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MrLu

爱电影 爱生活 爱文字 爱生命

http://i.mtime.com/OneMyRoad/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纪录片】《颍州的孩子》:真实的力量,人性的救赎

OneMyRoad 发布于:

文:OneMyRoad

《颍州的孩子》是一部不得不被提到的一部纪录片,这部影片是中国纪录片首次挺进奥斯卡大门,并获得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在那一届奥斯卡上,中国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曾被报以极大的希望冲击最佳服装设计奖,却最终败北。影片的导演杨紫烨领奖时用中文致辞:感谢所有的抗艾英雄。”

然而,中国大陆的第一座奥斯卡影片,在获奖之后,却销声匿迹,网上也鲜有该片的视频与资料,而仅仅只在维基百科与百度百科中有过影片的一些内容介绍,影像的资料几乎消失,而该片在IMDb上得到了7.5分,然而,却未见其在豆瓣与时光网上的资料中国纪录片从奥斯卡带来别样惊喜,但目前看到《颍州的孩子》的中国人却是寥寥无几。不过好在,那时我还在重庆读书时,在一个不起眼的影像店发现了影片的碟片,于是,在还未被和谐前,我就一睹影片的风采。出于影片涉及的有关政府方面的问题,我在此文中将不加论述。


孤独与死亡,真实的价值

纪录片《颍州的孩子》是一部艾滋病的纪录片。它真实细致地讲述了艾滋病儿童的生存状态,主要展示了两个艾滋病儿童高俊和楠楠的真实生活。影片用一种相对全知的视角,以一个人物——艾滋患者小高俊展开,全方位的对该人物进行叙事。影片中的人物是立体的,事件是多重结合的。在传达患者所受歧视的同时,拯救行动成为了影片主题。

(一)两条幼小的生命,两条叙事线索

高俊,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他的父母因艾滋病去世,然而,他的伯伯叔叔却怕被别人歧视而不愿意收养,不过,幸好他在当地慈善组织的帮助下进入艾滋病家庭,开始了他短暂而又快乐的儿童生活但随着病情的恶化他不得不再次离开,在不断的开始与离开中寻找他无处安放的童年,最终走到自己人生的尽头。楠楠,也是一位年幼的艾滋病患者。她生活在一个被周围人歧视的环境中,甚至在她的姐姐结婚都不敢讲明楠楠的病情。面对亲情的冷漠与无助,她的性格变得寡言少语,在自身的恐惧与孤独中与艾滋病挣扎斗争。不过幸运的是,她在协会的帮助下慢慢变得开朗起来。

除了这两条主线,黄家三姐弟这一线索的作用更偏重于抒情。三姐弟的声音时常以画外音形式出现:影片中的三姐弟的父亲已经去世,母亲的症状趋向恶化,他们含泪诉说同村人对他们的歧视,以及坚强的抱负和理想。通过黄家三姐弟这一偏重抒情的线索,不仅升华了故事本身,也让前两条线索中的抒情、升华的成分提升。

影片的故事架构有两条:一条是纪实的,记录下故事中的两个主人公;另一条是访谈,简短的访谈穿插在纪实的影象片段中。《颍州的孩子》拍摄耗时一年多,由80小时的素材浓缩为39分钟制作而成,在其中,我们能看到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地区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的真实状况详实记录当地艾滋孤儿的生活状况。

纪录片的价值则体现在真实上,影片中的所有镜头都是没有经过任何的粉饰与美化的,当两个脆弱而美好的生命出现在镜头前,毫无造作扭捏。

(二)孤独的渲染,死亡的味道

影片很多时候是在诉说这样一个故事,孤独便成为影片诉说的主题之一,而这正是人物内心最真实而深切的感受。导演将“孤独”在影片中极尽渲染与发酵,让影片透露出一种无言以表的悲伤情绪。而略显“光明”的片段交代地甚少,因为影片的孤独基调,以至于影片中稍显阳光的片段,最能触动人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印象也最深刻:当小高俊在志愿者的护送下前往一个艾滋病家庭,还未到主人家门口,就看到两位比他大几岁的哥哥冲过来,抱起她,途中女主人又接过小高俊抱着她走向家中。这里两次“抱”是极其催人泪下的片段,一种心底暖暖的感受瞬间喷薄而出。

