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癫子”的来历

林启山 发布于:
 
“ 癫 子” 的 来 历
——苏定中对“四清”和林彪语录质疑而坐牢
 
老友聚会,回首往事,一位回族朋友的惨痛经历,令人回肠百转、心惊肉跳。特记录整理如后:
我叫苏定中,回族,市大祥区面铺乡苏家冲人。1932年生。家庭出身清贫,本人小学文化。周围亲戚,没有一个反动色采的人物。对毛主席、共产党忠心耿耿,无比热爱。地区刚解放,即投入到翻身闹革命的伟大洪流中去,勇往直前,无畏无惧。在组织农会,减租减息,剿匪反霸,土地改革,民主建政等各项运动中,猛打猛冲,认真扎实,敢想敢说敢干。曾荣任本地乡长。
1951年冬,老邵阳县划分为邵阳、邵东、新邵三个县,我被推选为邵阳县第一届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参与商讨县政大事。
后因工作出色,被调入县民政科任主办干事。
民政工作,直接牵涉到千家万户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是党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是党和政府光辉形象的具体体现。
民族团结,在整过社会政治生活中又特别敏感。我具有少数民族的特殊身份,又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头脑灵活,善于思考问题。特别是涉及到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等许多事情,总爱反复思考,寻根问底,溯本求源,务求融会贯通,才落实承办,生怕出半点差错,以免玷污党和政府的光辉形象。
我在科里的主要工作任务是承上启下,上传下达,负责处理一切民政事务。所有优抚安置,社会福利等一应事宜,都办得扎扎实实,井井有条,成了当时县里不可或缺的少数民族工作者。曾多次荣获先进、优秀、模范等光荣称号,深得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和关爱。
我的为人性格、脾气、习惯,就是喜欢独立思考,认真钻研。无论学习、工作、待人、处事都如此。遇事总爱多问几个为什么,反复探索研究,直到弄清、弄懂、弄通为止。绝不人云亦云,轻意苟同。对那些鹦鹉学舌、曲意逢迎者常嗤之以鼻,不耻为伍。有人说:办事认真,深思熟虑,既是优点,也是缺点,是长处,也是短处。此话一点不假。我因做事认真,曾取得过不少成绩。但吃亏也吃在这认真二字上。这决不是胡言乱语,更不是危言耸听。是有充分事实根据的。
记得六十年代初,“阶级斗争”开始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极左”路线横行霸道,愈演愈烈。以致在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出现了许多不正常现象。不少的方针政策,制度法规,与基层情况严重脱节,甚至障碍重重,无法贯彻落实。不少人随波逐流,听之任之。而我却不行,偏偏认死理,要寻根问底,不明不白,誓不罢休,死也不当随和派。这样,在那些“唯上唯书难唯实”的人的眼里,就成了一个刁钻古怪的家伙,难与相处,敬而远之。在某些领导人的心目中也是个因不会紧跟形势而不受欢迎的人物。另眼相待。人们叫我“苏癫子”就是在“四清”运动中爱寻根问底而“癫”出来的。
1964年“四清”,又名“社教”,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全国城乡轰轰烈烈,雷历风行地开展起来。地区以邵阳县为重点。地委成立了社教总团,所辖各县(市)组成九个社教分团,分驻县内各区。地县正副书记,都象解放前在国民党统治区搞地下工作一样,改名换姓,任总、分团的正副团长、和团党委的正副书记。这场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重点,名为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但在具体实践中,则按照土地改革的模式:访贫问苦,扎根串连,重新组织阶级队伍。先将区以下基层干部,包括大队和生产队干部在内,全部挂起来,靠边站,统称“四不清”。由社教工作队实行层层专权,然后“背靠背”,即一边放手发动群众,大揭所谓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盖子,也就是大揭基层干部的“四不清”问题;一边号召基层干部,自觉“下楼放包袱”,叫“洗手洗澡、轻装上阵”。