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风筝の天空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摄魂取念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On Hire - 第一章

风筝の天空 发布于:
 
第一章 Chapter 1(已校)
 
 
 
Raoul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浏览着各公司送来的资料,其中有些仅看名字他就直接不予考虑,有些为了节省些无聊的阅读就直接接受。做生意------他相当讨厌自己工作中的这个部分。每年Tanagura生化中心都会举行投标,然后几乎每年都是那几个相同的公司被选中。合同可能会修改一点。新生派公司有时也会给他们机会,但总之,这真是无聊。
 
Shisei Kano提交的企划挺有意思的,所以Raoul打算在粗略地初选后仔细看一眼他的提案。Kano作为中心的供应商已经好几年了,而且Raoul也相当满意他的表现,接受他们的提议应该会使彼此的合作更加紧密。他思考了一会儿,几乎把主意定了下来。
 
一阵铃声在他把那份文件看到一半时响起,打破了房间的安静。可视电话上亮起的绿灯显示有内线来电,他迅速按了接听键。
 
“Raoul Am在线。”
 
“Am先生?我是计算机部的Solo May,” 屏幕上的那个宝石蓝发的年轻人说道,“我们这里出现了一个紧急状况,先生。我觉得应该通知您。”
 
Raoul皱了皱眉头。“什么状况?”
 
那个男人有点不安地动了一下。“我们的系统今晚被侵袭了,一分钟前的每日例行检查我们才发现的。”
 
Raoul沉默了一会儿,在脑中处理着听到的讯息。这怎么可能呢?他确认过的,系统完全不可能被攻破。没错,购置那些昂贵的系统时他们不都这么说。
 
“你确定吗?”
“很抱歉,但是我确定,先生。”
“告诉我详细情形。”
 
Solo深呼吸了一下。“嗯。看起来像是非常聪明的手段。突入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没有检查的话我们肯定就忽略了。入侵者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基因实验----他们进入了主要终端系统。我们还在检查其他的部门,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别的入侵痕迹。”年轻男人快速地说着。“至于被入侵的终端设备---数据库并没有被损坏。他们并没有留下木马或是病毒之类的,显然并没打算引起破坏。也没有删除或是修改任何文件,这算是好消息。坏消息是我们没能找出哪部份数据被复制盗窃了。就像我说的那样,非常聪明的手段。”
 
“等一下,” Raoul打断他,“我们怎么知道数据有没有被复制盗窃?会不会是哪个小孩在闹着玩或是尝试他的黑客技术?”
 
Solo摇了摇头。“我觉得不是,先生。闹着玩的黑客的话,一般都会乱搅一通,然后留下个蹦蹦跳跳的黄色笑脸和一条简讯“到此一游”。应该不会试图把痕迹彻底扫除。另外,非精英的话应该根本就进入不了我们的系统------至于精英们,在下实在是无法想象精英会这样玩。”
 
Raoul 叹息了下。Solo说的对。精英成员从幼年就被教育要承担责任并且维护这个世界的秩序。他们应该不会入侵Tanagura的主要生化试验中心系统只是为了闹着玩,就算是最小的那些也不会。
 
“那么,和我们打交道的是个来专门盗取数据的人了。”他猜测。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我们现在还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幸运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答案。当然我们现在还没有让外界知晓这个事件。这个由您来决定。”
 
Raoul点点头。“很好,这个我会决定的。你随时向我报告,每个小时向我汇报一次进程,查出任何迹象立刻通知我。”
 
然后没等年轻人回答收到指令他便挂断了电话,确定自己的命令会被执行。
 
屏幕陷入了黑暗。Raoul靠进扶手椅里,脸上终于开始慢慢浮现不悦之色。他心不在焉地抬手。捻起一缕金发,在指尖缠绕着,脑中描绘着渐渐出现的灰暗情境。
 
 
******************************
 
 
两天后。
 
Iason 望着屏幕上他的朋友的漂亮脸庞,像平常一样平静地脸庞,被几缕垂下的金发遮盖住了一部分,露出的一边眉毛习惯性的蹙着,Raoul的通常表情。尽管如此,Iason在听到他说的话时还是感到相当吃惊。
 
“你能不能安排我和Katze见一面?”
 
Katze?Raoul找Katze会有什么事呢?当然了,他们彼此是认识的。大部分Iason投放进进黑市的药品,医疗设备,仿生肢体和器官,甚至一些新品种的宠物都是Raoul的实验中心出品。 不过这个程序几乎都由Iason经手,而且除此之外,他的金发朋友和自己的前Furniture几乎没什么共同点。
 
Iason兴致勃勃地看着另一个金发男人。
“你找Katze干什么?”
 
