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呓语难尽

忆梦人,梦中醒,白日空呓,仅只言片语,却欲论万千电影。。。

http://i.mtime.com/91891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1789—1792国民公会对杜伊勒利宫

DeRings 发布于:
 
17891792国民公会对杜伊勒利宫
      17898月,人类的第二部圣经《人权宣言》诞生。注重死后的权力不如观注生前的权力,天国中的美好不如移植到社会中。没有比眼前的得失、世俗生活中获得的尊严更具体的了,几个世纪对灵魂的幻景已经把人逼到了丧失信仰的边缘,作天主的羔羊实不如找回一个自由人应得的一切。
      于是,革命的先知捧着法典站在国民议会高高的讲演台上,正如同举着刻有十诫的石板的摩西耸立在西奈山山顶,同样是丰碑,一个号召人们作自己的主宰,一个号召人们作上帝的忠仆。法兰西人似乎选了前者。只要人民想要,就一定能获得,他们直起腰,领主、僧侣、王家法令等等就纷纷从巨人的脊背上滑下。
      人民获得了权力,当然也盼着面粉与自由、平等一同到来。否则,平民阶级的权利就是不切实际的空头支票。
      可是面粉供应仍然使人失望。经济困难使面包每磅的价钱高达3个苏以上。有时,一个手工业者在那里排了一整天队,结果还是空手而归;可是即使他买回四磅面包,那么这点面包也得花3个利夫尔和12个苏,其中12个苏是面包的价钱,而3个利夫尔是耽误了一个劳动日的价值。
      巴黎人怒气高涨,有产者既有权利也有了面包,而平民们的起义却换来徒劳的胜利。他们本来满怀希望地期待着新的法令能解决他们几年来最渴望解决的经济问题,可是面包没有随自由的号角声运来,这时人民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了。稍有头脑的政治家都知道,向人民承诺却又不能兑现时该有多么大的危险。这是在大坝上开凿裂缝,本意是疏导,其实是使大坝崩溃。
      17899月,马拉创立《人民之友报》,在该报第2期指出:“人民缺少面包……在获得了最好的收成之后,甚至在富足的环境中,我们却处于饿死的边缘。不用怀疑,我们已被那些千方百计要消灭我们的叛徒团团包围了。我们之所以遭此灾难不正是由于民众公敌的疯狂、垄断者的贪婪、行政宫吏的无能与不忠吗?”
      作为人民的双眼和“公正”的监督者,马拉完全是孜孜不倦地工作。这个医生开始把全部的精力用于拯救人类。但在当时让人不安的是,马拉呼吁巴黎人赶在冬天给他们增加痛苦之前采取行动。这一份“鼓动人民暴动”的檄文,使得火药味更浓了一些。
      此时,律师丹东已成为“人权之友社”主席,他的集会多在考尔德里艾派修道院举行。这是革命期间诞生的巨人,具有德摩西尼般的演说才能和赫拉克勒士的勇气。这个强壮,高大的人带着一副像古代假面般的面孔,是革命中的狮子。当然革命除了需要怒吼的雄狮,也同时需要蛇和雄鹰。当迷茫者和刺客混杂在法国每一条街道上,听到那令人心悸的吼声时,多少人转而成为他的信徒,多少人扔下手中的凶器战栗不已。当巴黎蠢蠢欲动之时,丹东的科尔德利俱乐部已准备发动进攻。
      饥饿并非进仅仅源于资源的匮乏,人们开始怀疑是否有更惊人的阴谋存在。1789年10月5日一群气势汹汹的妇女冲到市政厅,后前往凡尔赛国王与议会所在处。妇女们去要面包,或是要把王后撕成碎片。前往凡尔赛的队伍混入了越来越多的凶残势力,包括一些别有用心者,把钱分给守卫凡尔赛的士兵,让他们充当这些暴民的军官。人民渴望复仇,因为还有一件火上浇油的事情,国王的军官在10月1日的宴会上侮辱三色帽徽。
      国王很快接见了妇女代表,人群中有人喊道:当他们有一位国王的时候,他们从来就没有缺过面包,但当他们有1200位国王(指议员)的时候,他们却忍饥挨饿。看来,也有些人的矛头是指向议员的。不论怎样,在接见后人们高喊:“国王万岁!”可在10月6日,一群暴民再次冲入凡尔赛官,路易十六对自己的军官说,他不愿对女人动武。可这一次冲入宫中的是全副武装的暴民。两个向他们开火的卫兵被拖到大街上杀害了,士兵的头作为战利品被悬挂在王宫前。国民自卫队不慌不忙地前来阻止暴民。其司令拉法耶特试图使自己成为让宫庭与人民之间实现和平的使者。他的部队阻止了国王逃跑,也切断了国王的其它选择。被挟持的国王只得带着一家人前往革命的中心巴黎。10月6日下午,妇女们护送着装载麦子、面粉的车辆进入巴黎。她们高喊:“我们带来了面包师傅、面包师傅的老婆和面包师傅的孩子。”国王一家在驶入巴黎的马车中,受尽屈辱。
      民众陷入了欢乐之中,这些面包(幸福)是靠他们自己夺来的,而并非是某个政客要挟国王时所提出条件的附属品。但对于这种愉悦和国王的再一次被尊敬的状况,一些明智的人提出了其他看法。马拉写到:“对于善良的巴黎人来说,终于掌握了他们的国王,这是值得庆祝幸的国王在场可以使局面迅速改变,可怜的人民将不会死于饥饿。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在宪法完全确立下来前使国王全家生活在我们之中,那么这种幸福只能是一场黄粱美梦。《人民之友》与它亲爱的同胞共享欢乐,但是它决不自我陶醉”。如今人民也似乎可以用国王作一支杠杆,撬起一端的议会。对于国王自身,选择回到巴黎似乎只是惟一途径。拉法耶特的国民自卫队和暴民的长矛间,国王既要维护君主的荣誉也要保护自己的家庭。王后面对的可能是要被民众撕碎的危险,而拉法耶特也只为国王提供一把钥匙,考虑到这些因素和自己天职带来的责任感,国王接下钥匙,打开通往巴黎之门。民众认为自己战胜了国王的意志,国民自卫军司令也把国王的未来掌握在手心,作为自己的王牌。人民之友却在大众的喜悦提出“让国王生活在我们之中”,即生活在巴黎,革命中心,外界人视为恶魔之城的大炼炉之中,那里酿造着欧洲的希望。国王与革命者在一起,不如说革命得以驾驭王者,王冠被烈火环绕。国王将成了人民和野心家的工具,巴黎的监视对象。这可怜的人。
 
回复 (7) | 收藏 (0) | 1733 次阅读 |

DeRings (北京)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