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529_169625

我是虎扑的jrs,在这里写影评练笔,暂时就这么多

http://i.mtime.com/943430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阿粗和阿呆》:不会唱歌的蕉农不是好前锋

529_169625 发布于:

(去年写的“老文”,现在在这边补上)

 

最近因为《地心引力》的缘故,阿方索·卡隆似乎很火,已经在好莱坞主流电影圈站稳脚跟了。相比之下,他弟弟卡洛斯·卡隆就显得有些默默无闻了。当年两兄弟靠着《你妈妈也一样》(Y tu mamá también,其实应该翻成“我也河蟹过你老妈”)打响了名声,如今北上美利坚、当了高级湿背佬的哥哥,电影浑然不见当初黑色幽默色彩,黑色幽默和弟弟一同留在了南边的墨西哥,于是成就了卡洛斯首度担纲执导的这部《阿粗与阿呆》。

 

电影主题很容易让人想起《一球成名》,只不过发生在北边美国的《一球成名》是个主题简单的“美国梦”励志故事,大有“努力踢球你就前途一片光明”的味道;而在南边墨西哥的这个故事则显得更荒诞讽刺:屌丝想靠踢球发家致富、一举成名,到头来却只是一场梦。领衔的Gael Garcia Bernal和Diego Luna就是当初《你妈妈也一样》里的两位主演,Gael依旧是那个青春期小男孩、性欲不满的白面小生,Diego留起了胡子,再加上那热带衬衫和有点龅牙的模样,倒是屌丝味十足。

 

绰号Rudo(“阿粗”)的Beto(DiegoLuna)和绰号Cursi(“阿呆”)的Tato(Gael Garcia Bernal)住在偏远农村,两兄弟在一个香蕉农场干活。哥哥Beto已经结婚生子,家境不算好,却又好赌,家里还摆着台颇贵的足球游戏街机;弟弟Tato单身一个,放工后就跟狐朋狗友们混在一起喝酒、编着乱七八糟的歌曲乱唱,还对着电视YY着性感的电视女主持,幻想着能到墨西哥城、甚至去美国开展音乐事业。两人唯一的共同兴趣便是在村里踢野球:Beto是守门员,Tato是前锋。

 

当一个绰号“指挥棒”的球探因汽车爆胎而困在他们村时,两人的命运便被改变了。球探看了他们的比赛,觉得两人是可造之材,便告诉两人:你们球技不错,我想带你们去大城市踢职业球,干不干?但我只能带一个人去,你们踢点球来决定。两兄弟对这机会似乎各有打算,Beto对这个机会极其渴望,便跟Tato说“往右边射”(显然认为弟弟会把机会让给他)。可Tato却射向了另一边,Beto扑了个空。不管Tato有何解释,也不管Tato内心的真实想法是怎样,这次罚点球开启了Tato职业足球的“大好前程”,也彻底改变了两兄弟的命运。讽刺的是,终结掉两人足球前途、把他们打回屌丝原形的,还是罚点球。

 

Tato坐着的红色敞篷轿车在墨西哥城穿行。球探告诉第一次来大城市的Tato,“这城市像个怪兽是吧?但即使是最吓人的怪兽也有自己的魅力”,同时也告诉他收入要提成15%;当Beto随后也来到墨西哥城追寻职业足球梦想时,球探跟他说了相同的话(也收了他15%的提成)。这似乎是每一个来大城市打拼、追逐梦想的农村青年所必经的“程序”:当你欣赏完宛如奇观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等都市景观,接着就轮到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了——不管你最后成功与否,总要被人坑一把先。而人们争前恐后地涌向都市这个怪兽,无非都是为了金钱。


 


Tato加盟了一支叫Amaranto的球队,在他的百般劝说下,“指挥棒”终于把Beto也接来,安排到另一支球队Nopaleros就像球探说的:“天才是不老的。”两兄弟很快就在各自球队站稳了脚跟并开始大放异彩——虽然其中少不了“指挥棒”在背后塞钱、疏通关系。尽管他们都因各自足球天赋而被带到大城市闯荡,然而两人却都并非抱着单纯的职业足球梦想。Tato虽然喜欢踢球,可对他来说终归只是兴趣;念念不忘的还是音乐梦想,来踢球不过是将来出唱片、当歌手的“第一步”,当然,还为了泡到心驰神往的女神;Beto似乎没有太多梦想,唯一的梦想就是多赚钱,而赚钱的目的就是——赌博。这两兄弟看起来都不务正业,然而踢球本来就不是他们的“正职”,他们以踢球为职业,无非是为了金钱(尽管一个是为了出唱片、泡马子,另一个为了赌博)。这世上鲜有人能找到一份完完全全与自己爱好相符的工作。

 

