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风筝の天空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摄魂取念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On Hire - 第八章(初校对版)

风筝の天空 发布于:
 
第八章 Chapter 8 (最终章 - 花落谁家)
 
 
 
大厅只亮着一盏沙发旁的灯,在暮色中显得非常渺小,但却很温暖。Reo早就在自己的房里睡着了。少了他静悄悄的出没,只有两人的客厅多了几丝奇怪的亲密氛围。
 
Raoul坐在沙发上,继续一副被踢到的小狗样子。Katze不肯休息,不停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根本不去看金发。他不想看到他那个样子。这样可怜的样子形象太不适合Amoi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只是基于原则才开口问,事实上并没期待听到什么什么合理的答案。“如果你起诉他.......”
 
“如果我起诉他,他就会抖出我参与黑市股份的证据来,之后你也知道,”Raoul不耐烦地打断他。“拜托了,Katze,这么傻的问题你也问。”
 
真不错,Katze觉得不满。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但他知道金发说的是对的。可事实上他也想不出别的好办法。
 
“那些你已经开始试验呢?你自己的实验室里不是也培养的有一批吗?那些宠物呢?”
 
“我们会想办法处理掉的,大概吧。”Rauol耸耸肩。“会做一些官方的声明说是买到的培养繁殖权,或者差不多那样的程序。Kano不会连他们也夺走的,他们都有我的刻印基因。不过我们会处理掉他们,至少我希望会吧。”
 
“所以你还能赚到一些钱。”
 
“是么。”金发自嘲,“大概是我本来能赚到的万分之一,或许连赔偿那些愤怒的股东们都不够。”他停顿了很长时间,吸了口气,摇了摇头。“可钱并不是我最在意的。我在意的是自己的软弱。我让Iason和所有关乎这件事的人都失望。我令我自己失望。我真是个混蛋,看在上帝的面子上!”
 
Katze停住了脚步。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至少你做出选择时参考了自己的良心。”
 
可Raoul似乎并没听到他的话。“看看整件事。我们做的调查。不对,是你做的调查,而我完全帮不上任何忙。你找出了哪部份资料被盗窃了,你找到了那家网吧,然后是毒蛇,最后你找到了Kano的实验室。这个案子里所有的成果都因为你才达到的。整件事只有最后一步须要我做决定,而我却因为软弱而放弃了。我彻底搞砸了。”
 
Katze再也忍受不了了。该死的,这只金发完全沉浸在自怨自艾中不能自拔。他转身向Raoul,没来得及阻止自己就在两大步后终结了彼此间的距离。他倾下身子一把抓过这是还在呜咽的小狗。
 
“别说傻话了,金发,”他摇晃着面前宽宽的肩膀。“在当时的情况下你只有两个选择,任何一个都很糟糕,但你选择了比较好的那个,懂吗?你大概有可能让Iason失望,虽然我觉得未必。你可能让.......管他是谁.......失望了,可你没有令我失望,没有。你明白吗?”
 
Raoul抬头看着他,脸上仍是迷惑不解。冲动之下Katze一条腿跪进他身边的沙发里,紧紧把金发抱在怀中,下巴轻枕在他的肩上。一丝微弱的想法闯入脑海-------他现在拥着的可是折磨自己的人啊,几天前才强行要过自己!现在抱着他简直------无论怎么想都不合适。但此时此刻他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现在,就在这里,他想做便顺从自己的直觉去做了。让怨恨和愤怒都见鬼去吧!!!
 
他们那样呆了很久,彼此都沉默着,一动也不动。这样挺好的,Katze想。就这样坐在这里抱着这只金发,挺好的。感觉他在自己的怀抱里,就这一次,没有盛气凌人的的傲慢,也没有居高临下的命令。有的,只是内心的平静,好......舒服。他闭上眼睛,几乎要睡着了。可Raoul的嗓音让他清醒过来。
 
“Katze,”声音平稳而镇定,但似乎又紧张到极限了。“我觉得我需要找方法发泄。现在我只想把面前的东西都砸碎,如果不把情绪释放出来我会疯掉的。我今晚想要你,而且一次不够。”
 
Katze搂着金发的手臂猛地紧了紧,然后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微弱喘息。不过接着他就把唇移到Raoul的太阳穴处。金发感受到了-----不是一个轻吻-----而是一阵轻柔温热的气息滑过。Katze的气息。
 
“嗯.......”
 
他又享受了一刻,然后就慢慢地抽回身来,不再让金发在绝望和悲伤中等待了。Raoul站起身来,向下望着他。
 
“走吧。”他安静而温柔地说。
 
Katze也站起来,跟着他进了卧室。
 
 
***************************
 
 “现在会怎样?”
 
