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记录生活,记录每一个可能的开始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朗读者》——集体主义下的集体癫狂

灰男人 发布于:
 



     我们都知道在纳粹德国时期,曾发生过人类文明史上惨不忍睹的一幕,这个曾经诞生过巴赫、贝多芬,孕育出康德、黑格尔的国度陷入了彻底的疯狂,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荼毒了无数的犹太人和其他无辜的人民,犯下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累累罪行。我们常常把这一可怕的结果归咎于一战结束后德国人心中的仇恨,军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归咎于纳粹政权对人民的蒙蔽和煽动。这两种做法——责备所有人和责备一部分人——是有必要的,但是却是远远不够的,这只是我们认知事物过程中的一种懒惰总结,最终我们的责备依然无法对这么一个问题给出满意的回答,“是什么让全体德国人丧失了对他人生命起码的尊重,丧失了人应有的良知?”当《朗读者》在音乐声中缓缓结束,我隐隐约约看到了另一个回答,一个被我们忽视了的回答。
 
人的良知与人的癫狂
 
     人的体内或许天生就拥有杀戮的基因,但是人同样拥有对生命敬畏的天性,而正是后者,是人之为人的不可或缺的条件。有时我们总会在网络的一些新闻评论上看到一些网民因为气愤而扬言“杀掉XXX(常常是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印度人、犹太人、某些不良商人和贪官污吏等等)”,但我相信那仅仅只是他们一时的激愤所致,当子弹击穿身体;当炮火把身体炸得粉碎,血液与脑浆四溅;当在毒气室里,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瞬间枯萎,死亡来得是那么的快,但是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却是经历的时间却是何其漫长,而这个过程里,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即使是军队,多少在疆场上大难不死的士兵,回到家后却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反复地杀戮和不断地见证死亡已经让他们中的有些人失去了做人的勇气。在这种对生命的敬畏面前,所谓的仇恨和极端民族主义或许只是对某些人有效的催化剂,像电影里汉娜那样的人,从她的脸上你根本体会不出她曾经做过的事,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美丽得让旁人都不忍伤害她又如何去伤害别人;一个连字都不识的女人,你让她用什么去读懂去理解纳粹宣传机器中那所谓的不共戴天之仇?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普通得和我们一模一样,她也和我们一样拥有对生命的良知,当汉娜在教堂里听到歌唱赞美诗而哭泣时,我的内心已经相信她是有着那份对生命的敬畏,她不是一个疯狂的人。但是汉娜却真的犯下了滔天罪行,在这个可怕的反差面前,每个人都会和电影里的男主角迈克·伯格一样,感到不解,感到困惑,甚至是感到害怕,这也就是为什么直到长大成人,迈克·伯格都刻意的与身边的人保持着距离。
 
