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记录生活,记录每一个可能的开始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这条小路依然没有改变

灰男人 发布于:
 
      当年,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希望那艘被称之为“泰坦尼克号”的梦之船能朝着彼岸继续航行下去,因为在那艘船上,有着一对我们所认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恋人;因为在那艘船上,有着我们对爱情最美好最真挚的幻想……
      08年,当山姆·门德斯让Jack和Rose这对完美情人在《革命之路》以Frank和April的身份重新相会时,我们看到的是赤裸裸的现实,曾经的一切美好幻想破碎一地。09年初的某一个晚上,广州的冬天才初见端倪,远远比不上山姆·门德斯带给我的那份寒意。
      在我眼里,《泰坦尼克号》是一个起点,《革命之路》是一切的终点。
 
      面对逝去的美好,我们总会试图找到杀害它的凶手,在《革命之路》前115分钟的光影里面,我们看到了男权主义的欺骗,女权主义的挣扎,平凡生活和飘渺理想摩擦出的火花。我们会痛心他们选择了错误的方式对待彼此:Frank不应该背叛April,当一个体贴的好丈夫;April应该选择恪守妇道,当一个好妈妈。我们会责备他们选择了错误的方式对待生活:难道生活的不平凡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两个人简简单单地走完一生守住那份爱不好吗?某一天,当我的脑海里闪回到影片的最后几分钟的片段:憔悴失落的Frank呆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曾经的邻居家的老人面对他的老妻的又一次长篇大论时慢慢地Turn Low他的助听器,我突然明白:在山姆·门德斯眼里,无论是男权主义,还是女权主义,无论是生活的枯燥重复还是理想的不切实际,统统只不过是一种认知上的偶然或者错觉,那么究竟什么是必然呢?
      如果说在《泰坦尼克号》里,伤害Jack和Rose的是北冰洋上那座命运般的冰山;那么在《革命之路》取代冰山的则是枯燥难耐的生活。April是一个颇为自负的女人,小小舞台无法承载她对自己的幻想,正因如此,即便是一次成功的演出,也无法填补内心欲望的沟壑。Frank虽然步入中年,但是仍然有着年轻时候的风流倜傥,他厌烦自己每天重复着的这份工作,他渴望能够早日摆脱这些日复一日束缚自己思想的桎梏,他不想成为他的父亲,同个单位,同个职务,最后死在办公岗位。当年,Jack和Rose这对充满欲望(我更愿意称之为梦想)的男女登上泰坦尼克号而铸就了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现在,同样充满欲望的Frank和April已经结婚生子,他们又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呢?
      影片的开始扑面而来的是Frank和April之间一次几近失控的争吵,这是一场酝酿已久的争吵或者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争吵,双方已经积压着太多太多的委屈和愤懑,但是究竟是谁造成的如何造成的考量已经被彼此的冲动所掩盖,此时此刻他们只想发泄。还记得在泰坦尼克号上,当Rose吐口水,说脏话我都会觉得那是一种格外独特的美,对于Jack来说更是一种不羁和潇洒,而现在的Frank和April满口脏话的歇斯底里只让我想到一个词——CRAZINESS。
      但是故事很快便由April的道歉出现转折,夫妻之间达成了谅解,这是电影里面第一次谅解,也是一次很重要的谅解。April发现,是他们的现状,“一个是无法施展才艺的小演员,另一个则是碌碌无为的小职工”才是他们的爱情出现裂缝的原因。这次谅解让Frank和April统一了立场,把矛头对准了他们的共同敌人——目前一成不变的生活,而他们的目标则在照片里面——巴黎。
      第一次的谅解为Frank和April赢得了一段婚姻中的黄金期,他们在对未来生活美好幻想的驱赶下重新恩爱如初,建立起了夫妻加同志的“同盟”,美好生活的图景似乎已经近在咫尺。但是问题在于:爱是种本能,爱是双方的两情相悦,是彼此对对方无条件的爱,但对于Frank和April来说,现在的状态更像是由于美好生活的憧憬催生了一段新的爱情,是有条件的,只是一种产物般的爱情,那么原来他们之间的爱呢,那让他们走上殿堂,互许白头偕老的爱呢?
      这种对原有生活的挑战注定是不容易的,因此这对住在“革命路”的夫妇也赢得了邻居朋友们(那位有精神病的数学家John)的钦佩:
“Many people are onto the Emptiness, but it takes the real guts to see the Hopelessness…” “…WOW…”