Iason转过身来看着Riki。杂种坐在沙发的一端,背靠着柔软的扶手,胳膊环抱着蜷起的双腿。
 
“什么会怎样?什么意思?”
 
“你知道啊,就是Raoul。你告诉我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的话他可能会失去地位的。而我们......没能解决。”
 
Iason把目光移到桌子上,盯着它毫无研究价值的表面,思索着。
 
“我们不会对外公布这件事的,”他说,“消息会封锁在已知人的小圈子内,有必要的话就付钱让他们闭嘴。这样就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Raoul的地位会受到影响,这是无疑的,但我不认为他会一蹶不振。如果他合适地处理妥当所有事务,很快就能东山再起。”
 
“那么你觉得他会没事的?”
 
“早晚会的----没错,他会没事的,我确定。”
 
“那些合作伙伴和股东呢?他们不会活吃了他?”
 
金发笑了起来。“如果他们敢那么想,就要先过我这一关。不会的,Riki,我绝不会让他沉沦。但我相信他不需要我的帮助也能够走过这一劫,他是个很坚强的男人,同时也是个非常优秀的领导者。”
 
然后房间里就是很长时间的安静。Riki好奇地望着Iason。“你真的不介意他做出那种决定啊?”
 
Iason的唇边漾起一丝微笑。“Riki,那个金发贵族自我把你从Ceres带到这儿就开始诽谤你,我几乎都要把他和以貌取人,没脑筋又自命不凡的小人划等号了。我很高兴现在看来并不是的。至于那些钱.......”他耸耸肩,“难道我的钱还不够多么?”
 
Riki感觉自己也笑了起来。“你能这样想真是不错啊。”
 
他真的很开心,没想到Iason展示出的一点小幽默能让自己这么快乐。他甚至觉得感激了。为这样的对话而感激,为自己被平等对待,被作为一个人,一个伙伴对待而感激,为他回答了自己,而不是不耐烦地遣自己走开而感激。这是第一次Riki感觉他们之间没有等级的界限,第一次他感到和Iason在一起是那么.........安心。
 
Riki被一阵奇怪的冲动征服了,他把腿轻轻伸向金发,用光裸的脚去触碰另一个男人的大腿,脚趾轻轻按压着。
 
“这样的话,你得亲口告诉他。现在那家伙还以为你恨他呢。”
 
Iason低头看着Riki光裸的脚,然后再次抬头看着他的脸。他们的目光在途中相遇,谁都没有移开。
 
“我们到床上去吧,Riki。”他简单地说。
 
“嗯,好。”杂种简单地回答。
 
Iason眨了眨眼,没听到自己宠物的抱怨声让他有点惊讶。不过他没想太多,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他站起身来,拉起Riki的手,带着两人走向卧室。年轻人顺从地跟着他,没有丝毫的反抗。
 
他们做爱做到天昏地暗。
Riki一直都没让Iason停下。深小麦色的身体热情地回应着贵族的动作,在他的爱抚下跟随着彼此的律动尽情舒展。金发感觉小杂种的嘴唇亲吻着自己的脖子和下颌,手抚摸着他的脊背.......感觉自己的肌肤在身下人的抚摸中颤抖着........Riki的反应总是非常强烈,但却从未像这样过。他从未回应过自己的爱抚,从未显得如此充满活力,主动邀请自己一般.......他们呻吟着,喘息着攀上巅峰,一次又一次。终于因为实在太疲倦,就停下来搂着彼此,在激情的余韵中静静躺着。
 
 
***********************************
 
 
那晚Raoul要了Katze很久。
有多少次,两人都不记得了。金发的动作残忍无情,冷酷地报复着自己的怒火和挫折。他一定是迷失了自己,以至于没有听到那声非常痛苦的细小喘息。接着他意识到这个声音已经在耳边回响了好一阵了。他停下动作,向下望时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孔,因为太过剧烈的痛楚而紧皱着眉,下唇已经被牙齿咬出了深深地血印。突然间他意识到自己的下身处比平时要粘要湿得多。顿时Raoul余下被肾上腺素和荷尔蒙过剩唤起的觉醒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在内心咒骂着自己,可暂时却觉得无力回天,只颓败地倒在身下纤瘦的身体上,剧烈地喘息着。
 
让他惊讶的是Katze没像往常那样试图推开自己然后挣脱。相反,红发男人依旧一动不动地抱着自己。接着他听到一声微弱的耳语:
 
“下次你要发泄时,或者要向世人证明你是个强悍的健全男人,就到健身房去试试那些普通的锻炼。”
 
