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纯洁的凝视:安哲洛普斯谈<哭泣的绿地>(自译)

bearbee 发布于:

纯洁的凝视:安哲洛普斯谈<哭泣的绿地>(自译)





2004年12月,安哲携<哭泣的绿地>作为闭幕影片来到伦敦电影节,simon gray对他进行了访谈.

s:您在电影中从零开始建造了两座难民村,您的动机是什么?


a:当我们编写故事时,我们不知道哪些元素是在现实世界中存在的.结果是:当你尝试寻找你需要的东西时,却一无所获.


s:包括室内戏和外景戏?   室内戏也是在你建造的村子里拍摄的?

a:所有一切.除了主角一家的住房. 那是一栋位于某个小村附近的,真正的老屋.大约有150年的历史-当它建起来时那个地区还处于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

 s:它是土耳其人建造的?


a:不,是希腊人建的,不过是一个投靠了奥斯曼帝国的希腊人.我们在建造人造村子里的房屋时,完全模仿了这栋房子的外观.那是一栋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房子

s:你是如何拍摄洪水场景的?

a:我们用一种很轻的金属衬板把水保存在地下室里,就像一个人造的盆地.




s:那么外景的洪水是真实的?


a:没错,村子紧挨着一条河.

s:你是怎么知道河堤何时会破裂呢?

a:我们在河边一个干涸了三个月的湖泊底部建造了布景.--10月,11月,12月--我们不得不分秒必争.很快就到了春天的涨水期,然后我们就顺利拍完了洪水的部分.

s:这太冒险了!

a:没错,但是还有更冒险的事,如果当时突然下了几天雨,水位就会飞快上升提前毁掉我们的布景.

s:建造这样的布景一定是非常昂贵的--远远超过你以往的作品

a:是的,这两个村庄的建造费占了总预算的一半.


s:我认为片中的光线是完全的自然光,因为拍摄角度非常广而景深也特别深,几乎不可能进行人工打光.

a:在白天,我从不使用人造光.我通常会选择天空灰暗时拍摄,因为光线分布很均匀.当你在阳光下拍摄时,你不得不使用人造光来抵消各种阴影.


s:是否经常会因阳光明媚而无法拍摄?-还是北部(希腊北部)很少有那样的天气?


a:在某些日子里,我们不得不忍受漫长的等待.这整个计划就是一个巨大的冒险.但这是完成拍摄的唯一办法,否则我们就只有放弃了.

s:评论家们大概会说洪水代表了传统的村落,乡村社区的衰落与解体


a: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s:但这正是你在自己的作品里不断重复的主题之一.你赞同评论家用自己的语言去诠释你的象征吗?还是你认为光有影像就够了?

a:个人而言,我从未想过用某种逻辑规则-就像方程式-去解释象征."这个词代表这个意思",一旦这么做就丧失了诗意.一部电影有时是要通过皮肤而不是脑子去感受的.当然感受的方式还有待商酌:你无法用这种奇妙的方式去感受那些并无诗意的电影.更重要的是,一部尊重自己也尊重观

众的电影,应该能接受各种不同的解读方式.

s:这个"尊重"不太好理解.你是不是认为不该给观众一股脑的解释清楚---应该让他们自己做些"功课"?


a:这就是所谓"暧昧的真实",就是它赋予某些电影以诗意并营造出一种特殊的感受.通常人们看电影时都会拼命弄懂故事的发展--他去了那个地方,他做了这件事情.但是我更赞同电影应该保留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而且不要急着揭开真相.


s:在这部电影中,与您以往的作品相比,您选择了一种更直白,更直线型的语言,为什么您要这么做.为什么您要放弃你那标志性的风格-将不同年

代的人物和事件叠加在一个镜头里?

a:这确实是一部更为直接的电影.最初我打算拍一部电影,一部长达五个多小时的电影,不会采用直线叙事.但是我拍不了,完全没有可能.所以我决定制作三部电影,第一部是直线型的,第二部则不是.

s:第三部呢?


a:谁知道?哈哈.


s:你曾说过,我们作为一个族群,作为一个社会,变得越来越技术至上,所以我们抛弃了某些清晰的界限.一种良心上的界限.我认为这一观点在<哭泣的绿地>中得到了有力的表达,你是否认为这个观点适用于电影媒体自身呢?

a:对于一定的技术,是的,在日本我看过几次CG技术实验,我在任何一部电影中也没看到过这么绝妙的,色彩和景深的细微变化.几年后,随着CG技术的迅速发展,我们也许会看到某些真正惊人的成果--但是现在还没有.


s:我认为CG技术会妨碍你的想象力,你的作品中总有一种神秘性-一种与过去,与历史的深刻联系.而数字媒体的即时性会破坏这一切.

a:肯定会.关于数字影像,我认为那是一种纯粹的信息传递,与一盘胶片电影具有坚实的物质性完全不同.有时,当一部电影在洗印室里洗印时,我到那里去只是为了享受(胶片的)气味.


s:有没有哪位同代的电影人是你喜欢的?

a:我真的不能评价电影人,我可以谈谈电影,有些作品非常有趣但是....(一段很长的沉默)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塔科夫斯基的电影,那时我在新德里--以前我从未看过他的作品--看的是<潜行者>,是接待者特意为我举办的一次放映.英文字幕,因为我的英语非常糟糕,所以我的妻子坐在旁边即时口译.那是一次非凡的体验.记得有天晚上在电视里,我看到了德莱叶的<诺言>,一部我很多年都没有看到的电影.结果当晚我辗转难眠.如今,这种体验已经难得一见了.我有好些年都在自寻烦恼,但是我不会满足于那些半调子的作品.我期待着还能再有那种体验.



s:我觉得这部新作也许是你最艰苦的一部作品--无论是拍摄条件还是它黯淡的画面感.随着你逐渐老去并对生活有了更多--也许是更少--的感触,在电影中展现某些真实的东西是否越来越困难了呢?


a:是的,越来越难.我想我们应该反复问自己一个问题,那是我在<尤利西斯的凝视>中提出过的问题:我还看得见吗?  就像我第一次把眼睛对准摄影机时,透过镜头发现了这个世界,我的凝视还像第一次那么纯洁吗?(我想起了 <一一>.....)




诸心难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Theo Angelopoulos

9 .3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影评(45)

收藏(855)

回复 (2) | 收藏 (0) | 18456 次阅读 |

bearbee (广州)

男 35岁 水瓶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