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泡影院

美国新片,电影技术动态,电影国际市场观察--好大牛皮Me!你骑电驴,进影院的我,还在猛犸象...

http://i.mtime.com/85481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的好莱坞大学笔记(2)羊群里的狼

XX 发布于:

堵我的老师挺年轻,象电影院检票人,拦住我继续进教室,要审我的听课资格。我掏出简历,摸出交学费小条。他看看学费价格,发现我是不要学分的旁听生,那份可能会吓住他的简历免看了。老师回到讲台上,“哗”,飞过来两页纸,捎着一声:“全在上面了,你自己看吧。”从此再不答理我了。

  226块钱换来的这两页纸,是正反复印的,告诉我全部课程安排,课堂上要讲的内容和会看到的电影,以及自己该预习的内容和该看的片子。

  

     照着两页纸的指点,我又回到学校书店,退掉那本学电视教科书,买了本前面学生用完了卖回学校书店的电影书。35块电视大全换二手电影,才135,又省了一大半。书名挺动人的,《电影的一种孤独》(A Cinema of Loneliness by Robert Phliip Kolker)。封面被前面学生的手弄得有点卷,红边嵌出《出租车司机》(Taxi Driver)的黑白剧照。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低着头,两手插在夹克兜里,孤伶伶走在热闹纽约街头。这是好莱坞文艺复兴时期的写照,60年代末到70年代好莱坞,史称“银色时代”。翻看前言,这时出线的美国导演都够油儿的,或者是干了电视回头来干电影,或者干着商业片养着艺术片,有的以法国为大本营,有的以英国为大本营,他们在体制内外成就了一段辉煌。

  

     老师叫迈瑞特,名字在那两张纸头上。“嘿,我不咬人的,”迈瑞特放出手段,对星罗散落大教室的学生吆喝着:“围过来点,你!”老师指着我的方向。

  我赶紧抱着书凑近讲台,然后发现,迈瑞特指的不是我,是我身后一个黑人女生。那女生穿着褐色大袍,花纹鲜艳,头上盘着同样的布,坐在最后一排的边上。半环行教室椅子放射散开,她坐的比我更靠边。她挪动了,还是在最后一排,挪到正中间坐下来,像法官一样居高临下,正面审视老师。

  我又挪回原先的位置,坐在教室中间把边地方,用电影术语说,这个“机位”挺好。斜着身子,一摇,看老师,回摇,看同学。从那两张纸上看迈瑞特,他是个挺严厉的人,在小考和中考要求底下标明:“写影评首先要会写作,请少给我来拼写错误,如果拿不准怎么拼音,去补一门英文写作课!”课堂上的迈瑞特很随和,经常讲点自己上大学时候或者小时候的事,象是把学生们当做天然的朋友。到了中午,他一边开吃三明治,一边继续讲课。我在常青藤康乃尔大学作访问学者的时候,旁听过社会学课,穿长裙的女教授有时候也会坐在椅子弯把上跟学生贴心,不过,课堂风气潇洒到这一步,还是让我看得挺新鲜。

  学生中间有人跟老师对着吃,是个白人女生,金色头发用彩巾兜着。中午时候她掏出一盒沙拉,要不然是一块比萨饼。她一边吃,一边跟老师对着说影评界动态。大家都听得出来,地方报纸在登这位女生的影评,她自我感觉是个腕儿。其余的学生没有谁敢这么跟老师对着吃的。无论迈瑞特怎么套近乎,学生们不上勾,沉默着乖乖听课,好象在说,“最后把好分数给我,其余您少废话吧。”迈瑞特干脆替学生把内心独白说出来了,学生们还是沉默。他们都很年轻,年轻得羞涩,多半是男孩儿。

  课间休息时候站在走廊里,都挺活跃的,立刻成了熟人。听得出来,他们都很喜欢电影,有个烂衣衫的男孩儿每回都迟到,他在拍电影的现场打工。有个小胖子一上课就打磕睡,下课读所有的电影杂志,象是空战室司令官,掌握着好莱坞的整个动向。他主动跟我打招呼,十分肯定地问:

  “你是日本人对吗?”

  “为什么不该是中国人呢?”我反问。

  “中国人学电脑,学医生,学会计。”

  10来个听电影的学生几乎都是白人,是住小区的中产阶级孩子,爱泡电影院,对电影滚瓜烂熟。我有点像是羊群里的狼,披着羊皮,思绪阴险,不过比“洋”羊个子要矮,课间时候混在高大男孩儿堆里,静听人闲砍,带着一脸微笑。这些男孩对60年代末到70年代的经典片挺熟的,对《电影的一种孤独》书里介绍的从那时走过来的美国导演比如史蒂芬·斯皮尔伯格、阿瑟·潘(Arther Penn)、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ese)、罗伯特·奥尔特(Robert Altman)、库布里克(Stanley Kubick)都很崇拜。

  

      窗帘关闭了,讲台上方银幕落下来,我们看库布里克的《发条桔子》(A Clockwork Orange1971年)。看完了就在课堂上讨论,迈瑞特依在银幕旁问学生:“注意到小坏蛋父母家的场景布置了吗?你们看他什么出身?”

  我左右转动着,看老师,看同学。同学都挺狡猾,课堂讨论要算总评分数的,都琢磨着不轻易发言。教室最后一排中央,法官一般的黑女生举起手来。她很爱举手,爱唱反调,常带着抗议种族歧视的情绪,她每天换一身盛装衣裳和缠头,这天又换了一身并且头饰。

  “他出身很有钱的家庭。”

  “很有钱的家庭?”

  “当然啦。”

  “是因为他家墙壁的花色?我提醒过你们,这个片子的场景设计是高度风格化的。”

  “你好好看看他父母房子里外嘛!”黑女生口气羡慕地说。

  这个女生完全不知道,影片所展示的伦敦那些彼此相同的拥挤矮楼,是英国兰领低收入家庭的典型外观,是很多英国现代片都爱用的。而她暴露的出来的,显然比无知更多。她拼命力争,想说明小坏蛋来自有钱家庭,她说到冰箱,说到洗衣机。我回过头,凝视着她每课一换的庄重衣裳,想像她的家庭里面。在亚特兰大市区边上,可以看到很多类似英国的那种矮楼,美国地方大,楼不那么拥挤,在楼的中间,晒着大片白床单,各色衣服。阳光下,飘动着住户们没有洗衣机的内部标志。

  校园左派迈瑞特缓和了,他甚至帮着她,跟反对她的同学争起来了。我猜想,他在为自己的教室现场制造着电影气氛,而他心里,也许和我一样,微微地心酸?

(待续)

发条橙 A Clockwork Orange(1971)

8 .4 / 10 .0

发条橙(1971)

影评(1049)

收藏(5121)

回复 (11) | 收藏 (9) | 3915 次阅读 |

_XX_ (亚特兰大)

女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