“对不起.......”Raoul只吐出这三个字。
 
“还有…..那些孩子,Raoul,”耳语声显得坚定了些,“你没做错。”
 
Raoul破碎地呻吟着,感觉内心的某道防线被彻底突破了。
 
 
***********************************
 
 
曙光慢慢划破笼罩Eos的黑暗,见证这瑰丽一刻的有两对情侣,在度过一个极度过分的不眠之夜后依然醒着。这两对都很非同一般。彼此是那么相似,同时却又截然迥异。他们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声名狼藉,鉴于这两对中都分别牵扯到一个本该守身如玉的金发贵族。可更耸人听闻的是情侣中的另一半居然都是地位低下的杂种。
 
其中一对已经相伴四年了,将二人纠缠在一起的,是令人绝对无法抗拒的,黑暗而背德的诱惑形成的羁绊。这种诱惑持续了四年,让他们之间的性爱充满了兴奋的激情,是让人难以忘怀,而两人都无法舍弃的美妙体验。他们之间存在着深深的沟渠,完全是极端的对立,不仅社会阶级的银河相隔,同时还有智力水平,不同的信仰和人生价值观,但二人却被一种相同的元素吸引着-----强大,危险而且具有毁灭性的元素。即使他们那样拥抱着躺在一起,静静地迎接着新的一天,他们看起来还是彼此的对立面-----一个个头比较小,肤色较深,短短的头发;另一个非常高大,皮肤白皙,有一头美丽的金色长发。他们在一起的样子无比动人,可又是如此的矛盾。
 
另一对交往的时间并不长,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并不强烈。甚至有人会怀疑-----至少是站在杂种的立场上来说的话------有没有任何感情存在都有待验证。他们之间的性爱既不激情四射也不令人欲火焚身,实际上那只是........在模仿性爱的可怜动作而已。但两人之间的差别并不太大。年龄相仿,社会地位也比较接近,聪慧程度更是并驾齐驱。他们可以在一起工作,促膝长谈,能够理解彼此心中所想。他们面对面地躺着,不时悄声交谈。两人都拥有白皙的肌肤和无与伦比的美貌,个子也差不多高。他们在一起的场景那么融洽。如果再无其他,他们真的是很完美的一对。
 
 
******************************
 
 
Kyaru就站在电梯口迎接Katze,然后带着他走进客厅。
 
“主人,Katze先生到了。”小Furniture通报了一声就让他进去了,然后立刻退回大厅里。
 
金发用通常那种非常自信的姿势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双腿交叉,坐直的身子轻倚着沙发靠背,手中拿着一杯红酒。
 
太华丽了。
 
Katze看到这一场景暗自深呼吸了一下。天,他几乎已经忘记Iason在身边是什么感觉了。他慢慢地迈步向自己以前的主人走过去。
 
金发面前有一只长颈的瓶子和另一只玻璃杯。他冲Katze点点头表示欢迎,示意他坐下。
 
“来点红酒吗,Katze?刚从Quebecca运来的。”他说,用下巴指指桌上的瓶子,“我强烈推荐。”
 
Katze从不喝酒的。若选兴奋剂的话他总是挑自己喜欢的香烟。但这次,貌似尝试一点酒精也不错。
 
“好的,谢谢。”
 
Iason倒满另一只杯子,然后递给他。
 
“很好。”他说,“你大概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见你吧?”
 
Katze确实不知道。现在还是白天,他们又约在Iason的豪华公寓中。这个金发居然特意休假一天约他见面。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他们完全可以约在Syndicate财团的总部,或是晚上再见面的。而Iason坚持不肯在电话中说明原由就更令人惊讶。看来不是关乎工作的事。如果不是工作还能是什么呢?这些想法在Katze脑海里翻滚着,让他觉得很不安。
 
Iason笑了起来,显然猜到了他的想法。
 
“我想和你谈谈究竟.......关于你的归属的问题。”他说。
 
Katze在心中呻吟了一声。没错,正是自己害怕面对的问题。
 
“你大概已经意识到,”金发继续用平静的声音说,“试验的期限就快到了,还剩下不到两星期。所以很自然,我想知道你和Raoul相处的怎么样。毕竟这关乎于你的未来。我需要知道你有没有准备好和他在一起。”
 
“我......”Katze张口又犹豫,“我以为这完全不取决于我。我以为......这件事是要Raoul来决定的,看他是不是已经厌倦我了,还有我是不是.......达到了他的预期。”
 
“是的,那也是约定的一部分,”Iason安静地承认,“但另一部分是有关你的工作。你已经知道Raoul承诺了绝不影响你为我工作。有一点我们一开始没有告诉你----当然是有原因的-----这是我的要求。我同意把你给他,但条件是用这两个月时间试验看你们的......交往关系不会影响你在黑市的工作。”
 