Raoul漂亮的嘴唇细微地抽搐了一下。
 
“我们中心这里......出现了一点小问题,我觉得Katze应该能够帮助我解决。 但我不想在电话里谈,我们改天见面吧。我觉得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
 
Iason认真地看了一眼他的朋友。现在他开始有点担心了。Raoul通常与他交谈时不会这么戒备的。
 
“Katze今晚会来我这里,”他提议道,“我有点-------事情要和他谈。你那时来吧。我们到时再谈你的问题。”
 
然后他就等着回答Raoul通常被邀请时肯定会问的问题。‘Riki会不会在?’这个生物学家总是避免在Riki仍在Eos的时候去拜访他。呵呵,这次可不会专门照顾他的情绪,如果他想尽快见到Katze的话。
 
不过他没听到那个问题。Raoul几乎立刻点了点头。
 
“好的,我会去的。到时见。”
 
 
****************************
 
 
景物在厚实的暗色玻璃外向后退去,穿过一条又一条以缤纷的霓虹灯,豪华轿车和高楼迎接路人的街道。Raoul把目光转向窗外,可事实上却什么都没有看见。他的车不紧不慢地驶向Tanagura中心区的重要地带。
 
他决定工作结束之后直接去见Iason----想要尽快把这件事处理完毕。他对自己将要做的事完全没什么好感。感觉.......很羞耻。他想到自己要在Iason面前被迫承认自己的人没有能力解决问题,还有.....在Katze面前!!!真是有辱身份。Katze是个杂种。真是荒谬,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Raoul大概会哈哈大笑吧?金发男人凄凉地冲自己在玻璃上的倒映自嘲。其实,如果Katze无法成功解决困难的话Raoul反而会有点高兴。当然了,这对自己的问题确实没什么好处。
 
车子停下了,把他的思绪拽回了现实。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几乎没注意到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Raoul迈步下车,车门轻轻地关上,自动驾驶程序得到指令继续开往停车区。Raoul转身走向Eos主塔的大门。
 
他乘坐的电梯门打开时Iason的Furniture已经在大厅等待了,是个个大概16岁的男孩。
他向Raoul行礼,接过了他的外套。可怜的男孩儿,那件又大又重的最新款的贵族式外套险些让他站不稳。在他还在努力挣扎着要拿起那件衣服时Raoul已经穿过玄关,没等通报就进入了客厅。
 
Tanagura财团的首领正和他的前Furniture坐在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旁,挨着大大的落地窗和通向阳台的大门。Raoul朝他们的方向走去,余光寻找着可能在的另一个人。幸运的是他没看到Riki。 该死的,他应该提前问的。但是早些时候他和Iason通电话时实在是太过心烦意乱,都忘了还有那个毫无礼貌的杂种宠物这回事。
 
当他走过的时候Katze从扶手椅上起身向他行礼。Iason只是坐在原处向他点了点头。
 
“随便坐,Raoul。”他轻扬了下下巴示意Raoul在自己对面的扶手椅上坐下。
 
坐下后Raoul立刻闻到了一阵香烟的味道。他几乎能看到Katze一进来就急着拿出烟来抽的情境。一只满是烟头的烟灰缸躺在桌上。旁边还有点什么东西,一只小牌盒。他们在打牌吗?
 
那个Furniture,Kyaru-----Raoul终于记起了他的名字-----急急忙忙地走进来,脸上有点难堪之色,在桌前站定。
 
“要喝点什么吗?”说这话的是Iason而不是那个男孩。
 
Raoul很快的点了自己要喝的,想都没想。Iason要了一样的。Katze只是摇了摇头道了声谢谢。Furniture深深地鞠躬行礼,然后像他来时一样安静地离开了。
 
“好了。究竟是什么问题?”Iason问到。
 
Raoul闭上眼睛呆了一会儿,为自己当众出丑做心理准备。然后在接下来的两分钟里,他向他们陈述了整个状况。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状况要陈述,从Solo May两天前第一次向他汇报开始,基本上没有什么进展。不对----Raoul真厌恶承认这点-----是完全没有任何进展。
 
“我麾下的专家们已经研究了两天,”他最后说道,“什么结果都没有。究竟哪些资料被窃了,盗走了多少......都不知道。现在他们只能确定基因库实验室的终端机是唯一被入侵的电脑系统。不管是谁做的,他们的技术非常高超。”
 
他听到安静的脚步声,就停了下来。Kyaru走过来把装着他们点的饮料的托盘放在桌子上,然后鞠躬离开。
 
“所以基本上状况就是这样,”Raoul总结道,Iason伸手去拿自己的饮料。“我们已经挣扎了一段时间,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大概应该最终会找到结果。不过问题是我们没有时间去浪费在这件事上。他们盗走的数据很可能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我立刻就需要答案。”
 
