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挥鞭赶驴

你们一直抱怨这个地方,但你们没有勇气走出这里

http://i.mtime.com/840307/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孙悟空不是个好邻居

在麦田里飞 发布于:

上周去杭州旅游,住在西湖边的一家民宿,客厅书架上摆得满满的,晚上回来一身疲惫,洗完澡到客厅,倚在沙发上,借着柔和的灯光看书,倒是非常惬意。这种感觉,甚至胜过在家。那几天杭州秋雨绵绵,却不像北方,一层秋雨一层凉,即便开着窗户,吹进来的风也是温凉正宜。店主养了一条泰迪犬,阅人无数,跟谁也不眼生,我把脚往椅子上一搭,它就生龙活虎地窜过来撕咬,店主看到,喊一声:“bia  ji,过来!”我这才知道,狗的名字叫bia ji,就是东西bia ji 一声掉到地上的bia ji,有些意思。

书林林总总,种类不少,不知是店主自己看的,还是专门为不同口味的客人准备的,游记之类的居多。一般住这种民宿的客人,多是自助游的,要的就是一番悠游的闲适。不过我不大喜欢这类书,随便一翻,似乎作者总在刻意强调自己通过旅游获得了如佛陀般超脱的心境,字里行间满是天人合一的感悟,多了就成了矫情。当然这其中肯定有我先入为主的感觉,我连云南、西藏都没去过,可能的确体会不到不到作者们从旅行中汲得的人生感悟吧。看了看大冰的《乖,摸摸头》,要不是冲着大冰这个人,看到这样的题目我就会却而远之的。大冰是我真正喜欢过的第一个主持人,记得我上初中时,山东电视台周六晚上有诸如《阳光快车道》之类的娱乐节目,某一天在外景中大冰突然出现,颇为讨喜的英俊面容和幽默的语言风格让我眼前一亮。那时家里没有有线电视,翻来倒去就那么几个地方台,更不知《快乐大本营》之类为何物,大冰颠覆了传统主持人的形象,连我父母都不自禁地喜欢上了他。后来他逐渐成为山东电视台的台柱子,娱乐节目中他是一哥,记得有段时间电视台还外聘了谢娜来主持节目,这两个人一唱一和,一度把山东电视台的风格扭向搞笑。不过后来上了高中大学也不看电视了,逐渐也忘记了他。偶尔回家看电视,猛然发现那个在记忆中一脸青春阳光的少年已经留起了两撇小胡,脸上写满了成熟。此时的山东电视台早已回归传统,端着一山一水一圣人的庄严,不可在娱乐和商业面前屈膝,远远得被其他地方卫视抛在了后面,沦为二线甚至三线,周六黄金时间演《道德与法制》,白天播学挖掘机哪家强。

许是大冰的性格不再适应这样的环境,他逐渐转向,玩酒吧,搞摄影,当背包客。当然这些都是我在知道他写的书很畅销后才去了解的。人的一生可以很丰富,就看你怎么去玩。作为一个陌生人我去看大冰的人生轨迹,绝大部分都隐藏在他最初阳光的面具之下,《亲,摸摸头》是打开他人生的一把钥匙。我尝试拿起这把钥匙,但一如前面我所说,这样的文字,我依旧不喜欢。即便作者曾经是我喜欢的一个人。

真正让我静下心来的,是那本绣像本《西游记》。书是平装本,不过印刷不错,尤其是有清代绘本的绣像,孙悟空便直接画成猴子,猪八戒则是野猪,妖怪更是奇形怪状,对比着看,非常好玩。《西游记》的小说,我只正经八百的看过一两遍,还是在十多年前,大概是在上初一。很奇怪那时的电视台即便到了暑假也并不怎么播放《西游记》,不像现在,我在上初中之前根本就没看过《西游记》的电视剧!听上去是不是有些骇人听闻,现在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偶尔在一些节目剪辑中看到六小龄童的金箍棒耍成了花,幼小的心灵生出无限憧憬。有个同学家里有钱,好像能看到有线电视,某天他在课堂上向我们讲述孙悟空借芭蕉扇的桥段,牛魔王跟孙悟空变成法天象地的神尊对战,为了形容那一幕的景象,他站到课桌上,张开双臂挥舞红领巾,口中咆哮不止。虽然后来被班主任打了一顿,但并不妨碍我们对他的崇拜。当放学后我们涌向他家去一睹悟空真容时,他讪讪地拍着闪着雪花的电视机对我们说他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就会把有线给拔掉。

那种失落的感觉时至今日我还刻骨铭心,所以当我某日在集市上看到书摊上有《西游记》小说时,我按捺不住了,扯着母亲非要买一本。书贩要价十五块钱,在我看来,十五块钱简直是天大的便宜,书里可有一个无比奇妙的世界!但母亲显然没有我那样的觉悟,她该买的菜还没买,要给我买的鞋子也还没买。最后我断然哭了出来,大喊不要鞋子了,我要买书!

