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Like A Virgin

She for whom the sun does shine

http://i.mtime.com/783390/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天堂的精神 魔鬼的享受:威尼斯正篇

LV 发布于:

 

我被人批评过矛盾:既不屑庸俗、又乐于物质享受。我认,鱼与熊掌都要,罪犯贪婪——我是脱不了的了。威尼斯,威尼斯,原是贪婪者的天堂。它是醉死乡最后哪壶迷人的酒,叫你即使明日仙去,也宁愿今夕华梦不归。

 
象美人天然体香,威尼斯有声音的。几根素弦,杳渺难寻,隐隐不绝于耳,逗引欲罢不能的心绪……难怪威尼斯市长那么牛气冲天地不鼓励旅游者前往,我到主岛时还属工作日,是旅游淡季啊,兼依然小雨,街上的人仍然摩肩擦踵,行走艰难得象赶上打折超市。威尼斯的私语轻轻,叮叮咚咚,倏忽消失,又这里那里、随处响起。那是威尼斯的水流啊,如绕城的玉色脉络,叫这座绝美之城冰雪灵透。
 
象很多傻乎乎的旅游者一般,我留给每个城市的时间仍然有限,所以对威尼斯的流水、拱桥、湿润的街巷,甚至贡多拉船夫那醇透的歌声,都只是匆匆一瞥。而只这一瞥,足以让我领略它的绝色、如同炫目的闪回:那橱窗内女孩儿棕色缎子般的长发;那擦肩而过的男孩儿刀削斧凿般的面部轮廓、通身的傲然光彩……威尼斯是诗意的,又这样沉湎于世,勉强供两人对面而过的街巷旁,俱是明晃晃的奢侈品牌店。看着那些跟儿细得可以扎死人、一圈一圈小蛇一样盘满脚踝的珠光鞋,可以想象穿上它的女孩儿该怎样洋洋得意、顾盼神飞;虽则在北京见过的名品也不少了,但这些街边小店的服装式样仍然挑挞飞扬得让人精神一振。当然威尼斯毕竟是威尼斯,服装饰品间,绘画、雕刻店常见。这与北京商业、学院的分区严格迥然不同,看来艺术品、至少是艺术装饰品的市场不乏。在罗马时,就多有铜雕,威尼斯似乎成了铜雕汇总地,令我垂涎不已。一般一幅小画大小,并非名品,但精美至极。我看到了圣乔治屠龙,还有我相信是阿喀琉斯驾驶战车。隔着橱窗,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头盔上的鬃毛和细节历历的战车,所有铜雕的细节无一草就,俱皆精美生动之极,我一激动差点要捧一座回家,唯考虑到自我运输尚有困难、重量精神产品只好容后再议了。
 
透过渡船的窗帘,望见林立的冈多拉背后圣马可尖顶那纤细、精美的影子时,我就迷惑了。待到进了大公府,我便彻底被慑服、绝倒了。在此声明一下,我是坚定彻底的爱国主义者,但看到大公府的建筑,我不得不说,不管我们GDP有多高,在意大利这样一个仅相当我们一个省的土地上,一个小城市的一个王府的建筑,恐怕会令我们赶一百年也赶不上。一进大公府的庭院,我的嘴巴张开就合不上了。拜占庭式风格也非常雕琢,但它不似洛可可那样浮华做作,只富丽堂皇、精美绝伦。无须进到内室,单它的门扉、两侧的穹形高大回廊;正面的主题雕塑墙;一侧昂藏向上的白色大理石台阶,就令我惊艳得头晕目眩了。它完成了不可完成的任务,了将纷飞的想象筑定。我不得不提醒自己往下走,否则我会大睁着双眼呆看那镶金缀玉般的门扉、傻傻站上几个小时。可以欣赏的细节多到只有忽略大部分馆内作品。每一细部都如雪花,拿到手里你会惊讶地发现它的一千个精巧的变身;照一照阳光,反射多个闪亮的角度。
 

 

 
 
