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风筝の天空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摄魂取念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前篇:无爱之痕 by 夏ever (清草. 律草押头押尾)

风筝の天空 发布于:

作者  夏ever

全文转自百度loveless吧

 

 

>>>>First<<<<

B、 E、 L、 O、 V、 E、 D……

  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候,解开那层层的绷带去触摸那些微微凸起的伤痕。那些被细心包裹住的印记,总让人回忆起17岁的那个白天,那双白皙稚气的手攀上自己的脖颈——

  【“这里可以吗?”】
  【“看上去像项链一样呢。”】

  无法拒绝,也不用拒绝,反正心里期待的那个人已经放弃了写名字的权利,而把自己交给了眼前这个孩子,那么,随便吧。

  远处,浓浓雾霭中的修长身影,一闪而过。
  就这样,被放弃了。

  【“你想疼痛地进行,还是不疼痛?”】

  疼痛不疼痛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被交付的一件工具。

  想起那个漠然的面庞,看着眼前带着邪气的笑容的天真孩子,闭上眼。

  【“疼痛吧。”】【“我喜欢,这样的方式。”】

  痛楚,只是告别过去的仪式。

  【“接受命运吧”】,可笑,这依然是来自于他的教导。

  用无数的痛楚形成的根深蒂固的观念,再用痛楚继续强化。

  伴随每一刀的镂刻,鲜红的血染满衣襟,记忆里那个模糊的影子伴随痛楚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个执刀的男孩,那专注狂热而又漫不经心的眼神,仿佛在摆弄一件精致的玩具。

  Blood
  Empty
  Lonely
  Obey
  Vanish
  Engage
  Devote

  BELOVED ……

 

 

>>>>Second<<<<

【攻击!】
【束缚!】
【碎裂!】

   永远是最简单的spell,永远是最直接的命令。这个14岁的孩子在战斗中所散发出的强大力量总是这么让人心悸。

   从来不考虑对方的感受,从来不留半分余地,总是使用最残忍最决绝的方式。几乎在短短一个星期内,七声学园里的学生们都记住了这个名字——“青柳清明”,他和他身边的那个茶色头发的高挑少年,成为了七声的夜间训练里被人谈论最多的对象。

   当青柳清明和他的战斗机战胜了七声学园里的每一对组合之后,便逐渐淡出同学们的视野。

   【“七声已经无法继续给你们更完美的训练,所以,BELOVED,请去实战中积累经验吧。”】校长南律丢给面前的两个孩子一封信,背转身去,做了个手势请他们离开。

   【“确实应该去外面的世界闯闯了。谢谢律老师,给我这么好的战斗机。”】14岁的孩子脸上一脸纯真的笑,还带着一点顽皮的期待。

   【嗯,草灯确实是最好的战斗机。】南律没有回头,站在青柳清明身边的那个少年如剑一般倚在门边,门缝中透进来的光把他的身影拉成长长一条,光影里的人沉默不语。

   【那么我们走了!谢谢您推荐的任务!】清明扬了扬手中的信,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光影里的人直觉地转身,又停住,顿了几秒,终于不发一言地追了出去。

   【草灯……】屋子里的人低下头,任由短促的发丝从脸颊两边滑落,晦涩的眼神隐藏进翡色的镜片里,墙壁上无数的蝴蝶标本似乎开始翩翩起舞。

 

 

>>>>Third<<<<

  已经不记得是第多少次,看着对方在自己的吟咏中倒下,每当对方的献祭者摇摇欲坠的时候,身边的孩子总能绽放出冷漠的笑意。

  战斗的过程中是有所不同的,对手的特征也千变万化。但是最后的一刻都一样,充满了屈辱,血腥,和绝望。

  实际的战斗,和夜间训练原来是那么的不同。

  不能输,所有的输家都只有一个结果。

  一次次看着对手在脚边倒下,一次次感受喉间微微泛出的温热,一次次在战斗之后看着那个孩子帮自己拆下绷带,消毒过后再换上新的,然后再在下一次战斗中重复这个过程。

  …………为什么。

  本来以为只是简单的镂刻,却没想到会成为永不愈合的伤痕。自从开始进入实际的战斗之后,每一次都会因为激烈的spell而从那个字迹中渗出血来,直到浸染所有的绷带。

  这是夜间训练中没有出现过的情景,但是却伴随着战斗的激烈程度愈演愈烈。每次战斗结束后,看着那个渐渐长大的孩子白皙的手指再次覆上自己的颈项,用浸过药液的棉球缠在手指上,再次一笔一划地描摹那些印记,仿佛又回到了17岁的那个白天。

  B、 E、 L、 O、 V、 E、 D……

  突然发现,竟然对药水的微微刺痛产生依赖,于是不自觉地将每一个命令都执行得更坚决、更激烈、所有的spell都犀利而迅捷,失去了曾经如诗如颂的韵味,多了果敢和杀伐之气。

    只是为了流出更多的鲜血吗?

  每一次拆下绷带时,那双眼睛里的漫不经心和手指的轻微触感,都让心里漫过一丝又一丝清晰的痛楚。每一次战斗失血后的休憩,梦境里都飞满了蝴蝶。

 “清明……”

 

 

>>>>Fourth<<<<<

  【“还真是强大的战斗机,每次都这么完美。”】微微卷曲的头发伴随呼吸略略起伏,一双暗色的眼睛注视着熟睡中的人,这是每次战斗之后的休憩时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习惯了看这个执着的少年毅然决然地战斗的样子,习惯了在战斗之后看他安稳入睡,习惯了他安静地说"是",习惯了他默默的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