现在想到当时的那幅场景,我还忍不住心摇魄动,那个少年对《西游记》充满了怎样的渴望啊!如果现在在街上看到一个哭着喊着不要鞋子要买书的少年,我会毫不犹豫地上前帮他把书买下。

母亲很无奈,终究给我买下了书,当然不是十五块钱,她在与书贩的唇枪舌剑中把书砍到了五块钱,这样最后我的鞋子也买上了。

那本《西游记》理所当然是盗版,字比米粒稍微大点,纸张薄得惨不忍睹,甚至书脊都没有封蜡,看了没多少,就散页了。可我依然爱如至宝。当时我刚开始练习毛笔字,对喜爱的东西,总想用自己的笔迹牢牢据为己有。我拆下书的封皮,露出毛边纸般粗粝的内皮,是空白的,蘸满浓墨,小心翼翼、极为认真地用楷书写下《西游记》三个字,还仔仔细细地画上了书名号,右下角又端正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才长出一口气。这是我保存最早的墨迹,甚至早过我在卧室墙壁上留下的“福禄寿喜”四个大字。

我却已经忘记了当时看书是什么感觉,九九八十一难,我也记得乱七八糟不分先后,倒是对盘丝洞猪八戒调戏蜘蛛精的情景印象深刻,肤如凝脂,碧波荡漾,当然当时想不到这些词汇,但忍不住脑子里热烘烘的,晚上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科学的解释是,当时的我已经进入青春期了。

年少时看《西游记》是看热闹,如今在看,方感受到小说细节的妙处。孙悟空究竟是只什么性格的猴子?以前只知道他勇猛、果敢、肆无忌惮,细细品味书里的对话,才发现他其实还是个成精的无赖。第三回他去找东海龙王借兵器,一番对话着实精彩。到龙宫,先是诈称自己是“天生圣人孙悟空”,谁给你颁的证你就成了天生圣人?敖广倒是实诚,好生把悟空请进去,悟空道明来意,要借兵器,龙王连推辞都没推辞,便命手下抬出一把大捍刀。猴子毛病甚多,嫌这嫌那,龙王却深谙待客之道,平心静气地为他换兵器,直到猴子寻到那定海神针,方才不再聒噪。按说把龙宫的宝贝已经抢到手了,也算达到目的,可要不人家咋说猴精猴精的呢。没想到猴子竟然也是鸬鹚腿上榨油的主,借着手里的金箍棒耀武扬威,龙王心想你丫的怎么还不走呢?猴子却又一屁股做到水晶宫的龙王宝座上了,先对龙王呲牙一笑:

多谢贤邻厚意。

不用谢我,你赶紧滚蛋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龙王腹诽,嘴上却忙不迭地说:“不敢,不敢!”

接下来看猴子如何得寸进尺了。他又说:

当时若无此铁,倒也罢了;如今手中既拿着他,身上无衣服相趁,奈何?你这里若有披挂,索性送我一件,一总奉谢。

还有比这更蹬鼻子上脸的么?你平白无故来赚了件绝世神兵,我忍了,好家伙,又借着这么个由头来要衣服?都说猴子是尖嘴猴腮,原来是不要脸。

敖广终于拿出了点龙王的气概,心下着恼,直截了当地说:

这个却是没有。

不他妈跟你废话了,有也不给你,不要脸。

敖广显然不知道猴子曾经在人间历练过十余年,早已掌握了厚黑的精髓,兵来将挡道:

‘一客不犯二主。’若没有,我也定不出此门。

一开始还说句“一总奉谢”,现在直接露出无赖的嘴脸来了,谁让咱是邻居呢,我就赖上你了,你还敢赶我走?

敖广皱起眉来了,可看看手下这群虾兵蟹将,再瞅瞅猴子手里一万三千五百斤的金箍棒,又把怒火压下去,捋着龙须给孙悟空出主意:

烦上仙再转一海,或者有之。

嗨,当前主要任务是把猴子忽悠走了,也管不得其他海里的龙王也都是兄弟了。

龙王还是低估猴子了。他不是仙人,不是神圣,是一只天生地养、混迹兽群的石猴,拜师学艺前,他在人间市井晃荡,竟没人发现他不是人类。所以,孙悟空不只是跟菩提老祖学的一身本事,他还有一样胜过大多数神仙的本领,就是人情世故。要非如此,一般人早不好意思,向龙王拱手告辞了,他却丝毫不为所动,大喇喇地回应龙王:

‘走三家不如坐一家。’千万告求一件。

龙王心想,呵,还就在我家杠上了!老龙我这回还就硬气了:

“委的没有;如有即当奉承。”

我就是不给,你能怎么着吧!

猴子要了三遍,老龙推脱了三遍。这段对话精彩的紧,一个是不要脸的无赖嘴脸,一个是悭吝自守如封似闭,两个角色的形象跃然纸上。不过话到此处还算是一派平和,接下来,猴子是走,是留?