但是随着一个个意外的到来,事情开始出现转折。首先是April突然怀孕了,怀孕本身并不是关键,关键是Frank和April双方对怀孕的态度,April希望堕胎,因为那会阻挠她实现巴黎梦,她开始陷入了神经质和抓狂中,而Frank则反对堕胎,他被April的神经质吓坏了,因为April的表现让他怀疑他们现在的两个孩子对于当时的April来说是否是真心的。这时候我们看得出来,Frank和April对于巴黎并不是一样渴望的,他们的向往的程度是有区别的。对于这个梦,April主动却孤注一掷,Frank则是被动的,他自己有着更多的考虑。这个当初信心勃勃备受赞许的“同盟“,开始出现了裂缝。或许在电影第51分钟的那个片段已经有所端倪:
Frank:“Maybe we are just as crazy as he(the mad math-guy John) is, hm?”
April:“If being crazy means living life as it matters, then I don’t care if we are completely insane, do you?”
Frank:“No.”
Frank开玩笑觉得他们自己是不是有点疯狂,这或许是那个疯子能够理解他们的原因,April认为无论疯不疯狂她都要执意下去,并有点疑问地问Frank是否会一起时,Frank迟疑了一下,回答说会的。可事实上,真的会吗?
     后来又发生了一个意外,Frank不经意间被提拔了,他虽然仍然在那间Knox公司,但是却能够有着和父亲截然不同的命运:被领导重用,享有高工资等等。这时候他的巴黎梦彻底动摇了。April觉得这是一种背信弃义,她身上怀的孩子只不过是Frank企图束缚她自由的工具;Frank觉得April身在福中不知福,巴黎不过是个缥缈不切实际的幻想。Frank和April的生活走进了一个脆弱的平衡中,而当那个John一家再次光临并推了他们俩一把时,一切走向了崩溃。
     电影到了这里,一切已经有了答案,是什么让这段我们有着很多寄托的爱情死亡?是Frank与April之间的伤害,更残酷地说,爱情早就死亡,而人与人之间永无休止又不可避免的伤害永远不会停止,这种互相伤害是生活,是爱情,是一切的本质。人永远是自私的利己的(我并没有因此否定人性善的一面),当我们是生活在世界一端与另一端的陌生人时,我们会选择伤害对方来保护自己,但是当我们为爱,或者为梦想,为任何事物走到了一起时,这种伤害却不会因此而停止,人的本质上的那一部分是不会改变的。那么爱情,婚姻,共同的梦想是否会让这种伤害变得更加能够为对方所理解,所接受以至于降低这种伤害呢?山姆·门德斯告诉我们,不,如果你相信,那么你会伤得更重,就像April一样。事实上,Frank和April之间的爱情就很让我怀疑,如果那真的是真爱,那又为什么需要一个巴黎梦来找回曾经对彼此的那份温情呢?在这个梦面前,爱情早就成了一种互相利用的工具而已,当初他们为了什么走在一起,他们又怎么会在乎呢?
     John曾经在小树林里对Frank和April惊讶的钦佩道,“Many people are onto the Emptiness, but it takes the real guts to see the Hopelessness.”在这里他所提到的Empiness和Hopelessness指的并非是生活的空虚无物枯燥重复,而是互相伤害所和互不信任最终所产生的厌倦。精神病人仿佛是一个看透世界的智者,他惊讶于Frank和April这对中年夫妻居然还继续着恩爱,而不是在伤痕累累的疲惫中败退下来。而当Frank和April的梦动摇之后,他又尖刻无情的嘲讽他们俩,他痛恨他们俩无法免俗,从他的言语和激动的面部表情中,我分明看到他是多么的渴望有人能够改变现在的这一切。
      所谓枯燥重复的生活分明只是无辜的借口;难道责备缥缈不切实际的巴黎梦吗?这不过是人生一次小小的迁徙而已,在Frank和April踏出那一步前,就有很多人走了和他们相同的轨迹,只不过方向相反,从巴黎来到美国罢了,Frank和April的愿望又谈何缥缈?或许正如诗人纪伯伦所言,“你的欢乐,就是你的去了面具的悲哀”,这世界的天长地久总是以另一副我们所不愿意了解不愿意看到的面孔出现的。
      之前我提过,《革命之路》里Frank和April之间有过两次谅解,第一次是温情的,因为他们决定共同面对生活;而第二次谅解则是残酷的宣言,信、望、爱已经全都凋零,只留下了空洞的笑容和婚姻的契约。之后发生的一切最终让Frank的那张小帅哥的脸在电影的最后5分钟里留下了永远的憔悴,悔恨和不解。
     最后一幕,老人面对着自己的老妻的喋喋不休,Turn Low了他的助听器,这也是山姆·门德斯在整部电影里面的最后一个隐喻:面对生活的强暴,如果你没有力量反抗,那么你就享受般的去忍受吧。无奈的是,又有谁能够去反抗呢?
    《泰坦尼克号》只是一个起点,而《革命之路》是一切的终点。生活的本质就像一条你正在行走着的路,无论你是爱它还是恨它,无论你是为了什么而出发,无论路边插上什么样的路标,这条小路依然没有改变……
 
 
               What If
 
 
 
革命之路 Revolutionary Road(2008)

8 .0 / 10 .0

革命之路(2008)

影评(1480)

收藏(4146)

回复 (9) | 收藏 (0) | 1709 次阅读 |

樵诗兰卡 (广州)

男 32岁 处女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