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呓语难尽

忆梦人,梦中醒,白日空呓,仅只言片语,却欲论万千电影。。。

http://i.mtime.com/91891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恐怖和高尚1789—1793法兰西革命者行为与人道主义的冲突1

DeRings 发布于:
 
1,恐怖的美德
      没有美德的恐怖是罪恶的。
      但没有恐怖的美德是软弱的。
      罗伯斯庇尔如是说。如此光辉的火焰灼伤了直视它的双眼。这样的美德就是直线似的美德,只向着目的地笔直地飞去,不会考虑过程。这是雏形中的革命,因而不会迂回。
      此时是没有弯路可供选择,革命的发展如同从大坝缝隙涌出的洪水一样,人民之友马拉认为,这洪水没有达到一定的势面之前,肯定不会停滞不前。人民的愤怒自然形成了必然性的一面,另一面来自欧洲大陆的掌权者。国王、皇帝、教皇和君主立宪制中的首相那对于人民的恐惧。过去的执政官不允许他邦的人民吹起自由反抗的号角,不过是担心自己境内的真正的主人被唤醒。一面人民的洪流,一面保守势力的战火,两面钢墙之间,即是法兰西革命必须选择的必然之路。
      可是对于神圣革命中隐晦的一面,也有被了解的需要。因为革命对于文明是盛宴,对于人类则是炼狱。人类终因其进步,但免不了受一阵苦刑,当革命的暴风经过后,文明前进了,人类的身上却是淌着血的伤口。这些伤口也有区分:必然的无法抗拒,可避免的却需今人注意。似乎每一场革命中都有不可少的阴暗面,我们无法回绝,回绝就违背了真理,真正地背弃了这革命。
      这些阴暗面大都来自人为的残暴。阿尔贝.索布尔的《法国大革命史》中有某些片断针对这些现象。同时在其作品中指出革命暴力的特性:当他们无法攻击整个制度时,便向某些个体象征复仇。书中谈到:1789年7月22日,巴黎总督及其岳父(某参政员)被杀,后者说:“假如人民没有面包,可以吃草料。”人们往他下颏上挂一串荨麻,嘴里赛满青草,胸前挂一捆草料,仿佛是一条锁链。拉法耶特试图保护该参政员,提议送他去监狱。人群高呼:“吊死他!吊死他!不要送监狱!”于是此人被拖到广场,被绳子吊在路灯柱上,升到30尺高处。但是绳子断了,后来又重吊了好几次。最后人们把他的脑袋砍下,挂在长矛尖上。总督被迫亲吻他岳父的脑袋,也被杀死后俩人尸体被脱光衣服在街上拖拉示众。同年夏,因为传言人们误以为某面包店老板囤藏小面包,而将其吊死,脑袋亦被砍下插在矛尖上。
      能否正确理解民众的愤怒呢?此时囤积居奇固然是阴谋的产物。人民要求限价,得不到商人的许可时便抢劫。也有焚烧赋税簿籍的行为,这些都说明“当人民得不到满足时,惩罚就需表现”。阿尔贝还举出几个例子:剪毛工阿尔比洛,性格冷酷、野蛮,宣称从9月大屠杀里得到很大乐趣,他说:“他想看到血流成河,一直流到他的脚腕”。博德雷,汽水女工,她说她要吃那些反对无套裤汉的家伙的心,她以同样的原则扶养孩子,她的孩子总是在说:“杀头、砍脑袋,血没流够的话”。
      很快,暴力成了革命中的生活要素,恐怖制辖经济,屠刀与面包相联。木匠里希耶说:“在罗伯斯庇尔统治下,虽然鲜血流淌,但面包不缺。如今血不流了(指93年后),但面包也没有了。因此,为了吃上面包应该继续流血。”暴力转变成了生活方式中不可缺的一部创始,革命对此没有责任吗?
      在很多非法国的欧洲历史学家和作家笔下,革命群众成了流氓,“社会渣滓”。可事实上,革命群众主要是手工业者或小店主,小商人,工场主,他们都被昂贵的生活和政治危机激怒。