Katze看了他很长时间。他的头脑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大大的“哦.....”在里面回响。
 
“没有影响。”他默默地说。
 
“没有。”
 
“那我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我。”
 
那双漂亮的嘴唇轻微地弯了弯。“是啊,确实。”金发把杯子举到嘴边长长地呷了一口。然后,他没直接回答Katze,而是说:“我们认识彼此很久了吧,Katze,对不对?十一年让我们有很多回忆,十一年时间.......会让人变得彼此依赖。”
 
Iason的奇怪举动让Katze越来越惊讶。他轻锁起眉,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金发。
 
“你究竟在说什么?”
 
“只是.....我大概.......不想把你送人。直到最近我才发现,也许自己不想看到你和Raoul在一起。这两个月间我在内心建立起来了一条纽带........和你的纽带,一条我不愿意挣断的纽带。”
 
听到这些话Katze的心狂跳着。他大睁着眼睛望着Iason。金发继续说。
 
“不过我没必要把你送人的。我觉得如果我告诉Raoul我改变心意了,他一定会遵从我的意愿。不过以防万一,我们大概要用一点手段。现在你知道我当初的要求了,你可以在黑市模拟一点小危机,几天就够了。所以你看,王牌完全在你手中,完全由你来决定,而不是他。只要你这样做了,就能回到我身边。”
 
Katze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然后Iason下面的话彻底把他击倒了。
 
“我知道他在床上要了你。”话中很有挑战的意味。金发好似能看穿一切的蓝眼睛盯着他,“我还知道他没有询问你的意见就把你拖到床上去,我猜你大概不会非常开心。”‘开心’这个词被他着重加强了语气,貌似在暗示无论Katze的感受如何,都和快乐相去甚远。
 
Katze把手中的杯子猛地放在桌子上,二者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向前倾身,胳膊支着分开的膝盖,把脸埋在手心里,手指穿过发丝。
 
“该死的,Iason,你真的是对怎么打击别人知道的一清二楚。我该怎么回答你?”他庆幸自己把脸藏起来了,不然那个金发就会看到自己脸上的一片绯红。“没错,他要了我。而且没错,我不是非常开心。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你允许这件事发生的。”
 
“我刚才说了,最近我才发现自己很依赖你的存在,”很平淡的回答。“当时我允许它发生了,但现在我改变想法了。”然后是几秒钟令人紧张的安静,“他要你的时候完全不在乎你的感觉吧?”又一下停顿。“我可以让你体验新的感受。”
 
Katze慢慢地抬起头,透过手指的缝隙看着Iason。金发从手中的玻璃杯上方仔细地望着他。
 
“你说什么?!”红发男人难以置信地问道。
 
“你没听错。我能让你有新的体验。如果有悉心的挑逗和爱抚,你从未打开过的源泉也能开始流淌---即使被阉割过的男人也能感受到强烈的快感。这是作为你回来的条件,Katze。如果你回到我身边,就会在我的床上有一席之地。我会宠幸你。”
 
世界整个分崩离析了,Katze想。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金发,眼中完全是不信任。世界彻底瓦解,分崩离析,而现实简直疯狂的令人惶恐。他眨着眼睛,一半心思希望Iason就这样从视野中消失掉。但金发仍然坐在那里,那么真实,那么-----Iason。
 
“那Riki呢?”他虚弱地问,嗓音几乎在颤抖了。
 
“Riki总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我没打算放弃他,如果你是想问这个的话。不过你会在第二位,就在他之后。”
 
他闭上眼睛,因为突然间感觉天旋地转。该死的,他在做梦。他在做一个该死的梦吧?!他揉揉脸,让奔涌的情绪平静下来。
 
“至少你应该问问他的意见再决定吧?”他悄声说。
 
“我没必要问他的意见。”
 
是么。尽管现在还处于不可理喻的极度震惊中Katze仍感觉自己喉咙中升起一个苦苦的笑。
 
“没必要,是么?”他嘲笑着面前的人,“你根本不在乎那样可能会伤害他。或者伤害我。你没意识到么?刚才你对待我的方式根本就像是个低贱的妓女一样。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金发贵族,Iason。”
 
他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非常清楚,而且不打算躲闪。眨眼间Iason就已经在他面前,一只强硬的手抓住自己的领子,像提一只破布娃娃一样把他拎了起来,接着他的背就重重地撞上了一堵墙。
 