他讲完后看着Iason,等着后者的反应。Katze很安静。Tanagura的首席金发把玻璃杯在自己的鼻下轻轻地晃动着,很有贵族气质地品尝着饮料的香气。
 
“我们怎么知道是不是哪个黑客在开玩笑?”他问道。
 
Katze摇了摇头。“我觉得不是,Iason。 纯粹找乐子的黑客一般不会把痕迹清理干净。黑客多半会留下一摊混乱然后在屏幕上留下个粉色的笑脸外加一条短讯:‘刀此一游’(原文为I wuz 'ere,应该只是黑客的错别字玩笑)。”
 
Raoul瞄了他一眼,想起两天前那个蓝发贵族说过的话。
 
“我以为笑脸是黄色的。”这几个字脱口而出,他都没来得及试图阻拦自己。
 
Katze的唇边有了一丝笑意。“黄色也可以嘛。”
 
Iason只是冲着眨了眨眼。
 
“另外,”Raoul接着说,“非精英的话是无法攻破我们的防火墙的----至少我的电脑专家们是这么说的。而且我觉实在无法想象一个精英只是因为无聊去黑总部的终端机玩。”
 
这时,他视线边缘的一个无声的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他自动把目光移向那一点,在看到阳台门前一个小巧的身形时猛的紧张起来。
 
“嗨Raoul。”
 
该死的!!!Rki究竟在那儿站了多久啊?他当众出丑的观众本来应该仅限于两个人的,即使这样都已经太多了。被自己轻视的杂种居然也来围观自己坦白困境,这想法立刻让Raoul的脸上涌起了一阵热浪。
 
黑发年轻人斜靠着门口,交叉抱臂,用傲慢无礼的眼神看着Raoul。金发故意忽略了他,扭头转向Iason,打算敦促他训斥自己的宠物。但Iason抢先了一步。
 
“别说了,Raoul。”
 
奇怪的是Raoul居然没什么毅力去反驳他。
 
“回你的房间,Riki。”面向杂种时Iason的嗓音柔和多了,但却多了一丝命令的语气。
 
Riki也没反抗。他从门框旁边走开,给了Raoul一个无言的眼神,脸上是得意地过分的笑,示威似的大步穿过厅堂,然后消失在走廊尽头,门在他身后轻滑上。Raoul叹了口气,Iason也叹了口气。Katze的手伸向胸前的口袋,但却在途中中停了下来。
 
“你介意我吸烟吗,Iason?”
 
“不介意。如果Raoul也不介意的话。”
 
Raoul摇了摇头,有点不情愿地咕哝了一声准许的话。之后那只手就欢乐地伸进口袋里去了。
 
“被黑客入侵的终端机,”Iason接着说,Katze点燃了香烟,深深地吸着。“会不会和黑市有什么相关联?”
 
“不会,应该不会。所有的资料我都储存在办公室的私人电脑里,大部分时间都不联网。无论怎样,如果他们非常细致地观察了实验室的数据库,如果他们比较了某些区域,收入支出以及我们的储货量,并且很清楚自己要找什么信息的话,大概会弄明白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过其实我觉得黑市的讯息不是他们盗取的内容。”
 
“但是你也不是非常确定。”
 
“没错,我是不能完全肯定。”
 
Iason轻哼了一声。
 
“你报警了么?”
 
Raoul的嘴唇嘲弄的弯了起来。“我通知了他们,如果以后要追究法律责任的话,官方的侦查还是需要的。当然这是在我们找出谁干的以后。”
 
Iason点了点头,无言地接受了他的话。Raoul终于也拿起自己的那杯-----只是想手里拿点什么,而不是真的想喝。
 
“然后我想,可能我的人找不到答案只是因为他们不是黑客。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计算机专家,但是他们并不懂得黑客的想法,所以也不了解黑客的那些技巧和手段。也许黑客应该和黑客对战。像人们说的那样,以盗制盗,以邪压邪。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想到Katze。”
 
好,他真想表扬自己。这样听起来还挺合理的,听起来很自然,有理有据。完全没有被自己的尴尬出卖。他眼角的余光看到那男人在注视着自己,但那张英俊的脸上却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那么,你想让Katze到你那儿去试着找出写答案来,”Iason说道,
 
“没错。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不介意。”轻柔的声音里稍稍加上了一点触怒,“我希望这能够帮助保全我们的共同利益。”
 
Raoul看着红发男人。“你意下如何,Katze?”
 
