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就一俗妞儿

群盲竭尽蚍蜉力,不废江河万古流。

http://i.mtime.com/93631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风月》——谁是谁的毒

乱蝉衰草小池塘 发布于:

如果不是因为张国荣,我也许永远不可能去看陈凯歌的这部没有机会在国内公映的《风月》。光看影片的名字,你大概真的会误以为那是一部风月片,却怎么想到它的幕后阵容竟是那样强大,制片人有徐枫,脚本有王安忆和舒琪,摄影有杜可风,作曲有赵季平,整个班底的优秀程度丝毫不逊于《霸王别姬》,属于当年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制作。可是,它的命运却自从孕育以来就在阴影里反复挣扎,中国人不肯看,外国人看不懂,反而引来质疑声声。是太阴暗?太矫情?还是太在乎形式,反而忽略了影片的实质?不过,在我眼睛里,这实在是一部非常美的电影, 能把电影拍得“美”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提到陈凯歌,就忍不住要说张艺谋。陈凯歌不同于张艺谋,张艺谋的电影传达出来的美是豪情的,热烈的,爽直的,陈凯歌的美则是含蓄的,隐忍的,深入骨髓的。很多人说陈凯歌不会讲故事,确实,脱离了历史这个宏大的背景,他从来不会讲简单的故事,也不屑于讲,他的人文情怀太沉重,总想让电影承载过多的意义,以至不胜负荷。张艺谋擅长改编原著,但只取原著的精髓,而把形式从里到外改头换面;陈凯歌喜欢改编原著,他在文字的基础上把原著的韵味发扬光大,换言之,他对文字是非常敏感的。如果说陈凯歌是文人骚客,张艺谋就是江湖术士。二者各有千秋,只是道不同而已。既然是文人,当然脱不了一份矫情,自古以来便是如此,清高自许的同时,

风月 Temptress Moon(1996)

7 .4

风月(1996)

影评(95)

收藏(491)

回复 (30) | 6714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向贾宏声致敬

乱蝉衰草小池塘 发布于:

又一个电影界的名角因为吸毒被抓了,我没怎么关注,倒是想起来另一个与吸毒有关的青年,想起几年前那部关于他的电影《昨天》。贾宏声,不久前还看到过他的采访,平静地谈论着自己的爱情和生活现状,缓慢地沉淀着曾经千疮百孔的人生。网上传出的消息是:贾宏声仍然处于半疯状态。不过他本人倒是表现得非常清醒。其实每个人都有坚持“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权利,因为大众眼中的世界也许本来就是一种谬误。这篇旧文写于一年前,由于我对他的了解完全是来源于《昨天》,因此不敢对其妄加推断,只能说,我看到的仅仅是《昨天》里的贾宏声。在电影开始,贾宏声的出现是那么不同凡响。病态的瘦,怪异的头巾,满是破洞的牛仔裤外加脏兮兮的大头皮靴。如果这一切只是北京小混混的普通装束而不足为奇的话,那么他给人以惊悚感觉的则是那张苍白脱形的脸,还有脸上那种近乎疯子似的癫狂、倔强且冷漠的神情。的确,此时此刻的贾宏声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银幕后的他是个自大狂、妄想症患者以及瘾君子。影片通过对随即行人的采访对话开始,揭示出人们对其的了解程度:

——你认识贾宏声吗?——我知道他吸毒。——好象……进精神病院了吧?——他疯了,他死了。
 其实贾宏声的演员生涯开始得还是比较顺的,先是演了一部电影,顺理成章进入中戏,论机遇,比那些苦苦熬年龄,十年磨一剑的人幸运多了。和那个年代许多思想前卫的青年一样,他也热爱摇滚,热爱一切不平凡的东西,
昨天 Quitting(2001)

8 .0

昨天(2001)

影评(127)

收藏(484)

回复 (11) | 2197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小武》中关于声音的运用以及相关人情

乱蝉衰草小池塘 发布于:

手边没有现成的碟,凭着当年的记忆,回想那一把尘土飞扬的灰色,小武的家乡在我的脑海中是嘈杂不已的。大部分是外景拍摄,采用同期录音,毫不避讳地收录了马路上的人声,拖拉机或者摩托车飞驰而过的种种噪音,呈现出主人公生活的真实环境:山西汾阳,一个贫穷闭塞的小县城,充斥着贩夫走卒以及游手好闲的人,开头就交代了小武的扒手身份,他的衣着打扮与县城中的每个人并无二致,像他这样的惯偷为数不少,从一叠叠上交的身份证就可以看出来。宣传着严打的公共喇叭里传来男播音员义正词严的讲话,与混乱不堪的市声,漠然围观的人群,组成不甚调和的奇怪画面,其中就有小武。这个小县城治安不好,严打不严,这就是导演表现出来的现实环境。

自然环境的噪音不仅具有较强的真实感,还能告诉观众这个地方的一切,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如何的混乱,这样的县城是中国人所熟悉的,更是贾樟柯所熟悉的,离开了家乡而成为导演的他,对这片土地上人物的命运挣扎有更深刻的个人理解。

 

世俗的噪音环绕在整部影片的周围,当梅梅在唱歌唱到泪流满面继而把头埋伏在小武的腿上的时候,那样一个原本可以温情脉脉的时刻,窗外依然不间断的市声,仿佛是在无情地扰乱二人刚刚构建的私密世界,机动车轰隆隆地开过,碾碎的是小武对爱情的憧憬。他抱着美好的幻想去了很久没去的澡堂,一件件脱下衣服,希望重新做人,仔细地试探着每个池子的水温,此刻给了他一个大胆的全裸特写,这并非多此一举,在空无一人的澡堂里,小武是坦然放松地面对自己的,没有了衣服和世俗的遮蔽,心无挂碍的他大声地唱起了〈心雨>,原来他歌声也可以那样放肆。这个时候镜头往上推去,空旷的澡堂只有回声来迎合他,镜头推到尽头,只看到昏暗斑驳的天花板,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而天窗外仅有的明亮光线,被挤压在画面的最边缘。原来一切都只限于虚无。紧接着,我们就会明白,所谓爱情,只是小武的一厢情愿而已。

...
小武 Xiao Wu(1998)

8 .0

小武(1998)

影评(330)

收藏(1564)

回复 (1) | 1582 次阅读
标签:

乱蝉衰草小池塘 (百慕大群岛)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