也就是要他们自觉交代所谓“四不清”的问题。然后和群众检举揭发出来的事实相对照,人人过关。叫做“江边洗萝卜,一个一个来”。先过关的,先出来工作。问题严重的,实行“人海战术”,“车轮战术”,大搞逼供信。当了几年、十几年的基层干部,又经过了大大小小的多少生产和政治运动,哪有不得罪人的?现在,“四清”一来,整人的机会来了,在许许多多对干部“四不清”的揭发检举中,提正确意见者有之,捕风捉影者有之,道听途说者有之,无故猜疑者有之,以小夸大者有之,无中生有、借故整人和打击报复者亦有之。结果,除那些所谓的好好先生和无所作为者外,八成以上的基层干部,被打成“四不清”或“有‘四不清’的严重问题”的人。所谓贪污粮、钱的“千字号”、“万字号”比比皆是。许多人被逼得走投无路,有的被逼走,有的被逼病,有的被逼疯,有的被逼死,家破人亡的惨剧时有所闻,举家外逃者不计其数。闹得基层干部及其亲属人人自危,到处一片叫苦声,社会空气为之凝固紧张,象一场大风雪即将来临一样,这一年的春节几乎无法过去。人们怨声载道,寝食难安。
当时,我并未参加社教工作队,而是和县工交科的几位同志在主修一座民族大桥。工地上的民工、技工,都来自附近农村,每天都有许许多多关于“四清”运动中的新鲜事带到工地上来。特别是谈到那些轮番批斗审讯的、举家外逃的、讨米要饭的、自寻短见的等等惨状,情绪尤为激昂,心里很不平衡。对党和政府的政策,猜疑、议论、批评、愤怒的都有。我耳濡目染当时的此情此景,站在国家干部的立场,既无法解释清楚,又不能听之任之,真是左右为难。时间一长,传者愈多,其情愈惨。自己也忍不住心内焦急、义愤填膺,种种愤懑情绪溢于言表。认为是小和尚把经念歪了。毅然举笔投书,大义凛然地提出:这次“四清”运动的重点到底是整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是整广大基层干部群众?我在上诉书中例举了大量逼、供、信、死的严重情况后郑重呼吁:以为人民服务为己任的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必须迅速改弦易辙,扭转如此混乱的严重局面,稳定社会秩序,使人民能安居乐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上书全文近万言,准备直接向毛主席、党中央告状。
几位知心好友反复翻阅上书,经过认真分拆思考后认为:情况是实在的,意见是中肯的,态度是诚恳的,用心是良苦的。但是不可能起任何作用!根本无法扭转乾坤。反而还有可能招至种种非议和磨难,抑或有牢狱之灾,杀身之祸!因为,历史的经验早己证明,“极左路线”越走越远,越搞越凶。如:五十年代初期的合作化;1957年“反右派”;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大炼钢铁”;1959年“反右倾”;1960年“整风整社”;直致1964年“四清”。几乎无一不是脱离实际情况,推行“极左狂热”的恶果。“极左路线”没有通天的手腕是不可能逆转的,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多少功熏重臣上书进谏,都被搞得身败名裂,头破血流,呜呼哀哉。我等小人物,好比鸡蛋碰石头,坐牢,送命都难以预料。还是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些体贴入微的关心劝导,对我那颗滚烫、炽热的心,等于是迎头一瓢冷水,浇得我透身冰凉发麻。但又着实想不通,共产党与国民党的根本区别之一,从某种角度上说就是为人民服务,就是光明磊落。何至于对如此严重混乱的局面漠然置之?为什么置广大基层干部的切身利益于不顾?难道这些基层干部变得比国民党反动派还坏?竟然用过去国民党镇压共产党的那一套野蛮恶毒的手段来整他们!要知道,这些基层干部都是苦大仇深,根正苗红,跟着共产党翻身闹革命的基层力量呀!是共产党一手把他们教育培养起来当家作主的,是国家各级政权的支柱与基石呀!他们有缺点错误,也只能从爱护和关心的角度出发,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进行正面的规劝与教导。万一有少数干部的缺点和错误较多,不受群众的欢迎和拥护,或者出身不纯,抑或蜕化变质,可在换届选举中解决,为什么要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编造种种莫须有的罪名,用逼、供、信的方法,把他们逼上梁山呢?如此拙劣做法,对共产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到底是有增还是有损呢?
