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浮生若梦

You just never know...

http://i.mtime.com/Ashleya/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人生如戏,戏梦人生

七月的麦田 发布于:
 
                  
         昨晚看了《霸王别姬》,感慨良深。我想每个人在看到这部影片的时候,首先会想到同性恋。确实,在被张国荣塑造的这个已经不能被后人所超越的形象中,这种被社会,被历史所禁锢的爱恋是被人所不齿的。可是,我想,在我们看到这部影片最简单,最能触及可伸的部分时,又是什么造就了程蝶衣的命运?他的这场不能被人承认,不能与人诉说的爱情的开始又仅仅是始于偶然吗?每种社会文化的背后,总会造就一批牺牲者,他们崇尚自由,可是他们却又不得不头破血流。
         故事始于戏班。1924年冬天,9岁的小豆子,被作妓女的母亲生生切掉右手上那根畸形的指头后,进入关家戏班学戏。戏班里只有师兄小石头同情关照小豆子。
     十年过去了,在关师傅严厉和残酷的训导下,师兄弟二人演技很快提高,小石头取艺名段小楼,演生角。小豆子取艺名程蝶衣,演旦角。俩人合演的《霸王别姬》誉满京城,师兄弟二人也红极一时。二人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
     段小楼娶妓女菊仙为妻,依恋着师兄的蝶衣,心情沉重地来到师兄住处,把他用屈辱换来的、师兄向往已久的名贵宝剑赠给小楼,并决定不再与小楼合演《霸王别姬》。在关师傅的召唤下,师兄二人再次合作。
     抗战胜利,国民党伤兵大闹戏院,抓走蝶衣。为救蝶衣小楼和菊仙四处奔走。但由于误解,师兄弟二人再度分手。
     文化大革命中,段小楼成了牛鬼蛇神。在造反派的威逼下,师兄弟二人相互揭发“罪行”。菊仙承受不了打击,上吊自尽。
     打倒“四人帮”后,师兄二人在分离了22年的舞台上最后一次合演《霸王别姬》,虞姬唱罢最后一句,用他送给霸王的那把注满他感情和幻想的宝剑自刎了,蝶衣在师兄小楼的怀中结束了自己的演艺生涯,也结束了这出灿烂的悲剧。
        程蝶衣会爱上段小楼,是他从进入戏班时就注定的。被母亲留在戏班,在陌生的环境中,在众人取笑他是窑子的出身时,是段小楼一直在关照他,在对感情还是懵懂时,我想谁对自己好那是最简单,最能深入内心的一种植入方法。
        当然,我想那时候他对师兄的感情不会是爱情。凡事必有因,这个因不会只是师兄对他好这么简单。个人认为,在影片里张公公的出场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张公公对小豆子的猥亵是改变他对人生认知的事情。同样他处于的角色本身就是一个旦,当他达到戏我不分的境界时,就会忽略掉性别这个事实,他只是知道他喜欢师兄,隐忍而缄默。
        蝶衣所在的年代,社会背景造就了他一生的坎坷。 在这部贯穿了中国大半个世纪的影片中,人性是这部戏中的另一条线索。段小楼的义气之举让京城名妓菊仙从了良,也让蝶衣看到了感情的无望。
        ——师哥,我要你跟我…不对…就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不行吗?
        ——这不…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吗?
        ——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蝶衣的痴,蝶衣的狂,让小楼退缩,也让蝶衣看到了绝望。小楼需要的生活很简单,有一个美貌贤淑的妻子,一份喜欢的事业,一个贴心的兄弟。蝶衣的生活也很简单,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唱一辈子的戏。可是,他注定要比小楼更曲折,更沉默。
        作为一个在舞台上饰演虞姬的名旦,程蝶衣可以说是达到“不疯魔,不成活”的至高境界。在舞台上戏如人生,在生活中人生如戏。他是舞台上的虞姬,更是现实中的虞姬。对他来说,“霸王”就是他所选择的京剧艺术,就是他所选择的“虞姬”角色。此后,他的一生中再也没离开过京剧。他为没落的封建贵族张公公唱戏,为财阀袁四爷唱戏,为日军统领唱戏,为国民党军的高级官员唱戏,为解放军唱戏……其实对他来说,台下坐的是谁并不重要,管他是侵略者还是独裁者,管他是历史的罪人还是乱世的奸雄,只要他是懂戏的,程蝶衣都愿意和其成为“红颜知己”。所以,他在法庭上才能说出“青木要是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过去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什么生死忠义、国仇家恨早就被他置之度外了。在他的眼里,对京剧艺术的追求才是最重要的,也是他活着的唯一意义。
        蝶衣在整个戏中的线索就是情,毋庸置疑。或许,蝶衣爱上的是霸王,爱上的是这个从小就和自己唱戏的角儿。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时间,换一个人代替小楼成为霸王,或许蝶衣同样会爱上他。人生出不了戏,就只能被戏所禁锢,所沉沦。
        同样,小楼这个角儿在戏中的线索就是人性。从开场开始,我们就看到了一个有血性的小石头,他可以为师父拍板砖解围,他不为日本人卖唱,他可以救一个妓女于水火,在此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有血性的男儿。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看到了小楼的改变。在文革时间时期的转变,是我们引发人性讨论的焦点。
        在对新京剧的创新时,蝶衣的态度是强硬的,他对京剧的热爱是入骨的,那种从小就植入骨髓的情感是难以磨灭的。你可以说他是认死理,确实在这个角色上贯穿的是从一而终,不论是情还是戏。而在那时候,小楼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关于人性的矛盾在他们被批斗时达到故事的另一个高潮,同时也让人为蝶衣感到悲哀。小楼为了自保,不惜诋毁蝶衣,不仅狠狠伤了蝶衣,也将蝶衣心中的那无法言语的爱转换成了怒,互相揭发,让我们看到人性的悲哀。同样,小楼对菊仙的态度也导致了菊仙的轻生。
         文革结束,两兄弟唱了最后一出霸王别姬。小楼最后的一句小豆子儿时的戏言,道出了蝶衣在整段爱恨中的原委——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从这句怎样也纠正不过来的台词开始,当他终于含着嘴中的血将这句台词完整的说完的时候,这场错误的情就注定无法终场。
         就如小楼对蝶衣所说,“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虞姬若走不出这出戏,也只能终了在霸王怀里。

霸王别姬 Farewell My Concubine(1993)

9 .0

霸王别姬(1993)

影评(3877)

收藏(9635)

回复 (5) | 收藏 (0) | 824 次阅读 |

麦筱七 (济南)

女 31岁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