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就一俗妞儿

群盲竭尽蚍蜉力,不废江河万古流。

http://i.mtime.com/93631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向贾宏声致敬

乱蝉衰草小池塘 发布于:

又一个电影界的名角因为吸毒被抓了,我没怎么关注,倒是想起来另一个与吸毒有关的青年,想起几年前那部关于他的电影《昨天》。贾宏声,不久前还看到过他的采访,平静地谈论着自己的爱情和生活现状,缓慢地沉淀着曾经千疮百孔的人生。网上传出的消息是:贾宏声仍然处于半疯状态。不过他本人倒是表现得非常清醒。其实每个人都有坚持“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权利,因为大众眼中的世界也许本来就是一种谬误。这篇旧文写于一年前,由于我对他的了解完全是来源于《昨天》,因此不敢对其妄加推断,只能说,我看到的仅仅是《昨天》里的贾宏声。在电影开始,贾宏声的出现是那么不同凡响。病态的瘦,怪异的头巾,满是破洞的牛仔裤外加脏兮兮的大头皮靴。如果这一切只是北京小混混的普通装束而不足为奇的话,那么他给人以惊悚感觉的则是那张苍白脱形的脸,还有脸上那种近乎疯子似的癫狂、倔强且冷漠的神情。的确,此时此刻的贾宏声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银幕后的他是个自大狂、妄想症患者以及瘾君子。影片通过对随即行人的采访对话开始,揭示出人们对其的了解程度:

——你认识贾宏声吗?——我知道他吸毒。——好象……进精神病院了吧?——他疯了,他死了。
 其实贾宏声的演员生涯开始得还是比较顺的,先是演了一部电影,顺理成章进入中戏,论机遇,比那些苦苦熬年龄,十年磨一剑的人幸运多了。和那个年代许多思想前卫的青年一样,他也热爱摇滚,热爱一切不平凡的东西,并且愤世嫉俗。在演了几部电影之后,天性不安分的他很快就产生了厌倦。他心比天高,看不起导演,认为表演“太虚伪”,于是决定组建摇滚乐队。那段时间和朋友合住,他天天练吉它,一练就是一整天,反复弹一组单调的音符,并且一言不发。这种极度自我的处世态度最终让朋友无法忍受。当朋友无奈地摔门而出,贾宏声终于停止了弹琴,他因朋友的离去而感到彻底的愤怒和绝望,因为“没有人扛得过我”。他更加孤独了。由于失去了合作伙伴,乐队也没有组成。又是一个不了了之。
贾宏声的痛苦无人能懂。看透了演员的冷暖人生(实际上他并未看透),当歌手的梦想也已经破灭,曾经志同道合的哥们都一个个疏远了他,该干嘛干嘛去了,惟有他始终独自一人,坚持着一些似乎很遥远却又很高贵的东西。也许曾经有过蜻蜓点水的爱情,但他太过尖锐太过锋芒的个性让一般人都无法接受。他一面感叹生不逢时,满脸似乎都写满了沧桑,一面自身却又折射出不成熟甚至幼稚的弱点。就像一个朋友所说,他做什么总是“太过”,从不懂得克制。比如吸毒,一吸就立刻上瘾不能自拔。酒能喝三瓶就偏喝五瓶。他对一种事物的热情只能保持很短时间,然后迅速冷却,迅速转移。他蔑视一切,又鄙视自己。他像一只被禁闭的鸟,渴望笼外的天空,其实却连飞都不会。
 于是,他自闭了。戒毒带来肉体和心灵的双重煎熬,虽然影片没有告诉我们他是如何摆脱毒瘾。最大的毒瘾在心里,毒就是他自己。他开始出现幻视幻听,把云看成龙,把龙的眼睛看成自己的眼睛。他闭门不出,谢绝交流,自言自语,整年就反复听一盒披头士的磁带。他开始把自己当作哲学家,甚至列农的儿子了。
可是,不论他表现得如何冷漠,如何不羁,他的内心有一部分其实还是没有发育成熟的,在某种程度上更接近一个孩子的心态,他在用孩子的方式发泄对现实的不满。这在他对父母的态度上可以体现出来。
当他初次见到老家来的父母时,采取了回避和抗拒的态度,这其实是因为自卑而引起的反常表现。他听不惯父亲的家乡话,看不惯父亲的穿着,是因为虚荣心作祟。与世隔绝的他其实很在乎别人的评价和自己的形象。同时,他又很享受母亲做饭给他吃,为他打扫房间,给他放洗澡水等关怀举动,包括指使父亲去买磁带,都是一个任性孩子用以惩罚大人的特殊方式。“你们不是关心我吗?好吧,那就去为我做一切事,反正我是你们的儿子,如果你们不管我,我破罐子破摔,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大约就是他的想法,一个未长大的叛逆少年的想法。而那是他已经二十九岁。
 片中贾宏声的父母也是由他父母本人扮演,因为二老是话剧演员,因此表演起来也是滴水不漏,一切痛苦和悲伤都被演绎得完美无缺恰到好处,有点人戏不分的感觉。但是我坚信他们内心的痛苦依然比银幕上真实得多,深刻得多,因为他们有这样一个已经站在崩溃和死亡边缘上的儿子。他的自私几乎要把全家人都拖垮。二十九岁生日那天,他喝了酒,然后打了老父。他愤怒地质问:“为什么我的父亲是你?你这一辈子就没有活明白过!”父亲老泪纵横,他心里的大厦正在轰然倒塌。眼前的儿子是如此陌生,真正糊涂的是贾宏声自己。他恨的是自己。他恨自己的无能。
对于极端自大极端自卑又极端自我的人来说,只有把他放到一个更为强大、严酷的环境里历炼,他才有可能逐渐发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正视自己的弱点。这个环境对于贾宏声而言则是精神病院。那里面的人全是精神错乱、言行荒谬的特殊人类。贾宏声置身其中,终于感受到恐惧。为什么恐惧?——因为他根本没病,有的只是性格缺陷。相比之下,他实在太正常了。他可以给人签名,由此满足一下小小的虚荣心;他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家人带来的咸鱼,并且开始思念外部世界。他终于开始渴望一种安宁的生活了。
 我觉得电影这一段处理得过于简单了,缺乏高潮应有的力度。如果在之前再表现以下父母之爱带给他的转变就跟饱满。毕竟,是父母的终极之爱让他的心灵有了可属的归宿。
 在精神病院的生活使贾宏声认识了自己。他不是龙,而是一个人,像普通人一样有着卑微或者庸常的欲望。他坦然接受了自己,所以在回家后有放一段婴儿啼哭的录音,暗示一次新生。就像他在回音壁走了三十圈又回到原点一样。三十年的蜕变,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乐观的结尾,其实现实并非真得如此。不管怎样,能够有勇气出演自己,把那一段残破人生呈现出来,是非常值得敬佩的。其实贾宏声式的成长史比比皆是,他只是一个极端典型的放大。从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窥见自己——谁又能说自己不曾有过那样的任性、自我、追求特立独行的想法或者做法呢?谁又不曾经历过徘徊于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彷徨?
 
所以我们应该向贾宏声致敬,由此记住那些记忆里的泪水与欢笑,痛苦与挣扎。
吸毒。——好象……进精神病院了吧?——他疯了,他死了。
 
其实贾宏声的演员生涯开始得还是比较顺的,先是演了一部电影,顺理成章进入中戏,论机遇,比那些苦苦熬年龄,十年磨一剑的人幸运多了。和那个年代许多思想前卫的青年一样,他也热爱摇滚,热爱一切不平凡的东西,并且愤世嫉俗。在演了几部电影之后,天性不安分的他很快就产生了厌倦。他心比天高,看不起导演,认为表演“太虚伪”,于是决定组建摇滚乐队。那段时间和朋友合住,他天天练吉它,一练就是一整天,反复弹一组单调的音符,并且一言不发。这种极度自我的处世态度最终让朋友无法忍受。当朋友无奈地摔门而出,贾宏声终于停止了弹琴,他因朋友的离去而感到彻底的愤怒和绝望,因为“没有人扛得过我”。他更加孤独了。由于失去了合作伙伴,乐队也没有组成。又是一个不了了之。
昨天 Quitting(2001)

8 .0

昨天(2001)

影评(127)

收藏(460)

回复 (11) | 收藏 (3) | 2197 次阅读 |
标签:

乱蝉衰草小池塘 (百慕大群岛)

女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