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浮生若梦

You just never know...

http://i.mtime.com/Ashleya/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那朵花

麦筱七 发布于:

 

 

【一】

许久不见的儿时玩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自己曾经喜欢并且现在还一直喜欢的少女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喂,那个曾经喜欢的,陪伴自己的人其实已经死了,看到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呐,要怎样回应呢?

 

惊喜。疑惑。慌张。愧疚。还是单纯的认为这其是自己的错觉,能看到她只是因为自己太过思念而已。果然宅久了是要产生幻觉的吧。

 

不然长大的芽衣子怎么、怎么会还穿着那一天的衣服呢?

 

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记忆中最漫长的一天。

 

【二】

想起小学时每年都会写的一个作文题目《一件最难忘的事》,每每拿到这个题目,都会很囧,明明没有什么开心的让自己难忘的事情呀,只好每年都写同一件事,倒“真的”成了最难忘。可是慢慢长大才终于发现,“能够”称得上最难忘的事情未必是那些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痛苦的记忆太深刻,所以才不会被忘记。

 

那么把这个“最难忘”的出口放到仁太、anaru、雪集、鹤子、波波身上,他们每个人最难忘的借口或许都不一样,可是最难忘的结果却都是同一个——那就是面码的死。

 

一个人可以被喜欢、被讨厌、被嫉妒,可是唯有她死了,才会让人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将自己的情感寄放到何处,因为将它们存放的载体已经不复存在。这种不能触摸的距离可以轻易的就将每个人都打败。

 

【三】

——呐,仁太啊……

——啊?

——你是不是喜欢面码啊?

……

——谁、谁会喜欢这种丑女……

 

对这段记忆悔恨的人都是谁?是问出这句话的anaru,还是否认喜欢面码的仁太?这时候最容易想起的一句话就是“如果没有……,就好了”,可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是不是就是因为对这段记忆太执着、太愧疚,所以才会看到面码的幻象?可是如果单以执着来定论,那么雪集对于面码的爱恋绝不会输给任何人。但为什么面码只会去找仁太啊?从前是。现在也是。

 

果然看见幻灵这种事情,是需要双方的执念才行。

 

以某个契机为落脚点,果然最放不下心的人是你呢。

 

【四】

曾经的孩子王,曾经的超和平Busters,六个人就是一片天。倘若沿着这个轨迹,仁太还会是大家的头儿,anaru还是会喜欢仁太,雪集还是会在仁太后面仰望他,鹤子还是会羡慕anaru是最理解雪集的人,当然波波还会是那个波波。

 

呐,好像缺少了什么捺。

 

仁太说,我啊,一直觉得大家都变了。不过,实际和大家聊了之后,很吃惊大家其实没怎么变。可是啊,再怎么没变,所谓的“大家”已经不存在了。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少了面码。

 

拼图中少了一块又怎么能够再次拼成完整的一幅画。

 

因为大家都没法把过去当做过去。

 

【五】

——你们关系真的非常好呢……芽衣子应按会很羡慕吧,她,又被孤立了。

 

——嘴上说芽衣子会开心,其实只是自己找乐子吧,拿芽衣子当借口。

 

——芽衣子她,明明已经不在了,你们却还是老样子,为什么?那一天也是,你们不是和芽衣子在一起玩吗?你读过那孩子的日记吧,时间就停在那一天了啊。

 

——只有那孩子还留在那一天。可是、为什么你们长大了?!为什么只有芽衣子她……芽衣子,一个人孤零零地……

 

我们看似的关心,其实只是为自己的解脱找的一个借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只是在我们的伪装下看不见未曾愈合的伤口。

 

聪志说,我家的父母都不正常。那个大妈,基本不出家门的,好像不想见到别人一样。当然我明白姐姐去世了她很难过,可是,让人觉得很不爽。那样的人是自己的母亲,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明明——还有一个孩子,活着呢。

 

【六】

换一种可能,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苦情。

 

【七】

与你在夏末约定 将来的梦想 远大的希望 ——别忘记

 

面码对仁太说,帮我实现一个愿望吧。

波波说,面码是想要成佛的吧。

 

究竟面码的愿望是什么?怎样做她才会成佛?

 

雪集说,实现面码的愿望这种荒唐的事还是算了吧,你也该醒醒了,大家都是在配合你而已,配合可怜的你。

Anaru说,不要再玩这个了啊。

鹤子说,太差劲了,宿海,这种时候还玩面码的幽灵游戏。

 

只有一个人能看到的幻象果然……像是一个拙劣的谎言呢。

可是既然看到了,又怎能当做视而不见。即使只有一个人,即使对于面码的愿望只有一点点线索,即使面对再多再大的阻力,也想要帮着她实现。因为那并不只是背负着一个人的愿望。

 

【八】

在花火升上天空的那一刹那,每个人都是怎么想的呢?

 

是面码,你终于可以成佛了呢。是这样吗?

 

——哇~天上开花啦~

——诶?面码?

 

面码,对不起,刚才我居然在想「没有消失,太好了」。

 

【九】

仁太喜欢面码。从前是。现在也是。

雪集嫉妒仁太是面码最亲近的人。从前是。现在也是。

anaru喜欢仁太,羡慕可以轻易靠近仁太的面码。从前是。现在也是。

鹤子羡慕那个可以成为雪集最好的同盟者的anaru。从前是。现在也是。

 

所有的中心都指向面码呢。如果没有她,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呢。

 

仁太不会再有喜欢的人了。雪集不会再嫉妒他。aruru可以替代面码成为最靠近仁太的人。鹤子也可以成为雪集最好的倾听者。还有波波,如果面码原谅他,他也不会再背负亲眼看见面码被冲走的愧疚呢。

 

仁太呢,他会怎么想?

 

其实是不想让面码走吧。幻象也好,幽灵也好,甚至就是算是自欺欺人吧,面码这样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其实也可以吧。只有自己能看见的面码,一直深深喜欢的面码。

 

可是面码说,这样不行呢。因为面码想和大家正常的说话呀。

 

【十】

面码来这里是想帮仁太实现愿望呀。

 

——仁太从来不哭,大概是因为看我成了这样,所以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虽然很期待转世,可是这件事我总是放心不下。害他一直忍着,其实真希望他能多笑、多哭、多发发火呢。

 

——明白了!面码保证,一定会让仁太哭的!

 

——谢谢你,面码。那就拜托你吧。

 

【十一】

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

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

我最喜欢有趣的波波。

我最喜欢有主见的anaru。

 

我最喜欢仁太,仁太的这个最喜欢是想成为仁太的新娘子的那个最喜欢。

 

面码,还想再和大家在一起,还想再和大家一起玩。所以……我要转世,还要再和大家在一起,所以……仁太,哭了哦,到过别了哦。

 

【我最喜欢大家了。】

 

【十二】

在十年后的八月 我相信还能再与你相遇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あの日見た花の名前を僕達はまだ知らない。(2011)

8 .5 / 9 .0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2011)

影评(82)

收藏(198)

回复 (54) | 收藏 (4) | 1321 次阅读 |

麦筱七 (济南)

女 31岁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