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三百零九下

“所以,即使我因爱你毁了我的一生,也别可怜我。”

http://i.mtime.com/L2010062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这样的日子,万岁

三百零九下 发布于:


我的快乐与恐惧猜疑/很想都翻译成言语

带你进入我心底/我们就像隔着一层玻璃

看得见却触不及/虽然我离你几毫米

                                              -《词不达意》

 

  我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一部沉默的片子。

 但这种沉默并不突兀,也不让人讨厌,甚至我们觉得这种沉默是必要的。它和有的片子中把沉默作为一种故事中的有机角色不同, 它和刻意地不说话也不同。他们不是不讲话,而是无话可讲。


 

 《爱情万岁》和《暴雨将至》共同摘得1994年的金狮,有的媒体提到了片中的长镜头,并且说台湾电影中长镜头经常出现,委实没有什么可稀奇的。个人认为蔡明亮的长镜头在更梦幻的同时更适合讲故事。其他人的长镜头有的时候是镜头本身在表达和探讨,有的则有炫技的嫌疑。镜头总是要为整体服务的,长镜头自身的意义不能超过所要表达的东西。《爱情万岁》中的长镜头甚至不让人觉得很长,我看着人物在里面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镜头里卖楼姑娘在街边的树上挂上售楼信息的纸板。纸板是自制的,写对联用的那种大红纸上面用黑色的墨水写的大字。颜色刺眼,毫无品质可言。姿色姣好的售楼姑娘将这样的一个牌子挂在路边的树上,风很大,裙子和头发飘动着,她费力地把牌子固定在树上。然后她向街对面跑去,镜头的位置是固定不动的,随着她摇过去。她快速地跑过马路,将另外的牌子挂在了对面的树上。镜头跟着这些孤独的人,试图能从中总结出一个什么规律,得到一个什么结论。我跟着镜头,只是单纯好奇。好奇他们会做什么,在几乎所剩无几的选择中会如何行动。

 

 片子中对这三个人的刻画是细致残酷的,同样也是极为耐心的。小摊贩和小康在房间里面的第一次碰面。小康在街边的水果摊买了一种小西瓜,这种瓜比正常的西瓜小许多。他回到待售的那间房间,脱下外套,摘下领带。领带没有被解开,而是被整个摘下来。摘的时候,刮到了他的头发,他下意识地抬手,整理头发。脱去白衬衫之前,他低头看见白衬衫上面沾了一根头发, 他把它摘下来,丢在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那时天已经晚了,这空房间里也没有其它人,他也不会出去见其它人,那么他这么在意自己的外表是为了什么呢?事实上,故事里的三个人都是都市中再普通不过的三个人:纳骨塔的销售,住宅的销售,一个地摊小贩,这三个人都在贩卖着最普通人生活中最日常用品。都是些差不多的商贩,贩卖着差不多的商品,过着差不多的人生。他们不是世界的中心,少了他们世界也绝不会停转。就是这么差不多的三个人,却对自己的外表的要求极高。售楼小姐总是化着略浓的妆,第一次和小贩见面的时候,她第一个动作是去洗手间给自己的嘴唇补妆;在马桶上坐着的时候,也不忘补妆。小摊贩明明是个摆地摊的,但却喜欢说自己是老板,皮夹克下面是雪白的衬衫,手上总是戴着几个装饰性的戒指,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军牌。精心修饰的外表和内心的孤独程度呈正比,再精心却也掩盖不了脸上的疲倦和茫然。


 

 在荧幕上,是欲望外化的一种表现手法。售楼小姐小美一个人在吃街边摊,在待售楼房里吃盒饭;纳骨塔推销员小康把黄瓤的西瓜像保龄球一样丢在墙上摔破,吃掉瓜瓤后用瓜皮在脸上擦着;小康和阿荣在一起吃火锅,生鸡蛋被打破,蛋清被扔掉,只剩下蛋黄和沙茶酱配在一起做蘸料;小美和阿荣再次见面,两个人在街边点了烧烤。连讲话都没有,嘴的一开一合只是为了进食。

 

 有一次和人聊起这部电影,他说结尾小美的大哭让人无法感动。可能也是,本来这也不是一部悲情的,需要人们感动的电影。也没有刻意让我们去同情这群孤独的人,镜头很坦荡,很坦然,麻木就麻木吧,无趣就无趣吧,这样的日子,万岁。



                              三百零九下

 

爱情万岁 Vive L'Amour(1994)

7 .8 / 9 .0

爱情万岁(1994)

影评(129)

收藏(666)

回复 (0) | 收藏 (0) | 79 次阅读 |

三百零九下 (北京)

女 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