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风筝の天空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摄魂取念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后篇:此情可待 by 夏ever (草律)

风筝の天空 发布于:

作者 夏ever

全文转自百度loveless吧

 

Warning: 轻度耽美H Scene

 

>>>> 1 <<<<<

滴滴答答敲打键盘的声音,茶勺轻轻搅拌咖啡的声音,钟表指针笃笃笃的转动声.....反光的镜片下,男人的眼神平静无波。

 

已经习惯了等待。

 

从亲手埋葬那个年轻的身体开始,自己体内似乎有了什么在苏醒,在扩张,不管是否承认,那个孩子温柔倔强的眼神已经深深地烙刻进自己心里,挥之不去。一种似乎应该被成为歉疚的情绪,也渐渐滋长起来。

 

十年如一日。

 

七声学园的花开花落已经赋予了这个人太多的意义,每一个年华的轮转都意味着自己能离那个日子近一些,再近一些。

 

 

>>>> 2 <<<<<

      门,被有节奏地敲响。

      “你就是weakless门口的孩子一头好看的茶色短发,蓝色的眼睛忽闪忽闪,带着明显的询问表情,像一只闯入陌生人房间的小猫,两只耳朵警惕地支愣着。

      心脏明显漏跳了一拍,事隔十年,这张熟悉的面庞终于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轻轻点了点头,男人拿着咖啡杯的手并没移动,只是椅子自然地旋转向了朝着门口的方向。

      门口的孩子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伸手解开自己两颗衣扣,一把拉开自己的衣襟,左侧心口上,一排字母隐隐闪现着幽暗的光—— weakless

来不及思索,那孩子欢笑着扑进男人怀里,见到你太好了~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欢心愉悦。

男人仿佛慢动作般地缓缓将孩子紧紧搂进怀里,把那不断抖动的小小猫耳埋进自己的肩窝——“我也等了你很久了,草灯。”

 

 

>>>>> 3 <<<<<

 

“我的献祭者是校长......”

 草灯一脸别扭地回答着别人的询问。自从来到七声以后,最盼望的事就是找到自己的sacrifice,如今,虽然自己的献祭者已经找到,但是却毫无办法像别的组合一样随意找人切磋。

 

虽然他也要学习那些战斗机的必修课程,但是所有的试练都是因为南律的缺席而不得不放弃。原因很简单,别的组合基本都是同龄人,形影相伴不离不弃的样子,不愿意独自作战也不愿意落一个以多欺少的名声。

 

孤单的草灯在遭遇又一个无人问津的演习课程后回到了校长室。闷闷不乐地耷拉着耳朵坐在南律的电脑桌前。而男人甚至头也不抬地运指如飞,在键盘上敲击着。

 

“啪!”一个咖啡杯杯砸在了墙上,飞溅出的咖啡和杯子碎片撒了一地。

 

男人终于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了视线,看着面前气鼓鼓的孩子。

 

“草灯?”男人的嗓音沉稳,带着隐隐的关切。

 

“为什么你不能陪我上演习课!!为什么你总是忙!!为什么别人都是两个人在一起却总让我一个人去被嘲笑!!”一连串带着委屈和愤怒的抱怨声从草灯口中飞出,直立的猫耳因为愤怒而微微抖动。

 

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从男人的脸上悄然滑过,出口却是毫无情感的声音:“如果你能一个人打败学园里的所有战斗组合。我就陪你上演习课。”

 

“好!”愤怒中的孩子丝毫么有意识到这句话中的陷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怒气发泄完毕之后,草灯看着面前的男人温柔注视的眼神,不自觉地蹭到他身边,伸手环抱住了他。

 

“你是我的献祭者........”猫耳软软地耷拉下来。

 

“是.......”看不到表情的眼睛隐藏在镜片之下。

 

“我们有相同的名字.......”蓝色的眼睛盯上他,忽闪忽闪。

 

“是.......”镜片在阳光下泛出微光。

 

“是生来注定的羁绊,不可以不认真的啊。”一根手指点上男人的嘴唇。

 

“是啊,生来注定.......”感受着温柔的触碰,却在说出最后四个字时狠狠心痛。

 

安静的校长室内,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屋内,洒在一长一幼两人身上,一室的蝴蝶标本反光盈盈,仿佛在翩然飞舞。

 

>>>>> 4<<<<<

我可以和你们战斗吗?
请和我战斗,我是weakless,我的sacrifice暂时有事不能来。
我想和你试一试,敢吗?
强制对方进入战斗模式,战斗系统展开!

