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伽蓝之空

给心情一个安全流淌的出口

http://i.mtime.com/7300322/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青春】《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他一个人去堵了拿破仑

伽蓝之空 发布于:

 

螳臂当车的典故从小就知道。小时候和课本中心思想保持一致地嗤笑螳螂的不自量力,可活着活着,却越发对那些迎着现实的车轮一头冲将上去、任由被碾得支离破碎的生命怀抱深深的敬意。那份死扛碾压的执拗与勇气,仅限在憧憬中,我永远也做不来。

这部漫长的电影,充满生活的气息与时代的烙印,可看到最后的我却觉得它更像个抽象的寓言,小四儿、张父、honey都只是变换着面目诉说着一只执拗的螳螂的过去、现在与其被黏在车轮下的血肉淋漓的未来。

 

【Honey】

 

“写信?妈的,我还真的想写本小说呢,给以后像我这种人看。

太晚了,书又读得不够多。”

 

说这话的是穿海军服,面容清秀的年轻人,原来他竟然就是那个人即使不在,名号都带着三分余威的帮派大哥。于是我终于明白了小明为什么对他一直痴心都在,于是我开始不明白这个其实比起小四儿也大不出多少岁的、应该还有好长以后的年轻人为什么念叨着太晚了,不明白说完这话的清俊脸为何笑起来那么伤感与落寞。


 

Honey对手下说,不闹演唱会了,这个账以后再算。

然后他一个人出现在演唱会门口。

没有以一敌十的神话出现,Honey被217一群人围着,被推搡着,狼狈得其实满可笑的,若不是山东一直阴沉地拦着手下,海军服无疑早被群殴吞没了。

“我看你每天阴沉沉的,不要那么不开心嘛。”Honey走在山东前面,背对他说。

 



然后不要脸的山东一把将Honey推向疾驰的汽车。

 

干!大佬,哪有出来混的还不懂落单的后果的,哪有出来混的还不懂永远不要把后背留给对头的,更何况那还是你最怕的臭不要脸那卦的对头!

 

“我在台南,无聊的要命,每天可以看几十本武侠小说。后来,我叫他们去帮我租最厚武侠的小说来看。其实以前的人,跟我们现在出来混的人,真的很像。有一个老包,大家都以为他吃错药。我记得,好像全城的人都跷头了,而且到处都被放火,他一个人要去堵拿破仑,后来,还是被条子噱到了。——《战争与和平》。其他的武侠书名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一本……”

 

“武侠小说”的回忆让我明白了,明白了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这么伤感,为什么明明好年轻却太迟了,为什么犯各种大忌得非要去呛山东。


他一个人去堵了自己的拿破仑,即使全城的人都已经跷头。


他最终被碾死在车轮底。



张父

张父:“记过就记过吧!如果一个人还为他没有犯过的错,去道歉,去讨好的话,那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啊?”

小四:“可是,我好像觉得这种事情太多了!”

张父:“所以啦,读那么多书,就是要在其中找出一个以后做人做事的道理。如果到头来,还不能很勇敢的相信它的话,那做人有什么意思?”  

 

 

     看不惯学校官僚作风的张父顶撞教导主任,虽然坐实了小四儿的大过,却在小四儿的心目里成了真真正正的勇敢践行着自己的相信的偶像。   

     然而,这个原本在他心中高大的对抗着这世界错误的偶像再一次出现在小人面前时,竟也开始低三下四受尽奚落,在小四儿拿起球棒的那一刻,心中的偶像也随之坍塌了吧。 

 

   

小四儿:“爸,你不用担心我,其实你说的话我都记得,我一定会听你的话的。你上次在这不是跟我讲说,要相信自己的未来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来决定吗?我今天会用球棒打他,也是他太过分啦,跟上次你……”

张父:“如果我把烟戒掉,每月的烟钱也可以分期付款,帮你买一副眼镜。”

 

 

 

     昔日的偶像用他越发落魄的生活与精神告诉儿子,你当然可以对抗这世界的不正确,表达你所有的看不惯——哦,前提是,你有足够的力量不被这个世俗的世界纠缠与控制。你活在重重耍着赖的游戏规则里,它可以分分钟狞笑着攥住你的生计,扇你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你老老实实地收拾起你的愤怒连同你的无能为力。你在学校里有狂妄自大一旦被打脸就知道体罚学生的老师教你母语有多美丽,有整天见到女的就搭讪的肥胖训导主任训导你不许逃课乱搞男女关系,有管个打针吃药都颐指气使的女护士不关她MB的半毛钱关系也可以找茬修理你一顿;你长大上班有你始终玩不转的派系纷争,有你总会站错队的政治陷阱,有一大家子的嘴等着你去挣钱吃饭,有你操不完心的孩子重走着你的老路、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愤怒与青春。你终于懂了权大上一点点就可以压死人,钱少了一些些就真的吃不上饭,你终于连自己也无能为力地无法再支撑自己的那些相信,更悲哀的是发现自己那单薄的身后还有一双闪烁着期待的眼睛。

 

 

小四儿

 

小四儿:“你笑什么?”