我如此日思夜想,越想越多,越钻越深,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如入泥潭而不能自拔。渐渐茶不思,饭不想,形体也一天天消瘦了,常痴痴呆呆,自言自语,慢慢地连正常工作都无法坚持了。去医院检查,结论为“反映型精神分裂症”。被送进地区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检查患病起因,查出上书原文,即源于对社教运动的种种疑虑。极左派如获至宝。如此严重的对抗社教运动,实属反动透顶,多次派人到医院请医师证明我是无病装病,对抗运动,要把我揪回机关,斗垮斗臭。搭帮医院主持正义,坚持原则,不仅严肃地回绝了调查取证者的无理要求,还多次敦促有关领导要更多的予以关心爱护,以免出现严重后果。这样,在长达两年多的住院医疗期间内,虽然暂时免除了史无前例的灭顶之灾,但病愈出院后,仍不准我回原单位工作,反而让我去县“五·七干校”,与“牛鬼蛇神”们一起劳动改造。虽然名曰学习,但在当时却名声欠佳,在校学员中大家都心照不宣,彼此也“臭味相投”,所以在当时无论身心,都还是比较愉快的。
1970年,我得了一本《林彪语录》。翻阅中发现有这样一段话:“人存事兴,人亡事废”。我又反复思考,觉得这个话头与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的论调如出一辙。“人存事兴,人亡事废”这句话,在一般情况下,反映了人的主观能动的作用。但作为副统帅的语录公之于世却似乎有些不妥。如果说“人亡事废,人存事兴”,那么,真理还存不存在?马、恩、列、斯都死了好长的时间了,马列主义还兴不兴?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还兴不兴?共产党还兴不兴?我把自己心中的疑问在学习会上和盘托出,请大家讨论,以释疑窦。这本是一桩极其正常的小事情,“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嘛!谁知这个疑问一落到那些心怀叵测、别具用心的人们的手上,却被当成了整人的筹码。在当时,反对林副主席就是现行反革命。我立即被强行戴上“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五花大绑,投入监狱。新帐老帐一起算,一坐就是半年多,严刑逼供,硬要我承认是“现行反革命分子”。我老婆是个少数民族的小学教师,前后六次到牢房探望都不准见面,连送点吃的东西都不准,比对待临刑枪决的死刑犯还历害。直到1971年“9·13”林彪自我爆炸后,所谓反对林副主席的大帽子戴不上了,才不得不将我释放。释放时还一再嘱咐威胁我,不准在外面说关押之事,否则后果自负。我只好忍辱负重,忍气吞声,仍旧回到县“五·七干校”去继续劳动改造。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对过去所有的冤假错案一律平反昭雪,地富摘帽,右派纠正。唯独我的问题一直无人过问。虽多次反映,书面、口头的都有,但答复含糊,说什么“并没有定性处理”,“坐牢也没有文字依据”。难道反对社教的帽子白戴了?现行反革命分子白当了?半年多的黑牢白坐了?1981年因身体等种种原因提前退休时,还是未见落实,直等到1986年仍杳无音讯,各级落实政策的机构行将撤消,我实在忍无可忍,怒火冲天,决心豁出去了。立即掾笔上书,说“如若再不帮我平反落实,就将杀掉几个当事人,杀一个够本,多杀几个更解恨”。
这一着很见效,先是电话通知我“不要性急”,两天后,单位领导和落实政策办负责人齐集我家,态度和蔼热情,当面为我宣布平反昭雪,一切强加的诬蔑不实之词全部推倒。还用邵阳县人民政府的红头文件发平反通知书,当面向我赔礼道歉,还发了一点生活营养补助费,也算意思意思。
以后我积极参加了穆斯林的宗教事务活动,慢慢地由一个少数民族工作者变成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阿訇,受到了回族群众的广泛推崇和关爱。我抚摸着头上庄重肃穆的白帽子,荣誉感不觉油然而生。
回复 (1) | 收藏 (0) | 1164 次阅读 |

林启山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