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泡影院

美国新片,电影技术动态,电影国际市场观察--好大牛皮Me!你骑电驴,进影院的我,还在猛犸象...

http://i.mtime.com/85481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半调歌手(为寻找音响制作合作者而贴)

_XX_ 发布于:

   喂,别只是默读文章,请到这个链接听我“说”的,听够不够和你合作:

    http://www.justing.com.cn/column.jsp?cpId=18046

   (请到那处专栏,看我是怎么录音的,我隔海寻找制作合作者)

 

   这个机会来的很偶然。人家找我的时候只叫我译歌词,发现我干过戏剧,顺便问了一句,能不能把歌唱下来?
能不能唱---我无法表达,我有多么爱唱歌! 
  少年时代在乡下干着活,我常在茫茫原野上一个人大唱。在大学集体宿舍里写着小说,周围乱糟糟,我带着耳机,听着歌走笔,突然看到同学们眼神怪怪地冲我乐,艺术学院个个半疯,但是这些神经超常的家伙全都惊奇着跟着歌星乱哼着的我的声音。
  我的正常声音,比正常人低四到六度,不要说在少年合唱队争领唱了,小时候,我总是眼巴巴站在窗外,看着一排排整齐升高的红领巾,羡慕人人高亮着嗓子。不过,我肯定是生逢其时,听听天下吧,我这样的半调子低沉,如今在流行音乐多红!
于是,叫我译歌词的人,一边给我传真过来歌词,一边便把我的电话号码转给了音乐技师,说是技师要听听我的声音。
  说唱,还立刻就得唱?
  唱个什么呢?<跑马溜溜的山>?还是<十五的月亮>?在电话上给一个美国技师唱中文情歌,有点可乐?
  技师的电话来了。说了没两句,通过了一半。因为他立即给了我一个试声的地址。
  这时候,歌词也从传真上过来了。一看歌词,我从头傻了,我敢说你一看也傻了。把歌词大意翻译下来:脚趾头骨连接着脚掌骨,脚掌骨连接着腿腓骨,腿腓骨连接着膝盖膑骨......这么一直连接到头颅骨.一副完整的骨头架子。歌名叫作<骨头歌>。
  这歌是为一个节目设计:中国恐龙骨架到了美国我住的城市科学博物馆,博物馆在电视里打广告,构思是配合动画,用英文也用中文唱<骨头歌>,我这活儿属于广告背景音乐,还是之一。 
  我从不怠慢任何活儿。把骨头翻译出韵来并不容易,在骨头的连接中,原歌词还有对造物主的赞美。拿着这个稀奇古怪的歌问人,古怪不稀奇的是人人全都张嘴就唱。原来,这首黑人蓝调歌也是美国人的儿歌,仿佛学A、B、C,他们在幼稚园里唱着数着认识着自己的身体。
  这歌的旋律非常简单,但我绝不掉以轻心。我进了音乐店,根据索引查到歌,戴上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CD盘说明。一看一听,眼泪汪汪。
  CD是男声合唱,是一支监狱犯人乐队,声音平和,稍带亲切,却能听出大地,烈日,听出生命的承受。
  转天,一手地址,一手CD,我去试唱。
 
