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记录生活,记录每一个可能的开始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人间即将发生一起谋杀,神明你该怎么办——《重力小丑》

灰男人 发布于:
 
前言:
 
      关于日本电影,我看的确是不算多,很多经典至今还善未领略,再加上自己不是一个擅长总结的人,因此当我不小心提起“日本电影”这么一个宏大的概念时,内心确实是没有底的,想要对此提出什么真知灼见就更是无从谈起,在这里我只想谈谈一些很直观,也很自我的感觉,这也是电影所带给我的最初的冲击感吧……
 
 
      每一部电影都内含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矛盾,电影的发展就是矛盾解决的过程,当然矛盾本身也可能会随着电影的进行有着变化,这个矛盾就如同悬在每个人头顶的一个气球,时而变大时而变小,但是随着电影的进行,它总有被戳破的时候。为什么突然提到日本电影呢?因为在我看过的日本电影中,总感觉故事的矛盾是以一种异常折磨的方式得到解决,那种方式便是忍耐,不到电影的最后一刻你都无法揭开事实的真相,影片没有中途的爆发,没有迫不及待的宣泄,有的只是一忍再忍。
 
  
 
剧情:
 
     在我眼里《重力小丑》就是这么一种电影,光是片名就已经让我有很大的兴趣,究竟什么是“重力小丑”呢?这四个字会让我联想到凶杀和悬疑,然而剧情却南辕北辙般的讲述了另一个故事,丝毫不把我的猜测和好奇放在眼里……
 
一名帅气的男生,手持棒球棒冲进了一座教学楼,狠狠的教训了几个正在欺负一名女生的男生。当那几名男生企图逃跑时,只见他从二楼纵身一跃,镜头在他身上停留着,他仿佛一瓣樱花花瓣般优雅的落地,然后将那几个做坏事的男生揍翻在地……而帅气的男生的哥哥,呆坐在一旁,一脸的不可思议……
 
     电影在一开始就带给了我们如此奇妙的感觉,一面是伸张正义,另一面则是以如此优雅浪漫的方式去表达正义的伸张,不,或许优雅浪漫去修饰似乎都不够准确,应该说“顺其自然”……从二楼那一跃的瞬间,一切顾虑已然抛之脑后,对于那名男生而言地球也似乎失去了引力,正义就这样“水到渠成”的到了他应该去的地方。
     那名帅气的男生名叫小春,他的哥哥名叫小泉,故事从他们身上开始讲起,此时他们所住的仙台市发生了连环纵火案,那个时候,哥哥小泉成为了一名基因遗传专业的研究生,而弟弟小春则成为了一名社会工作者,一如当初那般富有正义感的弟弟对于纵火案当然没有袖手旁观,他屡屡徘徊在案发现场,寻找着一切蛛丝马迹,他发现每一个火场都有涂鸦的现象,而这一次他的哥哥似乎又会成为下一个“传奇”的见证者,但是事实证明,虽然身材瘦小相貌平平但是当哥哥的也不是吃素的,高材生的小泉很快在一次无意的提醒中发现了纵火现场涂鸦的规律,那些涂鸦凭借着基因顺序的排列,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信息……
     接着导演便让我们回顾了小泉小春兄弟俩的“老爸老妈的浪漫史”。在一场漫天大雪中,母亲梨江子的车子在路边抛锚了,母亲为了求救,拦下了一部路过的汽车,车子里面所坐的正是兄弟俩的父亲,奥野正志。就这样,这一次偶然的相遇造就了奥野一家,紧接着小泉就来到了这个世上。然而浪漫却被一次犯罪打断了。  
 
     那是24年前的一次连环强奸案件,兄弟俩的母亲不幸的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受害者,更具体的说,当时只有哥哥小泉,弟弟小春还未出生。家庭的美好和和谐被打断了,而且奥野一家面临着选择,因为那次强奸让作为母亲的梨江子怀上了身孕。奥野先生和梨江子最后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当做自己家的孩子般照顾,从此,小泉从此有了弟弟小春,那个帅气的男生……而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得知,那么当年的强奸犯——一名高中男生,已经刑满释放,回到了仙台。
      作为影迷,看电影时的那种倍受煎熬感往往来自于电影里面的人物和电影之外的我们的信息不对称,这时候我所提到的那种日本电影所含有隐忍的意味就开始了,当我们都知道小春其实不是小泉的亲生弟弟,小春是来自于一场意外的时候,小泉却浑然不知,父亲奥野也执意隐瞒,这时候影片又抛出了下一个线索,奥野夫妇并没有绘画的技能,而小春却十分擅长作画,并且在一次比赛中获奖,如果说天赋可以遗传的话,那么犯罪呢?而过去的这一切是否又与现在的仙台市连环纵火案有着什么关联呢?我们所知道的似乎远远比剧中人多得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们仿佛知道每一个藏于人心的秘密,但是我们却只能无可奈何的作壁上观,这对于影迷的我来说,无疑是相当难受的。
      纸终究包不住火,当小春还沉迷于寻找纵火凶手的时候,哥哥小泉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凶手”——当年的强奸犯葛城。哥哥不仅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而且还发现葛城对于过去毫无悔改之意,内心不由得怒火中烧,一个复仇的计划开始实施,此次此刻,父亲奥野在与癌症搏斗,小春则漫无目的的寻找着纵火犯,谁能来阻止小泉呢?纵火案的真相又是什么呢?这一个个问号,伴随着“重力小丑”这个怪异的名字,在影片的最后才得以揭晓,这时我才发现,对于电影即使我们知道得再多,我们依旧是无知的,剧情在冥冥之中自有他的去路。哥哥的犯罪计划没有成功,但是罪恶的葛城依旧是死了,杀死葛城的正是他的“亲生儿子”小春,小春很早就知道了这一切,所谓的连环纵火其实是他给他不愿悔改的父亲所下的一次次“通牒”,葛城最后被烧死在自己的家中……
 
