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呓语难尽

忆梦人,梦中醒,白日空呓,仅只言片语,却欲论万千电影。。。

http://i.mtime.com/91891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人类的故事

DeRings 发布于:
 
人类的故事
人生即是黑夜与白昼的战场
---- V.Hugo
                 (当初为社团写的剧本,结果也没能上演哈哈)
3幕剧
出场人物:
Saprozoic1
Saprozoic2
Saprozoic3
 
抵抗者
时间:未来
地点:未知
 
(充满金属味道的大厅,Sa1站在台中,一旁有几把椅子,追光仅照于台中)
Sa1:真是奇怪。我本来是以一位胜利者的姿态在等着俘虏的告饶,可是感觉却根本不是这回事。主人尽然畏惧起奴隶来了?这真不符合我们Saprozoic的习惯。(看着观众)未来的你们是属于我的!你们知道吗?朋友们,你们的后代是我们的仆人,弯下腰背负着我们的痛苦,献出他们的劳动为我们的思维献祭。他们一次次可笑的反抗是我们的兴奋剂,他们的一阵阵哭声是我们的音乐,他们妄图反抗不屈的斗争也是毫无意义的。被征服者不需要自由而是安逸,需要温饱而不是饥饿,需要的是麻木下的放弃和盲目中的牺牲——为我们而牺牲,为了比他们高级的生灵而牺牲。我告诉你这是为什么——这是规律——神圣的不可被篡改的规律!生活的规律!理性与物质的正确的教条!这就是必然性。一切辉煌在此衰败。你们必输而我们将是胜利者——人类不懂得为高于他们的所奴役是一种幸福吗?
(Sa2与Sa3架着抵抗者上台)
Sa2:仅剩一个活的了。先生。
Sa1:(指着一把椅子)放那里。
(抵抗者被推到椅子上)
Sa1:你幸福吗?被奴役就不用思考,不思考你就不用存在。不需要什么责任,不需要受到什么友谊、家庭、爱情、信仰之类的伤害。一个奴隶也是一个思维中的自由者——无信的世界中他与黑洞化作一体。他无法生活是因为他超越了生活!他是万物,让比他们高等的生灵去操心什么建设、战争、土地的问题吧!一块石头包含了世界的原子,让我们来投掷,多么轻松!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这群反抗者怎么就不明白呢?
(抵抗者摇着头,随后把头一偏,不去看他Sa1)
Sa1:人类啊!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们作为超越你们的文明,有理由有资格去征服你们,就像你们征服别的物种一样,为什么不承认自己的失败呢?反抗了5个世纪,用一百代人的血液来证明你们是失败者,这样值得吗?看着我!躲避我的眼神不是正好说明你是那个软弱者族群中的一员吗?说吧!为什么要继续与征服者作对。我们拥有知识,我们拥有前进的动力,我们拥有绝对的服从与绝对的忠诚。我们是一切客观的服务者,把宇宙简化成微尘,把世界缩小成一粒原子,把所有的情感抛却,换作全然的秩序。我们让万物井然有序,众星河不过是一座大工厂上的螺丝与螺母而已。光明不过是能源,爱情是化学作用,信任不过是愚昧,信仰是纯粹的畏惧与自欺欺人。朋友,看清楚吧!世界可以被解释,可以被改造,可以被那些高级的生灵再次地创造或毁灭!我之下一切奴仆皆听从我们的分配,在自己的岗位下安分守己,为什么你们人类中就有那么一小部分从被征服的开始就反对我们加在你们身上的链枷呢?文明加在未开化者身上的不是链枷啊,而是共同的繁荣。你们也随我们一同进步了!不是吗?主人总是很仁慈地对待听从他们的奴仆的。你们为什么偏要为那可恶的自由而反击呢?自由即是口号,一个糊涂的领导者头脑发热要篡权时喊出的口号,激励着你们这群人前赴后继。那是什么自由啊!瘟疫而已,而且两者相似性确实是不少的。都让人发热,亢奋或者愤怒,再就是丧失理智。你们染上这种热病,所以我们用理性的奴役来为你们降温治疗。这是好事啊!渺小的人类啊!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还有反抗的意志,几百年的教训你们就视而不见吗?你们在地下反击,在管道与街垒中斗争,在每一个被我们占据的十字路口开火,不放过任何一个证明自己不屈于压迫的机会。现在我要找到这个原因,我要看看你们人类的故事。别动。
(Sa1将手放到反抗者前额上,反抗者的肌体变得僵硬起来)
(全场灯亮)
Sa1:以思维和物质的名义,以万物本质的规律,暴露出你的思想,从你一人的头脑中提炼出十万年来人类的拼搏与反抗,揭示你们不甘于示弱的原因,展现出你们的劣根与精粹,这样我们就会获得全盘的胜利,全盘的征服和全盘的统治权。人类——你们这群懦弱者——讲述你们的传奇与神话吧!
(落幕)
 
