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不止电影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鬼上身】人真的有中邪的可能吗

神经影FUN 发布于:

    世界好像在分崩离析之中,愈演愈烈。但是中西方的魂魄里似乎总有一些割舍不掉的相似之处,有些存在于神话传说中,自人类迁徙世代继承。也有些,暗涌流动,存在于鬼魅出现之时。“鬼上身,这种现象在中西方恐怖片里是常见到的桥段,与其他灵异现象相比,它虽然没有离奇炸裂的威胁性,但却有脸贴脸式的“实景”恐怖。因为它离生活很近,近到就在你身后的那种。(深夜读到这里,最好不要回头,也别关注房间里的角角落落。)大多数人在生活中都是听得多,见得少。半信半疑里有信以为真的恐惧。我也不只一次听朋友们煞有其事地说过他们或别人的“亲身经历”。我的“亲身经历”,好像也有一个。当然,被“鬼上身的不是自己,自己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那次事件,除了“鬼上身”,似乎也没有别的科学观点可以解释。


 

    还是用F来称呼我的那位朋友吧。F大学和我一个班,没在一个寝室。他平时对人礼貌至极,温和内向到甚至有些懦弱。大三后半年的时候他请病假离开了一个月。要说他的“病”,我是亲眼看到的,他也亲口对我说过。症状如何。其实表面上看上去对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一个症状是脸色发红,不是健康的红润,而是发烧的红,但体温是正常的。另一个症状是食欲大增,常常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量,但体重不增反降。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月,起先他并没怎么注意,因为毕竟并不碍事,无非就是脸色红些,饭吃的多些。


    但是不和谐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因为没和F在一个寝室,我是后来才听到。事情发生在晚上。那天深夜,寝室同学都已经熟睡。F睡在上铺,下铺是睡着另一位同学。我听到的情况是:F半夜起来,下床,死命掐着下铺同学的脖子,狰狞地大喊“我要掐死你!”他像变了一个人,表情神态,说话的口音和语气,完全不是平时的他。室友们对他劝阻,控制,折腾了一晚,直到他再次睡去。这件事发生的第二天,F便请假回家了。他不在的时候,喜欢八卦的同学们开始讨论F为何变得如此。让人比较信服的一个说法是,F被鬼上身了。


    我们班住在宿舍楼的五楼。F的寝室在五楼一侧的末尾,寝室和楼梯同侧,对门还有一个宿舍。奇怪的是,对门那个宿舍从我们搬来就一直空着,整栋楼只有这个宿舍没住人。更诡异的是,宿舍的门上中间靠上的玻璃窗被报纸糊住了,我们看不见里面有什么。


    有人说,那间没人住的宿舍以前死过人,之前有个同学睡觉的时候,烟头引发火灾,被火烧死。这个传说在F得病之前我们就都知道。厕所在四楼,半夜的时候楼道已经熄灯,长长的走廊在黑暗里着实显得有些阴森,再加上上下楼梯都要面对那间无人宿舍,自己在深夜的时候甚至会绕远从另一头的楼梯下去上厕所。现在看起来有一些太过胆小的嫌疑。但是学校是师范学校,男生并不多,而且都是文科生,连打篮球的男生都屈指可数,晚上并没有通宵达旦玩闹的氛围。F后来回到学校时候对我说,他曾经撕开过无人宿舍门窗上的报纸,向里面看过,之后他便得上了上述的那种“怪病”。我问他看到了什么,我忘了他推脱的理由,总之他始终没告诉我。


    一个月后,F再回来的时候病好了。治好他的病的并不是常规的医疗手段。他回家后去医院做过各种检查,去市医院,去省医院,花了不少钱,但都诊断不出来什么异常结果。他的脸色还是病态的红,吃两人份的饭,身体日渐消瘦。他之所以能好,他说是因为最后家里找了个“大仙儿”。他按照“大仙儿”告诉他的方法,在晚上某时某刻,在某一个地点烧纸钱上供,之后“怪病”便好了。


    这就是我朋友F的整个中邪经过。现在想起来其实并没有什么离奇感,对自己来说,F就像得了一场病那么平常,只是病好的原因并不清楚而已。我相信我看到的是真的,听到的可能是真的,他告诉我的也有可能是真的。但自己作为彻底的无神论者,不会承认有什么“鬼上身”这种现象。



    而《中邪》这部电影,便是针对“鬼上身”这种现象拍摄的一部伪纪录恐怖片。在电影里王婆“大仙儿”通过“还人”让被附身的人回到正常。在国外恐怖电影里,相似的桥段则是神父对被恶魔附体的人进行驱魔仪式。电影在开头通过对几个算命的展示奠定了民间存有的巫术文化氛围。之后引出王婆“大仙儿”,并对她跟踪拍摄,进入到一件“还人事件中。事件深入,“女巫布莱尔”式的恐怖镜头开始出现,而王婆的罪恶身份最终也被揭露了出来。


