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泡影院

美国新片,电影技术动态,电影国际市场观察--好大牛皮Me!你骑电驴,进影院的我,还在猛犸象...

http://i.mtime.com/85481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卢卡斯怕谁?美国神话之王和电影未来(3)+ 回复:眼下电影拍摄,市场,投资讨论

XX 发布于:


《A scanner Darkly》。同一套DV拍真人然后转动画。让希区柯克叹气?演员-牲口=?!?


(接2):

我的故事说,从星空俯视,天下无敌的卢卡斯,到底还会怕谁呢?让我从结尾的地方讲起:

  

放眼一下电影未来的放映方式。《英国病人》(The English Patient)的剪接和音响混录技师在一篇文章指出,未来的电影放映会用数码盘,而不是现在的35毫米胶片。数码盘同样清晰,甚至比胶片更清晰,并且不可能划痕(下雨),弄脏,发霉,跳格“乱抖”。在他工作的领域里,在电影剪接和音响方面,古老的35毫米胶片作业方法15年来被数码技术渗透完了。观众可以在《侏罗纪公园》、《泰坦尼号》和《幽灵威胁》看到这种技术登峰造极的视觉表现。不过,放映方式的数码化意味着,这将让19世纪末以来电影业坚持的两项基本遗产:胶片,以及制作方式,最终投降,放映方式的改变是终端表现。

  

整个美国电影工业正在电脑数码技术的变换之中。攻关之处是画面存储和放映。中国观众很有看碟经验,不过,这种小碟放到大屏幕,形象一放大,会放大出一个个方格,就是说,必须用更大量的数码密度传载画面,才能保持画面清晰细腻的同样效果。放映一部一小时45分钟故事片,以目前的数码技术需要用几百张盘(放映员比迪厅骑士还忙!)。如果在计算上找到压缩大量数码的方法,换句话,当我们可以用几张光盘输入电脑,在巨大屏幕上直接显示画面,就会不再制作拷贝,不再使用沉重庞大的胶片带放电影了。而一旦新的放映方法决定性地侵入电影市场,你可以想象,电影工业的传统制造环节,比如彩色印染技术,就全部改观——暗室不存在了。直到现在,这个行业还在美国获得巨大利润,一部好莱坞故事片有时需要5千万英尺的胶片洗印。一旦故事片用数码摄像机作基本拍摄,暗室将从电影工业中消逝。在不远的未来,当放映和摄影基本技术数码化,整个电影技术过程从头到尾数码化。整个电影技术结构就会改头换面,镜头成为望远镜。

 

有些推论我们可以预见。美国的这种转移将在10年里完成。电影业将失去所有的老伙伴:现场打板、胶片盒、挂带齿轮。而录像带、电脑、电影之间的界限,将大大地混淆了。数码技术将使1995年的《侏罗纪公园》看起来像1933年的《猿人泰山》的水平。

 

请想象一下,我们将会在800个有线电视台里,看月球上数码摄像机拍的,关于地球的故事。也许,你儿子的儿子,坐在屋子里,在电脑上自己制造画面,自玩剪接,加音响,一个人做完后期合成。他使用了所有的大牌演员,但是片酬,他小人家是一仔儿没付。因为电脑已经将活人的表演,将这个最终极的难题,在数码的精确控制下做了微妙变化。这不是“胡思乱想”,将真人表演电脑化,如今在卡通片已经做到了,《幽灵威胁》里真人表演和电脑做出的怪物”同台”表演。也许,未来还会通通换思路:以数据库里储存的人物表演数据,用数码的方式,一点一滴再现人的各种微妙反映。

  

这些未来是真实的。卢卡斯自己也指出,电影技术的历史转换就像15世纪绘画材料的转换一样。数码技术在电影工业未来的转变作用,仿佛中世纪壁画和后来的油画。在泥灰上画教堂壁画的时候,画匠们要趁着泥灰潮湿的时候做画,颜色效果并不能马上呈现,要等到第二天才知道。艺术家需要预计一天的工作量,要小心地避免裂痕,这挺像传统电影工业对拍摄和冲洗的预计,取决于工艺经验。还有,壁画是不能移动的。然后油画方法出现了,画家能到室外写生,夹着画板,回来再修改,不喜欢的话,拿油彩用新画面做全部覆盖,可以变成别的画。这相当于数码时代电影制作的变化。对于制造幻觉的电影工作者说来,这是梦想成真的通道。