男人用手指扭断了正在抽的烟,似乎有点莫名的紧张。
 
“好,我去看看。”
 
 
*****************************
 
 
房间里挤满了人。各色头发的精英们站成了半圆形,似乎在等待什么将要上演的好戏。
在他们身后的一面玻璃墙里是一个巨大的房间-----基因研究实验中心-----至少Katze是这么猜测的。不过此时,他既看不到那一大群人,也看不到实验室,因为他正面向相反方向的墙壁-------整整一面墙都被一台巨大的电脑终端机占领了。
 
“这是我们目前用的系统,[Alpha]4800,几个月之前才安装的。您熟悉吗?”坐在屏幕前的一个年轻人问道。Solo May,Katze记得他的名字----几分钟之前他们才在Raoul的办公室里彼此介绍过。
 
“差不多吧。”
 
实际上差的并不少。[Alpha]系列的系统仅仅用于大型公司,对于私家用户来说这个系列实在太大材小用。Katze以前从没有接触过这个系列的系统,他只在昨天才从网上收集了一些信息。不过[Alpha]和他平时操作的系统差别并不是非常大。
 
“我们的配置每两个月都会改变一次。防火墙也是。我猜测您需要自己来深入查看。这里是我们的主要数据库。”
 
Solo继续向他陈述着系统的运作,打开一些应用程序和文件,一直在讲话。Katze只是半听半不听-----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被身后的那些低语吸引去了。不怀好意的咕哝声,而且相当冷漠。
 
“就是那个男人啊。Russell说的没错,他甚至连精英都不是。”
“他究竟是谁啊?”
“确切的不知道,只知道他的名字,Katze。”
 
Katze强压下回头给那些小声咕哝的人白眼的冲动。他紧紧地咬着嘴唇,绝望地想要抽根烟。Raoul在他身边把重心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上,叹了口气。
 
“Katze?”另一个声音加入了身后的谈话,听起来相当激动。“Iason Mink的前Furniture不是就叫Katze么?”
 
“没错就是他!就是这个名字!Katze.....超级痴迷电脑的那个。”
 
那声音像突然领悟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似的停了下来。Katze的脸抽搐了一下,在心里暗道糟糕。得了,这下讨论要爆发了。
 
“那这就意味着他是个......”
 
就在这时Raoul很响亮地清了清嗓子。
“先生们,拜托,安静!”
 
带着斥责的语气奏效了,咕哝声消失了。不过紧张的气氛却没消失,沉重而无言地留在空气中。 Raoul斜着看了Katze一眼,什么都没说。有一小会儿只听见Solo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的回响,但是很快讲解就结束了。
 
宝石蓝发的男人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有点紧张地示意Katze坐下来。
“您要不要....”
 
Katze点点头坐下了。
 
“您还需要别的信息吗,Katze先....额....先生?”
 
噢,对..... Solo也遇到了这个问题,该怎么称呼一个杂种,一个被阉割了的杂种,前Furniture,莫名其妙地前来救场,还是大老板亲自推荐的。事实上,尽管这个年轻人看起来相当友好,他也为难的尽量不去称呼Katze,可显然难免有时会忘了提醒自己注意这一点。
 
Katze扫了一眼正在运行的程序。
 
“谢谢,不用了。我觉得自己可以独自研究剩下的部分。”他对蓝发男人抱歉地笑了笑。“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他转向屏幕。接着那股被压抑的沉默突然爆发了。
 
“但他是个杂种啊!”显然某人觉得很有必要把之前被Raoul打断的那句话说完。低语已经响亮到从这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听得到了。如果有谁错过了之前的那些好戏,这下他们全听清楚了。效果非常显而易见。
 
“什么?!”
“杂种?!”
“没错,是真的。”
“太荒唐了吧!”
“Raoul是不是疯了.....”
“这不可能。”
“不对他肯定不是,看起来就不像。”
 
还有别的,七嘴八舌乱七八糟地混在一起-----实在难以分辨。
 
“但是先生,这人是个杂种!”终于有人大声向Raoul说了出来。声音倒是平静而镇定,带着完全没必要的优雅。Katze听到自己身后一阵衣服的沙沙响声,Raoul转身面对刚才说话的人。
 
“没错,他是个杂种。同时他也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有效率的黑客。如果一个杂种能来帮助我解决问题,我当然会用他。谁有更好的提议,现在说出来。”
 
没人出声。长长的一阵安静,然后Raoul的衣服再次沙沙作响。
 
“你准备好开始工作了么,Katze?”
 
Katze感觉自己并没准备好。他的手在发抖。整个境况让他觉得非常紧张不安。但是.......好吧,现在没人教他技巧给他指导来驱除紧张情绪。
 
“是的。不过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单独工作。我喜欢工作时安静。”
 
他说出口时完全没有报复的意味。不过当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时,突然觉得一阵奇怪的宽慰。愤怒的低语声又开始响起。原因很简单,一个杂种居然要把他们赶出去!
 
