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一小时冲印

极迷恋他人,才想冲印作证

http://i.mtime.com/ad187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方文山发布「江湖行酒令」,我看到了陈粒的刀剑,胡彦斌的诗酒,还有戴荃的快意江湖

公元1874 发布于:

18年第一个月,我的歌单里多了三首和我以往听歌风格不太相同的歌,分别来自陈粒、胡彦斌、戴荃。
 
陈粒:刀剑,其实并不如梦


 
陈粒就像一个独行侠,一直孤身的行走在这个娱乐圈当中,和那些热衷抱团、组CP的歌手似乎截然不同。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歌手,她保持着对“江湖”的距离,接地气的同时,又似乎完全不被声色犬马所影响。不可否认,陈粒就是这么一个有性格的歌手。
 
而她所唱的《研山图》同样也是如此。陈粒写出的这首歌,在快意恩仇里不失自己的婉约,在硬朗里也着女子独特的娇柔,所以我们能就着有着古风韵味的旋律,听到陈粒唱出“吞一口江湖吞一口酒 迷乱我眼眸;吐千重迷雾 风尘仆仆 却潇洒自如”这样的歌词。
 
陈粒独特的唱腔是她的标志,《研山图》唱出的感觉,第一时间让人有点陌生:这还是陈粒吗?但听下去就会让人觉得——一听就知道是陈粒!但同时,又跟过去抱着吉他唱《易燃易爆炸》的陈粒不太一样,毕竟这次的歌曲里还融入了家国情怀。所以这次的创作对于陈粒也是一种突破,也是她一直在尝试的事情,总之,让人觉得实在是非常的陈粒范儿。
 
而且,看得出陈粒也是TVB版《天龙八部》的剧迷,歌词里还向当年林夕所写、周华健唱的电视剧主题曲《难念的经》致敬,写下了“让山海埋葬昨日癫狂”的歌词。既有着对前人写下的经典致敬,又有着属于自己的快意翩翩,真有种段誉说“愿与君共泛太湖,此生此世,永不到岸。”的感觉,好不自在!
 
 
戴荃:快意江湖,肆意行走

方文山发布「江湖行酒令」,我看到了陈粒的刀剑,胡彦斌的诗酒,还有戴荃的快意江湖
 
和陈粒截然不同,戴荃写出了原著小说的大气磅礴。「醉 拿酒来 纵是豪情 千杯难载」这样的歌词,完全是为乔峰量身订造。戴荃觉得,天龙八部是最为庞大的江湖故事,既有人生的世事无常,又有江湖的家国情仇。其实他这样的理解和我想的也是一样的,《天龙八部》的故事写人,写时代,写人被时代左右的身不由己,不管再大的英雄都无法抗拒的那种悲凉与悲壮,颇有史诗的沧桑感。
 
其实,戴荃的成名作《悟空》同样大气磅礴,《西游记》的故事再他的歌声里,为主角孙悟空唱出了翻天覆地的感慨和雄壮。所以,戴荃的音乐风格和《天龙八部》的故事也很契合。于是,他也同样写了一首大气磅礴的《天龙赋》,去歌颂那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世界。
 
“笑 谁在笑 英雄只为血泪染袍;仇 抽断仇 从此天涯任我浪游”,写的恰好就是那位大英雄乔峰。而整首歌也不止乔峰,还透过这位主角去写其他的主角。例如“两三欢 惹芳襟 四大皆空皆无缘 戏弄在人 捉弄在天”的歌词,就完全是虚竹的身世——看小说的时候也替这个小和尚高兴,谁让他这么有福气,坐拥美人与江山呢?比起跳崖自尽的乔峰和在新版里求神仙姐姐而不得的段誉,虚竹是三个主角里最幸福的一位。而戴荃笔下的他,则有种想求佛门却无法再入的无奈,倒也是有趣。
 
胡彦斌:诗酒为歌,来去自如

方文山发布「江湖行酒令」,我看到了陈粒的刀剑,胡彦斌的诗酒,还有戴荃的快意江湖
 
相较于戴荃的大气与陈粒的柔肠,胡彦斌则用他的标准风格将二者结合,写下了《降心掌》。
 
胡彦斌则在这首歌里,反其江湖酒道而行之,以茶代酒。《降心掌》里唱道,「茶当酒,月光下不再见;何年月再踏雪,遥遥的相约」。其实我觉得这个词有它的妙处,一方面是可以写大侠的儿女情长,另一方面也想是主角三人初次见面就要永远分开的无可奈何。或许,这就是江湖,令人身不由己的地方。
 
陈粒写出了契合自己的特立独行一面;戴荃以天龙为题,写出那个江湖的纷纷扰扰;而胡彦斌则如他自己所说“不求展现天龙之全景,只愿能将天龙江湖轻描几笔”,所以在《降心掌》里,他将古风和电音结合,写出了“泪当诗命相,就此送别,来去四方随风飘荡”的感慨。

 
于是,陈粒、胡彦斌和戴荃,这三个歌曲风格完全不同的歌手,就这样被方文山以「江湖行酒令」为名召集到一起,以《天龙八部》这个主题去创作歌曲。同一个命题作文,就这样诞生出怎样契合各自风格,又互相融合的歌曲。接令的三位歌手,以“刀剑诗酒,快意江湖”为题,写出了他们各自心目里的天龙世界。
 
其实,金庸的《天龙八部》是我最喜欢他的小说,在「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江湖当中,《天龙八部》独树一帜,从三个主角乔峰、段誉与虚竹的故事里,去讲述了家国天下当中大侠的无可奈何。
 
其中最喜欢的,自然还是乔峰。当中他有一句话,说:「我以有用之身,做无用之事。确实不对。只是当时气愤难平,蛮劲发作,未顾及后果。」,字里行间充满着大侠的自责与承担,这也几乎就是“快意江湖”的注解。
 
这些年里看过好几遍《天龙八部》,每次看到最后三个主角的结局都很遗憾,写在书上的白纸黑字是没法改变的。但后来玩《天龙八部》的游戏和《金庸群侠传》,能和乔峰一起笑傲江湖,还是很有趣过瘾的事情。
 
当时看书的时候一直琢磨,为什么乔峰段誉虚竹,这三个身世和性格完全打不着一块,甚至连一起见面都只有一次的人,能成为那么好的兄弟,后来想,这就是缘分吧。
 
毕竟,在这个来去匆匆的人间江湖里,能和另一个人有一段缘分,总归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就像我们听到这三首歌一样,虽然三位歌手和方文山都是因为《天龙八部》的手游而集结在一起创作歌曲,但无论我们是否玩这款游戏,都能在这三首歌里,感受到那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世界。

回复 (0) | 收藏 (1) | 598 次阅读 |

公元1874 (北京)

男 处女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