又是这样。
 
这些金发们究竟怎么了?----一丝遥远的思绪飘进Katze的脑海。
 
他以为自己会被狠狠打一巴掌,可却什么都没感觉到。Iason只是用一只手把他钉在墙上,另一只手突然抚上他的身体,从一侧慢慢向下移到小腹处。Katze感觉自己全身都开始发抖。
 
“完全正确,Katze,”Iason嘶嘶地说,“我没必要向任何人解释我的任何举动。因为,没错,我就是金发贵族。Riki会习惯的,他必须习惯。至于你.......你应该庆幸我想要你。”
 
他靠的更近了,把嘴唇凑近红发的耳边。
 
“我会让你飞翔到天边的,”他热烈地耳语,“我会让你体验到他从来不曾给予你的快感。因为我想宠幸你,因为我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我知道你也想要.......”
 
嘴唇轻轻擒住了Katze的耳垂,轻柔地咬着,他立刻开始喘息起来。温热的气息顺着下颌一直向上。那只手从小腹下到他的两腿之间,目标非常明确。手指熟练而巧妙地开始动作。Katze不由自主地低声呜咽悲鸣,手指无助地陷入金发贵族的肩膀里。
 
“你的下体也许不是那么完美,但现有的部分绝对能勃起。”Iason低声说,吻着他的下巴。
 
Katze不完整的茎体现在确实又胀又痛。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即使Raoul每晚都在要他,可这样的感受却从未出现过。虽然有时也会有一些反应,可与此相比完全微不足道。而现在Iason仅仅只是在爱抚自己而已.........两腿之间的手按压地更重了些,开始隔着裤子用特别的手法抚弄。金发湿润的嘴唇从他的下巴向上移动,在Katze还没意识到时就吻上了自己的双唇。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屈从的迎接挑逗者的入侵。
 
Iason从亲吻中透出一丝笑声。
 
“你很敏感。很好,我喜欢。”
 
那双唇激烈地索取占领,无情地侵略着Katze的口腔,让他快喘不过来气了。周围的世界开始旋转,变得恍惚而朦胧。红发闭上双眼,全然沦陷在难以抗拒的极度快感之中,热情的回应着金发的吻。
 
几秒机之后他的理智才重又掌控意识。他支撑着自己把头用力扭开,中断了两人间强烈的化学反应。
 
“停下!”他虚弱地低声喘息,“停下,Iason,求求你!”
 
Iason微微撤回身望着他。接着又开始吻他的下巴,在Katze的脊背激起另一阵热浪。
 
“住手!”红发用力推着另一个男人,可金发就像一块巨石般一动不动。嘴唇移到他的脖颈,轻轻的舔弄带来美妙绝伦的感官刺激。Katze情不自禁地呻吟着,把仰起的头靠在墙上。“住手......”他逼迫自己说出这几个字,“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啊.....!!!.....我已经属于Raoul了!”
 
Iason终于停下了。他冲Katze眨眨眼。然后Katze也冲他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红发男人吞了吞口水。上帝,他在干嘛?十一年来日思夜念的梦想就要成真了,而这大概是他一生中唯一的机会,像这样在这里,第一次亲吻他爱的发狂的男人,Iason。现在这一切已经完全超过了他有生以来任何一次性体验。他真的想要,渴望更多。
 
但一个纠结的想法死死勒住要脱缰的欲望,不让自己向渴望屈服。
 
Raoul怎么办?
 
“我说.......”他深吸口气,平稳自己的气息,“现在我已经属于Raoul了。”
 
美丽的脸庞皱起了眉头。“这是你的决定吗?”
 
Katze的手在Iason肩上握成拳头,紧紧揪住金发的衣服。他望着这双第一次距离自己如此近的蓝眼睛。
 
“是的。”
 
时间安静地过了一刻。
 
“没想到你会这样回答。”
 
“可这就是我的回答。”他的嘴唇继续吐出令自己惊讶的坚定话语,“你给了我选择,所以请尊重我的选择吧。我选择和Raoul在一起。我是不会模拟什么危机的。也求你,不要试图把我从他身边带走。对他公平些,你们是朋友。”
 
他感觉胯间的手抽了回来。Iason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你爱他吗?”
 
“当然不!”Katze立刻激烈地反驳。这也太荒谬了,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你爱我么?”
 
他的下巴抽搐了一下,咽口水时喉结紧张地动了动。
 
“我知道你爱我的。”Iason逼迫着他。
 
Katze沉默着,只是望着面前的金发。他不想承认,但又没有足够的勇气否认。而且他知道自己的沉默已经做出了回答。Iason又看了他一刻。
 
“那为什么?”
 