“我一点都不介意,”Raoul说道,然后大声的朝围观者们命令,“别盯着看了,各位。快回到自己的工作去。”
 
Katze稍稍笑了笑,不过他觉得完全没人看见。人们都在忙着为自己被冒犯了的骄傲义愤填膺。他听到他们在离开时还在不满地咕哝。声音在玻璃墙的门关上时退去了。Raoul和Solo走到另一扇门前,年轻人先行离开,金发男人在门前驻足,越过自己的肩回视Katze,余光看到红发男人似乎有所期待地看着他。
 
“我会一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Raoul说。“如果你有任何进展,立刻通知我。如果没有进展,你可以明天再来-----所以不用急。”
 
这些话安静而镇定,可语气却相当冷漠,完全是商业式的口吻,让Katze毫无疑问地知道Raoul实际上与其他人并无差别-----隔着偏见的距离感。他刚才选择站在自己的一边只是因为现在Katze对他有用。
 
但是当然了,Katze根本没期待精英会给自己一个温暖的热烈欢迎。他很专业地向金发男人点了点头。“是,先生。”
 
“那就祝你好运了。”Raoul很疏离地微笑了一下,消失在门后面。
 
 
*****************************
 
 
Raoul很怀疑自己对Katze如此着迷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一开始只是自己意外地把Katze和那群精英作比较,几次简单的观察。Katze很高,对于普通人来说非常高。只比那间大厅里的大多数人矮稍微一点,比其中的几个还高。他有着纯色的头发,颜色几乎和红宝石一样纯净。最后-------他很美。
 
一开始Raoul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在想什么呢?!一个杂种,脸上还有一道凶恶的伤疤---美么?不过立刻他就回过神来。理所当然的,Katze曾经是个Furniture,所以他自然外表很出众。不过尽管如此,那个男人的外貌就算以Furniture的标准来衡量也显得非常夺目。还有那道大多数时候都被垂下的发丝遮盖的伤疤,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的体型非常匀称,几乎就像研究院出品的宠物们一样完美,只是不像他们一样柔软。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不再是个孩子了。
 
尽管Raoul见过Katze那么多次,他还从来没有意识到那些。不过如果仅仅只有这些的话是绝对无法让Raoul产生迷恋的。很多普通人也高大而美丽,也有纯色的头发。有时这些特质不经过基因工程改造也能够出现,尽管相当偶然。不对,不是这些。
 
是从那晚Raoul接到Katze的电话开始,就在他们从实验室分别之后几个小时。Katze的话语非常简洁,声音中没有任何感情。
 
“Raoul?我觉得我找到答案了。
 
 
********************************
 
 
为什么这些大老板的办公室都非要在楼的顶层?Katze在心中暗想着,乘着电梯到达TBC总部的最顶层。电梯在清脆而安静的“叮”声后打开了门,当天第二次把Raoul的超大办公室呈现在他面前。他看到金发男人在窗前站着向外望。他穿过宽敞的房间,Raoul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才转过身来看他,有点分心的表情,好像刚从神游中醒过来。
 
房间里只有他们二人而已。时间确实已经很晚了,中心的大部分员工大概都已经回家了。到明天Raoul自然会把这个好消息亲自传达给众人,这样就避免了那种一个杂种在一群地位高得多的精英面前宣布答案的尴尬场面。
 
“告诉我吧。”Raoul说,走到桌边。
 
Katze递给他一张写有数据的磁盘。
 
“就在这里,”他熟练地把盒子放在电脑旁。“我查找到的所有结果。我觉得不会再有别的了。”
 
Raoul眯起眼睛,伸手拿起小盒子打开了它。他的视线落到内封上-------那里有张小内封纸,Katze用好难看的字迹写着两行字。金发男人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他的声音突然听起来很尖利。
 
“两条最重要的讯息。被复制并盗取的数据目录,以及盗取者的IP。余下的细节都在那张磁盘上。”
 
Raoul没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他在椅子上坐定,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重重的呼出一口气。Katze好奇地看着他。难道这些讯息不够好?
 
“很严重吗?”Katze问道。
 
“没错。”生物学家挥手指向桌子对面的椅子,“来吧,坐下。”
 
Katze在他指的椅子上坐下。他审视了金发男人一会儿,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好。
 
“那么现在要怎么办呢?您会报警吗?”不太聪明的问题,他都能想象的出回答。不过保持安静的话感觉太别扭了。
 
Raoul有点吃惊地抬头望着他。
 
“说真的,警方又有什么力量呢?”他轻蔑地说。没错,Katze想到的正是这个回答。“他们都被收买了,只会按照比他们更有权力的人-----比如我-----说的去做。或许.....盗取资料的人也是同类。当我找到可以作为罪证的信息时自然会通知警方,不过之前不会。这是我的问题,Katze。我绝对不会把这件事交手给那些警方的中产阶级白痴。另外,我也不想警方来干涉中心的商务。他们也许会偶然发现我不想让他们发现的东西。”
 
“那么..........您想私下调查?”
 
