光景,讨个口彩。有首歌唱到“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从香港到深圳,也有这个意思,毕竟深圳就是“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的重要受益者,水客把过关叫做过春天,大概就是从这里借用的。

 

明白了“过春天”就是携货过关搞走私的意思,就知道影片《过春天》是在讲有关走私的故事了。

 

 

《过春天》是一个有关走私的故事,又不止于一个走私的故事。走私是壳,做走私的人才是真正的主角。走私客,也叫水客,这也是导演白雪真正想要讲述的核心。

 

理解了“过春天”的意思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词汇需要了解,即“单非”。单非,是指香港的儿童中,其父母双亲中其中一位为非香港籍人士。对应的词是“双非”,即父母都不是香港籍,仅孩子自己是。这个群体的诞生,有特殊的环境。双非,往往与计划生育政策有关。内地严控人口时,有些家庭想生二胎,就选择在海外生育,要么选择西方国家,要么选择香港。这样,全家其他人都是内地户籍,只有超生的小孩拥有外籍。这样选择的人看起来比较少,但考虑到中国庞大的人口,即便一个极小的比例,最终的绝对数目也不少。2012年,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无限期停止接收“双非”产子。据媒体报道,那一年,“双非”婴儿的数量,已经从最初的709名一路狂飙到21.3万名。

 

而“单非”,情况则更复杂。《过春天》中女主角佩佩就是一个典型,她的父母的前传故事,也是“单非”家庭的主要源泉之一。

 

我们知道,东莞的崛起,在于台湾的产业转移,大批人力资源密集企业从宝岛迁到东莞,大批台湾人也跟着来到了东莞。这些原本在宝岛内彬彬有礼的顺民,结果到了东莞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他们发现包二奶、养小三太过于简单了,于是纷纷放纵自我,人性堕落。在东莞发展起来的同时,副产品即带来了色情行业的高度发达。

 

 

不仅台湾这幅流氓德性,日本人来到中国也是如此,香港人也是如此。2002年,广州的《新快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深圳下沙村:“二奶村”每年2万人次看性病》的报道。一个下沙村的保安对暗访记者说:“在下沙包二奶的人太多了,尤其是香港人,下沙是全深圳最有名的二奶村。”据一些村民讲,当时在下沙村住的香港人不下4000人,他们当中有很多是卡车司机、建筑工人、环卫工人及小摊贩等。每月挣6000-10000元港币,在香港属低收入,却在深圳占据优势。有的在香港娶不起老婆,就在下沙包个年轻姑娘,一些已婚的香港男人则喜欢在那里“包二奶”。然后还不节制,生了小孩,给按个香港户籍,但是又不敢接回家去。

 

孽缘就造成了大量“单非”儿童,平日里跟着妈妈住在深圳,但户籍在香港,接受教育也在香港,于是每天往返于海关,白天在香港晚上在深圳。据深圳边检部门统计,2017年往返深圳和香港两地的跨境学童人数达3万人。《过春天》中的女主佩佩即他们中的一员。

 

 

这部影片把聚光灯聚焦于“单非”儿童这个特殊群体,导演怀有很浓的社会关怀情怀。这是一部大陆出品的电影,但由于大部分镜头都发生在香港境内,还是与港片来作比似乎更好一些。这种关照特殊群体的影片,比较好的有早期的《榴莲飘飘》及近期的《踏血寻梅》。《榴莲飘飘》关注是港漂妓女,一群大陆女子,来到香港,拼命买肉,以此为资本赚一笔,等积累够了第一桶金,就返回内地,安稳地做个小买卖。来香港前是良家女子,离开后依旧是良家女子,在港期间做妓女只是为了资本积累,真的是很心酸很值得同情与理解的一个群体。《榴莲飘飘》很赞,捧红了主演秦海璐,也捧红了导演陈果。近期的《踏血寻梅》,关注的则是香港新移民的问题,原本是大陆仔,因为跟随父母等因缘来到香港,结果却无法融入,引发了诸多社会问题。《过春天》关注的群体,接近于《踏血寻梅》,有一个很好的视角,也有一个很棒的故事,可惜商业元素不足,导致票房一蹶不振,非常可惜。

 

在《过春天》里没有展开的是上一辈人之间的故事,即“廖启智”与“倪虹洁”的故事。整合片中支离破碎的片段,组合在一起,大致可以看出,他们的故事就像新闻报道的那样,“廖启智”在香港只是一名最底层的蓝领工人,在本港拥有自己的家庭,都已经做了爷爷。但他在大陆,在深圳还是包养了“倪虹洁”,并生出了佩佩,使之成为“单非”儿童。而“倪虹洁”又身无长物,整天只会沉迷于麻将之中不能自拔。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中,佩佩这样的儿童不出问题才怪。

 

 

影片中的佩佩原本是一名乖乖女,尽管在母亲面前比较叛逆,但她自己心里有杆秤,在做一个美好的自我。但是诱惑还是不期而至,在与玩伴一次外出活动中,她发现了携带水货过关,即“过春天”可以轻松赚钱的机会,于是主动要求加入其中,为了多赚点钱,好去日本看樱花、泡温泉。

 

简单的想法,危险的做法,一念之间,佩佩就发生了改变,开始脱离于正常人的生活轨道,游离到了违法犯罪的边缘。而一旦下水,更大的诱惑随之而来。

 

大家都还记得《色戒》,汤唯主演的王佳芝之所以能够爱上自己的刺杀对象,一个恶贯满盈的大汉奸,就在于在汉奸在强奸她的过程中,反倒意外激起了她内在作为女人的欲望。原本生活已经让她遗忘掉了自己,结果却在虐恋之中发现自己是一个有情有欲的完整的女人,激发起了她女性的本能,极端环境下反倒拥有了自我。王佳芝最大的不幸与悲剧,正源于此。

 

 

《过春天》里的佩佩,这一刻恰如王佳芝附体,她在与水客集团交往的过程中,居然产生了家的温暖。这是自己父亲没能给予她的温暖,这种舒适感推着佩佩往前走,也让她身为水客的胆子越来越大。不过,往深渊里也走得更远更深了。

 

影片的最后,佩佩终究悬崖勒马,没有彻底堕落下去,甚至她的妈妈也有了变化,算是给了一个相对光明的结局。但电影只是艺术,现实中,类似佩佩一样的孩子有很多,如何解决也是一个社会难题。

 

 

影片的上映,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极佳的视角,让我们关注到了“单非”儿童的存在,以及他们身上的问题。但是,《过春天》的票房实在是太悲催了。没人去看,影片的角度再好,关注的群体再重要,都没有意义。

 

作为一部现实主义的影片,但让人更多关注的是故事背后的人物命运,尤其是佩佩的命运。类似的影片,西方有《成长教育》,香港有《雏妓》,都是佳作,《过春天》也有这些影片的影子。
不过,说什么都没有,看到人太少了。还是希望有更多人去看一下这部片,更何况,优质的《过春天》基本上已锁定国产片的年度十佳之一。
过春天 The Crossing(2019)

7 .7 / 8 .4

过春天(2019)

影评(21)

收藏(253)

回复 (1) | 收藏 (2) | 221 次阅读 |

邑人 (北京)

男 双鱼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