除此之外,鲜有让人看见光明的地方,在影片的一开始,运用了一种对比蒙太奇的方式使得这一主人公的孤独之感凸现出来,也能让我们体会到影片主人公内心深处的孤独:一方面,三岁半的高峻赤着脚独自站在空荡的堂屋内,家里的猪和鸡,以及偶尔来串门的大黄狗是他仅有的玩伴;另一方面,其他的一些小朋友则在一起快乐地玩耍。这更让观众体会到一种心酸的感觉。主人公小高俊只有几处哭泣的镜头,但从头至尾都表现得十分坚强,一个幼小的孩子,自己是无法理解自己遭遇到的事情,当导演将镜头对准这一个无辜的孩童时,人性最本源需求的渴求以及不可获得的痛苦让整个人物丰满起来,亦使整个故事有血有肉。

孤独与死亡相撞,强化孤独之感,弱化死亡的恐惧,让影片的价值也得以体现导演并不希望观众看见一个个血淋淋的死亡镜头与垂死的状况,仅仅是通过对即将面临死亡前的一种孤独心灵的挣扎,就能够唤起人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动,而这正是影片带给我们的震撼。

镜头下的死亡,自我的心灵救赎
    影片开头,导演通过“出殡”镜头的叙述,向观众呈现了“爱滋病”造成的后果——死亡。这一方法,类似文学创作中的倒叙手法,通过开头几个镜头的串联,已使观众进入一个沉重、心酸的故事氛围中。而这些镜头充分突出了影片对于死亡的诠释。

影片中多次出现坟地的镜头,这其实在告诉我们,影片中的主人公楠楠和高俊的最终归宿,导演多次运用远景长镜头,实则在渲染一种悲凉的寂寞之感,甚至是在面对的是死亡。尤其是片尾部分,依旧是远景长镜头,小高俊在缓慢地沿着乡间的土路走向远方,在路的尽头边是一座坟头,小高峻的身影逐渐的变小。这样的画面,那一片片的坟头和那些即将消逝的生命,不禁让人感叹生命的脆弱与无力,更不要说是这些与艾滋病抗争的孩子。

黑白镜头的运用也渲染了悲凉的气氛,有代表性的是片子在730秒开始,有大约三十秒左右的黑白镜头运用,呈现给观众的是黄家三口死后家徒四壁的破屋子,通过虚焦的黑白镜头,环拍了这个已经人去屋空的家,碎在地上的药罐、药瓶、以及死者那睁着的双眼……这是留给黄家还活着的三个孩子的仅有的回忆,黑白镜头的运用营造了一种回忆的、悲凉的死亡意味,这是已经消逝的岁月,消逝的生命。而这些镜头,都是导演带有主观情感的,于是,影片中存在的贫穷、愚昧、无辜、亲情、世态、儿童、生命、种族、延续、希望的关键词便一一呈现出来。

《颍州的孩子》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更多是运用蒙太奇的手法将真实生活在颍州当地存在的艾滋病现象表现出来,导演杨紫烨在主题的开掘上,没有仅仅停留在单一的物质援助上,而是通过志愿者这一群体的行动,让那些个性孤癖、自闭不合众的艾滋病孤儿重新找回自信。影片呼吁的不仅仅是单一的救助爱心行为上,更是希望全社会能够给予对艾滋病病人更多的关注与心灵的救助,而这种精神上、心灵上的救赎,意义远远要大于对一个人在物质上的救助。正是影片中蕴含的人道主义的理性光芒,让影片直指人心。

后记·遗憾

该纪录片的导演杨紫烨曾在1997年陈冲导演的《天浴》中担任剪辑师和副制片,她的影片涉猎了反映中国社会的广泛主题。在参加国际电影节时,她希望通过这部影片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对中国艾滋病的情况有更大的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能被世人关注是最重要的,参展拿奖或者别的什么都是其次。”她本人曾希望影片能在中国上映,但是遗憾收场。

《颍州的孩子》虽然获得中国第一座奥斯卡小金人,但是很多人甚至都遗忘了这部影片,而影片中传达出的这种急迫的情绪与希望,更不会对生在中国土地上的人们带来震撼,更不要说,付诸行动。这是一种遗憾。

导演有过这样一段自述:这仅是我探访的第一个家庭,中国内地还有7万多个艾滋孤儿在相同的阴霾里挣扎,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悲哀?而纪录片的价值正在这里,通过最真实的镜头和故事,传达给我们一种真实的价值与意义,而拯救与救赎,只在一念之间,而对那些不幸的家庭与孩子,我们能够做什么?

(文章原创,不得用于商业等用途,转载请注明身份与出处,否则将付诸法律责任,联系:zhanglulu2013@foxmail.com)

回复 (21) | 收藏 (4) | 5651 次阅读 |
标签:

OneMyRoad (上海)

男 双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