 
 
出场人物
僭主1
僭主2
僭主3
哲学家
听众1、2、3
审判长
时间:公元前
地点:爱琴海某处的半岛
 
(法庭中,审判长站在台中的席位上,背后的长椅上是听众,僭主坐在舞台一侧,哲学家站在另一侧)
审判长:肃静!肃静!毒害我们青年精神的那个罪犯,还没到你反驳的时候。现在,控诉方——睿智的有品德的管理者们——斯巴达人从我们其中选择出的代表,请你们在公民前详细地列出这个罪犯的劣迹,以便我们每一人都从其中学到教训,防止我们的道德被这个罪人的党羽再次拖入泥淖之中。
僭主1(站起):这个人(指哲学家),你们要审判的这个家伙,贬低我们教育制度和道德的人,否认我们光荣和尊严的人,藐视大众意志和我们杰出盟友的人,在这里接受着他应当的惩罚。你们要当心他毒蛇一样的舌头和狐狸般狡猾的头脑。这个人,以为自己是唯一的正确者,亵渎着神灵,用谎言在每一次的公共场合中讲话,骗取着你们的信任。我的公民们,你们都是听过他胡言乱语的人,你们都是见证者,你们都知道他做了什么。你们看清了吗?我还有必要再一次的重述他的污言秽语吗?理智的公民们,你们不是已经在审判他了吗?(坐下)
听众1,2(鼓掌喝彩)
听众1:英明的管理者,先知般的嗅觉!
听众2:被告,你这品行败坏的家伙,你还是不要让别人浪费口舌了,自己招供吧!
听众3(低声地):我们还是不清楚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刚才控方并没有拿出什么证据啊。
审判长:安静!(指听众3)没有得到允许就不要轻易地使用言辞。不明智的人啊,为什么要这么随便的透露出自己的想法呢?
听众3(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
僭主2(站起):证据?需要证据吗?证据就是你们呼吸的空气,就是你们可触的大地。不朽的神灵在上,在我们这个城邦中,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话语负责,还要谈什么证据?这个恶徒的言行已经不需要任何证据来描绘了。(指哲学家)你的堕落不是任何民主与法治能容忍的。自由的意志是不是你教导的?灵魂的自由构成是不是从你嘴中说出的?无神论者!认罪吧!(坐下)
哲学家:无神论者?我是民主与法治都不能容忍的吗?听众们啊,应该为自己理智自豪的听众们,你们看看我的样子,我真的就有你们所想象的那么丑陋吗?(比划了一下自己)民主如同晴空一般,无所不能包容。法治正如滔滔大江,没有什么不能被融入其中。如果不能包容异端,那么是不是你们口口声称的民主与法治出了问题?个体的自由被限制,集体的宽容不能施展,这不就是你们最大的问题吗?
僭主3(站起):你说多数人应当尊重少数者的意见,你这是反对集体主义!
哲学家:集体主义是由一颗心,无数的智慧组成的。
僭主3:你说自由的意志是神灵赋予我们的珍宝,你这是亵渎神灵!