******************************
 
 
Riki走进大厅时看到了一副奇怪的景象。Iason和Katze彼此面对着站在房间远远的另一端,金发一只手抓着红发男人的肩膀把他按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消失在两人之间的某处,从位置来判断,Riki能猜到那只手是在.........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他们低声交谈着,两人看起来都焦躁不安心烦意乱。Riki斜靠在门边的墙上,双手插在兜里看着这古怪的两只。又过了好一会儿Katze才看到他,他们的目光越过Iason的肩膀相遇.........然后定格。大概是觉察到了红发的表情,下一秒Iason也回过头来,看到了Riki,然后从自己的前Furniture身边退开了一步。
 
Katze又对金发说了句什么,然后飞一样从自己的位置跑开了,几乎撞到Iason的肩膀。他大步走到门边,接近Riki时慢下脚步。
 
“对不起,孩子。”他只轻声说了这一句,接着就擦肩而过。
 
“你会觉得不开心么?”贵族问。
 
Riki扯出一个讥笑。“你没必要问我的吧?”
 
“没。”
 
“我觉得我他妈的才不在乎。”
 
金发闭上眼睛。Riki离开墙边走到阳台去了。
 
听着小宠物走开的脚步声Iason只感觉自己突然想用脑袋撞墙。和Katze……....这整件事,该死他,自己真是个白痴。
 
 
********************************
 
 
几分钟后他跟着Riki来到阳台。杂种听到他在自己身边停下,可没转过身来。
 
“我没想到你会回来。”Iason主动说。
 
Riki轻轻耸了耸肩。“你昨天提到说你今天不要工作,所以我就........”
 
“想来找我?Riki……..”
 
“我觉得无聊。不错的酒吧都直到七点才开门。怎样?”他嘲弄着,“我打扰你这儿甜蜜的约会了?那他妈的是怎么回事Iason?”
 
“我好像........”Iason犹豫了一下该怎么说才好,“最近暂时对Katze产生了一些迷恋。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
 
“已经没有了?”Riki干巴巴地短促笑了一声。“Iason,五分钟之前你还在那男人的胯下揉捏呢。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是的,我刚才确实........抚摸了他。但他让我住手。他拒绝了我,Riki。”Iason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破碎。“他选择和Raoul在一起,还让我尊重他的选择。大概这样最好吧。”他短短地吸了口气。“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要放弃你,Riki。即使有Katze在身边,虽然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他也绝不会取代你的位置。你明白么?”
 
“其实,”年轻人的声音相当暧昧,“你想尝试一次3P吗?金发和他的两只宠物?”
 
“有一刻----是的,”Iason轻笑着承认。“不过我错了。我.......”一声安静,苦涩地笑从喉间发出,“我猜我太自私了。对不起,Riki。”
 
杂种缓缓地转过身来,略微惊讶地望着Iason。如果是Guy,背着他和----比如说,Sid,卿卿我我,这种程度的道歉根本就不够。接下来至少一周Riki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可这是Iason呢.........Tanagura最有权势的男人,说出这种服软的话来,承认自己的自私,向他道歉---向一个杂种,他的宠物道歉。简直----难以置信。或者只是........Riki在面对这个金发时意志力总是消失地无影无踪......
 
“对我来说你是最最重要的人,Riki,”Iason说,深深望着他的眼睛。“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我也在很努力地尝试,想让我们双方都能适应彼此的存在。”
 
Riki做了个深呼吸。他把手中的烟丢过围栏,转过身来面对金发。
 
“我知道的。”他叹了口气,顺从了。他甚至一点都不生气了。
 
Iason微笑起来。“到我跟前来,小宠物。”
 
“至少你别叫我宠物吧!”
 
“好。到我跟前来,Riki。”
 
杂种短短地犹豫了一下,但仍是迈了一步,来到他的主人面前,越过了两人之间的距离。Iason展开双臂搂着他,Riki让他就那样把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己的手臂不受控制的抬起来,回抱住金发。
 
Iason感觉到自己的宠物回抱时的力量,身体某部分立刻就被欲火点燃了,想要抓住小杂种立即把他拖到床上去。但另一个声音轻柔地在肩上告诉他,像这样呆在这里相互拥抱自有另一番美妙。不知为何,那声音比欲望要强烈得多。
 
“那个,Iason…..”Riki的声音隔着Iason的衣服听起来闷闷的,“前一段时间我冲你吼的----说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是有口无心。你也肯和我交流的。呵呵,”杂种笑了笑又说,“至少你努力地尝试了。”
 
Iason笑了起来。他思索着Riki最近的转变,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这只小宠物的脊背。先是----他们昨天超级完美的性爱,而现在又........也许,只是也许,他期待了这么久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也许,在不远的未来,Riki会终于属于他........
 