  试唱的地方在一个小商业中心里。穿过修指甲店、洗衣店,到一个全看不见里面干什么的门口,应该是了。
  我敲门。敲出一个瘦嶙嶙的骨头架,这人是电话上谈过话的音乐技师杰克。要不是看清楚里面有一堆专业器材,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录音棚。门边竖着两张弹簧床垫, 既管吸音,也管挡外面的声音。麦克风后面就是厕所,杰克告诉我,那门关不紧,录音时会带上漏水马捅的声音。不过他是临时在这里为我试声。
  我发现碰上了同类。在漏水马桶和弹簧床垫之间的瘦子杰克,追求完美,比我还操心他全然听不懂的中文歌词。英文原文每句6个韵,他总觉得我的音韵对得不够尽善尽美。
  中文歌词能不能也加些铺垫的“小砖头?”他皱着眉头问。
  行呀,我说,中国民歌里有的是“哎呦喂”。
  说改我就改。杰克用电子合成器为我伴奏,在我唱的尾音上他微笑着一敲电脑键盘,即兴加个古筝风味的“花儿!”瘦子杰克20年前提着一把吉他来到这座南方音乐都市,20年之后,认了用电脑合成的吃饭差事。他说等“头儿”来了就试录。
  头 儿来了。是个女的,是给我传真歌词的那位。她模样挺酷,进了黑呼呼的录音间还不摘墨镜,出口也不俗,跟杰克聊的全是大歌星的动静。奇怪的是,她对我全无动静。听了一会儿,我琢磨出这位穿得像<纽约时报>周末杂志时装的墨镜了,这是一位跟着丈夫的职业打北方挪过来的常青藤毕业的知识妇女, 做自由撰稿设计。不过,她只是一个“头儿”,是节目设计,我们还要等另一个“头儿”,等节目主管。
  这头儿接着也来了,头儿挽着袖子,别着BP,告诉瘦子杰克他那边还有其他方案:除了设想英文和中文,也许是拉丁文和中文,或者是爵士乐和中文。一秒钟都闲不住,这头儿转腰问我,你是说广东话?还是普通话?
  嘿,BP还挺搏学!
  我说,我们刚合作出一种国际中国话,哎呦喂。
  说完我就开唱,一唱就让BP直喝彩。瘦子杰克冷峻地打断,行了,到正式录音的时候,不断转调上升就成了。
  转调。天知道要砸锅。
  正式录音的时刻是在夜晚。又换了一个地址。按照地址,我开车经过脱衣舞夜总会,车到地方的时候让我想起电影里街头贩毒的地方了。我大着胆子钻出车,有两个黑人跟我打招呼,路灯下,满脸灿烂。我认出来了,这是我能识别的“自己人”,也许犯过罪,有过前科,但都是歌手,白天打零工,半夜来唱歌!
  你可不要小瞧给我录音的公司,墙上挂着他们上全美流行榜的不少碟,好几位歌手的大名我也眼熟。而三位头儿:墨镜、BP和瘦子杰克,都在这儿候着我了。
这真是美式罗嗦,一个几十秒的项目要几方当场认可才算完成。
  到此时刻,动画恐龙已经在电脑里神气活现了,英文那一半歌也录完了,万事具备,就差一个我。
  我钻进录音棚,戴上耳机,跟着录音助手给出的配器音乐在巨大明亮的场地中间高唱不说,还手舞足蹈给自己加油。耳机里直听见大玻璃窗那边监控室里BP大叫,“原来中国人不是只会卡拉OK!”听见瘦子杰克说,“你放尊重点!”在这地界杰克是头儿。
我一定唱得人人都挺满意,大窗那边个个观礼似地站直了朝我微笑。这时候,转调来了。完蛋了。我用中文怎么都转不好洋调!
  杰克进来了,弹起钢琴,叫我转调。这一手大学声乐课上我跟老师练过,这个我会,起码我转得摸样像专业的。杰克一出去,我又不会转了。这一下那边全体急了。在大窗那边紧商量,弄电脑,可能怕我慌了神连基本调都跑了,于是关了监听。我只见大窗子那边一片人窜来窜去,窜得我直替人家犯难。这地方抓个真歌手真不难, 难的是,大半夜到哪儿找个会中文的?!
  绝望之中,慌乱中谁错按了开关,我在耳机里听见墨镜在监控室那边嘟囔:“要不,叫她听一听乔治是怎么唱的?”
  乔治,是唱英文<骨头歌>那一半的人。那边的窜动稳了稳,乔治,从耳机里来了。
  这是真正的歌手,声音浑厚,并且温和,听口音,是位黑人,奇怪的是,我能感觉到这人个子非常高。他唱着,我跟着,随着他的声音,随着他的不断转调做我的转调。他数脚趾,我也数脚趾,他数脚踝,我也数脚踝,啊,他唱得那么轻松,我也随着放松。这是真正的歌手,旋律从心里自然流出,唱歌就是这样啊,是这样快乐,这样玄妙,这样自由自在。
  对着想象的乔治,我脚尖脚后脚跟踢,我翩翩起舞,好个黄种小个秀兰.邓波尔和高大黑舞星对比。
  唱歌就是这样啊,没有方向,没有实体,灵魂飘摇在躯壳之外……
  录音助理们一一地和我握手,并且安慰我说,不要紧,电脑能把我一句一句接起来,保证天衣无缝。
  我要报一下成果:16岁不到下乡时候我第一次拿到的钱是25块人民币,这晚上25秒钟,刨了税,我挣了192块5毛5美金。我的歌声,按着合同写的,在电视台广告缝里飘了整整俩礼拜。
  在录音公司门边分手的时候,果然如我感觉的,瘦子杰克告诉我,我的歌伴乔治个头两米二。一边说,杰克伸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
  夜色空茫,旋律悠然,感激无名,
  给我独一却非无二的体验。

回复 (8) | 收藏 (0) | 30867 次阅读 |

_XX_ (亚特兰大)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