    电影最后还是把“鬼”变成了人,恐怖片爱好者或许会对此有所失望。但是以我的观点,如果电影情节在逻辑上说得通,就算电影中没有鬼,也不能否认这是一部出色的恐怖片。尤其是电影前面部分,在真实感的塑造上做的尤为成功,让人区别不出各种“大仙儿”的表演是真是假,非常规的视角是偷拍还是摆拍,村民口里的话是真实想法还是台词。真实感是此类恐怖片最重要的核心气质。虽然电影最终讲诉的是一件复仇的故事,并且揭露了“大仙儿”装神弄鬼的害人手段,但对于“中邪”、“鬼上身”这种现象本身,并没有在“是否真实这一论题上做针对性的讨论。结合电影和我的“亲身经历”,我在想,人是否真的会有“中邪”的可能。


    一般“鬼上身”的症状,通常是一个正常人做出了不属于自己的行为。尽量从科学角度上讲,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身体直接被其他人的意识所影响和控制。那么,这种情况,在现有的科学手段上有可能发生吗?



    对于通过脑电波直接交流的研究,一开始科学家们在动物的身上做实验。2013年杜克大学的米克尔.尼科莱利斯在身处不同大陆的两只老鼠直接成功传递了简单的信号。之后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柳承世尝试了一种新技术,通过向被接受者的大脑某区域发送可以穿透颅骨的高度集聚的超声波,来传送信息。在实验中,人发送信息,老鼠接受信息。当人类做出决定移动老鼠尾巴这个想法的时候,他的脑电波信号触发超声波装置,随之,老鼠大脑的运动皮层接收到了350kHz的脉冲。两秒后,老鼠的尾巴做出了移动的行为。


    人既然可以通过意识让老鼠的尾巴移动,那么,相似的原理,一个人的意识应该也可以直接控制另一个人的行为。华盛顿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工程师拉杰什·拉奥博士通过一个看似幼稚的游戏成功完成了实验。游戏是一个双人配合的电子游戏。游戏内容是发射火炮拦截海盗船对城市的火箭攻击。参与的两个人,一个人只能看到游戏画面,另一个人看不到画面,只能按下发射火炮的按钮。当看到游戏画面的人做出“发射”的想法时,几秒后,另一个人接收到了信息,按下了按钮。但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按下按钮的人并不会意识到自己接受到了信息的刺激。也就是说信息接受者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让信息发送者借用了自己的身体。

 

 

    上述人的意识对他人控制的实验现在只是在最初级的尝试阶段。而且实验的成功还需要两人提前达成配合的共识。但是随着科技的进步,也许在某一天,人类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的行为,所思所想,被另一个人的意识所控制,如果采集到了已经去世的人的足够信息,甚至会被已经死去的人所影响,真的成为了鬼上身!如果那样的话,一个人在行为模式上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中了邪,就是完全有可能的事了。

 

    如果不看未来,在现代,在过去,在没有先进科技的条件下,真的有可能会有“中邪”这种事情吗。作为彻底的无神论者,就算真的亲眼看到了这种现象,我也不会就此把自己的理性寄托给虚无缥缈的鬼神。毕竟,与世界相比,人类在宇宙时空中的存在实在是如微尘一般渺小。爱因斯坦说,有两样东西是无限的,一是宇宙,二是人类的愚蠢。人通过科技手段能够做到用意识控制他人,那么正如玛奥山谷自然形成的录音机一样,如果客观条件达成,人能做到的事情,宇宙只能更甚。

 

    更深入一步。在这种可能性上讨论可执行性。从宇宙这一角度来讲,更加吊诡的也许是我们所面临的现实问题。

 

 

    一个有些细思恐极的想法。既然我们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具有受到其他意识控制的可能。想象一下,我们现在每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其实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受自主意识控制。假设我们身处的现实并不是真实的现实。正如宇宙全息论所说,我们所见所闻,能够真切触摸感受到的,都是一种全息投影式的幻象,现实的真相在更高维度的他处,宇宙是一个各部分之间全息关联的统一整体,世界是一张全息图。进而,个体头脑作为大全像结构的组成部份,也与一切全息相连。这种宇宙观下,人的意念便能够更加“名正言顺地超越时间和空间以各种形态去影响到另一个人。这样的话,“鬼上身”,“中邪”,就实在算不上什么离奇的事情了。


    作为无神论者,好像终于勉强说服了自己去接受“中邪”这个以颠覆“常规”吸引眼球而存在的词。妖言惑众之下总有神差鬼遣的传闻,但是留心看一看,即便再诡异的现象似乎都远远没有这个世界诡异。别说去理解这个世界,就连人类远远观察它所需要的正确角度,我们好像都没有完全的把握。所以,与其惊恐于听闻到的“中邪”,不如先判定一下自身,看看现在的自己是否就处在“中邪”之中吧。


中邪 The Possessed(2017)

中邪(2017)

影评(10)

收藏(67)

回复 (10) | 收藏 (5) | 577 次阅读 |

神经影FUN (北京)

男 27岁 狮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