……
四年过去。

……

砰!校长室的门被撞开。一个茶色长发的少年倚门而立,身后光影斑驳,蓝色眼眸中挂着一丝不羁的笑意。

校长室内,那个男人似乎没有任何变化,脸庞隐藏在逆光中看不清表情。电脑没有开,咖啡杯也好好地放在盘子里,校长南律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侧脸看着墙上那一只只的蝴蝶标本。

我打败了学园内所有的组合。草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自负的得意。

还不错,南律轻轻点了点头,只是,四年时间,太长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门口的人的眼色一下子变得恼恨起来。

本来你可以做得更快更好,只是,你还太不习惯疼痛。男人的声音舒缓而平静。你用了四年的时间去独自承受战斗带来的痛苦,并把这种痛苦化为了桀骜和憎恶。  我想,这憎恶里也或多或少有对我的一份吧。那些痛苦,本来应该由我来承受。男人波澜不惊的声音似乎在述说着和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

进来吧,草灯。椅子被微微转了个向,面朝着门。

草灯的蓝色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按照南律的意思站到了他的面前,随手关上的门把两个人标记在同一个空间里,四年来对这间房子的刻意忽略,过门不入,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这个男人多少。突然瞥见南律鬓边的一根白发,草灯心内隐隐地抽动了一下。

是时候让你了解我了。而且,三天后就有演习课,我答应过你,要陪你一起去。这之前,我相信,你想了解我吧。 一根长鞭被递入草灯手中,一丝沉默的笑意在南律的眼中闪过,另一方面,也算对你四年来独自承担的痛苦的弥补……”  

 

 

>>>> 5 <<<<

外套被整齐地挂在衣架上,衬衣扣子也一粒粒被解开,顺着瘦削却坚实的背脊滑下,眼镜亦被摘下放置一旁…… 南律无声地做着这一切,最后,转身,背朝着草灯,面向窗外,直直站立着。

空气静默,时钟的笃笃声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草灯感到自己握紧鞭子的手微微渗出汗水,喉头干涩。

窗前的人并未催促,只是安静地站着,等待着……

¬¬——伴随着空气的呼啸声,窗前的人身子微微晃动一下,随即恢复原状,白皙的背部,一道艳红的血痕。
草灯大口喘着气,伤痕唤醒了他的记忆,一刹那四年来所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战斗场景充斥于眼前,被针刺入,被火焰烧灼,被冰棱贯穿,被铁链束缚,被枷锁窒息……而这一切,本来应该由面前的这个人承受!

伴随着走马灯一般在眼前旋转的场景,草灯的鞭子越发挥动得又狠又快,白皙的背脊迅速被错乱的血痕遍布,那个人却是再未晃动分毫。只是,身体两侧紧握的拳,说明了他在如何隐忍。

 

 

>>>>6<<<<<

    狂乱的鞭刑过后,室内恢复了往常的宁静。

    草灯丢下鞭子,走到窗前,解开自己的衣扣,从背后环住男人的腰身,将自己温暖的身体靠上他血流不止的脊背。

    “为什么,律。”14岁的少年像只温柔的小猫,耳朵软软地垂在两侧,声音里带着委屈的期待,似乎在对自己的施暴行为感到后悔。

    “这并不比你四年来承受的痛苦更多。南律感受着背后的少年轻轻摩擦着自己的伤口,隐隐的疼痛从心底传来,似乎比刚才的鞭打更让他难以忍受。

    “那你为什么这四年要让我一个人去战斗?憋了四年的问题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南律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为了让你感同身受,为了能让你更好地体会作为sacrifice在战斗中所能承受的极限,这样你才能更准确地把握好战斗的节奏, 不至于对你的sacrifice所承受的痛苦做出误判。

    “聪明而又残忍的做法。草灯简洁地评价道,依然为四年的辛苦叫嚣着不公。

也是最直接的做法。南律伸手抚摸上了环住他的那双手,两双手修长的手指交叠在一起。

一声几不可察的叹息从男人口中发出,草灯的双手被从南律身侧拉开。

三天后,我陪你去上演习课。

 

 