哲学家:我没有亵渎神灵,相反,我是在赞扬他们对人类所作的。
僭主3:你说灵魂是由自由构造的,你这是在鼓吹放纵!
哲学家:自由若等于放纵,我们不妨都集体阉割以捍卫道德。
僭主3:你抨击我们传统的价值观!你背弃养育你的城邦的奠基人!
哲学家:传统?看看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我们的传统是不是让我们获胜了?
僭主3:你抨击了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英勇战士!你嘲讽他们!你缺乏城邦精神。
哲学家:他们要是倒在为保卫家乡的战场上,如同马拉松平原,萨拉米斯海湾或是普拉提亚,我就会歌颂他们。可他们曾在梅洛斯屠城。以强者的名义来肆虐于海上。
僭主3:你攻击我们的盟友——强大的斯巴达人!你破坏了两城邦间的友谊和团结。
哲学家:就是这个盟友,与我们进行着几十年的战争。而且,他们才刚刚获胜。
僭主3:你腐蚀我们的年轻一代,危害我们城邦的明天。
哲学家:我从来没用绳子把他们拴在我的身旁,我不曾受过或给予过这些年轻人些什么财物。
他们对真理和对接受新式教育的迫切渴望使他们围在我的身旁。他们尊敬我,我尊重他们。另外,我们城邦的明天不应该是受到拘束的明天。
僭主1(站起):你是诡辩家!
哲学家:我不敢当。诡辩家是那些因为宣称珍珠总是比粪便有用,而被人当成哲学家的人。哲学家却是那些因为宣称珍珠有时没粪便有用,而被当作诡辩家的人。
听众1,2(嘘声)
听众3(低声地):你们应该让他说完。
僭主2(站起):你是疯子!
哲学家:通常他们都这么说。
僭主3:你是对我们城邦有危害的人。
哲学家:谢谢。暂且算是恭维。
听众1,2(嘘声)
僭主1,2,3:你是一个罪人。
哲学家:对于你们,我是一个罪人。但对于我自己,我拒绝以一切方式认罪。
审判长:安静吧!你这个罪人,你竟然不用点时间在反思自己的过失上!你竟然不想恳求宽恕!你竟然---
哲学家:真相即审判,真相即我的控诉和声辩。真相告诉我,你们是要恳求宽恕的,而不是我。我只是站在这里,等待着你们这貌似公正的审判。我很高兴,因为我此时与真相是一体的,就是说,是被放逐不了的,也是不能被毒杀的。
审判长:安静!控方请到这里来一下。而你,罪犯,关于你的审判等会儿就将宣告。
僭主1,2,3(走到审判长前低语)
哲学家(昂着头)
听众1:直接处死他算了,这么麻烦。
听众2:或者是流放他。
听众1:真是很枯燥,我还以为那个家伙(指哲学家)要好好煽情地来一顿演讲呢。
听众2:我听不懂他说些什么,我也不想懂。
听众1:无聊。去看喜剧吧。
听众2:好主意。斯巴达人竟然允许我们继续享有娱乐生活。这个到不错。
听众1:他们是不错。(对听众3)你不一起去吗?
听众3(摇头):不用了。
听众1,2下
灯暗。追光仅照于听众3
听众3(低下头,陷入思考中)
(落幕)
 
