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鲜有废客

电影的朝圣者,文字的守夜人。

http://i.mtime.com/843718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奥外第二弹」对知识分子的讽刺是一种猩猩似的捶胸

鲜有废客 发布于:


《方形》中安排了这样一场戏,让一票体面且光彩夺目的知识分子,或曰艺术圈的雅男淑女们齐集一堂,在典雅高贵的宴会上觥筹交错,这时,宴会上雷电闪耀,随之传来一段男声,声明了接下来的一场行为艺术:一位扮演猩猩的人即将闯入偌大的宴席中,谁先动弹,谁就会引起“猩猩”的注意。



然而,当镜头摇动,猩猩的叫声传来,而接下来的场面却出乎意料,本来只是一次娱乐活动,但是渐渐地,场面失控了,扮演猩猩的人过于痴迷,他不仅不断挑衅宴席中的男性,将几位绅士赶出大厅,还对一位女性毛手毛脚,企图强奸她,最终,席上的男性们终于奋起,群殴了这位“猩猩”。


 

《方形》这部电影的海报,正出自该场景中“猩猩”站在餐桌上的一幕,于是导演鲁本·奥斯特伦德的意图便昭然若揭了,即使观众在被这150分钟断断续续的或无聊或惊诧,或戏谑或冷漠的情节迷糊的晕头转向,在这段“影眼”中,我们也知道导演是在对知识分子进行一次讽刺。


 

他将讽刺当成了艺术,而这个艺术则是有关于“艺术作品”。这个“艺术作品”便是《方形》中一直贯穿始终的“方形”作品,这个作品是由阿根廷的一位艺术家所作,它是一块正方形的地面,在这块地面上写着“方形之中是关爱和信任的圣所,在它的界限之内,我们共享平等的权利与义务”。


 

这当然是一种理念式的宣言,它借鉴了《圣经》中的福音话语,只是,这次的福音语句不是印在书中,而是贴在地面,形成了一种道德主义的避难所。表面来看,它传达了一种人道主义的宣言,然而其存在形式就是一种讽刺,社会的道德感需要一块窄小的艺术作品来容纳和遮羞,即使影片有再多冗杂的碎石,这却是一块躲不开的界石。

 

沿着这个理念的构造,我们去看整部电影,便发现克拉斯·邦饰演的男主角克里斯蒂安是一个枪把,影片是在围着他转,或者说,整部电影就是一个针孔摄像头,去窥视这个美术馆馆长的一切,不论是他的工作,还是爱情,亦或者是家庭云云,他变现为一块可测试的道德标尺。


 

从一开始,他便是一个笑话,面对记者的采访,他连自己之前宏篇大论的观点都一脸漠然,只能临场发挥,再次编瞎话;而当自己手机和钱包被偷掉之后,他选择的不是报警,而是给整栋大楼的居民都投递一封警告信,以次要回自己被窃的物品;而在面对露水情缘,他也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可是一夜情之后,又全然忘记,希望就此结束;对于两个孩子,也是漠不关心,只是在忙着自己的琐事;然而处理工作时,又纰漏百出,无计可施;甚至在基本的道德观上,也不愿承担自己亲手造成的过错,正如那个因他的一封警告信而被父母冤枉的孩子,他想到的只是逃避,而不是解决。

 

一言以蔽之,克里斯蒂安是一个处于精英分子的地位,却连基本的道德操守都荡然无存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小人”,无愧于“虚伪”二字。


 

这种用人的自身困境去反映群体甚至社会困境的话题,貌似是金棕榈这几年一贯的口味,比如哈内克的《爱》是让一对老夫妻在死亡的困境中反思生命;而《我是布莱克》则是聚焦一位贫困的老人,让他在申请社会救济的困境中反抗政府;奥斯特伦德的《方形》更全然让克里斯蒂安成为一个人尽厌弃的小丑,他的困境,不像是刻意,而是天性。

 

但是在《方形》中,这种调侃的尺度,出奇的大,甚至有点不近人情。宣传公司为了让“方形”这个艺术品可以获得极大的关注度,不惜制作了一个让金发小乞丐女孩在“方形”中被爆炸的视频,这种恶趣味让社会舆论甚是愤怒。


 

然而这还不够,如果说爆炸视频只是一则被围观的反面素材,那影片中直接让乞丐女孩在餐厅中恶意要求克里斯蒂安的片段,则像是导演无所顾忌的嘲弄,这种隐喻性质的嘲弄还表现在那段经典的“猩猩大闹宴会”中。当“猩猩”被一群绅士殴打,随后的画面直接接上一个在雨中睡觉的流浪汉,这种蒙太奇的运用,无非是在暗示导演的立场:知识分子对于“猩猩”的艺术消费,和上层人士对于流浪汉的施舍是一个道理。

 

这种潜在的价值观,虽然很招仇恨,但是奥斯特伦德却直面了这一点,《方形》中无处不在的流浪汉,总是和穿着精致的艺术工作者纠葛在一起,如果是好莱坞电影,他们可能会以某种美妙奇缘配对成落魄王子和高贵的公主,但是在欧洲的电影传统中,它们不愿去营造幻觉,而是将现实以超现实的手段去表现出来,即使这种超现实的形式可能会惹人厌烦,谁能说151分钟的《方形》没有让人打瞌睡的地方呢?


 

但是它却总在不经意间给人以某种真实的触感,克里斯蒂安在塞信封的过程中逐渐恐惧的情绪;他在带着两个孩子再次进入民居时,让人眩晕的爬楼梯过程,都将人在现代建筑中无因的陌生感,以及在负罪后陷入循环般的漩涡处境,都以出奇的手段表现了出来。

 

有人说,奥斯特伦德很是虚伪,他自身就是一个身处艺术圈的知识分子,他用如此尖锐刻薄的笔触嘲笑自身的氛围,无非是想哗众取宠,自黑招粉而已。


 

但是这种刺破承载自己气球的行为还是值得称赞的,奥斯特伦德是何种人也,他是否就是现实中的克里斯蒂安并不重要,但是他用一个个极具讽刺性的现实场景串联起一篇瑞典的《儒林外史》,我为这种举动鼓掌。

 

 

 

本文首发“中影指数”

约稿或转载请私信!

自由广场 The Square(2017)

7 .6 / 7 .0

自由广场(2017)

影评(9)

收藏(109)

回复 (5) | 收藏 (6) | 678 次阅读 |
标签:

鲜有废客 (芜湖)

男 26岁 天秤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