从“汉娜”到体制
     
      中国有着这么一句古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是一个原则性的建议,告诉我们应该如何为人处世,但是在体制强加的外力面前,原则的内省只能是一种无谓的自残。纳粹的官僚体制就是这么一种外力。屠杀犹太人并非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泄愤式的乱砍乱杀,而是一个有计划有分工的种族灭绝计划,也就是说纳粹将灭绝犹太人这一“德国历史性任务”进行了官僚式的计划分工,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洗澡”这一个看似简单的过程,是由无数个像汉娜一样的人在进行着,有的人负责生产毒气,有的人负责运送毒气,有的人负责建造营房,有的人则负责看管犹太人,甚至连最后谁去打开那个可怕的毒气开关,这一切都是做好了安排的,这些如此详细的分工产生了一种什么样的后果呢?每一个环节的“汉娜”们他们都知道,他们走在一条充满罪恶的路上,他们正在把一群活生生的生命推向死亡的边缘,但是即使知道这一点他们又能够怎么样呢?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只是在做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生产毒气的人认为他仅仅是在生产毒气,并没有去屠杀犹太人;建造营房的人认为他只不过是在建造房子,没有屠杀犹太人;最后打开毒气的闸门的人认为,生产毒气的人,运送毒气的人,批准使用毒气的人,都不是我,我只是在执行命令而已,我没有屠杀犹太人……而且在他们看来,即使他们不去做,那也无法改变什么,官僚体制的严密安排自然也会有新的人选去做,犹太人的命运已经注定,而汉娜们的命运同样也是注定了的。
     法庭上义愤填膺的检察官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汉娜,而汉娜也无法理解检察官:
“Did you not realise that you are sending these women to that death?”(你的知道你这样做是在把她们送向绝路吗?)
“Yes, but there were new arrivals, new women were arriving all the time. So the old one has to make room for new one.”(是,但是总会有新的囚犯,新来的女囚一直源源不断,那些老囚犯有必要为新来的腾出空间。)
“I’’m not sure you understand……”(我不认为你懂我的意思……)
“You couldn’t keep everyone. There was no room.”(你管不了那么多的人,已经没有空间了。)
“But what I’m saying…let me rephrase…to make room, you are picking women out and say you and you and you has to be send back and be killed.”(我想说,好吧,让我们换种说法,我问你,为了腾出空间,你是不是把一些女人选出来然后把她们送回去受死?)
“What, what you have done?”(那如果是你,你又能有怎么样?)
(检察官讨论的是杀人,而汉娜讨论的则是工作)
“What you have done?”检察官无法回答也是注定无法回答,一个人的良知在纳粹的时代又能够改变什么呢?那是一个集体无限大于个人的时代,汉娜们只不过是第三帝国战争机器上的一个零件,汉娜们和所有德国人只不过是时代的牺牲品罢了。
   
人的最后尊严
 
      在制度的压迫下,在集体的强暴下,几乎所有德国人的良知都消失了,他们中有的人在反反复复的杀戮中成为了疯狂的野兽,就像《辛德勒的名单》里面的德国党卫队军官;有的人则如同汉娜一般为人的最后一点自我认知而苦苦挣扎,我认为人之为人的起码一点是对生命的敬畏,而在集体主义体制下,这种起码的良知必然泯灭,汉娜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如上面所说的,只是一个零件,第三帝国战争工具上的零件,但是即使如此,汉娜还是渴望着被群体认知为是一个人,她不想被人发现她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如果说纳粹时代汉娜和其他德国人一样在人格上一无所有,那么纳粹统治结束后,她所剩下的就只有自己不识字的秘密了,她像一个一无所有的老妇人只能够捂紧身上的衣服以求最后的尊严……那是在她自我认知里面最后的一道防线了。
因此,汉娜在法庭上选择了沉默,在面对指责时选择了沉默,为的也就是自己的尊严,那是她活下去的意义。
      汉娜最终在出狱那天自杀,当迈克·伯格让她终于懂得读书写字时,她终于实现了她的愿望——成为一个人,一个她想象中的正常的人。让我们重温伯格和汉娜最后的那段对话:
“Have you spend lot of time thinking about the past?”(你经常想到过去吗?)
“You mean with you?”(你是说那段和你在一起的时间?)
“No, no, I didn’t mean it’s me.”(不,不,我指的不是和我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Before the trial I never thought about the past. I never had to.”(审判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也不必去想。)
“Now? What do you feel now?”(那现在呢?现在你怎么看过去的?)
“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feel.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think. The dead is still dead.”(我怎么想的我怎么看的根本无济于事,逝去的永远不会苏生了。)
“I wasn’t sure what you have learned.”(我不觉得你真的懂得我的意思。)
“I have learned, kid. I have learned to read.”(不,我懂,孩子,我懂得如何去阅读。)
…… ……
The dead is still dead,汉娜们死去的良知也永远不会回来了,体制,集体主义,大屠杀留下的烙印永远永远烙在那一代德国人的身上,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的痛楚,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的悲哀,他们背负着所有人的责骂和痛恨,背负着新一代德国人道德感空前高涨的无情谴责,但是,汉娜们又应该向谁找寻自己逝去的东西呢?
     The dead is still dead……
     历史留给德国人的,是永远的伤痛和永远的无法理解……
朗读者 The Reader(2008)

8 .2 / 10 .0

朗读者(2008)

影评(2999)

收藏(7863)

回复 (10) | 收藏 (0) | 1906 次阅读 |

樵诗兰卡 (广州)

男 32岁 处女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