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529_169625

我是虎扑的jrs,在这里写影评练笔,暂时就这么多

http://i.mtime.com/943430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寻找埃里克》:我和坎通纳谈笑风生

529_169625 发布于:

我当然不可能跟坎通纳谈笑风生啦,我甚至都没见过几个球星(如果06年在济南机场候机楼看见对面坐着的扬克尔和谢晖不算的话);我只能和高中走廊联赛的明星们谈笑风生。不过,球迷们或多或少都会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和本队的球星亲密接触、像朋友般和他畅所欲言家长里短;在职业体育时代,即便是足球这种团体项目,也有着越来越浓厚的球星特质。本片导演肯洛奇就围绕着这种幻想展开了一系列的故事。

 

我们的主人公,曼联球迷EricBishop是个步入中年的单身汉,干着乏味辛苦的邮差工作,家里还有一黑一白两个养子,养子们终日无所事事、结交狐朋狗友,把家里搞得一团糟。外面还有一个正读大学的女儿,却已经帮他生了个孙女(生父也不知是谁),每周还要凑孙女。生活真痛苦,有时真想一死了之。这时,单位领导(也是球迷团体的头头)不知从何处学来了什么心理疗法,想帮他解决苦闷;这个疗法很简单:想象下如果你能成为你的偶像。某天晚上,盯着卧室墙上海报出神的Eric终于看到了他的偶像——坎通纳。

 

影片名称一语双关:寻找的不但是埃里克(坎通纳),更是主人公Eric Bishop。表面上这部片子不过就是一部寻常的中年危机喜剧,而最终目的,无非就是主人公“寻找失去的自我”:失去的对跳舞的热爱、失去的对孩子们的控制、失去的去现场看球的热情……而这一切失去的根源,则是Eric至今依旧深爱着的前妻Lily——他对当年离开Lily深感愧疚。“坎通纳”就是他的人生教练,每当遇到困难,就会出现在他卧室的沙发或床前,跟他聊天,帮他直面各种困难。

正所谓缺什么,要什么,EricBishop幻想出一个“我的朋友坎通纳”,其实就是他缺乏某种坎通纳式的特质。当他不敢跳舞时,“坎通纳”就站出来:来吧!把我当做你的舞伴来练习下!当他面对不听话的孩子们却又无能为力时,“坎通纳”又告诉他:对不听话的孩子你要大声说不!不!Non!同样的话,别人说出来可能不受用,可是偶像叫你这么做,怎么敢不听嘛?“有时我们都差点忘了你也是个普通人。”“我不是普通人,我是坎通纳。”偶像看起来很完美无缺,可他也有畏惧、无能为力的时候,但他最终能勇敢的克服这一切困难。这听着好像心灵鸡汤哲学的论调,贯穿着每一次“坎通纳”的出场,聊着坎通纳在面对数万人的欢呼时内心的恐惧、聊着坎通纳心中最精彩的瞬间、聊着坎通纳怎么度过9个月的禁赛期……聊着聊着,“坎通纳”就开始跟Eric讲“人生哲理”,如何克服恐惧、挑战极限、相信队友、充实自己的生活……所以尽管这些谈话(伴随着不时插入的坎通纳比赛片段)也许会让不少人感到“受用”,但实际效果却像电视台采访球星的专访节目(而不像朋友聊天);虽然坎通纳就是在演自己,可他的表演似乎缺少了什么,也许是缺了点抓马?但这不是坎通纳的错,在Paul Laverty(肯洛奇的御用编剧)的剧本里,“坎通纳”只是一个附属的幻象,一个倒霉中年曼联球迷的幻象。在处理Eric与Lily之间如何和好以及当初Eric为何离开的剧情上,也似乎过于牵强。也许肯洛奇真正想要说的,并不是一个中年危机故事。

 

说到片中经常出现的过往曼联比赛片段,我印象最深的倒不是打桑德兰McClair助攻坎通纳的那脚吊射,而是坎通纳从球员通道走出的镜头——观众席上到处挥舞着法国国旗(中间印着坎通纳头像)。但如今,老特拉福德却不再会这样到处飘扬着坎通纳版法国国旗了,新一代的曼联球迷不会去唱“We'll drink to Eric the King”。也许二三十年后他们成了片中那些挺着啤酒肚的四五十岁老球迷时,更新一代的球迷也不会唱“Theres Only One Ronaldo”。虽然同是球迷,可球迷却可能各自停留在某个时代、永远无法离去。Eric Bishop提到自己已有十多年没去现场看球了,算下来,差不多就是偶像坎通纳退役之后;原因当然很多,可以是因为偶像离去失去了现场看球的热情、家庭负担越来越重。但也许我们可以有另外一个原因。

 