 
****************************
 
 
Raoul回到家时看到Katze正深陷在在大厅的扶手椅里。金发很吃惊在这里看到他。通常红发都会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对着电脑工作。
 
Katze吸着烟,目光一动不动,聚焦在一点上,又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他似乎在某种恍惚中,完全忽视了Raoul的到来,没张口问候,甚至没抬头看他一眼。
 
金发走过去,望着他的脸。
 
“怎么了?”
 
“没事........”声音很平淡,甚至冷漠。又过了一会儿。
“我让Iason去死了。”
 
Raoul眨了眨眼。“你......什么?”
 
现在Katze终于肯望着他了。他笑了起来。
 
“我并没真的对他那么说,我只是........他想要回我。我觉得他大概是有点嫉妒吧。你能想象么?Iason嫉妒你,为了我嫉妒你。”
 
Raoul皱起眉头,在Katze面前的玻璃几案上坐下。有点奇怪地看着这个杂种。他身子松散地窝在椅子里,显得软弱无力。腿微微分开,手搭在扶手上。Katze看起来真的精疲力竭了。
 
“他究竟说什么了?”他问。
 
红发男人把过滤嘴从唇中拿出来,向旁边喷了一口烟。
 
“他今天约我去他家了,想和我谈谈----关于你们两个的约定。他问了我一些问题,想知道我们之间相处的怎么样。然后他给了我一个选择。他告诉我,如果我回到他身边,一切都会不一样。我会成为他第二个宠幸的人,就在Riki之后。”Katze的眼睛热切地望着Raoul。“他说,我会在他的床上有一席之地,Rauol。”
 
Raoul认真地看着红发。Iason要宠幸你.......而你让他去死?!他条件反射的倾身去抚摸Katze受过伤的脸颊。红发没有躲闪。尽管Raoul知道知道他有多讨厌被碰到那个地方。
 
“Katze……..”
 
“我把你曾对我说的话告诉他了。如果我对他来说只能是第二位,那我宁愿和你在一起。”
 
Katze的笑中带着苦涩。他没试图把话说得更婉转动听些,但Raoul看起来丝毫没有被冒犯。相反,抚摸他脸颊的手并没离开。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生物学家重复着他的话。
 
“即使是那样和Iasno在一起又有什么好呢?我根本不相信他突然对我产生的感情。他会要我几次,然后就会厌倦。即使没有厌倦.......他已经有Riki了,他爱他。而你......或我......我们又有谁呢?”
 
“如果没有Riki呢?”
 
Katze锁了锁眉。“可现实不是这样。有Riki。假设他不存在也没有意义。”
 
“可如果没有呢?”Raoul重复着。
 
Katze摇摇头。“不,我不想再想下去了。他们在一起很好。一切就应该是那样的。”
 
他陷入了沉默,为自己的话而吃惊。又有谁能想到呢?不到两个月前他还每天都在用那个幻想折磨自己。如果没有Riki呢?如果Iason突然对那小子没兴趣了将会怎样?他以前是那么肯定,那样才是最好的。而现在........
 
“是啊,”Raoul笑了,声音很轻,也有点惊讶。“他们在一起挺好的,对不对?而且我们在一起也不错啊。”
 
Katze沉默地望了他很久,终于虚弱地说,“大概是不错吧。”
 
Raoul用拇指轻轻沿着伤痕粗糙的表面摩擦,红发只坐着一动不动,沉浸在这种爱抚之中。
 
“我给你的并不多,对不对?”金发喃喃着。“你在床上并没得到什么快感,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我大概不能突然为你而转变成情事高手,我做不到的。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还是会想要你。或许.......如果你有机会从我身边挣脱,你应该把握住。”
 
Katze微闭上眼,表情看起来有点恼怒。“你最近失去的够多了,Raoul,你不会失去我的。”
 
“你可怜我?”
 
“我很感激你。而且......你带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很知足。”
 
这些话奇怪地触动了Raoul。他靠的更近了,好近........近到彼此的脸庞只有咫尺之遥。他细细地望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手指埋在红色的发丝中。
 
“谢谢你......”他轻声说,用尽毅力才没有立刻就把Katze搂在怀中。那样多愁善感不好的。“谢谢你。”再次耳语,然后飞快地回身。他笑了起来,打破了暂时沮丧的气氛。“我们来庆祝一下怎么样?今晚到Vultain用餐好么?”
 