Katze怀疑自己的问题是不是太大胆了些。他几乎是用平等的语气来和Raoul交谈的。不过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自然。他太习惯于Iason了,以至于有时会忘记其他的精英贵族会要求更敬畏的对待。
 
不过看起来Raoul并没有觉得被冒犯。
 
“绝对。我的追踪方案方法要比警察的好得多。”
 
Katze毫不怀疑这一点。Raoul返回了自己傲慢的风格。他再次看了看内封的纸片。
 
“盗取者的IP,你刚才说。”他的嗓音再次沉着而强有力起来。
 
Katze点了点头。Raoul的视线从磁盘滑到他身上,审视了他好一会儿。
 
“我必须要说,你给了我惊喜,Katze。我的人连哪些数据被盗取了都识别不出来,而你不仅做到这一点,还弄清楚了那些数据的去向。超出了我的预期。”
 
Katze感觉自己的眉毛扬到额头上去了。刚刚Raoul居然赞扬了他?这和一直为Iason与杂种不恰当交往而纠缠着他的Raoul是同一个人?不过Katze还是设法保持了自己通常的泰然自若,只是很礼貌地笑了笑。
 
“谢谢。”
 
金发男人向前倾着身子,把肘部放在桌子上。
 
“磁盘上有什么?”
 
“我所获取所有信息的调查报告和一些别的细节。我想你计算机部的人应该会用得到。”
 
“肯定会的。有没有我可能感兴趣的?”
 
“如果您喜欢阅读计算机术语的话。”
 
Raoul把磁盘放在一边不去看了。
 
“你知道这个IP所在的计算机终端在哪里吗?我是说现实中的地点。Tanagura?Amoi别的地方?也或许是哪个附属地?”
 
“从号码上来看应该是不远的地方,很有可能就在Tanagura或者Midas。不过具体在哪儿,我并没有查的那么深入。”
 
金发男人的唇弯成一抹细微的笑。
 
“不过应该查得到的,对吧?”
 
Katze点了点头。“很容易的。您的人绝对没有问题。”
 
“啊。”Raoul又长长地看了他一眼。“不过如果我想要你来调查呢?希望你不介意。”
 
金发们的思维真是跳跃,这想法猛地滑过Katze的脑海,他内心苦笑了下。Raoul在自己的人全都败阵下来时寻求了一个杂种的帮助。然后-----刚才那个状况很自然-----也是他找到自己的唯一原因。现在这个杂种已经不是必须的了,那为什么他还想让他继续调查?可无论怎样,Katze不能拒绝。
 
“我不介意。”他咕哝着回答。
 
“很好。那么我什么时候能得到答案。”
 
“很快的。明天,或者后天。不过我还是想用我家的电脑来操作。”
 
“好,你用哪里的电脑都无所谓。”说完,Raoul又向他笑了笑。那个笑容中有什么元素很意外地让Katze觉得不安。不再是在实验室里的那种冷漠疏离的扬扬嘴角,笑容中多了点别的什么。Katze还没办法确定究竟是什么成分。
 
 
****************************
 
 
Raoul是一位首要并且杰出的科学家。不是个商人,也不是个天生的领导者,而是一位科学家。他被创造成为了科学家,Jupiter为他量身定做的计划运行地非常良好。科学家的优秀特质----对答案的追求,探索和发现的欲望----现在在Raoul的血管中奔涌着。这就是为什么他这么执着于自己在Katze身上的发现。
 
如果我们这样看,他思索着,红发男人拜访过中心的当晚。Raoul在自己的客厅不停地踱步。精英们之所以不同于普通人,是因为他们的完美-------无论躯体还是智力。他们有美丽的脸庞,纯净的发色,高大而异常强壮的身躯。他们的智力比余下人口的平均水平高出超过100分。那些特征在每一个被创造的精英身上都存在。这一点Raoul知道的比Amoi的任何别的人都清楚。让他觉得着迷的,是这些特征并不是自然哺育完全无法形成的,每个特征都存在与人类优秀特质的正态分布中,只不过聚集所有优良特质的小概率事件几乎从来不会发生。
 
但是Katze.........在很多方面他都与精英惊人的相似。好像幸运女神特别光顾过一般,他拥有能够创造出如此独特的,精英式特征的基因。如果仅仅是一两个特征的话也并不是那么不常见。在Ceres居民身上有时也能看得到的。甚至连Iason的杂种宠物都有纯净的发色和异常漂亮的脸庞。不过如此多的特质,连智力都包括?这种程度甚至连Midas的居民都达不到,而且那些居民的种族仅仅与精英相差一个等级而已。Raoul很怀疑Katze在杂种中完全是孤本,类似精英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个迷人的发现有蛊惑人的力量,Raoul兴奋地浑身发抖。想想看,如果Katze是在精英的标准下被抚养长大的,他会变得如何优秀啊。如果他不是住在Ceres的贫民窟而是拥有奢侈豪华的公寓,如果他得到了精英程度的教育。如果他留长头发,没有脸上的那道疤,穿地好一点,吃点健康的食物,别像个抽油烟机那样吸烟--------这绝对是他那种亚健康苍白肤色的罪魁祸首。那么他就可以成为一个精英了!
 