Eric Bishop和他的邮局球迷们到酒吧观看欧冠比赛,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小胖子“Spleen”却穿着一件印着“FCUnited”队徽的红色球衣,小胖子称“这是人民的俱乐部”。也许你很快就会记得,几年前曾有大批曼联球迷因为反对格雷泽家族入主曼联而挂着黄绿围巾看球,而“FC United”也确有此事。肯洛奇敏锐地把这个事件引入。关于足球被商业化的问题已经谈得很多了,但“背叛”自己所支持的球队到底何不合理?且看“Spleen”与酒吧里路人甲球迷的对喷。

 

路人甲:伙计,你丢下我们跑了。

Spleen:是你们丢下我的。

路人甲:谁丢下你?曼联?历史上最有名的球队,我们有3亿粉丝。我们丢下你?

Spleen:是的。

路人甲:以前有人说过,你可以换老婆、换政党、改变宗教信仰,可你绝不能改变自己支持的球队。

Spleen:是的,也许我们很渺小,但你知道吗,没有哪个肥佬主席会为30块银币出卖我们,因为那肥佬坐在我们的俱乐部里。(然后Spleen亲吻“FC United”的队徽)

Meatball(Spleen的朋友):我告诉你,他们就是这么说曼联的,在1878年他们曾经叫牛顿希斯,贫苦铁路工人的俱乐部,怎么样?你在鄙视自己的历史,知道吗?

路人甲:不,俱乐部还在这里,在我心里(拍拍球衣上的曼联队徽)。

Spleen:那你怎么不去看球啊?停车场不说谎。看看比赛日停车场停的都是什么车?都是我们买不起的车。你见过有几个邮递员还会去现场看比赛?(一群人唱起来)“我们不会给钱给格雷泽或者天空台,我们还在唱‘City Gonna Die’,两个曼联却有共同灵魂,跟着巴斯比宝贝前进。”

路人甲:你们真是伪君子。(针对他们唱的“Two United but the soul is one”)

Spleen:你说啥?你就是一活动广告牌,看看你,赞助商的名字就在胸前,我们的球衣就没有商标,就像巴塞罗那那样(你们要失望了……)。你们周二坐在这里看比赛,就是把五六千万的英镑送到格雷泽、默多克的口袋里。

 

看到这里我笑了:这才是肯洛奇式的主题嘛!吵架透露出两种不同的球迷观,对于遥远亚洲的我们,看球要么是看球星、“高级”点的就是看球队,至于为什么爱这个与我们相隔万里的球星/球队,“爱不需要理由”(当然,我们都清楚这是假话),而这种“不需要理由”的归属感培育的其实是“活动广告牌”;但是对于欧洲的本地球迷,他们对俱乐部的归属感却是建立在一种完全不同的观念之上:因为这支俱乐部是“我们的”、我们人民群众的;不是我们背叛了俱乐部,而是俱乐部背叛了我们。

 

足球是这些本土球迷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不仅仅是说他们经常看球、踢球;“足球”这个场域与他们在社会中的其他场域高度重叠,他们不但是同一家俱乐部的球迷,也是同一个街区的邻里,在同一家酒吧喝酒,更是在同一工作场所工作的同事,同样的社会地位。阶级并不是一个铁板一块的存在,它是一种关系,阶级觉悟不但需要共同的社会经历和社会地位,更需要政治动员,而足球在欧洲工业化国家中,向来是阶级自我意识的重要动员机制。影片高潮部分,3、4辆大巴200多号有组织的曼联球迷一起出动,个个带着坎通纳面具,狠狠教训本地黑社会小混混,这么多的人是从哪儿动员来的?Eric Bishop曾经苦恼于被这几个黑社会威胁,“坎通纳”告诉他:你要相信朋友。可Eric Bishop估计连这些人的名字都未必叫得全;他们肯帮忙,只是因为他们都是曼联球迷。“坎通纳”的话,其实是你要相信你的阶级。

 

基恩当年痛批老特拉福德气氛太糟,原本热情的工人阶级球迷们因为球票太贵纷纷离去,看台上留下的却是安静的、“喝着红酒、吃着大虾三明治”的中产阶级,吸引他们来看球的,肯定不是足球本身。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其他俱乐部的窘况?在全球化时代,我们这些免费电视球迷和“大虾三明治”球迷并无二致,本土意识、阶级生活、抗拒资本入侵这些现象对我们来说难以理解;而那些老工人阶级球迷,失去的、追寻的又岂止是一个埃里克坎通纳?

 

寻找埃里克 Looking for Eric(2009)
 

7 .4 / 7 .4

寻找埃里克(2009)

影评(67)|收藏(292)

回复 (2) | 收藏 (0) | 101 次阅读 |

529_169625 (广州)

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