自从Tato整天忙着演唱会、泡到女神,状态就一路下滑,原本是足坛宠儿的他也不得不与板凳为伍,甚至面临着下放预备队的境遇;而为了女神花了不知多少钱的他也因状态下滑而被女神无情抛弃。Beto虽然保持着良好状态,甚至有望打破联赛不失球记录,但是私生活却是一团糟:沉迷赌博的他连弟弟的家当也输了清光,被弟弟赶了出去,在外面租招待所的他还得想办法还钱给大耳窿。这时,Amaranto和Nopaleros两队即将在联赛相遇了。为了补贴家用,生性倔强的Beto也不得不接受“指挥棒”的建议,准备在这场比赛打假球。

 

尽管Beto使劲全力犯下各种低级失误,然而Amaranto前锋居然没带射门靴,将Beto送出各种好机会一一浪费;只要保持0:0的比分完场,Beto就将打破不失球记录,然而已经答应了“指挥棒”的他心里只想着怎么让对方赶紧破门。“指挥棒”在场外长袖善舞,迫使Amaranto的教练把板凳上的Tato换上场。尽管吃了一次诈胡,Tato终于还是在第90分钟创造了一次点球机会(估计是Beto故意想给他点球的)。

 

兄弟俩的足球(金钱)美梦从一次罚点球开始,想不到,他们的命运再次被点球绑在了一起。Beto走到Tato身边,再次告诉他“往右边射”。当初在村里那次罚点球,把点球扑出去才能让Beto有机会去城里淘金,这次在万人瞩目下的罚点球,让弟弟把球罚进却才能让Beto保住小命。此一时彼一时,这扑点球已不再单纯的是个游戏了。然而并不知晓哥哥要打假球的Tato不解风情,以为哥哥是想往右边扑球;他觉得自己当初亏欠了哥哥,现在是时候要回报哥哥、给他以名声了(让他打破不失球记录)。兄弟之情在他心中占据上峰:

哨声响起,准备给弟弟放空门的Beto扑向左边;准备让哥哥一球成名的Tato把球射向了左边。Nopaleros的球迷狂欢起舞,他们的门将打破了记录;Amaranto的球迷愤怒无比,想宰了Tato。扑出点球本是好事,然而对于参与打假球的Beto,这却不是他想看到的。罚失点球的Tato很快就被球队开除,回去老家;至于Beto,则被大耳窿派人打断了腿,足球生涯同样破灭。重回屌丝身份的两兄弟在家乡的海滩上唱起了歌谣……

 

整个故事看起来颇像是劝人莫贪心、莫被金钱美色诱惑的道德喜剧,毕竟,如果Tato不沉迷美色、荒废主业,如果Beto不那么好赌,也许他们就不会落得最后那番田地。不过话说回来,不为金钱美色,谁又愿意去踢球呢?这便是商业化的职业足球魅力(陷阱)之所在。就像那位球探“指挥棒”先生所言:“很遗憾,如今战争被误认为比赛,比赛被误认为战争。”资本让一切古老的事物在现代社会都变了本性。就像20世纪初如马里内蒂等未来主义者们将战争当做审美对象那样,辩证地对应着如今娱乐的战争化。

 

克劳塞维茨宣称:“战争是一种暴力行为,而暴力的使用是没有限度的。”于是,为了能让Beto、Tato两兄弟混进一队,“指挥棒”跟球队的教练们相互勾结,从球员的收入榨取提成;为了让Tato上场,“指挥棒”打电话威胁曝光Amaranto队主教练的小三;当然更不用说Beto违法参与的赌球活动、黑社会对职业足球的渗透,等等。当陷入进球荒的Tato在酒店遇到球迷时,得到的不是欢呼与鼓励,却是恐吓与威胁:“你丫要是下场比赛还不进球,你就等着被砍死吧,老子知道你住哪里。”

 

难怪就连参与进这种种勾当的“指挥棒”自己也感慨:“自从足球商业化了以后,结果成了中心问题,比赛没了乐趣,只剩下恐惧。没有人敢侥幸,他们只能赢,就像被枪指着过日子一样。”

 

罚点球意味着惩罚,但只有一个人接受惩罚,那就是失败的人;胜利者被荣耀所环绕。如果两个人都被惩罚了,那么就说明人生这场鲜活游戏打败了足球这项美好的游戏。很不幸,这就是包括足球在内大部分职业的现状。一个放弃了贪欲的人(Tato)想用自己的牺牲去“拯救”深陷欲望陷阱的人(Beto),结果却是双输,两人都被坑了。结果令人哭笑不得,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发发慈悲善心、牺牲自己帮助他人却换来这般结果;可要说还是自私自利、为了各自金钱美色美梦就好了,那也不对,毕竟把这兄弟俩引到这绝路的不正是欲望么?影片结尾,因为赌球搭上全部身家的“指挥棒”又来到了农村,又看上了两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又看到了自己发财的希望——又有人要被城市这个富有魅力的怪物吸进嘴里了。这不仅仅发生在足球这一行,也不仅仅发生在墨西哥。

 

阿粗和阿呆 Rudo y Cursi(2008)
 

7 .5 / 7 .0

阿粗和阿呆(2008)

影评(11)|收藏(42)

回复 (3) | 收藏 (0) | 96 次阅读 |

529_169625 (广州)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