但Katze摇了摇头。“我可不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能走出门去。”声音中有一丝哀哀的苦笑。“让我休息一下吧,Raoul。接下来的.......永远,我都是你的人了。我们有的是时间庆祝。”
 
Raoul也没有很失望。毕竟-------没错,永远。他永远都是自己的了。
 
“好吧,”他点点头。“今晚你自由了,随便做什么都好,我不会打扰你。”
 
“谢谢,”红发笑了。然后抬手指着Raoul欢快地又说:“嘿,今晚你不许碰我。昨天的伤让我到现在还很痛呢。”
 
金发的脸抽搐了一下。“别担心了,我不会碰你的。那样不卫生。另外我也不想自己的床单再弄脏了。”
 
Katze几乎冲他翻了翻眼睛。
 
 
*********************************
 
 
九点过几分时Katze的房门被打开了。Raoul穿着家常的衣服站在门前,手中拿着一本书。
 
“我能进来么?”他看起来几乎显得尴尬,“我知道我说过今晚给你放假的。不过后来我想,如果我只是在你房里看书的话应该不算是打扰吧.......”
 
Katze笑了起来。“当然不算了,不会打扰我的。进来吧。”
 
金发照做了。
 
“你在工作吗?”
 
“嗯~”红发转回身面对电脑。
 
Raoul有点不满地轻哼一声,爬上Katze的床。
 
“看看你。放你一晚的假,结果呢?你居然工作。”
 
Katze恼火地看了他一眼。“嘿,以前我晚上就是这么过的.....在你之前。晚上放假我当然还是像以前那样了。”
 
“那以后记得提醒我绝不要再给你放假。”Rauol调戏着,在床垫上舒展开来。“长期这样对你不好。”
 
Katze抿抿嘴唇,把一声呼之欲出的轻哼咽回肚子里,他觉得再继续讨论也没意义,就转回电脑前。Raoul在他的床上用手支着胳膊打开书。他们就这样呆了几个小时,只有翻书页和Katze几不可闻的自言自语声时不时打破沉静。
 
两点过几分时红发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了。该死的,两个月以来午夜就睡觉----除去那几分钟的性爱-----居然改变了他的作息习惯。他已经觉得瞌睡了。
 
Rauol在他的床上睡着至少一个小时了。Katze看着这个男人呈现出的可爱一幕,头微微仰着,金色的头发散的到处都是,现出了那张完美的脸,嘴角还带着一点微微的笑。他要拿赖在自己床上的金发贵族怎么办啊?
 
Katze站起身来摇摇金发的肩膀。
 
“Raoul,醒醒。”
 
回答他的只有一两声含糊而幸福的呜呜咕哝。
 
“Raoul,已经凌晨两点了,要上床睡觉了。”
 
“呜.....嗯.....经......在睡了。”
 
金发贵族。看看他的样子。这次Raoul真的一点高贵的仪态都不剩了。
 
Katze又摇摇他,“快起来。”
 
但Raoul根本彻底忽视他。只把身子扭到一边,脸埋在自己的胳膊里。
 
这下好了。Katze叹了口气,然后走到浴室去洗漱。
 
几分钟后他穿着睡衣回来了。向下看着自己面前睡着的可人犹豫着。看来今天要把Raoul从自己的床上赶走是没什么可能了。怎么办?
 
他看看四周,想着该怎么办。他可以去Rauol的房间睡他的床。没错,他可以的,但不知为何那样显得很可笑-----金发不在时还睡金发的床?不要。
 
他也可以睡在大厅的沙发上,但拖条毯子蜷在沙发里也不会很舒服。Reo早晨看到他绝对会吓一跳。在自己房里的话他就只能睡地板了。或者.......
 
他坐在床上。再逃避也没有意义。毕竟这是他自己挑选的命运。真讨厌自己居然就这样选择和金发睡在一起,可他又能骗谁呢?Katze很清楚,做出这种决定,自己就终究要永远沉沦在Raoul的床上了。
 
他慢慢侧身躺下。
 
“嘿,过去一点,金发。你把我挤得都没地方了。”
 
没想到Raoul很听话的照做了。Katze伸手拽过毯子盖在两人身上。用床头柜的遥控把窗帘拉上,然后关掉了灯。
 
他枕着自己的胳膊,就那样睁着眼睛躺了几分钟,望着天花板上的黑暗。然后就感觉一只手重重地落在自己身上。
金发把他拉进自己的怀抱里,又小声嘟囔了一句。另一具躯体的温暖贴着Katze的后背缓缓传过来。
 
“我的.......”两个模糊地字里有着胜利的喜悦和满足。
 
Katze看看戴在自己手腕上的环。是啊,Raoul,很明显是你的。他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回复 (30) | 收藏 (0) | 1200 次阅读 |
标签:

风筝的天空 (斯德哥尔摩)

女 摩羯座