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Like A Virgin

She for whom the sun does shine

http://i.mtime.com/783390/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鬼子来了》:我痛恨自己的同胞

LV 发布于:

     最近刚刚学会从迅雷下载电影,所以狂补课。刚刚看了传说已久的《鬼子来了》。太难受了,不想再看第二遍,对电影里的一切,我完全无法面对。也从来没有过,这样厌恶、甚至憎恨自己的同胞。事实上我快变成七爷了,恨不得抓住那些愚蠢、卑贱的农民我一个个掐死他们,我!

 

     不想细评了,也无从细评。对这样的电影,再去讲究运镜、画面是无意义的。原来专业影评们如此追捧姜文理由如此。《阳光灿烂的日子》当然好,不过无论多平庸的人,都可能有一次迸发的青春期。我不懂电影,但因《鬼子来了》,姜文所以大师。

 

     当初禁这部电影的那批人真的疯了。连执政党都知道审时度势压制下房价以缓解民意。但电影审查怎么可以在这样一个世纪里,如此愚味、反动、反人类(只好用这种词了)。该片完全不涉及社会制度执政党什么的。在一个案板上,中国农民和日本农民是被姜文一起解剖了。他怎么就那么狠,毫不手软,一点儿没有同情感。不上麻醉剂,不顾病人怎样疼痛嘶喊,怎样鲜血迸流,他也抽皮剥筋、一定剖到底为止。

 

     让我怎么面对,电影里的同胞们不仅是蝼蚁,简直是蛆虫。完全比豺狼虎豹更让我感觉不寒而栗,恶心、厌恶之极而倍感可怕。中国人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样了?这个问题是无知的我完全不能自答的。曾经有过“燕赵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这么回事吗?是不是千年“学而优则仕”的饵食已经搞得全民权谋,哪里还有中原初年那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象?

 

     我开始理解中国电影界的“黑泽明”倾向,也些许明白姜文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前往靖国神社。有点象《猎鹿人》中尼克一次又一次试轮盘赌,姜文一次又一次去探究那些曾经把海量大于日本的中国国民吓得屁滚尿流的东西。

 

     每个人都怕死,当伯格曼怕死的时候,他拍出了《第七封印》。当姜文感到摆脱不开这个恐惧的缠绕时,他买了一把曾经悬在万万中国人精神上的日本刀。

 

      所有的角色都象动物一样气息蓬勃。日本农民小三郎的武士道精神终究也在死亡面前坍塌成一滩泥,但他的那个血洗了全村的小队长,却始终是全片看起来最酷、最有型的一个人。小三郎丢盔弃甲之前,毕竟有过长时间凶狠的坚持。回队后,也最终决定切腹“以谢天皇”。而我们中国受教育的翻译官,从始至终,毫无品格、诚信、同胞心而言。而那些农民…… 我完全没有勇气再次描述他们的表现。

 

     他们,始终是我们最恨、也最难以原谅的敌人。但不得不面对的是,他们一直都比我们有要求、有坚持、有尊严。这是最让我边看电影边感痛彻心肺的。

 

     姜文自己在访谈中提到鲁迅。时下人轻易将80后帅哥韩寒与鲁迅相提并论,我当笑话罢了。姜文此片,一点儿也不夸张,有鲁迅的气象。

 

      黑泽明的印迹在《鬼子来了》里对我这个非专业影迷而言很清晰。也感到费里尼的气象。与此片相比,《辛德勒的名单》就象复活节晚会上的荧光彩带。姜文自己言及,母亲说自己是“牲畜”,这头凶猛的动物原来早在十年前就把中国影坛的地昏天黑地地梨了一遍,所有的无病呻吟、故作悲悯,都被他蛮横地翻抛成碎屑。

 

     我也不需要在此骄矜地“农民”如何如何,岂止农民,其实他一网打尽了所有同侪包括我自己。真相一直摆在那里,只不过我们不看就是了。有人气上来把地面翻开了,原来底下是如此无比深洞,如此狰狞、如此凶残、如此丑陋。

 

     看过电影后我Google影评,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写手建议大家都要看一看电影、并且还要人手一篇观后感^-^我也觉得电影审查那批人不是智商强弱的问题,而是智商存不存在的问题。如果他们稍微有点脑子、多放一些这样的电影,中国人的志气可能会长得快一点。

 

     中国电影其实不缺观众群,大众小众都有。只是中国电影的农民从业者太多的问题。我也不主张姜文这样的电影当主旋律满世界放,会吓坏花花草草以及小孩子。为什么不大力推行小众院线?可以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放,以歌剧均价每人约300元,事实上我们有些东拼西凑的“高雅”歌剧还不如姜文这部“流行文化”的电影深刻呢。做长线,名人、影评家讲评研讨,然后在一、两个大众影院由影评家力推。大城市里其实有很多人对这种品质精神饮食嗷嗷待哺。

 

     然后我不得不再次愤怒声讨电影审查——虽然这声讨晚得荒谬——为什么,为什么连边远地区的无良政府官员都碍于民意、至少做点表面文章,而堂堂偶有“盛唐之光”的民族人民需要被笼罩在这样愚昧的“娱乐控制”之下?而且面对的是完全对体制执政无涉,而激人“知耻近乎勇”的电影?

 

      姜文的天才是即使他自己不想认、也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电影的backbone也就那么几个了,指望张艺谋陈凯歌“老夫聊发少年狂”看来不太可能了,唯姜文还算上升股。不过他的天才肯定不能关在笼子里侍养。快快把这头牲畜放出来吧,我希望他下一部电影拍北洋水师惨败、或者清政府割地赔款。中国人太能自我原谅了,不然就是这样暴富之后愚蠢地穷奢极欲。

需要有人拖过去、强按着头,品尝曾经满坑的鲜血、直面不容遗忘的真相,回味魂飞天外的恐惧。那样,中国人才有可能真正站起来。从精神上。

    

    

 

     

 

 

 

    

 

回复 (20) | 收藏 (0) | 917 次阅读 |

LV__ (北京)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