仍然匆匆到忽略很多如梵蒂冈一样的穹顶风景,一样的金碧辉煌,一样的生动精美。我是受了但丁的《神曲》诱惑来的,但那幅又让我看酸了脖子的大画并没有给我留下多少好感,与这大屋子里其它的画近似,一样的煞有介事、一样的气象森严。《神曲》因了与比亚特丽斯的恋爱故事,有几分欢欣,但整体色调还是偏于阴沉。展厅里还稀有地展示了许多战时的盔甲、战车,很是珍贵。也有很多长筒火枪,不知为什么,这些火枪让我很不愉快。
 
以前从无印象的一个画家反而是最让我讶异难忘的。他是波许﹝Hieronymus Bosch1450~1516荷兰﹞。我先被他的一幅小画迷惑住了:那大概是基督耶稣,头飘在上空、有植物长出来,画上飘有武士的盔甲,零落的土屋和晕黄的空气,正中有正在受苦的一个小人。我不解,那个时期鲜见这样的超前变形作品。这幅小画很诡异,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转过来看到他另一幅大一些的作品,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他刚才画的是什么。这幅画令人发指:人物、场面众多——多是屠杀、酷刑场面。画面上尽是鲜血淋漓的残肢断腿。有形状可怖的青蛙人正在对人实施各种酷刑:有用刑具正在强行拉长人腿的;有把许多人聚集到一个小屋形状的东西里、透过裂缝看到那里的人脸被挤压得痛苦不堪;有人将刀刺入孕妇的肚子、血爆喷了出来……我大为惊骇、也更加不解,不得不跑去看文字介绍才知道,原来当时的威尼斯公国是有独立的、不受局限的司法,酷刑并不鲜见。波许在美术史界是个迷,他奇特、神秘的画风始终没有找到明确的解读。馆员告诉我,大公府往外走一些,就是叹息桥。原来叹息桥上伤心的爱情故事、令万千世人前来朝拜的景点背后,有着这样残酷的背景由来。看了这幅画出来,我非常痛楚,良久难解。波许这幅画未必是对当时威尼斯现状的描写,却恰恰揭示了灿烂的文明背后、曾经那么残酷的杀戮和血腥。好在我此行看到类似油画的机会很少,否则几乎打击我对人类的信心。其实从四大文明历经几千年到如今,换了多少付“文明、理性”的面孔,而人类彼此之间的争斗、仇杀,什么时候停止过? 
 
也许原就如此,意大利在我的幻象里永远是腥红色的,极度精美、华贵,也极度残忍血腥。也许冰与火、爱与恨、鲜血与玫瑰就是这样暧昧而完美地组合着。
 
路上,不断有人叫bella,我才开怀起来,管它真假。意大利帅哥的嘴巴太甜,女孩子会被惯坏。在大公府,我向一馆员问道《神曲》,他很典型的拉丁轮廓,脸型险峻、眉眼深刻,黑色卷发浓密不驯。正闲得无事呢,细细教我路程、眼神浓得化不开,我不赶快走开就要受不了啦。
 
威尼斯还是有名的玻璃之城,晚上的霓虹,白天的玻璃鲜花、植物和湖泊。街边很多斑斓闪烁的玻璃饰品小店。我找到一款小小项饰,象收拢了一眼深绿色的湖泊、上落了片桔色花叶。店主老太太跑去替我取货,小小的店,老太太满头白发、却一丝不苟,很有尊严,无论多老也风度不减的样子,令我无比艳羡。 
 
路经一小门,门前的曲目单吓我一跳:普契尼、维瓦尔第《四季》,我抬腿就要进——怎么搞的,我最爱的曲子荟萃啊!抬头发现柜台前的一个职员,我犹豫地问:“这里是音乐厅吗?”——心想应该是极小的,他答“是教堂”。我大窘赶忙说“对不起”,他会意地笑“没关系”。假如加上柴可夫斯基的《船歌》就更好了,淙淙的、深深的钢琴声,就象涟漪的威尼斯流水,打散了又聚拢了五彩花瓣儿,美丽、怡然地流淌着,不管它已经把我的心撷了一片去。
回复 (0) | 收藏 (0) | 969 次阅读 |

LV__ (北京)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