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呓语难尽

忆梦人,梦中醒,白日空呓,仅只言片语,却欲论万千电影。。。

http://i.mtime.com/91891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1792——路易十六以及激进派

DeRings 发布于:
 
      1790年斐扬派米拉波的与拉法耶特达成协议,国王看上去表现正常,住在杜伊勒利宫的同时,不自愿地向戴着红色自由帽的革命者问好,私下却与王党分子相约。奥地利往日公主(王后)盼望着自己祖国能派军队直接将她和她的家庭从这牢狱中救出。这些人为过去拼搏,而有些人只为现在奋斗。米拉波用从宫庭那里“筹得”的“资金”购得不少房产,其私生活极度腐化,政治威信也大受打击。可是鉴于其往日功绩,仍被称作“普罗旺斯传播知识的人”。
      《人民之友》再次怒吼:“(米拉波)他缺少一颗真诚的心,因为不能成为杰出的爱国者,他丝毫没有灵魂…里凯蒂(米拉波)朝秦暮楚的政策谁人不晓……迫不及待地钻入三级会议…当他沦落到卖身求荣地步,把噪音卖给出价最高买主,最初反对君主,现在又卖身投靠…所有有害法令出现由于他贪财受贿所致。对一个不顾原则道德败坏,少廉寡耻之徒难道还有期待。米拉波已成为腐化堕落者和官边们的灵魂、野心家阴谋家的首脑。”
      距这期1790年8月10日的《人民之友》两个月,1790年10月12日马拉又将矛头指向法式克伦威尔—拉法耶特。这一次问题爆发于军队中,主要由平民出身的士兵和贵族等级的军官间矛盾引发。拉法耶特自然站在反对士兵的军官一边。假恺撒的行为引来马拉这样的评价:“这位大将军,两个世界的英雄,永生的自由复兴者实际是反革命分子的首领。一切叛国阴谋的灵魂。”
      事实证明,当国王的“秘密柜”被打开时,人们确实找到了米拉波的罪证,而拉法耶特也最终在革命高潮时逃离了法国。这里我们需要公正地看待这俩位马拉的攻击对象:米拉波究竟是位出色的革命者兼演说家,他确立议会的神圣性便为国家政局设置了一个公平(近似)的竞争场所。人们的思潮在这个场内涌起,掀起阵阵的波浪。他曾用这样的一番话回答传达国王解散会议命令的使者:“回去对派你来的人说,我们是遵照着人民的意志来到这个地方的,除刺刀以外没有什么能叫我们离去!”他也毕竟是资产阶级代言人,自身利益永不会被搁置一边。当1790年4月马拉一篇针对米拉波逝世的文章中,却有这样一些“不妥”的话。因为这些话是处于“法国举国哀悼的日子里写的”,而且不可贿买者罗伯斯庇尔,“尽管说话声音很小,还是说一些对这个‘伟大’备加颂扬的话……”
      马拉的那篇文章的开头如下:
     “百姓们,感谢上帝吧!你们最可怕的敌人死在帕尔卡的大镰刀下了……他是为他自己的多次叛变而牺牲的……”
      革命的不妥协性,是否表露于其中呢?
      早在1790年7月14日马拉便向民众呼吁:难道他们容许受一群坏蛋所控制的国民议会利用革命取得的权利来反对人民吗?人民是否还没有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吗?这些话是对起义含糊的号召。因为“含糊”,所以已站在合法与非法的分界线上。但在7月26日以无人知晓的方式贴到首都大街小巷上的名为《我们完蛋了》的抨击性文章则完全充满了非法“煽动性”的火舌。人民之友再次揭露了拉法耶特等大臣毁灭祖国的企图。并且号召民众保卫国王和王太子,囚禁王后和内阁大臣等便监视将军。具有火药味的呼吁是关于夺取大炮阵地、火药厂和军火库,以及把火炮分配给各街区的。这分明是在鼓吹暴动。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句子还有: 砍掉500至600个人头就会保证你的安宁、自由和幸福;虚伪的仁慈已经束缚住了你们的双手,便阻碍你们进行打击;它将使你们数百万兄弟付出生命,因为敌人只需获得一刹间的胜利,鲜血就会流成河。他们将毫不留情地杀害你们,把匕首刺入你们妻子的身躯,并且为了永远消灭你们心灵里对自由的热爱,他们将用血淋淋的双手从你们孩子的胸脯中掏出心脏