      同时革命中的无套裤汉是区别于有产业者的无产业者,他们仇恨贵族、商业、财富,憎恶富裕。可他们并非是完整的社会阶级。他们的社会属性已决定了他们的政治立场。他们尊敬马拉和罗伯斯庇尔。前者认为富人无权享用从穷人那里剥夺来的东西。自私自利和压迫者的罪恶,只能用死亡来抵赎。后者则视“不幸的人是地球上的强者”。不幸者盼望在他们的带领下去惩罚与憎恶造成自己不幸的阶级。
      对此某裁缝这样回答:“我被不幸激怒了。我是三个幼龄儿童的父亲,没有财产。我必须每天工作来养活五口人,在刚过去的这个严寒的冬天里,我几乎没有活做。”
      可愤怒不会是借口,人性中阴暗的一面被革命所激发而却没有被及时抑制住,这不应该引起深思吗?仇恨成为了动力,但绝不能因为这种动力而成为污辱人格尊严的借口。宣泄暴力最终无法拯救热月中的罗伯斯庇尔。
      人民宣泄暴力同时来自于政府的煽动,马拉建议慢慢折磨死贵族或放火烧死他们。9月屠杀中马拉告诫志愿兵在尚未审判人民的敌人之前,不要离开首都。最后人民对入侵者的恐惧与仇恨转向内部,大量反抗派教士被杀,同时还有监狱中的瑞士兵和贵族。神职人员被杀死后其尸体碎片被收集在小教堂里,那里还展示着杀死他们的刀剑刃上留下的缺口。马拉发表了一份讲话,号召各地以九月的巴黎作为榜样,这番话以司法部的名义被发到各地,丹东也向路易·菲利普承认他是9月大屠杀的始作俑者,最后有一千一百至一千三四百人被屠杀,其中3/4是普通囚犯。
      同样罗伯斯庇尔组建的公共安全委员会犯下了同样的恶行。93年9月5日革命法庭变成了四个,9月17日《嫌疑犯法》(Law of suspects ) 获得通过,该法能使地方政府随心所欲地逮捕人,即使在被宣告无罪后仍可被投入监狱。在9月13日巴黎共关押1877名囚犯,到了10月20日,人数为2975名。
      雅各宾党人要求将权力集中在那些能够按照人民的意志行为的人手中,他们不愿让国家的行动不确定、迟缓、变化无常。罗伯斯庇尔以公共安全委员会代替了国民公会。而革命法庭既是有组织进行大屠杀的机器也成了罗伯斯庇尔的御用工具。对于革命法庭作出的裁决,罪犯不得上诉。这些法庭取消了一切正常的司法程序,甚至也不需要证人、证词、证据。其原则是:全面逮捕,快速审判,立刻处决。大规模地反复屠杀正是为了使民众变得都和雅各宾派绝对一致。此时革命与反革命界线变得模糊不清,以致革命同胞被推向了反革命一方,政治上革命暴力的提倡造成了这一点。
      可就算是提倡暴力的目的也不同,马拉的暴力倾向出于对平民的爱。罗的恐怖政策却是为保护自己。法国史学家马迪厄的《法国革命史》中记载:“断头机嫌太慢,辅之以炮轰和集体枪毙。有六十多名被判死刑的青年在布罗多平原被炮轰……次日,有208名在这同一地点被枪毙。巴冷执法团判处死刑者共计一千六百六十七件。他还写道某军事法庭枪毙四千叛乱的旺贷党,被埋在石坑中,上面仅盖一层薄土,坟中臭味传入城中,使人害怕。对于南特的反对者,他们被镇压后大批居民被溺杀或分尸:“把一船船‘人货’开到卢瓦尔河中间,打开窟窿任其沉溺而死。甚至不必经过审判或任何形式处死人们,其中两名年仅十三,另两名年仅十四。这仅是为‘肃清监狱’。罗伯斯庇尔的光荣将永久带上血污,永远!
 
斜体字来自本人好友杜兄。。。在此表示感谢。。。
 
回复 (8) | 收藏 (2) | 2288 次阅读 |

DeRings (北京)

男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