现在,好莱坞干活的美国电影工作者看到一个人单干的,既是欢欣鼓舞,又是恐怖的未来。新警世恒言说了,走着瞧吧,新技术非弄出大堆大堆最终割下自己耳朵的疯子凡高来!以我保守的想象,我觉得这类“大跃进”式的夸张有一点幼稚。因为,电影艺术是合成性的,除了各艺术门类的合成制作,还有工艺集体性中间“导演”,将众人劳动集合变形的魔力效果。(当然,在“好莱坞”这个流行+金钱说法里,最终的魔力效果,要考虑掏钱的老板和大众的欣赏水平。)

  

有钱有势,天下无敌,卢卡斯究竟会怕谁?

其实你一点不难想象,你自己一个人缩在电视或者电脑前看盗版碟。假如,观赏者在电影院彻底改变放映技术的同时,彻底改了观赏方式,变成了孤独的欣赏者呢?对于仍然汹涌进电影院的美国电影大众来说,你的经验可能有点前卫。不过,假如有朝一日失去大众的集体捧场,还会有卢卡斯这种美国流行神话现象吗?

  

我们不难推理:在数码技术扫荡美国“重工业”电影业的同时,在电影院里看故事片的美国人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数码技术的发展虽然令人如此陶醉,它将会把电影院变成我们无法认识的什么样的现象呢?更好?更糟?

也许,未来的电影院,就像歌剧院如今的情景,是包裹着晚礼服的上年纪的观众看150年前的产品,不过我们将看用数码投射的《卡萨布兰卡》。而对玩着电脑电视一体化的星球攻击游戏的孙子辈来说,进电影院集体观赏的快乐全然无以体会。也许,电影院整个消逝了?被社会巨变彻底颠覆掉了。会有点像20世纪初叶曾经很流行的活动电影透视镜(把一系列静态照片装在一个用手摇曲柄转动的轮子上看),未来的美国新移民,像眼下逛《迪斯尼乐园》一样,在历史博物馆里,摇着把手,看着 一幅幅祖辈创造的“电影”画面?

  

这个在美国还是未来时态,在中国是现在完成时态的问题,已经不是卢卡斯的,而是我们人类自身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进电影院,要进剧院,为什么要凑在一起观看古老的或是崭新的故事说法?我们是不是在寻找人和人休戚与共的交流方式?或者,你说,让地缘辽阔,空气新鲜的美国人找去吧,我不找了,因为大街够挤了,我一个人缩在小盒子里看着小匣子,在小模糊中萎缩放大想象吧。我习惯一个人观赏。再多一人,哪怕一帅哥,一亮M,超不爽啊。让我们再自问,挤在黑暗中一起观看故事的现象,和原始人在洞穴篝火边讲“神话”的基因,还在血液里复载流动吗?

 

噢,顺便说我看卢卡斯那次:为了好座位,我提前三小时排队,坐在影院通道地上,生生读完半本考古学。然后,我感觉失望。卢卡斯不是Super-Top视觉创作者。

  

不过,我仍然坚信,在未来的新文艺复兴时代,无论技术方式和欣赏方式如何加速度巨变,我们真正崇拜和真正惧怕的,仍然是个人想象力+工匠式的超级体力劳动。正如《幽灵威胁》的出现,在两大队世界之最的艺术加技术人马的创造之前,是卢卡斯一个人坐下来,用铅笔把脑子里的画面勾在纸上。


卢卡斯不过你我中,谁,一个过渡性代名词。

你觉得呢?

                 (公元2000写)

回复 (90) | 收藏 (7) | 79570 次阅读 |

_XX_ (亚特兰大)

女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