小明:“笑你很老实啊,像你这种人以后会吃亏的。”

“为什么?”

“Honey就跟你一样,大家都怕他怕得要命,其实没有人知道,他是最老实的人,就是天天不服气,看别人不顺眼,横冲直撞的。”

 

 

    大家都说,Honey是为了小明去和217的红毛决斗,杀了人才逃亡的。

    Honey死了,小四儿为了小明去和小马决斗。

 

 

小四儿:“小明,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可是我不在乎啊,因为只有我知道,只有我能够帮你,我是你现在唯一的希望了。就像以前Honey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你还忘不 了Honey。因为,现在,我就是Honey。”

 

     小四儿的决斗只是为了“泡miss”的争风吃醋,亦或是什么爱情吗?

     在我眼里,他只是和Honey一样执拗。当他只深谈过一次的知己已被碾压在车轮下,当他眼里曾身影高大的偶像已坍塌于车辙中,他想要的救赎不是需要时永远不发一声的神之力量,而是身边一个真真切切的希望。既然滑头都可以有那样的改变,他希望可以带着小明一起抵抗,希望可以和她一起不要再对这个世界唯唯诺诺地柔顺下去。

 

 

 

     杨导以其细腻的叙事让我一直理解着小明。

     我自认为理解着小明。

     这个没有父亲、要肩负着家里一切开支,包括常年重病缠身的母亲的医药费的少女早早学会了狡黠女人的精明与圆滑,她把对Honey身上那不肯妥协的执拗的憧憬与爱慕放在心里,然后继续毫无遮掩地周旋在无数男人或男孩之间,攫取自己的利益去生存。在我看来这很好理解也无可厚非。

 

     直到她说出“我就跟这世界一样”。

 

     突然的愤怒。

 

     这世界就TM是这样一个臭表砸。

     臭表砸张开双腿,享受着你对她掏心掏肺的爱情,享受着你对她呕心沥血的倾诉,享受着你对她销魂蚀骨的渴望,然后一脚把你碾在高高的鞋跟下,冷冷地嘲弄你的一厢情愿,狞笑着宣誓她的不可改变,她永远不变地用她的手段耍弄着、扭曲着、按着你的头强迫着去改变遍体鳞伤的你。

     你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这折磨是她唯一慷慨地赏赐——直到你生命或心灵的终结。

 

     小四儿把刀绝望地捅向小明的那一刻,我竟然如此悲伤。  

 

 

 

 

两个我喜欢的人物

 

小马


小马:”我人在哪,我就混哪!”

 

 

     这位军二代因为权势的父亲而不用烦恼更不必思考太多生活,无趣的校园时光里,只要虔诚地践行“江湖义气”、践行“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就好。于是他可以因为小四儿不出卖他的义气把他认做唯一的朋友,他可以肆意嚣张地在混杂的帮派斗争站住自己的一个分量罩住这个朋友,可以带着这个朋友吃喝玩乐见世面,在知道这个朋友差点被说不上存心与否的枪支走火给报销掉的第一反应是狠狠给了元凶一巴掌。于是他也许永远不会明白他唯一的朋友为什么要为了个可以随意点缀在谁身旁的miss 和自己反目。

 

小猫

 

 

     小猫是最初吸引我的角色。

     在冰店外老气横秋地给小四儿上课,一转身跑上台垫着箱子才够到麦地用甜到爆的小音色唱着自己一句都不懂的洋歌。实在抢镜。

     如猫一般,最瘦小的小猫最灵敏,但是最义气。小四儿被点名第一个溜过去看情况;小四儿被一大票人堵,他第一个拆凳子抄家伙;眼看四儿要被滑头教训他牛皮糖一样黏上去“自己人自己人“地劝——尽管一直如拎小猫一般被大个子们甩来甩去。

     最后的最后,小猫录给四儿的录音带被随意丢进了垃圾箱,但猫王送给他的戒指一直能戴在他的手上。

 

     我想,没种一个人去堵拿破仑的我,只求像小猫一样,能用那别扭的音色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就好。  


(以上文字个人原创,图片来自互联网,本文版权归本人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必须联系本人。)



p.s.

“沉闷而冗长”,这是我一直对台湾电影抱有的偏见,这偏见让我极少看台湾电影,也因此直到今天才补习了牯岭街,而事实证明——这是真TMD长啊!

这是一部黑暗的电影,因为杨大导演基本上全程没有开灯!又加之经常断电,可真是黑的一逼!还好全程摸黑观影的声控对萌萌震变声期的少年音捕捉精确,总算把这片子坚持下来,且基本凭声认人分出了谁是谁。

真是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因为黑暗而漫长错过一部名副其实的经典,也庆幸因为拖到现在才看,才更能品出其中的滋味。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A Brighter Summer Day(1991)

8 .5 / 10 .0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1991)

影评(516)

收藏(2936)

回复 (13) | 收藏 (1) | 2245 次阅读 |

伽蓝之空 (斯德哥尔摩)

女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