出场人物
街垒守卫者1
街垒守卫者2
街垒守卫者3……
俘虏
路人
禁卫军军官
禁卫军士兵1,2,3……
Saprozoic1
 
时间
19世纪
地点
某城市巷道
 
(守卫者们在一侧加固他们的街垒,追光照于此处)
守卫者2(清唱):             
我的国土是我的世界,
我的国土中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国王,
我的国土中人人都是自己的国王。
我的国土中有我的美德和希望,
我的国土中还有歌唱的鸟雀,觅食的野猫和爱恋中的人们。
我的世界是互相同情与支持的世界,
没有挨饿的儿童和衣不蔽体的女子,
没有乞食的被抛弃的老人,
与失业的惆怅的工人蹒跚于小巷。
伤残士兵用步枪当作拐杖,
新生儿的摇篮中铺的是稻草与棉絮,
清扫烟囱的少年用呆滞的目光盯着一块面包,
咒骂声与污水交融,
正如饥饿与罪恶一般联手,
如工厂发散的乌烟般遮住属于我们的太阳。
我的世界中,我创造的世界。
不要痛苦的世界,不要抱怨的世界。
这是憎恶仇恨的世界,
在那一天,我可以放声歌颂,
让全世界证明我的自由。
可是现在,我发现
这里有个孩子,
刚才还在幻想,
现在却被贫困折磨至死亡。
他偷窃,他嘲笑,他在阴暗中鄙视着社会,
他疾病缠身,某个阳光灿烂的早晨,
躺在水沟里,一动不动。直到清道夫把他的身子搬到那公墓中,
没了生命,也没了名字。
这不是我的世界。
这里有个孩子,
眸子中还有光芒,
一副枷锁落到他的身上,
一套军服和上了刺刀的卡宾枪,
一个上尉对他喊:
为了你的国王和国家,战斗!
这个孩子就被流弹和蒙昧送入天堂。
这不是我的世界。
这里有个孩子,
家里的老鼠就是他的玩具,
酗酒的父亲暴打他后陷入沉睡,
苍白的姐姐凌晨归来,
带着几个小钱,不敢正视家人的眼睛。
耻辱与耻辱中的耻辱。
这个孩子学会了憎恨。
他的结局在断头台处,
有产者们在他的头颅滚到筐中时,
欢呼法律与正义得以伸张。
这不是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在梦中,
我的世界在眼前。
守卫者1:(看着街垒)已经加固的差不多了。至于你(指守卫者2),就不要唱这些了,我们又不是古希腊人。
守卫者2:如果你称某人是一个古希腊人,你应该知道那其实是一种赞扬。
守卫者1:我建议咱们还是提高警惕起来,不能再让他们的偷袭得逞。你们把这些床垫放到这上面来。还有这些石块尽快清走。
守卫者3:可恶,刚才的大炮实在是可恶,我的帽子再也不能戴了。还有这双鞋!该死的!(坐下,把鞋脱下)不可思议!你们看!尽然有个发疯的士兵打中了我的脚趾!(朝街垒外喊)你们那里的神枪手,未来和人民向你们致敬,因为你们故意放枪击中了我的脚趾。你们该得的荣誉勋章就是这个。(他捡起块石头扔了出去,再穿上了鞋)
守卫者4(走到守卫者1前):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守卫者1:怎么了?多少人伤亡?
守卫者4:我清点了人数,十一个被打死,还有一个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可能被抓走了。
守卫者1:你怀疑——他会成为叛徒?
守卫者4:如果他投降的话,就会把我们这里所有的情形都泄露出去以换取活命。
守卫者1:我是相信他的。
守卫者4:我也曾相信。
守卫者1:我仍然相信你们。
(一个路人显然是迷了路,误走到街垒前)
守卫者3:嗨!穿礼服的先生,看你的样子也是个有头脑有智慧的人,不来这里协助我们改写世界吗?
路人(往后退):你们是在释放地狱中的怒火!
守卫者2:当怒火焚烧过那堕落的城市后,新的耶路撒冷必将诞生!
路人:你们会被遗忘!
守卫者2:不!被遗忘的是你们。被遗忘的是平庸与碌碌无为。
路人:看到了吗?民众是不支持你们的!
守卫者3:我们不需要!
守卫者1(摆手):我们需要的。
(路人下)
守卫者1:如果你们还有精力的话,请把多余的愤怒送给剿灭我们的人。哪怕是对那些不再珍视生命的人来说,时间依然是宝贵的。
