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呓语难尽

忆梦人,梦中醒,白日空呓,仅只言片语,却欲论万千电影。。。

http://i.mtime.com/91891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标签 - 法兰西

1793年——巴黎对抗法国,法国对抗全欧洲

   雨果笔下的九三年是巴黎对抗法国,法国对抗全欧洲的九三年,而他随后又写道:“革命怎样呢?那是法兰西战胜欧洲,巴黎战胜法兰西”(《九三年》,雨果)。想象一下把人类思想几个世纪来到精粹和火化都集合在一起,在这个年代爆发出来。1793前有1789的激愤与来自人民的怒号,1793年后是热月的惨剧和随之而来的闹剧。而九三年则是顶峰,历史从来不会为某个年代凝结,但它自然会在某个年代,以一种最最奇特的方式,把它的污血从伤口中挤出,而用一种振聋发聩的声音发出在随后几个世纪都萦绕不去的呼声。奇特的九三年,不太像是某个历史的年代,但仿佛是某个情绪和理念的年代。狄更斯会笔下所谓的最好的年代和最坏的年代,而那些被深深旋入这个九三年漩涡的人会说,九三年无法被认为是某个年代,九三年是暴风,是一群被理想左右的人带领另一批觉醒的人,把欧洲昏昏欲睡的绝对王权之梦狠狠地粉碎。九三年没有实体,如果有过实体的话,也是理想铸造的大厦的废墟,而那些仍报有梦想的人,依然能够从其中发现废墟下的宝藏。
 
2009-08-04 13:35回复(19)|收藏(2)|4207次阅读
?

恐怖和高尚1789-1793法兰西革命者行为与人道主义的冲突3

革命淡去,可人道主义却不可。革命需为人道主义服务,正如美为真服务一样。革命也许不过是过程和方式,目标难道不是进步吗?人道主义不是指单纯的阶级调和,而是指每个人自身的权力和集体的前进达到一致。马克思说过:“共产主义则是以扬弃私有财产作为自己的中介的人道主义。”法国大革命时激进派领导人查格·卢,原是促成恐怖政策的领导人之一,后来感叹:“单凭恐怖来镇压人家,不足以使爱护和拥护政府……光是靠混乱、破坏、放火和流血……仍不足以使我们的革命征服世界。”革命不能用来衡量人道主义,更不能以斩钉截铁的口气宣扬革命完全在人道之上并统辖人道。而是用人道主义来测量革命,不人道之革命不足被称为革命,革命也并能因为自己拥有革命的名讳而完美无缺,神圣不可批评。
2009-04-21 21:13回复(17)|收藏(0)|3525次阅读
?

恐怖和高尚1789—1793法兰西革命者行为与人道主义的冲突2

法兰西抛弃了上帝便迎来自己的理性女神。罗伯斯庞尔本身成为了自己世界的救世主。理智成了巴黎上空惟一的星光,可谁知这理智中含有严酷、不宽容的一面呢?
2009-01-21 16:15回复(4)|收藏(0)|2155次阅读
?

恐怖和高尚1789—1793法兰西革命者行为与人道主义的冲突1

没有美德的恐怖是罪恶的。
      但没有恐怖的美德是软弱的。
      罗伯斯庇尔如是说。如此光辉的火焰灼伤了直视它的双眼。这样的美德就是直线似的美德,只向着目的地笔直地飞去,不会考虑过程。这是雏形中的革命,因而不会迂回。
2009-01-03 16:51回复(8)|收藏(2)|2299次阅读
?

1792-1793山岳,吉隆特,沼泽

国民公会第一次会议中,激进派人士坐在会场的最高议席上,吉隆特党人坐在中间,池座由不坚定的多数派占据。于是有了山岳派等等的称呼。早在九月,国王被愤怒的潮水吞没后,各党派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2008-12-14 20:59回复(5)|收藏(0)|1680次阅读
?

1792——路易十六以及激进派

1793年1月21,公民卡佩(人民给路易十六起的外号)死于断头台,死前说:“我虽无辜而死,但我宽恕一切。我饶恕我的敌人,同时祈求我的鲜血将造福于法兰西,并祈祷我的鲜血可以平息上帝的愤怒。
2008-12-03 23:03回复(15)|收藏(2)|1646次阅读
?

1789—1792国民公会对杜伊勒利宫

 于是,革命的先知捧着法典站在国民议会高高的讲演台上,正如同举着刻有十诫的石板的摩西耸立在西奈山山顶,同样是丰碑,一个号召人们作自己的主宰,一个号召人们作上帝的忠仆。法兰西人似乎选了前者。只要人民想要,就一定能获得,他们直起腰,领主、僧侣、王家法令等等就纷纷从巨人的脊背上滑下。
2008-11-06 21:06回复(7)|收藏(0)|1733次阅读
?

关于法兰西十八世纪末革命的少量读书笔记

这个革命的预言家已发出了警告。在7月11日,大臣内克被解职,而这个人似乎是能稳定财政经济的惟一人选。12日巴黎市民得知这消息后开始集会。在鲁瓦亚尔宫,卡米耶.德穆兰对人群发表了鼓动演说。各区出现动乱,人民开始武装,历史上另一个强人丹东则初步显示了他知道如何操纵和指挥群众。巴士底狱被攻克,同时悲剧紧跟着上演,投降的政府士兵有四五个被背信弃义地枪杀。政府军军官德洛内被人民审判。人民突然有了审判的权力,反而使自己成为了暴民。在推搡中,德洛内碰伤了一个旁观者,碰巧这个旁观者是个厨师。于是这个人拔出他的刀,切下了德洛内的头,与其说是出于憎恨,倒不如说是出于职业技巧的自豪感。军官的头被挂在长矛上游街。国王在第二天早上两点被叫醒。路易十六了解情况后喊:“这是一场叛乱吗?”一位公爵答道:“不,陛下,这是一场革命。”
2008-10-24 16:45回复(7)|收藏(0)|1685次阅读
?

关于法兰西十八世纪末革命的旧日文章

绝非是偶然而是不可避免。几个世纪能够积蓄一切形式的力量。1789-1794只是其中最具戏剧性的一幕,几个世纪之前;冥冥之中的巨人已经把火药桶堆到了杜伊勒宫门前。
2008-10-17 21:22回复(6)|收藏(0)|1545次阅读
?

DeRings (北京)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