>>>> 7<<<<

七声学园最为常见的演习课,今天却变得格外不普通。

听说校长要来观摩演习课。
听说很多老师也会来呢。
一定要好好表现啊。

———— 七嘴八舌的孩子们在大厅的角落里交头接耳,议论着,准备着。

看,那是草灯!一个眼尖的孩子指着从大厅另一端缓缓走进的六人,最前面的是南律校长,简洁的长款衬衣勾勒出他瘦削的身形,他的手上牵着一个茶色长发的少年,正是草灯。二人身后,依次是目渚、早乙女七、彦一和银歌——分属七之月的老人和新血。

作为战斗机教习的彦一简单宣布了演习课的规则,并且对本次演习课做了解释:这是校长先生和他的战斗机的第一次练习,我和银歌将会作为他们的对手,其他的同学可以观看,不可打扰。

本来嘈杂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孩子们睁大了眼睛四散在大厅的角落,目渚和早乙女七也站到了一旁。大厅正中,只剩下一身劲装的彦一和银歌,还有安静地握着草灯的手的南律。

四人分立大厅两侧,银歌挽起袖子,露出手腕——ringless……”周围的孩子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叹声。原来,银歌老师就是彦一老师的sacrifice”“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组合过呢。 老师也从来不会需要组合做示范啊,那样我们不是很危险么。

目渚拧紧手中的日式小扇,目光越过众人直射在草灯身上。茶色长发的少年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握紧南律的手,似乎面对他的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次亟待拉幕的表演。

你基本上履行了我们的约定,找到了你所能找到的学园内的所有战斗组合,作为学生来说,你已经足够强大,但是,世界上的战斗组合并不仅仅有学园里的孩子们而已。剩下的路,我想我应该陪你走下去。南律温柔沉稳的嗓音在草灯耳边响起,一反平时的冷漠淡然,充满着浓浓的暖意。

我是你的sacrifice南律最后的一句话掷地有声,重重敲响在草灯的心房。

不远处,彦一和银歌手腕交叠,叠合处发出柔和的光芒。铃语之盟,绕梁余音,撩魂魄而动天地,我们是——ringless

南律握住草灯的手缓缓移动上自己的左胸,同时自己的右手也向他的心口处按下,耀目的光芒透过单薄的衣服从指缝间倾泻而出,稚嫩和沉稳的声音同时在大厅中响起:以退却为前进,以放弃为固守,执弱以胜强——weakless

战斗开始…… 

 

 

>>>>>8<<<<<<

……

当南律醒来的时候,彦一满怀愧疚地站在病床前。目渚正不耐地站在医护室外和银歌大声争吵着什么,早乙女七沉默地靠在一旁的墙上。

草灯呢?南律意识回归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出口询问。

门哗的一声被拉开,结着银色蝴蝶结的长裙闪进南律的眼中,随之而来的还有疾风暴雨般的抱怨,他那算什么战斗机,完全不会防御吗对自己的献祭者丝毫不知保护,南律,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成为你的……”目渚倒豆子般的抱怨还没发泄完,就生生被南律冷到冰点的眼神逼了回去。

南律伸手指了指门外,视线没有移动:出去。

目渚愤愤然一跺脚,转身出门,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南律的冷漠。

银歌轻轻拉上房门,彦一歉然开口:对不起……”

床上的人摆摆手,不是你的错,那是你的本能而已。南律的视线转向银歌:没有伤到吧。银歌摇头示意,南律默默点了点头:作为演习就要让你承受那样的痛苦真是过意不去,谢谢你们,还有你,彦一。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们出去吧。

房门被再度拉开,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被灯光打下的阴影中,一个娇小的身影轻轻动了动,投射在墙壁上的暗影也随之摆动了一下。

这样真的值得吗?七的声音温柔地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

沉默。

他作为你的战斗机,的确有一定的资格进入七之月,昨天的演习课,他也确实展示了强大的攻击能力,只是……”欲言又止的神情被湮没在黑暗里,但婉转未完的话语却分明地飘散在了空气中。

我是他的sacrifice,理应为他承担伤害。南律的声音依然是固有的平静。

微微顿了顿,他终于继续说下去,草灯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他现在只是还不懂得应该如何去保护我而已。或者,他还没有意识到,我在为他承担伤害。没有了加诸于他的直接伤痛,他的攻击非常华丽……相信我,他会以最充分的资格进入七之月。南律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浅淡的笑意。

草灯,你只是还不明白我们之间——有多么深刻的羁绊而已。

 

回复 (0) | 收藏 (0) | 326 次阅读 |
标签:

风筝的天空 (斯德哥尔摩)

女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