还有一点让这些发现更具有震撼力。
 
Katze是个杂种。只是一个连身份都没有的杂种。当然了,他是黑市的操纵者,在地下组织中非常强大,不过那又怎样?法律上看来他谁都不是,也没人会在乎。他连到普通的商店去买杯咖啡都做不到。如果有谁想要取他的性命的话他甚至没有法律的帮助来反抗。
 
就像Iason对他的杂种宠物做的那样。
 
不过Iason的宠物和这只可不一样。如果拥有了像他一样的人,就像是独自占有了另一个精英。那么特别,那么------美丽。Raoul激动地浑身战栗,努力强迫自己不要再踱步了。他在扶手椅里坐下来,试图把这些想法驱走。他究竟在想什么啊?!自己总是斥责Iason,但现在......不过另一方面看来-----他环视着自己的公寓。最近这过分的安静让他觉得烦心。宠物们很吵,当然了。不过没有宠物他的大公寓又显得太过空旷。Furniture........也只是Furniture而已。再说了,他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为什么他不能随心所欲?他是金发贵族。他可以自由地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尤其是对一个连合法居民都不是的男人。当然了,Raoul头脑中完全没有像Iason对Riki的那种原始的欲望。没什么理由要觉得愧疚。Katze也许是个杂种,不过他的特质比大多数研究院产的宠物要好上很多。说真的,Raoul对他感到非常好奇这点又有谁会觉得惊讶呢?很自然嘛,多明显啊!没有理由要退缩。
 
没错。
 
这个想法让他觉得安心了些,这时他才觉得自己可以把这件事放置一边了。他的视线移到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叠纸上。Katze给他的磁盘上内容的打印版本。他决定-----自己还是看看那些“计算机术语”为好。不过就像他想的那样,实在是没什么东西能引起自己的兴趣。实际上他真正需要的只是盒子内封纸上的那两行字而已。
 
特别种族计划------这是他最新的基因工程的名字。这个工程刚刚进入理论完善的最后部分,还没有被付诸实践。不过实验已经开始了,是二十个培养在保育室里的胎儿。不过一切都还太早,现在离实验结束期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他和Iason都对这个工程寄予厚望。一批全新种族的宠物,完全不同的特征------他们计划在宠物市场掀起一场革命。首先是Tanagura,然后会考虑出口贸易。别的城市仍然在关系发展中,市场未被开采。他们打算用这批全新的产品来诱惑那些城市接受贸易。这批产品由于预计利润非常巨大而被视为中心的高度商业机密。甚至连签署了保密承诺合同的赞助人都没有被透露详细信息。
 
现在这个机密突然不再是机密了。Raoul回想起自己告诉Iason那个消息时他脸上非常不快的神情。没错,他们真的遇到了一个大问题,而且必须快速解决。真讽刺,对这种危急时刻的困难Katze还真是解决地手到擒来啊。
 
 
                      **********************************
 
 
当Iason走进休息室的时候,Raoul已经坐在平时的那个位置了,正从一只高高的玻璃杯中呷着饮料,眼睛盯着桌面。Iason走近他,坐下,扬了扬下巴算是欢迎。桌上另有一瓶Iason最喜欢的Amber Delight(酒名)。Raoul示意了Iason。
 
“随便喝点吧,我为你点的。”
 
Iason向他道谢,因为自己的朋友对自己的品味如此熟悉而微笑。很好,至少这下他们不会被过分殷勤的Furniture们打扰了。他往杯子里倒了一点葡萄酒,然后靠在沙发的软垫子上。
 
“你究竟想要谈什么?”他很直接的问。
 
Raoul做了一个深呼吸。在他回答之前停顿了一下。
 
“你可能会觉得我要问的问题有点奇怪,尤其是…..我总在为Riki责备你。”
 
Iason感兴趣的地扬起一只眉毛。“什么问题,Raoul?”
 
“是Katze,”另一个金发简短地说。
 
“Katze怎么了?”
 
“他....让我觉得很感兴趣。他看起来非常聪慧。甚至破解了我整支精英专家队伍都毫无头绪的难题。他很.....难道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几乎与我们相同吗?”
 
Iason审视着他,思考着他说的话。“没有,事实上我还从未想过这点。”
 
Raoul很响亮地嗯了一声。
 
“我想了。而且我想知道你能不能.....”他停顿了一下,又在犹豫。“Iason,你能不能把他交给我?”
 
“交给你?”Iason很成功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面庞也保持平静,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滑稽。“你什么意思?”
 
Raoul垂下眼帘,晃晃手中的蓝色饮料,把玩着玻璃杯。
 
“你仍然认为Katze是你的财产,对不对?”
 