 
关于电影:
   
     这不仅是一部异常隐忍的电影,这也是一部异常宽容的电影。说电影宽容,是因为导演和编剧对于电影里面的一切善与恶,是与非都抱着放任的态度。我们可以从电影中暴力的使用看出这一点,电影的开头就是一场极为优雅的“暴力秀”,连环强奸犯葛城被抓获后,也只是仅仅的关了三年然后草草放出,电影的最后所揭露的小春的纵火事实和小春杀死了罪恶多端的葛城,电影也是听之任之,除了一开始纵火现场出现过外,警察几乎消失在了荧屏。一个正常的司法系统在这部电影里几乎是不存在的,对与错,是与非的界限已经模糊,或者说完全在于人心的判断,就连葛城这样的人都对自己当年干过的坏事无比自豪,他认为那不是什么错事,在强奸别人的过程中他体验到了快乐,这有什么错?
     那么为什么电影会对暴力和暴力的动机如此的宽容呢?其实看过电影的人都会发现,影片除了对暴力听之任之之外,对于其他事物也是如此,例如:不幸。当奥野向两个儿子透露出自己患有癌症的时候,他是如何的平静:
 
“不过动个手术就好了。”
 
当小泉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后,小春的回答非常有意思:
 
“真正严重的事情不正应该爽快的说出来么?”
 
奥野是个蜂农(之前是名公务员),他的蜜蜂不是被黄蜂杀死了,就是患病死去了,奥野也是轻描淡写:
 
“今年的没有问题,下个月就准备收集花蜜。”
 
梨江子和奥野被困于雪中这一幕也是颇为经典:
 
外面是漫天大雪,两个人被困于车中,奥野先生在欢乐的爵士乐中,向未来的妻子提起一个又一个不幸的消息,“这场大雪是几年最大的一次,雪可能要下到明天早上,你说人不吃不喝能坚持多久呵……”与奥野一脸的欢乐呈鲜明对比的是梨江子的一脸哭丧,她说道:“听
这种音乐你居然还能讲这种话,这些令人沮丧的事。”
 
或许是因为这份乐观,梨江子爱上了不起眼的奥野,这场不幸造就了一段婚姻。
     回到以刚才的那个问题,电影为什么会对暴力、暴力的动机以及不幸如此的宽容呢?我认为这是来源于导演对人性的乐观和自信吧。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借用这句话我们可以如此描述暴力行为,它本身并没有对与错之分,如果它错了,那么也只是用错了地方罢了,警察抓捕罪犯所使用的暴力就是正确的,一个国家为了抵抗入侵而进行的合法自卫是大规模的暴力行为,这种行为也是正确的。但是这里提到的这两个例子与本片所涉及的暴力有着很大的不同,警察抓捕罪犯和国家合法自卫都是来自于一个有组织的合法政府,依据的是一个每个人都必须遵循的原则——法律。但是在《重力小丑》中,警察消失了,政府消失了(或者说失去了作用),那些被约翰·洛克所认为的用以取缔私刑,垄断暴力的机构通通都消失了,暴力的起点落到了每个个人的身上,这时候个人的道德判断就相当的重要,而这时候导演的乐观和自信开始显山露水,导演通过小春去诠释了他的不曾明说的理念:人具有合理使用暴力的能力,这种合理的能力包括自我约束和辨明是非。
      当小春发现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葛城的时候,小春应该是羞愧难当的吧,或许他恨过,或许他不下一百次想杀了葛城,但是这些极端的心理并没有驱使小春痛下杀手,相反小春屡屡的提起了甘地,用宽容和谅解去收敛这份仇恨与羞愧,但是当他发现葛城出狱后不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且变本加厉的组织中学女生卖淫,对当初的罪恶津津乐道,小春此时无法接受葛城的存在了,他对葛城的恨此时已经不能单单理解为私人恩怨,更是整个城市,对这个不知悔改的人的恨,当一次次警告都被葛城无视后,终于小春对葛城做出了应有的处决,这一切就像当年小春教训那几个欺负女生的男生那般自然。
     如果说导演对暴力的纵容是来源于对人性的一种自信,那么在最后导演对“重力小丑”四个字的诠释,则是本片对于生活的寄托,“重力小丑”来源于小泉和小春小的时候看的一场马戏表演:
 
一个可爱的小丑,将双手放在秋千上,尽情的荡着,虽然重力像一种诅咒,他永远无法逃脱,但是此时他更像是在和重力做游戏,他的脸是如此快乐,那时父母亲对兄弟俩说:“如果你享受生活,那么你就可以摆脱重力。”
 
是的,重力是不可摆脱的,就如同癌症、雪灾、不幸的命运等等,生命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不仅小春是如此,奥野夫妇是如此,每个人也是这样的,奥野夫妇对小春未知的未来的寄托,同样也是导演对我们每个人的未来的寄托吧!
 
 
 
结语:
 
     小春站在屋子的二楼,沉思着。一楼的哥哥对他喊:
 
“怎么了?”
“我在请教神明下一步该怎么做。”
“神明说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说。”
“或许神明也很忙吧。”
“甘地说,在这世界上,如果你想要实现某种改变,那么你就得首先改变你自己。”
“说得好。”
……
 
    小春又一次从二楼一跃而下,就像当初那般自然……
重力小丑 Jûryoku Piero(2009)

8 .1 / 10 .0

重力小丑(2009)

影评(111)

收藏(311)

回复 (3) | 收藏 (1) | 913 次阅读 |

樵诗兰卡 (广州)

男 31岁 处女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