走?走就不是我孙悟空了!

“真个没有,就和你试试此铁!”

猴子直接跳上龙王宝座,手中金箍棒一递,指着老龙王的鼻子就骂上了。

漂亮!真要为这无赖拍手称赞了。我行我素,天地间老子最大!敢不听话,举棍就打!此时的孙悟空还没有要闹天宫的心思,他只觉得做任何事也要由着性子来,谁也挡不得。“齐天大圣”的大旗,已隐隐然飘了起来。

东海龙王看着眼前的棍子,没了主意,遇上这样一个混不吝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又能奈何!可他偏生还不想自己一日之内连丢这么多肉包子喂狗,一通铁鼓金钟招来南海龙王、北海龙王、西海龙王,连哄带骗,让敖顺出了一双藕丝步云履,敖闰出了一副锁子黄金甲,敖钦出了一顶凤翅紫金冠,一并送给猴子。看着猴子在水晶宝殿里当场换衣服,对着铜镜搔首弄姿、喜不自胜,众龙王敢怒不敢言。临了猴子把金箍棒舞成泼风一般,一纵身冲水而去,还不忘回头呲牙露出笑脸:

“聒噪,聒噪!”

猴不要脸,天下无敌。

要是四海龙王知道孙悟空连玉皇大帝的脸也敢打,他们肯定不敢联名进表上奏,更何况,砸烂金銮殿的,就是从东海“借”走的定海神针,说不定,玉帝心里对四海龙王也心中暗恼:泼猴那一身金灿灿的行头,还不都是你们给他的?所以在《西游记》里,龙王的地位一直不高。不过,算是不打不相识,龙王对猴子倒不计前嫌,特别是敖广,甚至成了老孙的好友,为他的人生发展提供了导师般的意见。第十四回,孙悟空刚刚从五指山下出来,成为唐三藏的徒弟,两人经历了短短的蜜月期,在猴子随手打死几个毛贼后,唐僧的絮絮叨叨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聒噪,你看:

“你十分撞祸!他虽是剪径的强徒,就是拿到官司,也不该死罪;你纵有手段,只可退他去便了,怎么就都打死?这却是无故伤人的性命,如何做得和尚?出家人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怎么不分皂白,一顿打死?全无一点慈悲好善之心!早还是山野中无人查考;若到城市,倘有人一时冲撞了你,你也行凶,执着棍子,乱打伤人,我可做得白客,怎能脱身?”

整个《西游记》里,少有单句过百字的对话,唐僧吐噜噜就冒出一百六十多字,想来这个打娘胎里出来就做和尚的家伙,早把说话和念经混为一谈了。猴子是什么性格?当年在菩提老祖门下时都没被如此指责过!他忍住没对唐僧举起棍子,只一个筋斗云就不见了踪影。

书中没表悟空当时的心理,只一句“径转东洋大海”,或许他在愤怒至极时,也没考虑这一去要向何方,可筋斗云通着他的心思,便直直向着敖广的东海龙宫去了。不知在何时,那个一出场就被他欺辱的龙王,竟成了可以倾诉烦恼的好友。老龙王为大圣端上茶,静静地看他拧着火眼金睛、嘚啵着雷公嘴,倾吐对唐三藏的不屑与反感,却悄悄暗示手下把厅堂里挂上了一幅“圯桥三进履”的古画。

他显然熟悉大圣那猴子性格,没有上来就苦口婆心的劝诫,而是用张良和黄石公的故事旁敲侧击,大圣多么敏锐,一点就透,只是刚刚使了性子,若接着便回去,太丢分了。于是端着茶低头不语。

龙王看出火候了,道:“大圣,你若不保唐僧,不尽勤劳,不受教诲,到底是个妖仙,休想得成正果……大圣自当裁处,不可图自在,误了前程。”

多少年的老龙了,话说的滴水不漏,你保唐僧,说到底还是为了你自己。在五指山下被压了五百年的孙悟空,已经不是当年那棍指如来福,叫嚣“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齐天大圣了,他已经知道,这天地宇宙,终究有许多自己无能为力的事,终究要悖着性子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茶未喝完,他起身对老龙道:“莫多话,老孙还去保他便了。”

他在云头看见唐僧孤零零地坐在路旁,心下颇为不忍,一个筋斗跳将下来,毫无芥蒂地对唐僧叫到:“师父!”

唐三藏心中暗道菩萨说的果然没错。他抓起一个包裹,亲热地迎上悟空,说这里面有一身衣服,你换了吧。悟空大喜,解开包裹,看到一领绵布直裰,还有一顶嵌着金箍的花帽,亮闪闪,煞是好看。

西游记 Pilgrimage to the West(1986)

9 .1 / 8 .0

西游记(1986)

影评(143)

收藏(332)

回复 (3) | 收藏 (1) | 57 次阅读 |

在麦田里飞 (淄博)

男 33岁 白羊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