      这样冷峻的文字甚至连马拉的同伴也难以接受。马拉成为了侮辱国家的罪犯,将受到王室检察官的追辑。因为这文章“鼓动人民暴动并推翻宪法”。这是议会的决定。于是马拉转入了地下,而以人民武装斗争的方式挽救革命、祖国及人民自身,这种惟一(最直接)的选择也已具雏形,深深留在人民的脑海,在未来的几年里,定会从大地深处萌芽而出。
      革命的岩浆便在地下涌动,在1791年6月21日,国王的出逃行为为这地下的火舌提供了一道裂缝,斐扬派的亲君主倾向受到了厌恶,最终吉隆特派党人登上了政治舞台。也可以说,法兰西把战火开始引向欧洲。吉隆特代表人物布里索在当年12月16日宣布:“十个世纪奴役后获得自由的人民是需要战争的。必须以战争巩固自由。” 29日此人主张向欧洲“合法”诸王国宣战:“法国在欧洲展示自由特征,保卫坚持自由。战争对国民是善行灾难是没有战争。只有国民的利益才能促进战争的力量。” 到了31日,布里索再次提出自己的观点,并把其推上高潮:“这新十字军征伐为了天下自由” 。“各国人民投入反对君主的战争。”吉隆特党人试图向易受煽动的民众描绘这样的一幅图景:胸前绣着那蓝色‘自由’的大字,帽子上别着三色徽的战士们如同圣战者一样,带来欧罗巴大陆的解放。战争带上一层神圣的光晕,向往自由的一切欧洲人都应当向压迫自由的欧洲君主投来标枪。对于法国将欧洲引入动荡的这场战争是否因为法国为求自保而先发致人所导致或还是因为政治家的某种野心这个疑问,似乎很难回答,但我们所能知道的是:自由与专制在当时的环境很难并存。如果承认一方的合法性,即是否认另一方。这之间没有可沟通的桥梁。国王与革命在此大陆上,一个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消灭另一个。与其说是未来在向过去宣战,不如说是生死相搏更妥当,正义性在这场“革命”战争所占的比例并不大。自由不是侵略,为保卫自己的自由而限制别人的自由合乎情理吗?在一个崇高的信念之下,并不能完全避免一些野心的滋生。阳光之下,仍有一些冰冷布满黏液的触手在蠕动。
      好战派需有一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和平时期不能被接受的条件会转变成无法被拒绝的惟一选择。战争将创造这种能为自己获得更有势力的政治地位的机会。吉隆特党人将以此种方式获得内阁中新的席位。
      使欧洲卷入这战火中更直接的缘由却更可能是王后的作法。法国的王后也是奥地利皇帝的妹妹,虽然表面上是妥协,背后却是“叛国”的恶行。王后与国王都迫切希望自己能从这样的“牢狱”中解脱出来,并不再与他人分享权力。
      对于这种高涨的好战浪潮,罗伯斯庇尔在雅各宾俱乐部讲坛发表了反对布里索的演说:“向外输出自由之前应该先把国内秩序整理好。” 暗指消灭国内的反动者。
      17922月普鲁士国王与奥地利皇帝结成对抗法国的军事同盟,但并没有立即宣布战争。同年3月21日,布里索等吉隆特党人宣布了路易十六邀请他们组阁的消息。其核心人物罗兰将是内政部长——内阁中首席部长。
      新的挑衅接踵而至,先是来于人民之友:
     “被玷辱的部长们比享有好声誉、然而却欺骗了社会信任的部长们危险性要小一些……”“宫廷正决定收买现行内阁的全体成员,并且毫不怀疑他们将以自己的恶劣行径使社会舆论反对自己,犹如他们的前辈一样……” 同时马拉暗示罗兰将很快由于阴谋而陷入囹圄,便证明布里索为变节者、奸细、阴谋家和祖国的敌人。马拉的政论才是一个先兆,埃贝尔、德穆兰也纷纷发表对吉隆特党人的声讨文章。
      到了罗伯斯庇尔取得了自己在雅各宾俱乐部的领导权以后,他于7月29日揭露了“宫庭和主法议会中阴谋搞相互串通的把戏”,同时号召以国民公会取代议会。
      同年的8月份,较为激进的几个革命派打算处理国王,他们给议会定下一个期限,8月9日晚国王必须退位,否则人民就会以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可议会并没有这种打算。于是在一天晚上,巴黎各个区都派出了代表来计划第二日的行动。当时国民自卫军总司令曼达特为保皇党人,在8月10日上午,曼达特被上级召去,便被带到革命委员会的一处办公地点。当曼达特拒绝签下将守卫部队撤走一半的命令时,丹东下令将其当场枪杀。这位军官被指控明目张胆地背叛人民,怂恿人民建立的政府对抗他们的主人。
      革命委员会另选出一名司令,与此同时国王一家等着暴徒的袭击。很快国王的瑞士近卫军与暴动者交火,便被全部杀死。在这一天,暴动者杀死了400多人,自己则损失140人。国王被囚入太庙之中。
      8月10日之后,巴黎囚禁了国王却受到了来自外邦的威胁:“如国王一家受到丝毫侵害,便要血洗巴黎城并将其夷为平地。”可是处在绝境之中的人民是不可能恐吓,这样的信件反而移开另一块国王通往断头台之路上的绊脚石。
      在九月屠杀后又发现了国王的秘密文件,而国王似乎对此一无所知,很快被人民审判。此时,国王犯了什么罪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他的王位和称号。正是因为这而导致其丧命的。(国王的位置一定要垮台,这与国王是谁无关,只要是存在于那个时代中的国王,若是表现软弱,就忽庸置疑地要被处死。要受审判的不是一个路易十六,而是几百年来国王这个称号)。
      9月21废除王权,国王成为了一群狮子中的一只羊,当他也想变成一只狮子时,另外的狮子却大喊:“叛徒!”然后上去撕咬。
      在对国王的诉讼中,代表必须对自己的决定提出论据。这种程序在国民公会中采用了两次,第二次用在了对人民之友的审判中。
      地方议员杜夏兑卧病在床快要死了,却叫人抬他到议会里,投票赞成让国王活着,他的举动招来马拉的大笑。另一位代表由于开了三十七小时连续会议后过分疲惫而睡着了,轮到他投票时传达员唤醒了他。“死刑!”他半睁开眼睛说,然后又睡着了。C19
      革命派贵族,国王的亲族奥尔良公爵,改名为‘平等’,对自己的儿子——未来四十年后的路易.菲利普国王保证不会赞同处死国王,可当俩人再见面时,父亲却对儿子说:“我不配作你父亲。”吉隆特党人韦尼奥投票前保证哪怕只有他一人投反对票,自己也会“大义凛然”坚持立场。可几个小时后,他投了赞成票。C21是不是恐吓在投票中起了小小的作用呢?可即使这样,赞成死刑的票数为361,同意其他刑罚的票数为360,这一票仿佛是天意在相助激进者呀!
      1793年1月21,公民卡佩(人民给路易十六起的外号)死于断头台,死前说:“我虽无辜而死,但我宽恕一切。我饶恕我的敌人,同时祈求我的鲜血将造福于法兰西,并祈祷我的鲜血可以平息上帝的愤怒。
回复 (15) | 收藏 (2) | 1646 次阅读 |

DeRings (北京)

男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