守卫者1,2(退回自己的岗位上)
守卫者3(指着守卫者1):我想他在处于热恋中——热恋中尚存的绝对理智。
守卫者2:他爱的是所有的人类,所以人们恨他。
守卫者3:这个吗---
(追光照于另外一侧)
(禁卫军军官与禁卫军士兵上,俘虏被架在两个士兵间)
(禁卫军士兵排列成一对)
禁卫军士兵1(拿出一份文件):以国王与合法政府的名义,你因叛乱罪而将被处以极刑。
(禁卫军士兵2,3将俘虏的双手反绑)
禁卫军士兵1:你需要忏悔吗?我可以去请——
俘虏:不用,谢谢了。我只是想与你们的长官再说几句话。
军官:你们先到那边去。你们几个,到那里去看看有没有暴徒。(支开士兵)
军官(走到俘虏旁):你想说什么?
俘虏:我知道你们黎明时就会发起进攻了。
军官:这个谁都猜的出来。
俘虏:然后在发起进攻前我就要被枪决。
军官:这一点我更加肯定。
俘虏:我只想在这一点时间内,跟一个比较能聊得上来的人再说几句。
军官:你没那么笨吧?以为能劝阻我?或者使我——
俘虏:我确实没那么笨。
军官:是的。
俘虏:你知道你为什么能活捉到我吗?
军官:因为你很勇敢。所以我要活捉你。
俘虏:你看到我刚刚打翻了你手下最好的士官,所以就冲向我。而我,我没有对你开枪。
军官:是的,我缴下你的武器时发现,那里还有子弹,扳机也没有问题。
俘虏:你知道为什么吗?
军官:我不想知道。
俘虏:你就不能想得更长久些吗?
军官:继续。
俘虏:我们将倒下是因为人民没有醒来,你们将倒下是因为人民将要醒来。
军官:谁说服谁已经不要紧了。我们所能相信的是,一个新的时代要到来,超过了你我的想象。我们都要为此做好准备的。
俘虏:谢谢。
(军官向士兵们招手)
(士兵1,2,3在俘虏前举枪)
士兵2:我觉得这不是行刑,根本就是在谋杀。
士兵3:我感觉是在向一只鹰开枪。
军官:都滚开!(夺下士兵1的枪,向俘虏开火)
(俘虏倒下)
军官:我知道我刚才枪毙了自己。不过我做的对。
(追光随着街垒内外的发言转换)
街垒外)
士兵1:天快要亮了。
士兵2:就是说——
士兵3:要开战了。
军官:上刺刀!
街垒内)
守卫者4:天快亮了。
守卫者3:一个不错的清晨,可惜我没吃早餐。饿着肚子的革命者。哼哼。
守卫者2:保佑我的祖国与家庭。
守卫者1:准备战斗!
街垒外)
军官:你们看着那个街垒!那是个什么?是对社会安定的挑衅!是对法律的漠视!是对民生的威胁!看看那里!仇恨与不满汇集,他们想胁迫多数人。他们哪有这样的权利?你对国家的责任告诉你将要做什么吧!一场骚乱即将被我们制止。你们这些有荣誉感的人,为集体牺牲的日子到来了。牢记着你的责任!
街垒内)
守卫者1:你们在听我说吗?你们这些将要为崇高理念而牺牲的人做好准备了吗?我们站在这里,而这里传达的就是理想与希望的声音,这里孕育着人性至善。我们这里所做的,就是要把个体无私的美德至于社会的最高端。我们是革命者,坚信一个理念,然后就笔直地朝目标冲去。所以,今天,我们创造了进步!
街垒外)
军官:我们战斗是因为我们的安全受到了威胁!从前有个国王,他的治理既公正又仁慈,而一群暴徒袭击了他以使自己出名。就是这个为了我们的国王而奉献自己忠诚的日子!为了国王统治的稳定的日子!
街垒内)
守卫者1:看这里。也许会有不平,也许会有怯懦和屈服,也许那里还有无家可归的人民和被羞辱的人民。为了被剥夺了权利的人的权利,为了抵抗伪正义的正义,为了弱者不再被压迫,真理不再被强权篡改!
(全场灯亮)
守卫者1与军官(同时):前进!
(传来枪声,台上转为黑暗)
(追光照于台中,Saprozoic1上,走向台中)
Saprozoic1:突然间,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在与人类进行一场注定赢不了的战斗。
(落幕,全剧终)
回复 (13) | 收藏 (1) | 2970 次阅读 |

DeRings (北京)

男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