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一小时冲印

极迷恋他人,才想冲印作证

http://i.mtime.com/ad187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他来看陈奕迅的演唱会

公元1874 发布于:

文/公元1874

 

今年7月到8月,陈奕迅在香港连开了二十五场演唱会。如今粤语歌的世道不怎么景气,有的新歌手如郑融,出道十年也没法完成自己在红馆开演唱会的心愿,也有歌手出了两三张唱片就偃旗息鼓,退出江湖;倒是像陈奕迅,红透大江南北,在内地可以一个礼拜开一场万人演唱会,还能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娱乐话题。这次陈奕迅在香港的演唱会,距离上一次已经三年有余,再加上票价远低于内地,自然供不应求。

 

刷了买票的网站又去找

...
回复 (6) | 4548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当黑夜不再来

公元1874 发布于:

文/公元1874

 

你人生里有没有遇到最恐惧的时候?

 

我11、2岁的时候,特别恐惧黑夜的到来。那时候1999年的世纪末预言特别流行,据说几百年前一个叫诺查丹玛斯的老外,忧心忡忡的在自己写的一本叫《诸世纪》的书里预言1999年8月18日,“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世界面临末日审判,我们将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日出。

 

当时我太小,未谙世事,生活上什么都不懂,前途未来没什么可操心的,于是开始操心世界的命运。我每天到傍晚

...
回复 (6) | 847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和小凯最后的对话

公元1874 发布于:

文/公元1874

 

 

 

 

几年前离开北京一段时间,在武汉工作的时候,网上认识了叶小凯。因为我们都曾在百度工作过,又都很喜欢电影,所以在网上聊了不少话。他私下很喜欢吐槽,但在外,因为工作关系,则很少吐露对事情的真实看法。所以小凯其实是个外表温和,与世无争,但却内心犀利敏感的人。这种人,我们一般简称为,闷骚。

 

10年我重新回到北京,从头开始。闷骚的小凯在百度娱乐做编辑,百度时不时的组织影迷去看电影,我经常报名,和

...
回复 (2) | 1103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星島日報專訪 - 何言:「只要有廣東歌,就不會有世界末日

公元1874 发布于:

星島日報 A14  |   每日雜誌  |   人物誌 2013-09-22

 

「只要有廣東歌,就不會有世界末日」

 

曾經,香港流行曲紅遍大江南北。但近年,唱片銷量大跌、粒粒巨星隕落,專欄作家李純恩在專欄中狠批填詞人是文盲,更一石激起千層浪。香港樂壇是否已死?港人追憶以前樂壇光輝歲月的時候,有一個內地樂評人卻說更喜歡現在的廣東歌,雖然經歷「高峰過總會有下坡」,但會從大眾傳唱,變成小眾精英慢慢欣賞,帶出了更多訊息,生生不息

...
回复 (1) | 1310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相恋再苦 孤单更可怕

公元1874 发布于:

从初一就认识的阿三,是我这辈子为数不多的至交之一。

 

他和我都是一个地方的人,但都因为跟着父母的工作调动,去了别的城市读书。而巧的是,我和他一前一后到了同一个学校的同一个班级。初始我们并未因为是老乡就更加熟络,而我之所以会和阿三成为朋友,完全要感谢我初中的班主任。

 

在我就读的初中那位名为陈永强的班主任,是一个非常势利和懂得用人性的阴暗面刺激涉世未深的孩子的混蛋。他不到30岁,教物理,戴着金丝眼镜。但正如

...
回复 (4) | 1274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别对我太好

公元1874 发布于:

文/何言

 

  我是一个卫迷。

 

何解呢?其实很简单,“卫迷”,就是卫斯理的粉丝。从12岁第一次看卫斯理起,就一直很爱这个角色。他无所不能,经常在小说里自称“受过严格的中国武术训练”,拿着一本有几十个国家的警察部长签名的护照,还会几十种语言,以及中国各地的大部分方言,因此去哪里都畅通无阻,和人沟通起来更是毫无言语障碍。而这个角色也不是如前面所形容这般高大全,他的性格暴躁、易起疑心,还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好胜心与

...
回复 (2) | 1020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只怕无法再有这种情怀

公元1874 发布于:

文/何言

 

昨天下午,老方约我去谈事。

 

老方是个文艺青年,谈事总要约在咖啡厅。其实我不太喜欢喝咖啡,这些年喝茶喝习惯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喝了咖啡头晕得要命,跟年轻时晕车一个德行,所以特别招架不住。北京城近年来文艺青年们谈事都不太喜欢去星巴克了,改叫一个漫咖啡的地方,此地装修很文艺,坑坑洼洼的木质长椅加同样坑坑洼洼的木质长桌,坐上去极其不舒服,但大家却聊得乐此不疲。此外,大厅里再放几颗看上去很上年纪的老

...
回复 (4) | 1200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怕死

公元1874 发布于:

文/公元1874

 

五年前的腊月廿八,半夜突然心绞痛兼五脏六腑翻江倒海,那时候多年没回家,好不容易能在家过年,便不想打扰他们休息,原以为只是吃错了东西,缓缓就会好,没想到越来越痛,终于还是敲开了他们的房门,凌晨四点到了医院。医生淡定的检查完,初步认定是急性胆囊炎。住院观察治疗。

 

躺在病床上的日子特别不好受。南方的冬天很阴冷,病房有点破旧,周围躺着的都是一脸麻木或者痛苦呻吟的病人,自己越看越病。当时不到2

...
回复 (8) | 3200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我是幸运的——《夜话港乐》港版序

公元1874 发布于:


  香港地區的讀者,你們好。《夜話港樂》這本書,源自我在2012年4月起于網路連載的一系列隨筆。它並非樂評,也沒有過於專業的文字,其實只是一些我對於自己所熱愛的粵語歌的感悟。 


   
  前段時間有一個香港讀者給我留言,他對我說,其實在香港,都已經沒太多人聽粵語歌,2011年香港最火的歌曲,居然是《那些年》。我對他說,在我這裡的話,《那誰》會比《那些年》更占高分。而后他對我說,在香港人都不怎麼愛粵語歌的時候,內

...
回复 (5) | 3997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请告知我,如何看破生死

公元1874 发布于:

文/公元1874

 

最近这个月,我的心情非常糟糕。虽然忙了小半年的新书终于要上市,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件,终于成为一个“作家”的快乐,完全被冲淡了。

 

说起来,其实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我的一个好友去世了。

 

我这样的80后,除了亲人里爷爷奶奶这一辈老人的离世,很少有机会去直面生死。我也能接受老人的离去,因为能在中国安安稳稳的活过70岁才离开,其实也挺令人欣慰的。至于我自己,身体一直就不好,几年前查出有酒精肝

...
回复 (13) | 4045 次阅读

公元1874 (北京)

男 处女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