“我比较愿意称他为-----很亲近的下属。不是财产。”
 
“但你并没有取消他的Furniture身份,你告诉过我的。”
 
“那是因为他需要用那个身份为我工作。我是他的前任拥有者-----因为总有人要是。但我不再掌握他注册账户的任何权利了。他自己拥有大部分权利。在我的要求下改成了那种形式。”
 
“我明白了。”Raoul仔细地点了点头。“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占有他,就像你占有Riki那样。你的所作所为在法律上并没有侵害到他的权利,对不对?Riki不属于任何人,但是Katze,事实上,他确实仍旧属于你。”
 
Iason皱了皱眉。Raoul的分析越来越有意思了,但是他决定暂时还不提问。
 
“如果你那样说的话,我想是的。”
 
“那么,如果有人想要占有他,就必须要经过你的同意。必须要由你交给那个人才行。”
 
“应该是吧。不过Raoul,我不会同意的。Katze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没错,我知道。”Raoul抬眼望着Iason,他们对视着,气氛有点紧张。“但是你先听我说。我所要求的和他的工作无关。工作上你尽管使用他,但是你对他的私人生活并不感兴趣,完全没有利用其中的任何一部分。所以事实上对你而言那部分就像是荒芜的原始地。而我呢,我完全不打算干涉你们的合作生意。他在属于我的同时也可以做他一直在做的事。而且我向你保证不会在任何方面影响他的工作。所以,实际上我的要求对你没有任何损失。”
 
好一会儿Iason只是静静地喝他的酒,坦然地用兴致勃勃的目光审视着他的朋友。Raoul在他的视线下觉得有点不安。
 
“我知道,即使这样对你来说可能也是一种损失,”他补充道。“我为如此直率地向你索要所有物而道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补偿你。我可以向你提供一只研究中心的最新型宠物。”
 
Iason完全忽视那些话,继续看着面前的生物学家。
 
“你究竟要他做什么,Raoul?”最后他问道。
 
Raoul知道他要这么问,心里还是退缩了一下。他要怎么解释呢?在他和Iason预约了这次见面之后他就思考了好多种理由和回答。可是现在看来任何解释都不够合理。
 
“我只是感兴趣。我想......拥有他。”
 
“你打算对他做什么呢?他被阉割过。做Furniture年龄又太大了,作为宠物.......呵呵,那样的话简直不能想象呢。”
 
“我知道,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会找到一种-----别的用途的。”Raoul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听起来简直不可理喻。该死的,他真是不可理喻,可不这么说的话他又怎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呢?看着自己朋友那张充满怀疑的脸,他决定还是用事实来支持自己。“你看,现在这个黑客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我觉得他留在我身边更明智一些。毕竟这件事与我关联比你大。”
 
Iason点了点头。好吧,这个理由还算充分。昨天Raoul把Katze的调查结果告诉Iason时,他们一致认为红发男人的黑市关系应该能够在进一步的追查中起到关键作用。Iason已经命令他把所有次等重要的事务都放置一边,而把这件事置于首位。不过.....
 
不过很显然,这并不是Raoul突然间对Katze产生兴趣的真正原因。私人生活,他这么说了。Iason抬起头,唇边带着一丝笑容。
 
“你不会是想和他上床吧?”
 
Raoul的脸突然抽搐了一下。有那么一秒他的脸上满是被冒犯了的神色。不过怒气很快被涌上的奇怪的感觉驯服,他又叹了口气。
 
“我承认,你告诉我的关于性的那些非常.......吸引人。”
 
Iason笑起来,回忆起他们关于那个话题的讨论。有好几次了。每次都是Raoul问起他这种叫做‘性’的东西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让他那么沉溺其中不可自拔。然后Iason尝试着解释,不过Raoul总是不肯理解。
 
“不过不是的,”生物学家坚定地说。“我绝对没有那种打算。我仍旧觉得性交对于精英来说是非常不合适的举动。Katze..........只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案例。至于他的年龄,我宁可要一个像他那样年龄的男人也不愿意忍受幼稚的少年。还有他被阉割过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Iason又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用那种傲慢而轻柔的语气笑起来。
 
“很好,Raoul. 如果你想要他,他就是你的了。不过有一个条件,我暂时还不能把他交给你。只是.........借给你。两个月,我们先看看他和你在一起是不是真的不影响工作。如果不影响的话他就永远属于你了。哦对了,别自寻烦恼地想要补偿我了。我对别的宠物没兴趣,现在的那只就足够了。”他轻笑道。“就当做是我送你的礼物好了。我觉得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带来的欢乐效应已经是足够的报酬了。” 
 
 
 
<-------  第二章Chapter 2
 
              Back to Index
回复 (0) | 收藏 (0) | 2212 次阅读 |
标签:

风筝的天空 (斯德哥尔摩)

女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